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六百四十节 可糗大拉
    “唉!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冲动啊?”贫道一边不屑的讽刺道,一边用上太极推手,轻轻一抖,就改变了他冲过来的方向,同时狠狠踢了他屁股一脚,在望大力加速下,可怜孩子向一发炮弹一样射穿了墙壁,直接飞到了院子里。

    这家伙摔在地上,正昏头转向的时候,贫道就已经用玄天蹬龙步到了他的面前。微笑道:“呵呵,看不出,阁下还是一只会飞天的蛤蟆?不过就是姿势太难看了点,和阁下的绅士风度怎么就这么不协调呢?”

    还没等我说完恼羞成怒的蛤蟆王子就腾的一下,趴起来,然后抡拳就打,看他的架势,小家伙想必练过几年,动作很标准,一看就是常在人型状态下打架的主。他一边打,一边嘴里还不停的骂道:“我要把你打成肉饼,然后吃掉!”

    “恶心的东西!”贫道皱着眉头道,“为了你的胃口着想,我是应该给你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才成,免得下次你再吃坏了肚子。”接着,贫道就开始和他进行了一场纯粹的肉搏战。

    论肉体的强度,他身为龙族中的王者所化成的人身,绝对强悍得让人难以置信,每一拳都有数十吨的力量,绝对是开山劈石如折草芥。可是贫道却也不比他差多少,火祖亲自用精血改造过的肉体。强度也丝毫不比他差劲,我就是在力量上稍微差他一点,可是灵活度上,却绝对不是他所能比拟地,毕竟玄天蹬龙步这个级别的绝学在身,我的速度堪比鬼魅一般。

    至于战斗技巧。那就更别说了,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贫道的身手是这么多年打出来的,闭着眼睛都能打拳,输给他还象话吗?于是呼,我就很不厚道地把他当作人型沙包痛扁了一顿,那真是拳拳到肉,记记惊心,真爽啊!可怜孩子被贫道扁得都找不到北了。

    接连吃了好几回大亏之后,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人型状态下和我单条是非常愚蠢和不明智的事情,这个状态下的他只能发挥六翼天使以下的实力,而本体状态的他可是八翼天使级别的次神啊?所以他就想变身回去,可惜却已经太晚了。

    贫道一直就守在他的身边,就是防止他变身。一见到他要变回去,我立刻就把他用混天绫捆成了粽子,然后狠狠率在地上,微笑着道:“说你白痴还不承认,用人型状态就敢在我这一亩三分地里嚣张。阁下很狂啊?您贵姓?还知道不?”

    “你有种就放开我,咱们重新打过,你能赢我才算本事!”那小子一边不停的挣扎。一边口吐狂言道:“不是我看不起你,要是敢把我放开,我自己就能干掉这里所有的人!”

    “你脑子没被驴踢了吧?”贫道好笑的道:“既然你这么厉害,我干吗还要放开你?当我和你一样白痴么?”

    “你!你懦弱!”那小子气急骂道。

    “哈哈,我懦弱都能打败你,那不是说明你更懦弱?”贫道大笑道。

    “你有本事放开我,咱们看看谁更懦弱!”他愤怒地说道。

    “不用看拉,肯定还是你懦弱!”贫道微笑道。

    “你种就放开我试试?”他急吼道。

    “凭什么?我抓你容易么?”贫道不屑的道,“你刚才不是夸口说能自己搞定我们所有人吗?”

    “没错。我是说过,你只要放开我,我愿意自己和你们所有人战斗!”他一口承认道。

    “不用拉,我现在随便叫个人就能把你灭了,干吗非要费那力气呢?我又不是白痴,才没闲心思呢,你看看,你都把我的花园弄成什么样了?我可不想再毁了这座城市。”贫道看着完全变成废墟的花园,非常恼火的道:“该怎么处置你呢,红烧还是清炖?听说龙肉大补地呢!”

    “你,你不要乱来!”他终于怕了,急忙道:“我是龙皇之子,你要是敢杀了我,我父亲会把这里全部都移为平地的!”

    “我好怕怕啊!”贫道不屑的道:“这里鸟人的势力最大,你爹来这容易,想回去可就难拉!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他儿子都不知道有多少,还会在乎少你一个?你以为他会为了你这个白痴儿子,就搭上自己地老命?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拉,好不好?你只是他很渺小的一个儿子而已!我宰了你又能怎么样?”

    “你~”他听了我的话之后顿时就有些怯意,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改口向我求饶罢了。

    “哎呀,你们怎么就打起来了呢?”这个时候忘忧终于出场了,她故做惊讶地道:“误会,大家都是一场误会啊!”

    贫道和忘忧配合多年,很多时候几乎都不用交流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忘忧这次的目的就是要收服这条可爱的龙皇之子。只不过。牵扯到很多人情世故,我们肯定不能用强,所以才只好采用一些曲折的道路来达到目的。

    这次她故意不给我们介绍,其实就是打着叫我们开战的主意,她是想叫我先唱红脸,把这个小子揍趴下,然后她才出来唱白脸,我们一软一硬,互相唱和,把这个傻小子忽悠到我们麾下。贫道早就看出了忘忧的意思,所以在刚才,明知道这小子在一边偷听我们谈话,我还故意骂他赖蛤蟆,无非就是激他出手,让他理亏在先罢了。现在我的红脸唱得差不多了,她自然要出来圆场。

    “对,对,真地是误会啊!”那小子也急忙顺着忘忧的话说。不然就要变大菜了,无论红烧还是清炖,都不是他愿意接受的结果。

    “什么误会?”贫道假装生气的道:“都是胡扯,误会就能往死里打?你们看这花园的惨像,有这样下狠手的吗?”

    “别生气啊!”忘忧赶紧笑道:“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大汉领主。龙青天阁下,这位是毒龙皇地太子,费尔·南德斯,他是封他父亲的命令到我们这里来担任联络工作的。”

    “毒龙皇到底有多少太子?”贫道却先问了这个问题。

    “大概过百了吧?”忘忧不确定的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也就是说,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喽?”贫道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来,怒道:“那还罗嗦什么,来人,把他拉下去直接炖成汤,今天我请全城的人吃龙肉汤!”

    “是!”我的亲卫皮鲁答应一声。随后就指挥几名狂战士把那条傻龙抬起来要走。

    “别啊,不要!”那小子吓得大叫,脸都吓白了。现在他才是真的后怕起来,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能阴沟里翻船。白挨顿揍不说。还要把命搭上,心里是悔恨交加。

    “等一等!”忘忧连忙拦阻道:“他毕竟是友军,是咱们的盟友,这样杀了不合适吧?”

    “对啊,对啊。我是你们的朋友啊,可不能就这么杀了我!”那小子再次大叫起来。

    “朋友?”贫道冷笑着指着破败地花园道:“朋友还是刺客,这还用问吗?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这是误会。他或许是听错了什么声音,就一时情急,才干出来的傻事。”忘忧对那小子挤挤眼睛道:“是不是啊?”

    费尔·南德斯也不是真傻到不可救药的地步,现在面临生命的威胁,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见到有根救命稻草自然就赶紧抓在手里,急忙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样,这是个误会啊!”

    “哼!误会?骗下孩子呢?”贫道冷笑着。没有再说话,只是假装出一副气愤难消的样子来。

    “好拉,好拉,人家都说是误会了,你还想怎样啊?”忘忧假装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大家现在有一个共同的强大敌人,咱们要是为了这点小事就闹翻,岂不是白白叫鸟人占了便宜?”

    “是啊,是啊,咱们可不能干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费尔·南德斯急忙在以便帮腔道。

    “哼!”贫道冷哼一声,脸色缓上一缓,但依旧是假装很生气的样子,一句话不说。不过,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我已经软化了不少。

    “好拉,你先消消气,让费尔给你赔个不是,这件事情就算了吧?”忘忧一边微笑地劝说我,一边给费尔·南德斯使了一个颜色。

    费尔·南德斯心里这个委屈可就别提了,明明是自己被人骂做赖蛤蟆,自己才动的手,现在可好,自己还得给人家赔礼道歉,他感觉到无比屈辱和郁闷。可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呢?小命都在人家手上纂着,不服不行啊?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委屈的道:“是我刚才一时冲动,还望领主大人见凉。”

    “冲动!年轻人啊,冲动是魔鬼,这次地教训你可一定要记清楚!”贫道老气横秋的道。嘎嘎,真好玩,我算上上一世,也才不到千年的寿命,可这条龙少说也十几万年的修行了,却被我像训晚辈一样训斥,实在太滑稽了。

    费尔·南德斯心理更不是滋味,他还拿我当十几岁的孩子呢!我这么训他,他也只好老实点头答应,丝毫不敢怠慢。

    贫道刚说两句,还没过瘾呢,忘忧就赶紧阻止我道:“行拉,行拉,给人家留点面子吧。人家都道歉了,你还不快点把人家放开?”

    “放开?”贫道脸色突的一变,怒道:“我的花园怎么办?既然是他冲动惹的祸,难道就不该赔偿吗?”

    “恩?”费尔·南德斯的脸都快气绿了,他这才明白。原来自己道歉地后果就等于承认了罪过,还得赔偿。真是太可恶。不过事到如今想反悔也晚了,反正他也不在乎那点小钱,所以干脆大方的道:“请问,领主阁下的花园值多少钱?我照价赔偿就是了!”

    “好!痛快,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贫道笑咪咪的道。

    被我的眼光一扫。费尔·南德斯心理顿时就是一惊,后背地冷汗都冒了出来,心说,我不会是又上了他的当吧?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呢?

    “哎呀,不就几盆花吗?意思意思就算拉,可别太认真!”忘忧假装关心的道:“人家初来乍到身上没有什么钱,可不能逼人家!”

    忘忧这么说,看起来是为了费尔·南德斯好,可实际上是看出这家伙虚荣心强,所以故意激他。果然。费尔·南德斯这个楞头青一听说忘忧说他没钱,立刻就不干了,连忙接口道:“多谢小姐维护,不过,费尔·南德斯虽然穷一点。可是自信一座花园还是赔的起的,哪怕这就是用黄金铸造的花园,我也照给不误!”

    “好!有气魄!”贫道假装赞许的道:“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男子汉风范,那才是敢作敢当的绅士。”

    “哼,领主阁下不必多说。还是请开价吧!”费尔·南德斯冷笑道。

    “呵呵,好!”贫道随后微笑着一伸手,地上一株被折断地花枝就到了我的手上。贫道略微一辨认就看出这是一朵名贵的兰花。对于观赏性的花朵,我是从来不关心的。不过,贵族圈子里却都以了解这些知识为荣,贫道这个半调子贵族也在耳聋目染之下,多少知道了一点皮毛。所以我能认出这是兰花来,可是具体地来历和珍贵度就不是特别清楚了。

    不过,不清楚没关系,我可以胡诌吗,反正费尔·南德斯应该是第一次来这个位面。我就不信他能知道我都不知道的事情?

    于是贫道胡扯道:“这是一株极品香舌兰,产自遥远的大陆边缘,最为荒芜的地区,那里魔兽出没,人迹罕至,再加上这花极其罕见,人工基本无法培育,所以非常昂贵。没有大神通,就是有钱也买不到,这一株是我最心爱之物,足足花了我小山般的金子才换来地!可是这绝对值得的,谁叫我喜欢呢?”

    贫道说到这的时候就感觉气氛不太对,不自觉地就停了下来。忘忧捂着嘴笑个不停,费尔·南德斯直接翻了白眼,一脸的鄙视。我就纳闷了,费尔·南德斯恐怕是不信的,但这也没什么,并不妨碍我的敲诈行动。可是忘忧这是干什么?这不是在拆我的台吗?

    就在我奇怪的时候,费尔·南德斯终于开口了,他冷笑着对我道:“领主阁下手上的兰花真的是什么‘极品香舌兰’?请原谅我的无理,在我漫长地生命中,曾经四处游历过,这个位面也呆过几百年,这一点我已经和忘忧小姐说过了。怎么您手上的东西,我看着这么想是普通的兰花呢?虽然也算是名贵,可是早已经普遍种植,所以价钱并不很高。您手上的那株无论是花朵的花型还是整株的株型都不是顶级的货色,最多也就十个金币罢了。难道十个金币也叫小山?”

    “恩?”贫道老脸一红,刚想狡辩,可人家那里却又说起来。

    “如果您真的是一位懂行的贵族,想必读到过一本叫做《贵族与花卉》的书吧?那就是鄙人的拙作,百十年前我来这里看了看,听说已经成为贵族圈里必读的书。没想到一时儿戏之作,就能有如此大的凡响,真是惭愧啊!”费尔·南德斯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息道。

    靠了,贫道心里这个郁闷啊!我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却原来碰上了行家,太阳的,我就该想到,这小子一副人模狗样的绅士风度,怎么可能不精通贵族圈子里的嗜好呢?忘忧也真是的,早知道这家伙来过这里怎么就不知道提醒我一下呢?害我出了这么大的糗事,真丢死人拉。

    听了费尔·南德斯的解释,不仅是忘忧,我身边看热闹的人也都忍峻不住,偷偷的笑起来,还好他们顾及我的面子,没有仰天大笑,不然我真能直接羞死。

    不过马厩是这样,费尔·南德斯也是一脸得意的看着那些偷笑的人,并不时的用鄙视加挑衅的目光看着我,他现在自以为有了忘忧在一边保护,就能安全了,而且以我的身份,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恼羞成怒的事。所以丝毫不把我的感受放在眼里,以把我气死为目的,不停的对我进行鄙视攻击。

    贫道可也不是好惹的,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面,如此不给我面子。那我也只好说声对不起拉!我的确是不好意思出尔反尔直接宰了他,可是,这就能难倒我吗?阴险军神的称号是白来的吗?道爷我本来还想适可而止,可是现在,我非要把他最后一条内裤都敲诈出来才算完!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