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节 再见若兰
    霍福帝国的都城是一座沿海城市,有着近千年的辉煌历史,城市特别大,比我的上海城还大一半,这里的建筑群非常整齐,一看就知道很有规划,城高池深,防御力量也相当不错。这里的人口非常多,大约有五百多万人长住于此,是整个大陆上最有名的几个大城市之一。

    虽然我不过是个地位甚低的老牧师,可我却是治疗霍福帝国皇帝的最后希望,事管重大,所以对我的到来,霍福帝国上下都看做是一件大事。因为皇帝病重,自然不好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不过几位有实力的王子和一干大臣都亲自来接我了,这在以前,恐怕是枢机主教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几位王子和霍福帝国的大臣们都纷纷诚恳的请我竭尽全力救治他们的皇帝陛下,惟独教廷派驻霍福帝国的大主教却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陛下年事已高,又为国事操劳过度,大师虽说医术神奇,也可能力有不逮啊!不过,还是请大师尽力而为吧,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不会怪您的!”

    大主教的话是小声的单独说给我听的,说话的时候,还给我使了一个奇怪的眼色。显然,他的意思是很明显了,我如果上路的话,绝对就知道应该怎么做才符合教廷的希望。可惜的是,贫道和他们不是一条心啊。所以我假装心领神会地微微一点头,就和他擦身而过了。

    经过简单的问候之后,我就被重重护卫保护着,送进了霍福帝国的皇宫里,经过无数道把守严密的哨卡以后,贫道来到了一座独立的小院子里。此处山石。池水,小溪,花草应有尽有,景色十分迷人,很有些苏州园林的意味。

    在院子里地主楼中,贫道终于见到了卧病在床的霍福帝国皇帝陛下,老家伙今年七八十岁了,白发苍苍,枯瘦如柴。一看就是酒色过度的模样。不然的话,这个年纪的人。在大陆上来说仅仅是刚过中年罢了。

    贫道细细检查了他一遍,立刻就明白他是中风,而且时间已经不短,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这个病症是在脑子里,对别人来说或许很麻烦甚至是不治之症。可是对贫道来说,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贫道神识的精准控制下,我的灵力冲破开了他脑子里淤堵的血管,化去淤血。我随后又清理了他身上其他的一些固疾,并且不惜血本。用上了紫晶蜂王蜜,抽取蜂蜜地灵气注入到皇帝体内,帮助他老化的机体恢复活力。估计这老家伙又能多糟蹋三五年粮食了。我就立刻住手,他能活三五年就够我折腾的了,在长也没必要。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我用模仿的光明系魔法的掩护下悄悄进行地,旁边一直有几个人看着我的行动,而且,我还发现在床后的帷幕后面,隐藏着几个高手,实力都和老马差不多。显然,是霍福帝国雪藏的皇家护卫。

    我现在的实力可比他们强多了。而且他们都无法直接见到我,不是被只能见我一个背影,就是被帷幕挡住只能靠感应判断我地行动,所以我在他们面前搞的小动作都没有人知道,其实就是知道又怎么样?只要我的灵力没有暴露,其他地还不是认我吹啊?反正他们也不懂!

    当贫道装模做样的法术施展完成以后,众人几乎立刻就被霍福帝国皇帝的变化吸引了,老家伙面色变得红晕,而且呼吸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重,最后干脆自己坐起来大声咳嗽起来,在吐出几口带血的浓痰之后,他很快平复下来,两眼发光,精神熠熠的盯着大家。

    “天那!陛下好拉!”众人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纷纷围拢过来给皇帝道喜。

    霍福帝国皇帝刚刚情醒,还不知道自己卧病期间发生了什么,连是谁救了他也不知道,所以没有来得及谢我,就急忙着开始听大臣们的汇报。贫道也不在意,悄悄的退出了向辉煌地表功的人群,在侍者的带领下来到偏殿休息。

    虽然贫道表面上是在闭目养神,可实际上,我是在用神识探察皇宫地守卫情况,和周围的环境。要知道,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是人家最紧要的重地了,我估计,皇家宝库肯定也就在离此地不远的地方。现在闲来无事,正好可以好好的摸摸路。

    霍福帝国身为三大帝国之一,地大物博,物产丰富,是大陆上非常富裕的国家。他们建国已经有千余年时间,我相信,这个国家千余年的积累,肯定是不同凡响的。既入宝山,哪里有空回的道理。贫道让霍福帝国的皇帝多活了三五年,挽救了他们国家即将分裂的局面。如此大功,搬空他们的宝库不算过分吧?

    嘎嘎,有了霍福帝国的宝库,再加上老亲王的私人收藏,这样的大手笔应该绝对能赢忘忧了吧?除非她能把教廷的宝库搬空,可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教廷的守卫力量可不是三大帝国所能比拟的,忘忧的本事虽然不小,可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想进去搬空东西,恐怕还是很难的。

    只要这次赢了忘忧,就可以让她跟我做~那个,嘎嘎!不说了,太邪恶了鸟!就在贫道还在YY忘忧输了以后苦笑的样子的时候,不识相的家伙们却来打搅我了,一位侍者小跑到我的面前道:“陛下请大师过去说话!”

    贫道虽然恼他打搅我的好事,可是限于现在的身分,却也不得不拿出一副笑脸来,装做若无其事地样子。跟着他来到前面。此时,霍福帝国皇帝已经大体都知道了自己昏迷时期所发生的事情。

    他还特别听人着重介绍了我的事迹,对我的救命之恩还是非常感激的。嘎嘎,不知道等贫道身份暴露的时候,他还会不会感谢我,不过。我估计他肯定是更想杀了我吧?

    “陛下您好!”按照礼节,贫道首先对他施礼问候道。

    “大师您好!实在是太感谢您地救命之恩了,霍福帝国以后就是您永远的朋友!”皇帝感激的道。

    “我只是按照神的教诲去行动罢了,所有的光荣都属于伟大的光明神!”贫道摆出一副神棍的架势,不卑不亢,宠辱不惊的道。

    “大师果然不愧是光明神最忠实虔诚的信徒,您的行为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成为我们学习地楷模!”霍福帝国皇帝不愧是老油条,这些场面话说的是又快又好,仿佛事先演习过一样。

    随后就是我们两个一翻肉麻的吹捧。没想到老家伙嘴巴那么能说,把我这么一个老牧师侃成了一位圣人,贫道都有些招架不住了。最后,他亲自设宴招待我,送了我很多礼物。还把我安排在这个院子里的另一处宫室里休息。当然,这也为了能就近得到了我治疗的缘故,他怕自己地病反复啊!

    休息了一夜之后,第二天,我就被皇帝陛下请去检查身体。贫道自然装模做样的敷衍一翻也就罢了。检查完后,他关心的问自己的病情如何,我回答道:“陛下生龙活虎已经痊愈了!”

    他显得特别高兴。再次招待了我一顿早饭,同时还有一堆的赏赐,算上昨天地,短短两天时间,我就在霍福帝国有了一座伯爵级别的府邸,良田上千亩,奴仆过百。看来他是打定主意要把我留下了。弄得贫道哭笑不得,这些我可都带不走,要是能把这些不动产都换成金币那该多好啊?

    饭后。按照事先的安排,皇帝陛下要去处理政务,而我则要去看一位特殊地病人──欧阳若兰!提起这个女人,贫道心里就不由得激起一阵大浪滔天。对于她,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啊!

    想当初,她和我在瓦纳铁炉堡第一次见面,棉队强悍的兽人大军,这个小姑娘表现出来的无所畏惧,机敏聪慧,着实叫我眼前一亮。特别是在最后关头,她毅然决然的蹬上城头,和我一起直面兽人大军最猛烈的进攻,那份洞彻先机的见识,那份英姿飒爽的气质,那份对我毫不怀疑以命相托地信任,都深深铭刻在我的心里。

    说实话,面对她这样大陆上公认的最顶极的美女,说不动心那绝对是假的,不然的话,以贫道三害的名头,什么时候白送别人宝贝过?唉!人非太上熟能无情啊?可是,欧阳若兰主动向我敞开心扉的时候,贫道还是拒绝了,我心中挂念发妻,自然不能在妻子下落不明的时候,就开始到处沾花惹草了。

    欧阳若兰被拒之后,那幽怨的神情,是贫道一生都无法忘记的。在那一刻,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心都碎了,这使得我对她一直心存愧疚。不过,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却又贫道对她产生了极大的不满。

    尽管我知道她担任联军主帅是被迫的,可是我也清楚,以她的本事,要是想拒绝的话,也肯定能有无数种方法,装病就是最简单的。可是她没有,她亲自担任了联军的统帅,而且做的比任何人都合格。要不是我事前防着教廷,偷偷的从兽人那里跑回来,我可以肯定,她八成会灭了大汉国的!

    特别是冰火两位公主被抓做人质,更是让我怒火中烧,就算她不是主谋,啊最少也是帮凶,至少亲自威胁我的人就是她。这叫贫道对她的行为很不能理解。明明喜欢我,却还要想办法灭了我,难道真是因爱生恨?唉,女人心海底针啊!

    怀着复杂的心情,贫道被带到了霍福帝国宰相府,欧阳若兰居住的地方是一个非常清幽的院子,我第一次踏进她的绣楼,就禁不住被里面简单雅致的陈设所触动。这里所有地摆设布置。无不显示出主人是个品味极其高雅的人。

    进到楼里面我就闻到了一股淡雅的清香,耳边则是潺潺的流水声,仿佛在一瞬间,我浑身上下的俗气就彻底清除干净了,就好象又回到了仙界一样。贫道暗中惊叹,这个欧阳若兰实在不简单啊。单看此楼布置就知道,她胸中大有丘壑!

    在一位美丽侍女的引领下,贫道上到楼上,在一间客厅中见到了久违地欧阳若兰!虽然我以前对她诸多怨恨,可是真正见到她以后,贫道却顿时就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欧阳若兰端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扶着把手,想站起来迎接我,却几次努力都失败了。看着她憔悴的面容,和娇弱的身躯。贫道不忍之心油然而生,刚才那一肚子的怨念全部都化做了灰灰,消失得无影无纵。

    我急忙过去双手虚按,对她道:“小姐不必起身了,坐着就好!”

    “对不起。大师,我这没用的身体太脆弱,真是太施礼了!”欧阳若兰吗脸歉意的道。

    “没关系,小姐身体不好谁都知道,些许失仪也是不得已。并没什么!”贫道急忙安慰道。

    “如此多谢大师了!”欧阳若兰微微一笑,随后笑道:“大师请坐!上茶!”

    “谢坐!”贫道随后坐在离她不远处的椅子上,细细打量着欧阳若兰。几月不见。她瘦了很多,虽然经过了一翻打扮,可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的血色,苍白的像纸一样,虽然她对我微笑着,可是她地眼睛里却透出一股“哀末大于心死的冷漠”,让我一见生怜。

    待到使女给我上完茶退出以后,欧阳若兰就首先开口道:“这次劳烦大师亲自前来,小女子深感不安!”

    “呵呵。无妨,能为小姐诊治,该是我的荣幸才是!”贫道微笑道:“现在可以让我给小姐治疗了么?”

    其实,贫道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用神识给她诊断了,我以前和她相处的时间不长,从来没有机会静静地单独相处,也就没能给她彻底检查过身体,我原本还以为给她一颗光明玉就行了呢,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呢!随着贫道的探察,我心中对欧阳若兰的病逐渐有了一个大概的结论,真没想到,情况竟然是这样的!

    欧阳若兰地病其实就是先天六气齐缺,是一门非常罕见的先天性不足证。所谓六气,其实就是指六腑之气,六气齐缺的意思就是说欧阳若兰地六腑在娘胎的时候发育不足,正常人的六腑可以使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会老化衰竭,可是欧阳若兰的六腑却仅仅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了老化衰竭。

    这种先天不足其实椰油不少类似的情况,可是那些都是缺少一气而已,象欧阳若兰这样六气齐缺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般少一气的人,可以活到三十岁左右,可是像欧阳若兰这样的,恐怕十五岁就是一大关。

    不过,值得一提地是,老天是很公平的,因为这些人少的那些元气几乎全部都补充到脑子上了,所以这样的病人基本上各个都是聪明绝顶。而且这病多是女孩子得,于是历史上就有了很多红颜薄命的例子出现。很多聪慧过人的绝代佳人早早的结束了她们灿烂的生命,其原因就在于此。

    我敢断言,欧阳若兰之所以如此聪明绝对也是这个道理,想想看,别人少一气就已经聪明到可以历史留名的地步了,她六气皆缺,脑子被大量的元气所滋养,其智慧的发达程度简直就是令人发指。

    怪不得她小小年纪就几乎无所不精,政治经济,兵书战阵,甚至是占卜,建筑,医药方面,她都有着很深的研究。当年三大帝国联军被我用毒药毒死几十万匹战马,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惟独她早早的就发现了。那样冷僻的毒药方子竟然都被她给认了出来,她的学识之渊博可见一般!

    就在贫道惊讶于欧阳若兰的聪慧程度时,欧阳若兰却主动开口对我淡淡的道:“大师不必劳心,若兰的心已经死了,现在只是一副臭皮囊,活得时间越短越好,若不是怕给父亲家人带来麻烦,若兰早就自己了断了!”

    “小姐何出此言?”贫道大为吃惊,我实在想不白她为什么想死?按说她嫁入教廷后,可以借助教廷的力量来对付我了,怎么现在却又一心求死呢?难道她是在骗我?可是随即我就知道她说的都是真心话了。因为她身上没有光明玉的气息,那东西必须贴身佩带才能缓解她的病症,现在却不在她却不在她身上,看来求死之心绝对不假了。

    “大师,若兰听说了您的一些事迹,今天又亲眼见到了您的人,我相信你是个正直无私的人是吗?”欧阳若兰却改口笑问道。

    “恩,惭愧,我只能说,我正努力做这样的人!”贫道苦笑道。我心说,正直,无私这两个字眼恐怕永远也扣不到三害的脑袋上吧?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