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节 有发财了
    谈判中最重要的两件大事尘埃落定,祖母和贫道都同时送了一口气,剩下的,自然就是神之领域了,作为教皇家族世代相传的信物,这件东

    西的重要性可想而知。祖母大人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而我,名义上损失了霜之哀伤和怒龙之咆哮两件神器,嘿嘿,总不能百还给教廷吧?

    “好拉,大事就这么着吧!”祖母随后对我严肃的道:“现在我们谈谈神之领域的事情!”

    “神之领域?”贫道装傻道:“那是什么东西啊?”

    “不许狡辩!”祖母眼睛一瞪,道:“我还不知道你?神之领域要是不在你手上,那猪都能上树了!”

    “嘿嘿!”贫道尴尬的笑了笑,看了看父亲,我还指望他解围呢,他却只在那里捂着嘴傻笑,我晕,根本不管我的死活,无奈之下,我只好

    笑道:“嘿嘿,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

    轰轰,外面打了一个雷,然后稀里哗啦就开始下大雨。我太阳的,沿海的气候怎么就这么能变呢?这不是诚心和我过不去么?

    “呵呵!”祖母也被这么搞笑的事情逗乐了,无法保持严肃的姿态,笑道:“你呀,看见了吧,撒谎撒的老天都看不下去了,还想狡辩吗?”

    “祖母大人!”贫道眼见无法抵赖,只好就地反击道:“我的霜之哀伤被教廷无耻霸占,你们还弄坏了我的怒龙之咆哮,既然现在两家休战

    了,可是为了保持大家长久的友谊,我们是不是该表示表示呢?”

    “怒龙之咆哮坏了我也没办法,霜之哀伤已经被东尼带去倭寇岛参加圣战了!”祖母苦笑道:“我怀疑,你是故意把霜之哀伤送到教廷手上

    的对不对?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没有啊,明明是你们勒索去的,还好意思说我故意送给你们的?”贫道无限委屈的道:“人可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啊。你们这样说不仅侮

    辱我的人格,还侮辱我的智商!”

    “哈!”祖母一声冷笑,不屑的道:“你要是以为我们连这么浅显的阴谋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才是你对你自己智商的侮辱!”

    “哦,要不您把它还给我?”贫道笑嘻嘻的道:“这样谁都不用怀疑谁了。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哼!”祖母无奈的道:“哎,在即得的巨大利益面前,有些人宁可相信自己的运气,也不肯相信自己的智商,我也没办法!”

    “噢,你们枪了我的神器就算是自己的了。霸占了不还,自己的神器丢了,却又来找我要。什么事啊?”贫道不满的道:“祖母大人,你们

    教廷不是靠打家劫舍,绑架勒索发的家吧?”

    “你不是不知道神之领域是什么东西么?”祖母一声冷笑道:“现在怎么又知道它是神器了?”

    “啊!这个,本人博学多才,见多识广,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文武双全,雄韬伟略,高瞻远瞩,目空一切,这么点小事当然一猜就中!”

    贫道大言不惭的道:“这难道还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吗?”

    “哈哈!我倒是发现你还有自恋倾向!”祖母笑道:“好拉,别闹了。我知道从你身上拔毛的困难程度,不亚于挑战龙王。你先看看我带来

    的东西,再说话吧!”

    说着,祖母开始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往外掏,拳头大小的神之金足有十来块,空间戒指至少二三十个,寒冰神剑相对的那把神器——烈炎剑

    ,神器风神弓,各种超级魔法饰物,只能储存八级以上法术的物品多个,还有偶许多西游的炼金材料。祖母算是把她密室里所有的收藏都连锅

    端了,她掏了整整半个多小时才算完,谈判的大桌子都要摆不下了才停住。

    “我毕生的收藏全在这了!”祖母略带不舍的道:“保守估计也能值几个亿!总该能换回神之领域了吧?”

    看着满满一桌子东西,父亲和我都傻了,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祖母竟然肯下这么大的本钱,如此一来,贫道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母亲,您大可不必如此!”父亲为难道:“教廷的东西凭什么叫您自己掏钱啊?”

    “我是谁?”祖母肃然反问道:“我是威特曼家族的嫡系成员,教廷就是我的家,教廷欠你们的我来还,这是应该的!”

    “哎!”父亲长叹了一声,没有说话,他显然对祖母自称是教皇家族的人感到不满,恩,其实贫道也很不满。她的这个做法,让我很是不爽。

    “祖母大人,我得提醒您,你是龙家的祖母,在您嫁给我爷爷的时候,就是了!”贫道严肃的道。

    “是的,我从来没否认过自己是龙家的祖母!”祖母笑道:“可是这并不妨碍我,为自己的娘家做一些事情,对吗?”

    “当然妨碍。”贫道很是不满的道:“作为您唯一的儿子我父亲是您所有财产的唯一继承人,现在,您却要代表教廷,要用本属于我们的一

    些东西,去换我们的另一件东西,然后给我们的敌人教廷,我认为这很不妥当!这严重上海了我们的感情,我郑重的要求您给予我补偿。”

    “不要偷换概念!”祖母苦笑道:“好像我还没死呢,这些都还是我的,我要给谁就给谁,你们无权干涉。”

    “这些东西,多数都是爷爷和您一起得到的,功劳有您的一半,也有他的一半吧?怎么分赃的时候就全成您的了?”贫道不满的嘟囔道:“

    您把它们送人的时候,最少也要征求一下爷爷的意见吧?”

    “小子,你不用狡辩了!”祖母笑道:“你爷爷和我闯荡的时候,身份还不是我的丈夫,而是我的手下,你挖宝藏的时候分你的手下一半吗?而且得到这些东西的功劳,还有一些要属于阿而泊特。难道也要我征求他的意见吗?”

    “啊,是这样的?”贫道连忙看了看父亲。他无奈的点点头。

    “可是,我心里还是很难受啊!”贫道委屈的道:“说石化,这些东西难道您以后不是留给父亲的吗?可是现在却要被教廷花用了,在这个

    意义上讲,你等于把东西给了教廷啊?您到底是站哪一边的啊?”

    “我暂时站教廷一边!”祖母无奈的道:“我承认,这样做的确叫你们心里不好过,或许你们是认为自己吃了亏,可是好像也没吃多少吧?

    这些东西的价值已经超过神之领域几十倍了,要不是给你们,我以为我会傻到做这么亏的买卖吗?而且,这里面大部分是我在教廷的高层手上

    弄来的,所以,实际上吃亏的还是教廷呢!”

    “东西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您的态度!”贫道干脆挑明了说。“教廷现在和龙家已经势不两立了,您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只问您一句,您

    心里到底想着帮谁?”

    “我谁也不帮!”祖母痛苦的道:“一边是亲生哥哥和家族的基业,一边是丈夫和儿子的性命,谁是谁非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很为难,

    很痛苦,可是你们之间的争斗是如此的激烈,牵扯的面是那么的广阔,我已无能去化解纠纷了,所以我想到了逃避,我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怎么逃避?”贫道好奇的问。

    “我已经和教皇约定好了,只要我帮教廷办成三件事情,我就可以离开教廷了!”祖母一脸向往的道:“终于可以休息了,我很累了。”

    “能知道是哪三件事情吗?”贫道好奇的问道。

    “当然可以,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祖母傲然一笑道:“一是把谈判搞好,要安全的把神之领域带回去,二是去三大帝国走一圈,把他们

    拖欠的税款收上来,三是我隐退也要把龙雷霆给拉走,就这些!”

    “去三大帝国?”贫道立刻敏锐的察觉出了一丝诡异的气息,连忙追问道:“三大帝国开始拖欠教廷的税款了?”

    “哼,还不都是你这个小混蛋干的好事?”祖母不满的道:“圣山被毁以后,再算上圣战的损失,教廷势力骤然下降了许多,三大帝国就开

    始一起找借口拖欠教廷的税款了。这些事情不算什么机密,什么三大帝国也没有瞒人的打算,你早晚能知道的,哼,我倒要看看,血修罗亲自

    要帐他们是不是敢不给我这个面子!”

    “嘿嘿!”贫道干笑了一下道:“大概您的出场费不低吧?三大帝国的皇帝。这次恐怕是要被高额利息给吓死了吧?”

    “哼!”祖母怒道:“不然他们不知道教训!”

    “恩,等收上税来,您就马上拉着爷爷归隐?”贫道问道。

    “是啊!”祖母伤感的道:“到时候你们愿意怎么打就怎么打吧,我是眼不见心为静了!”

    “哎呀呀,这可不好吧?”贫道不依的道:“您帮教廷这么多年,临走了,还被教皇利用了三回。愣是把我们这边的绝对主力给勾引走了,

    好像您太对不起我们了吧?还是偏向教廷,我不干!”

    “你!”祖母被我一句‘利用’和‘勾引’气的脸都红了,怒道:“臭小子,敢这么说我,你想死不成?”

    “不是不是,您自己想想,这也太不公平了吧?”贫道赶紧赔笑道:“您是不是也该给我们多点好处吧?”

    “哼!”祖母气呼呼的道:“我所有的家底都给你了,你说,你还想要什么?”

    “我也不为难您,就两个条件!”贫道赶紧笑道:“我可是比教廷少一个了,您要是不答应,我宁可把神之领域扔粪坑里泡着,然后到处展

    览,也绝对不给你!”

    “你!”祖母指着我的鼻子,哭笑不得的骂了一句,道:“你够坏,不愧是阴险军神,这么损的主意你也想的出来?好吧,算我怕了你,你

    先说什么条件?”家族信物要是扔在粪坑里,那人可就算是丢大了,就是拿回来,那也是永远的耻辱啊!祖母知道我这损招是真干的出来,大

    不了找个托干,我只要不出面,谁知道是我这么损的啊?

    “嘿嘿!”贫道得意道:“第一,素闻您手下有一只亲卫队,是您历年来收留各国逃难过去的战争孤儿,经过几十年的培养,挑选出了一支

    一千多人的精锐,您给我的把百人的黄金战士就是从里面挑选的。对不对?”

    “什么素闻?”祖母冷笑道:“根本就是听我给你的那些人说的吧?不错,是有这样的一只精锐,我在教廷闲来无事,就是训练他们了,他

    们原本是一万人,是我的部下在几十万人里挑出来的,经过我几十年的亲自调教,淘汰掉八千多人,剩余的一千多,现在最少都是黄金战士了。”

    一千黄金战士,贫道听着就流口水,要想成为黄金级别的高级的战士,最起码要三个基本的条件才行,一是天分,二是名师,三就是钱。前

    面的一个还算好说,有天分的人不少,大约千人里就能有一个能成为黄金战士的天分,可是要有专业的人挑选才成,也就教廷能有这么大的手

    笔,一下子选出这么多来。

    名师就不太好找了,想调教个黄金战士,那最少也需要黄金战士的老师,而且,调教的时间不少于二十年才成,第三个也很重要,有道是穷

    文富武,没钱是练不出高强的武技的。光练习的时候那损毁的护具和武器就是一大笔不小的开支。所以一般的黄金战士都是贵族出身,道理就

    在这。

    就是因为这些制约,才使得大陆上的黄金战士如此的少,以前的大汉,全国也不过几百人而已。现在我能轻松的接受一千多,嘎嘎,那可实

    在是太爽了,我甚至打算调教出我身边第一只会阵法的部队来呢!

    “嘿嘿,您当年特意都是挑选的战争孤儿,为的就是让他们对您绝对忠诚吧?”贫道笑道:“您要是离开了教廷,怎么也不能把他们留下啊。”

    “哎!”祖母叹了口气道:“他们中一些人还和你父亲是同学呢,其实,我当初就打算给你父亲培养的,现在都交给你也不是不行,只要你

    答应我一件事就好。”

    “又是条件!”贫道不满的问道:“什么事?”

    “他们名义上的指挥是你的萨沙阿姨!”祖母无奈的道:“她今年都快六十岁了,还是独身。她的心里就有过一个男人,我劝了几次都不行

    ,这次你要想收编他们的话,就帮她撮合了,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说着,她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看父亲。

    “别!”父亲就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急忙道:“母亲啊,您这不是叫我为难么?”

    “你为难?别人就不为难吗?”祖母怒道:“她一个可怜的人,在圣山上等了你几十年,你还好意思说你为难?我这么多年来,身边就她一

    个贴心的人,我把她导纳感女儿一样看待,不给她一个幸福的人生。我不会罢休的,这次我把萨沙和她的部队都带来了,因为你,我没叫她露

    面。你现在必须马上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不然,我就把他们带回去,交给教皇!”

    “父亲大人,为了家族,我看您就牺牲一下吧?”贫道调侃道。

    “你滚!”父亲小声的对我怒道:“你母亲会砍了我的?”

    “恩!”贫道随手拿出爷爷交给我的金龙领牌,笑眯眯的对他道:“现在,我是代表家族最高权利掌控者和你说话,啊不,是命令你,马上

    答应这件事情!这样母亲以后不会怪你的,她只会找我的麻烦。”

    “你!”父亲脸憋的通红怒道:“我可怒了,你敢命令我?”

    “错,是家族命令你!”贫道挥舞着金龙令道:“爷爷给我的噢,当时你也看见了的,别婆婆妈妈拉,萨沙阿姨的事情,我后来听母亲提过

    ,她没反对的意思!”

    “哼!”父亲对祖母重重的一点头,然后不甘的对我道:“我回头非揍死你这个臭小子!”

    “切!得了便宜还卖乖!”贫道笑呵呵的对祖母道:“是不是啊?”

    “哈哈!”我和祖母一起开心的笑了起来,父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好一转身窜出了房间。大概是找地方自己偷着乐去了。

    “这件事情我很满意,他们以后归你了!”祖母笑着递给我一快令牌,然后笑道:“来这以前我都把事情给他们交代了,见了这个以后他们

    都会听你的,要好好待他们!”

    “放心吧!”贫道高兴的接过来,道:“我的部下,待遇如何,您还不知道么?”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