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节 战后之事
    把比蒙和兽皇两座肉山背回去,实在是太麻烦了。不过看在大老鼠又当了我的战利品的份上,贫道干得还是很带劲的。嘎嘎,那只老鼠的魔核可是相当厉害的,再加上它一身的皮子和筋骨,几乎样样都是无价宝啊!嘿嘿,我恐怕是大陆上有史以来,要价最高的运输工了。

    等我们回到兽王城附近之后,碰上了出来寻找我们的兽人部队,见到兽皇像死狗一样趴在比蒙背上,而比蒙则半死不活的浮在空中,都吓坏了,急忙跑过来问,后来知道是昏过去才都放下心来,赶紧七手八脚的把他和比蒙从我手上按过去。有漂浮术的帮助,其实这活一点都不累。

    贫道和一干兽人再次出现在兽王城的废墟上以后,早以等候在那周围的兽人大军立刻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大先知和克里则早早的迎了过来,大先知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就是脸色苍白的厉害,显然也是惨胜。现在大家相互之间,已经几乎没有了任何陌生的隔阂,仅仅是彼此之间一个微笑就已经把所有的关切,问候以及战友之间的情谊尽数表达清楚了。

    所以我们汇合在一起以后,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多做寒喧,就非常有默契的把主意力集中到了空间门里,那个强悍的家伙,估计此时已经气得要吐血了吧?

    “你们的实力很让我很意外,这次算你们赢了!不过,游戏还没有结束,我还会回来的!”那个家伙咬牙切齿的道。

    “哈哈,你吹什么吹,吓唬谁啊?”聋道不屑的道:“敢过来就再把你揍死。有种你丫现在就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不要逼我!”大主君的情绪显然非常激动,似乎真地想不顾一切的过来一样。

    “别啊!”大先知吓得急忙拉我的衣袖,着急的小声道:“现在的我们可打不过他,不要再激怒他了!”

    “哈哈,怕我了吧?那你们还不投降!”大主君嚣张的声音再次传来。

    “哈哈,我呸!怕你?你算个屁!”贫道根本不理大先知,而是更加嚣张的对他说道:“你要是有种就过来。没种就滚回老家去。别再这里唧唧歪歪!”

    “吼!”大主君气得是一声怒吼,把实力不济的兽人都吓得噤若寒蝉,连大先知都有些受不了,然后。大主君愤怒地道:“十年以后,今时今日。我会亲领大军,再次征讨你们地。只有把你们全部毁灭,才能洗刷我今日受到的耻辱。小子,你不敢告诉我你的名字?”

    “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贫道好笑地道。这个家伙还想和我玩降头术么?

    “哈哈,很好,你的勇气和无畏很让我佩服,小家伙,我送你一样礼物吧!”大主君却不怒反笑道:“只要你拿起这把神器,你就拥有了无穷地潜力,最后,你甚至能够远远的超过我,拥有可以媲美神地力量,它的名字是——霜之哀伤!”随后,一把宝剑从空间门里飞了出现,插在我的脚下,而宝剑飞出以后,空间门也接着消失不见了。

    而这个时候,却没有人再去关心空间门了,所有人都把贪婪的目光望向了我身边的神器——霜之哀伤!这把剑样子非常的华贵,长有一米五左方,剑身近柄的地方很宽大,上面镶嵌着一红一白两颗鸡蛋大小的宝石。阵阵寒气从剑上不停的散发出来,那强大的魔力波动,就是丝毫不懂魔法的人也能感觉的到。

    见到兽人贪欲的样子,贫道心中立刻就是一惊,急忙用清心咒大喝了一声:

    “临!”接着,我周围红眼的兽人都激灵灵打个冷颤,好象从一场噩梦中清醒过来一样。他们刚才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大主君的精神法术影响了,要不是我喝破的话,现在很可能就已经为了抢着把宝剑,而展开一场血战了。

    “可恶,这个家伙临走了还害我们一下!”大先知醒过来以后,立利就破口骂道。

    他要不是耗费了太多的精神,哪能被大主君轻易给迷感了?

    “呵呵,这个家伙可真是狡猾又没胆,我都骂到他脸上了,还能忍住不过来!”贫道苦笑着道,同时开始用神识探察着宝剑的秘密,我可不信大主君会有好心送我神器,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可能。

    “恩?可是他怕什么呢?我们现在可打不过他啊?”大先知不解的道。

    “您被他骗了!别看他中气十足,气势飞凡,其实不过是花架子,他早就累得要死了。您也不想想,这么多部队全靠他自己维系传送阵才能送过来,那要耗费多大的魔力啊?他刚才要是被我激怒冲过来的话,我绝对有九成把握能彻底灭了他。这样你们以后都不用再担心这个家伙的骚扰了。可惜,他竟然忍住了!”贫道遗憾的道。

    “原来如此,你怎么不早说,我们刚才要是冲过去把他灭了多好啊?”大先知也遗憾的道。

    “我们过去可就回不来喽!”贫道苦笑道:“再说,他身边不可能没人守护的!”

    “唉,是我太心急了。可是十年以后,他真的会亲自过来吗?”大先知忧心重重的问道。

    “不要相信他的话,很可能不到十年他就回来了!说十年很可能是想蒙蔽你们罢了。”贫道也一脸沉重的道:“比如这把霜之哀伤,里面的魔力相当的充沛,绝对够的上神器的品级,而且还能够通过杀戮不停的增加持有者和宝剑本身的力量,几乎是无上限的增加,实在是太可怕了。”

    “天那,那他怎么可能把这样的东西给你啊?”大先知不可思议的道。

    “因为这剑里却被他附着了一丝灵魂在里面,持有这剑地主人会在杀戮中慢慢迷失自我,并最终成为他忠实的奴隶。”贫道谈了口气道:“这把剑同时还是一个空间坐标。当剑吸收的能量足够以后,会自动打开一扇足够大主君出入的空间门!”

    “原来如此,那你打算则么处置它呢?”大先知问道。

    “哈哈!”贫道笑道:“当然是帮他找个好主人拉!哈哈!”我笑完就把霜之哀伤小心翼翼的收进戒指里。

    “呵呵!”大先知老狐狸一个,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了,顿时就是一惊,脸上却急忙赔笑。可是心里却已经把我列进危险份子的行列了,他想必已经暗自下定了决心,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和我为敌。不然的话。只要我把这剑给了兽人地敌人,那他们可就太不妙了。

    随后我们大家不再多言,大先知要忙着战后地工作,贫道等人已经几天几衣没休息了。所以被安排到山顶的堡垒上好好休息。贫道先自己去宾馆小歇一下,而克里要先领回他新得的蚊子坐骑。

    贫道歇息了不久。克里就骑着蚊子来了,幸好这里是住比蒙皇族的地方。所以蚊了那数米地体型也进的来,我们大家就在屋子里面开始了信息交流。贫道讲了收拾虫子和老鼠地大体过程,克里则讲了他见到的大先知地强悍法术!

    原来大先知星眷神在比蒙中号称天空之怒,特长竟然是最恐怖的雷系法术。克里提起大先知法术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无尽的叹服,甚至可以说是崇拜!据克里描述,他赶到现场的时候,奇美拉已经被大先知打得是遍体鳞伤,四处逃窜,根本就不是大先知的对手。

    大先知的法术特点深得稳,准,狠的要决。稳就是发动的时机,他掌控的实在是太好了,总能让奇美拉非常的难受。因为电系法术发动出来以后,一瞬间就能命中,不像别的法术,比如什么火球,风刃,冰箭啊,还要有飞行时间。于是,通常都是在奇美拉发动攻击前的一瞬间,大先知的闪电也光临了,硬生生将奇美拉的法术强行中断,所以大先知身上才能一尘不染,因为他几乎就没受到多少攻击!

    准就更让克里和贫道佩服了,闪电系法术其实是最难控制的,因为闪电的速度太快,而且有一定的跟踪性,所以命中很容易,可是要想精确的命中某个部位就太困难了。像拖克坛,千米外的老鼠他一下就能电死,可是一个人站在那里叫他只打脑袋不打脚,他就绝对不可能做到,甚至换成比蒙,他都不可能记记打到头部。

    可是大先知就做到了,他几乎记记闪电都砸在奇美拉的同一个脑袋上,直到把这个脑袋打破为止,奇美拉就是在三个脑袋都被大先知精准的点破以后才死的。要想在几千米外,命中不停摇晃的脑袋,大先知魔法的控制能力要有多强啊?这样算来,拖克坛都不陪给人家提鞋的。不过,大先知年纪最少也千岁左右了,比百岁左右的拖克坛强这些也算可以理解。

    最后的‘狼’更是惊人,大先知本身的法力并不比奇美拉高,甚至差了不少,可是他手上竟然有一件雷系的神器级法器,其实,这不奇怪,兽人立国这么多年了,手里能没件拿得出手的东西才怪!

    克里说这件法器是一根两尺左右的黑色铁棍,表面凸凹不平,难看死了!可就是威力太恐怖了,大先知利用它施展的雷电仅仅几下就能破开奇美拉的魔法护壁,总共也就才一两秒的时间。

    把克里看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当时很郁闷的对我说,“要是我和大先知对上的话,只有两三成的几率能跑的了,要是硬抗的话,最多最多一分钟,我就要化灰灰了!大家都是千年老妖,我比他还大三千多岁,怎么差距就这么大捏?”唉,克里那时间多数都荒废在暗黑宝典里了,实在可惜啊!

    大先知不仅是手上的神器厉害,他更恐怖的是竟然有双宠物,雷兽配比蒙,远近皆宜的绝佳搭配。奇美拉开头还想冒死突击,一下抓死大先知呢。可是却被纵身高高跳起的比蒙先抓了一下,腿上被抓掉了好几百斤肉。随后更是吃了雷兽瞬发的禁咒,差点当场交代在那,吓得他再也不敢靠近了,只想亡命他逃跑。

    可惜,他就是飞也没有大先知快,先是被雷

    兽的禁咒伤了翅膀,影响了速度。随后就是因为闪电挨得太多了。浑身麻痹,严重影响了逃命的速度。最后就是大先知的雷兽被加持了敏捷术,奔跑的速度竟然比受伤的奇美拉飞得都快。而大先知也心中憎恨怪物们给兽族带来的损失,所以一腔怒火全发泄到奇美拉身上了。楞是追杀了它一整天,最后在克里赶到后。活活把奇美拉电成了焦碳。

    我们感慨了一翻大先知的强悍以后,自然而然地把话题转移到了这个异界地强者身上。于是。大蚊子又开始给我们讲述他们的故事。

    原来,他们是来子一个叫边缘之地的地方,这个地方其实是已知的各个位面中,条件最恶劣,土地最贫瘠地地方,没有任何生物能够生存的,毫无生气地地方。很多位面的强者都曾经来过这里,他们见到如此地恶劣的环境以后,就无心在那里多待了。

    都认为那里是世界的边缘,所以被称做边缘之地,也有说是被神遗弃的地方,所以也叫他遗弃之地。

    后来,数万年前,各个位面开始把一些罪大恶极的犯人,流放到那里,于是那里又开始被称做流放之地。那些犯人就是那里最初的原著民,随着他们越聚越多,逐渐开始为边缘之地的一点点物产而发生争斗。其中逐步出现了几个强大的势力,并慢慢开始划分地域进行管理。

    现在,经过几万年的残酷竞争,有七个家伙开始在那里称王称霸,他们有的管自己叫大霸主,有的叫大皇者,有的叫大帝王,等等等等。其中一个叫大主君的家伙,就是惹起这次几千年征战的主角。

    他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突然发现,一道空间裂缝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了他的领地,通过他强大的精神力观察,这里是一个物产丰富,景色也无比美丽的位面。最关键的是,统治这个位面的兽人都是些孜弱的家伙。早就在边缘之地待了成千上万年的他,做梦都想成为这样一块土地的主人,所以他立刻用自己的力量维系住了空间裂缝,并立刻调动大军迸行占领。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并没有让他丧失信心,反而更加勾引起他的雄心壮志,所以他几千年来什么事不干了,就是想着扩大空间裂缝。每过几年,他都把自己辛苦积攒的部队全部投入到这场无休止的战争中去。并用战死者的血魂怨气,化成能量扩大空间裂缝。

    经过几千年的不懈努力,最近他终于能够把手下最强的四位将军送过来了。虽然这次又失败了,可是他却已经把空间裂缝扩大到了一个足够他进出的地步,只要不久以后,他恢复了全部的力量,他就可以来到这里,成为这个位面的真正主人!

    通过对大蚊子的询问,贫道多少对这个遗弃之地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那里称王的七个家伙,显然都是六翼天使级别的强大存在。每个人手下都有几个像大蚊子这样的高手属下。另外,大蚊子他们也都还有各自的一大批小怪物追随着。

    据说,蚊子和火焰虫原本是诞生在同一个位面,那里是一个以各种巨大的昆虫为主的世界,掌握了元素力量的巨大昆虫们拥有了极其强大的力量,并逐渐形成了松散的社会制度。蚊子和火焰虫是那个位面里的强者,因为犯了错误,而被流放到边缘之地。

    不幸的是,他们一来就碰上了大主君,战败以后,为了保命,不得不签定了主个卜契约,做了人家的手下。现在已经给人家卖命几千年了,还没等脱离虎口,却又掉进了克里的狼窝里,这下更是凄惨,连做手下的资格都没有了,只能给克里当坐骑。大蚊子说起住事以后,心中一阵悲苦,竟然忍不住扑扑的直掉眼泪。

    “我现在明白,原来坏事真的不能干啊!”大蚊子哭诉道:“我原本还是一个大部落的继承人呢,风光无限,就是因为和别人口角,一架打输了,随后叫人把那个家伙偷袭至死。结果被判流放边缘之地,在那个难看的鸟地方待了几千年不算,现在更是沦落到给人家当坐骑的地步了!呜……我悔死了我!”

    “哭什么!”贫道好笑道:“明白告诉你,你能跟着我们,那是你的造化,别不知好歹的。你要是好好表现,我们绝对不可能亏待你,说不定哪天你还有衣锦还乡的时候呢!”

    “真的?”大蚊子不敢置信的道,“你不是骗我吧?”

    “千真万确!”克里也道:“你要是真心跟了我,我以后会对你好的。绝对不拿坐骑看待你,你看看主人的坐骑,才多大就有这样的实力了,多威风!前途不可限量啊。”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