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节 战争践踏
    “好!就拾你们上一课!”贫道冷笑道,“先说包围,你用什么兵种能围住半兽人?半兽人两三米的身高,站着就和骑马的骑士一样高了,手里都是巨大的木棒等重武器,一棒子就能把重骑兵拍死,等你的远程部队磨死他们的时候,你的包围部队巳径被他们砸死不知道多少了?”

    “至于你说的放条生路再追杀,对付惊慌失措的人类可以,你刚才看见城墙上兽人的表现没有?没有一个跳墙逃生的,可见他们根本不在乎死亡,宁可战死也不逃走。你拾他们生路有用么?他们根本不会跑,还不是得硬打?”贫道继续不屑地道,“七公主和兽人血战多年,这点道理能不知道吗?”

    “你们看到没有,刚才七公主的伤亡不到四千,就消灭了近三千兽人。要知道,兽人的战斗力可是人类的五倍啊!你们自问,谁能办到?”贫道冷冷地道:“至少我的青龙铁骑就办不到!”

    他们被我说的一阵郁闷.他们本事再大也不敢吹以四千伤亡干掉三千兽人啊?见到牛皮吹破了,谁也没脸在这里再呆下去,赶紧灰溜溜地走人。大战过后,能找他们娱乐一下也是不错的事情,嘎嘎,又骂了个痛快的!爽!

    “将军高见,若兰佩服!”欧阳若兰笑道,“但不知,将军的狂龙铁骑出动,又会如何?若兰实在好奇,将军这只号称天下第一强军的部队到底比兽人如何,不知将军能否见教啊?”

    “哎,我也不知道啊!”贫道假装无奈的道:“军队这个东西完全没有可比性,有的部队擅长山林战斗,有的擅长夜战,有的擅长白天的正面冲锋战,侧重各有不同。何况我的狂龙铁骑是骑兵,这些兽人都是步兵,没有办法比啊?”小样,还想套我的底细么?

    “原来如此,是若兰无知了!“她显然看出我是故意回避。既然我不说,她也不勉强、再不多言,礼貌的告辞走人!

    随着七公主的凯旋,城里响起了雷鸣般的呼喊声,尽管主力都是教廷的部队,可是瓦纳的军人还是习惯地把功劳记在了七公主的身上,想必,此战过后,她在瓦纳军人心目中的地位,将无可比拟了,造反也会少去许多阻力。

    稍稍打扫了一下战场以后,人类联军开始了新一轮的防御工作。虽然大魔导师卡拉的十一法术十分的强。可是绝对不足以杀死太多的兽人最多也就是冲走罢了,过不多少时间,他们还会回来的。

    要是这里是个山谷,刚才的大水即使十万大军也能淹死,可是在铁炉堡周围是一马平川。大水冲一下很快就散开了,所以兽人的大军虽然直按被水冲上的就有好几万之众、可是并没有多少伤亡,有一千左右的超级倒霉蛋,被各种巨大水流冲击起来的自己人的兵器和其他杂物给直接撞死了,另外就是有好几万人被水流冲得晕头转向,受了轻重不等的伤。估计要休息一阵才行。

    十二位兽神祭祀也没有逃脱被淹的厄运,好在战争巨兽科罗拉多的护壁实在太牛了,他们楞是护着背上的主人坚持到水流全部流走,虽然被水冲得不知不觉跑出去好几里地去、可是却凭借庞大的体形,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不过,这一路上被它们碰到的兽人却几乎个个半死不话,可以说,卡拉的这个法术能有杀伤力的原因一半都要归功于这十二头巨大的科罗拉多兽。

    被人类如此耍弄的兽人,自然是恼羞成怒,特别是三皇子烈焰·比蒙,即使是骑在比蒙背上也几乎被冲下了水里,幸亏他已经是剑神级别的高手了,凭借斗气、他可以短暂升空才逃过了一劫,可是他眼睁睁地看着几万大军就这么像一堆蚂蚁一样,被冲得到处都是,心里那个憋屈就别提有多大了。

    特别是他从天上者见自己的坐骑,号称陆战之王的比蒙巨兽,在水里惊慌失措的样子,实在太心痛了,谁有这么强的坐骑不是爱若生命啊?我父亲能有只铁甲兽就喜欢得不得了,所以三皇子烈焰·比蒙可算把人类恨到骨头里去了,那怒火几乎都能把这大水蒸干了!

    虽然这次的攻击行动是彻底失败了,可是并不代表兽人就再没机会.只要雷兽一天在手,兽人就会永远充满信心。所以,经过一夜时间的休整,替换掉昨天的士兵,兽人大军谁备再次卷土重来。

    在夜里休整的时候,兽人高层也召集了紧急会议。

    “两位先知,今天一战败得实在是太冤枉了,只差一点点,胜利就是我们的了,难道就没有办法对付人类的这些讨厌的法术吗?”三皇子烈焰·比蒙不甘心地问道。

    “当然有办法.其实要是我们出手的话,这个法术还是可以挡下来的,不过,那样的话,将会消耗掉我们太多的力量!不利于以后的战斗!”老牛头人先知罗福德道。

    “不错.其实个天绝对不能算是三殿下您的失败,因为他们已经动用了一位大魔导师的力量。今天这位水系大魔导师卡拉的力量之强几乎和我们相当了,可是这个法术施展以后,他最少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这样说来,人类的六位大魔导师已经有电,土,水这三个失去力量了。只要再有一两个失去力量,我们两个和雷兽的组合就能轻易塌平铁炉堡!”娜枷先知力提纱也笑着道。她还天真地认为袭击鹰身人的人里有土系大魔导师司克特阁下呢!

    “那样就好!”三皇子烈焰·比蒙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下,按着道:“兽神祭祀们都还好吧?”十二位兽身祭耙都是归属兽神殿管辖的,刚才都由先知们检查了伤势。

    “他们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仅仅在一些疲劳罢了。明天还可出战.难道您还要用巨蔓术这一抬攻墒吗?”老牛头人先知罗福德问道。

    “嗯.是的,难道有什么不妥当吗?”三皇子烈焰·比蒙问道。

    “当然,人类都是一些无比狡猾的家伙,我们使用过一次的招数,他们就会有了防范,这决再用的话可能就不灵了!”老牛头人先知罗福德道。

    “这样啊!”三皇子烈焰·比掌冷笑道:“那我就换一个更彻底的办法好了!”

    “对,早就该这样。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还是来个痛快的比较好!”娜枷先知力提纱赞成道。

    “那么。就看你们的啦,木卑吉!“三皇子烈焰·比蒙笑问道:“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我们会给人类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让他们永远记住。伟大的兽人是多么的强大!”一位极其壮硕的牛头人自豪地回答道:“殿下,您会看到、我们是如何把他们吓得尿裤子的!哈哈!”

    “哈哈!哈哈!”十几位兽人高层一起狂笑起来。

    昨天一战.人类其实也是惨胜,狂信者战死了两三百人,全部都是被巨魔或者半兽人直接击破头部身亡的,不过,相比死在他们手上几千兽人来说、这个损失实在是太小了。魔弓铁骑也没有完整了。即使有狂信者的掩护,巨魔的标枪还是射死了不少,大约损失了百余人。而一开始的城墙之战,瓦纳和各国高手组成的联军,总共的伤亡就不下三万之重,双方依然是三比一的伤亡比例!

    今天,祖母吸取了昨天的教训,除了加大城头的防御力度以外,还派出了银飞马部队,隐藏在一侧,一旦发现兽种祭祀再敢施展那个怪的法术,就立刻起飞,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他们干掉!

    然而,却不料兽人这次的攻击手段又变化了,浩浩荡荡开来的近十万兽人大军,走在最前面的却是身高接近四米的牛头人。整整一千的牛头人分成十排,每排一百个,相互的间隔都很大。他们肩膀上抗着巨大的本制图腾柱,杀气腾腾昂乎阔步地走向铁炉堡。

    牛头人的到来,给人类守军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人类战士一个劲地在心里哺咕,难道这么大的个子也能准上城墙来?

    谜底很快就竭开了,被兽神祭祀加持了一大堆的法术之后,这些巨人纷纷把图腾柱插在地上,并用双手不停地击打胸口,同时唱着一只非常古老豪迈的战歌,在这曲叫人热血澎湃的战歌声中,这些牛头人纷纷开始了狂化,一个个眼睛完全变成了血红的颜色,而且浑身的肌肉都膨胀到了一个今人不敢想象的地步。

    “嗽~~!”随着一声声的吼叫,他们几乎同时拔起来身前的图腾柱,然后大踏步的向铁炉堡奔驰过来。他们奔跑的力度是那样的惊人,每一脚触地,都震得大地在不停地颤抖,而原本就潮湿的土地,更是被他们轻易就塌进去半尺深,带起无数的泥块,显得声势更加惊人。

    而且在奔跑的途中,他们还将斗气开到了最大,血红色的兽人特有的哮血斗气,把他们全部都包裹在一团红雾之中。从城头上望下去.看见一团团的红色斗气蛋,从远处排列整齐的飞速接近中。

    他们奇怪的举动,早就落进了在大教堂顶部观战的我们眼中.可是大家一直都不知道他们搞什么?直到他们迅若奔雷的冲锋开始以后,祖母才突然脸色一变,惊吼道:“难道他们这是——战争践踏!”祖母当时吓得脸都白了,经过多少大风大浪的她.这次终于也不得不惊慌失态了!

    其实也实在怪不得她,实在是这战争践踏太有名气了,在教廷保留的绝密资料中,对兽人着重描写了几个特珠的种族和特别强大的技能,这招战争践踏就被列为了极度危险的行列。要知道。兽人族己知的技能成千上万,可是能被教廷列为极度危险等级的,总共也不过区区十三个而已,就是所谓的兽人十三绝!

    由于教廷的资料都是在神魔大战期间搜集的,当时兽族也参与了和魔族的战斗,并且一直表现优秀。在战争过程中人族教廷一直在留意他们,所以对兽人的各种情况了解得还是非常仔细的,特别是这兽人十三绝,教廷花费了无数的人力物力。总算大体搞请楚了!

    在兽人十三绝中,牛头人自己就占了其中两个。狂化和战争践踏,狂化技能是兽人族中比较常见的技能,很多种族都会。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并不稀奇。惟独战争践踏,只有牛头人一族会使,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可以称得上是独门绝技!

    战争践踏说白了,就是将牛头人特有的武器图腾柱用最大的斗气,全力插到地上,然后以一种独有的技巧,把斗气结合图腾柱中奇特力一起爆发出来,产生极大的冲击波。威力之强简直骇人听闻。

    半径二十米以外,能把人类的战马和普通骑士直按震死。白银级别的斗气高手在十到二十米内能震昏过去,十米内,黄金战士也要短暂的眩晕。三米内,剑圣也要有几秒钟的时间头晕目眩,反应迟钝。

    通常,这个时间已轻足够牛头人砸死他好几回了。所以,教廷的资料上说,一旦发现牛头人有高高举起图腾柱向地上砸的意图,就赶紧闪远一点。只要身手足够敏捷还是有希望逃过一劫的!

    另外,资料上还着重描述了这着的另一个用处.那就是破坏建筑物或者对付体型巨大的魔兽。资料上记载,牛头人曾径用战争践踏将魔族坚守的要塞拾硬生生砸成了废墟!所以,教廷的资料上特意提醒着,一旦发现牛头人向人类的城墙全速冲锋的时候,一定要阻止他们,一定!不然,还是赶紧撤退吧,没有城墙能挡住战争践踏地轮番破坏,绝对没有。

    现在,祖母就希望能赶紧阻止了牛头人的攻势,所以,她几乎是立刻就怒吼道:“所有剑圣级别的高手,都跟我来!”说着,她自己首先从教堂的顶上,一跃而下.凭借斗气驭气而行,直扑城墙。

    随后.几位剑圣不敢怠慢,纷纷跳下城墙向前跑去。哎,谁叫剑圣还不能用斗气凌空而行啊?几个人眼巴巴的瞅着祖母在天上的潇洒样子,不知道有多么羡慕呢!

    父亲也骑上铁甲兽,威风凛凛的跟在租母后面,卡罗骑着地行龙在他后面。石原小犬的潜地蜘蛛虽然吓倒了不少小孩子和女士,可是这个满是战士的城里,蜘蛛那凶狠丑陋的样子,反而更加受士兵们迎。

    三个大汉剑圣如此拉风让后面骑马的三个人郁闷不巳。不过军令在身.他们还是跟着来了。这三个人分别是美格蓝帝国的土之剑圣马赫,瓦纳王园的风之剑圣里卡多,还有就是准剑圣,霍福帝国的飞燕斩天邪绝,他是想依靠在这次战斗中有所表现,好能位列大陆十大剑圣之中。

    至于其他的剑圣,则都没有来,火之剑圣蓝克可战死,水之剑圣哈特重伤未愈,无法出战,寒冰剑圣克丝算是被父亲拾废了,直接除名,守护剑圣马其纳留守教廷没来,最后一个光之剑圣就是租母大人,已经是剑神了!所以十大剑圣现在出了火、冰,光这三个空缺。

    祖母大人虽然巳经是尽力快了,可是依然晚了一步,就在她即将抵达城墙的时候、一阵阵沉闷的巨大响声,就在城墙的中间部位发出了。牛头人第一拨的百人队,已经对着城墙发动了战争践踏。

    他们冲锋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人类守军仅仅来得及射出几百只箭和几个小魔法而巳,根本连牛头人的护体斗气都攻不破,所以完全无阻止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眼着他们行动。

    只有亲身经历到才能知道,那场景是多么的可怕和震撼。百道红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城墙下,在护城河的岸边上一起腾空跃起,将手上巨大的图腾柱狠想的砸向了城墙中部。那直径一尺多,长五米左方的柱子楞是插进城墙里一米多深,这城墙可都是实心的石料垒成的啊!

    紧按着,牛头人们一声怒吼、战争践踏发动,一道巨大的冲击波在图腾柱插进墙里的一端爆发出来,直接就在城墙上打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来,最深的中间部位有一米多深,半径足有八九米开外,几个特别厉害的家伙,更是直接把城头上的垛口震塌了,无数碎石四处飞溅。同时,冲击波还震死了好多在城头上观看的人类、几百具尸体从城头上栽落下来。

    巨大的震动使得整个城墙都摇晃了,上面的人族守军站立不稳,被震倒了一地,等他们刚想站起来,第二拨又到了,轰然巨响中,城墙上面的剁口基本上都被震塌了!这个时候,城墙的外层巳经是被打得掉了平均快两米一层的皮,露出了里面不太坚固的结构,要是这个地方中了战争践踏,那还不得掉下三米厚的一层下去啊?

    这样算来.要是后面的八拨牛头人都能成功把战争践踏作用到城墙上,那绝对是可以把城墙打成废墟的!要知道这城墙总共也才十多米厚啊!在这样万分危急的时刻,谁来阻止他们?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