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节 血战不休
    有了这样一群当者披靡的变态加入,形势立刻就开始一边倒,兽人开始成片地倒下,他们的普通士兵根本就不堪苦修士的一击、而高手中能和苦修士相比的不过几个而巳。毕竟这是第一次的试探攻击,兽人能出动这些高手就很了不得了。

    可是和百名苦修士对上、这些个高手如何能抵档啊?几乎是一个对十个呢?所以他们很快就纷纷被一群同级别的高手给淹没了。不过,兽人也真的是勇悍,宁战死也绝对不后退一步。

    随着人类的节节进逼,兽人的阵线开始慢慢被人类逼退,最后又退回到了城墙边上,依靠源源不断的后续部队的支援,终于站稳了阵脚。两方就在铁炉堡的城墙上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人类几次要把兽人赶下城去都未能得逞。

    苦修士太少了,顾不过来整个城墙,而其他的狂信者虽然战斗力不在兽人战士之下,可是毕竟只有一万人,再加上巨魔的标枪、此时几乎是百发百中。苦修士挨上,不当回事,最多就是入肉一寸深,轻轻一抖动就自己掉下来了,伤口几乎立刻就好。不过普通的狂信者就不成了,他们的身体是能够被洞穿的,必须要拔出来修养一会才能继续参战,所以大大影响了攻击效率。而且一旦被击中头部,绝对是当着立毙,一点救治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不能很快打破僵局,苦修士们的力量耗尽以后,就是人类的末日了。所以,在战况陷入僵局以后,祖母当机立断。派上了教廷的另一只超级主力部队魔弓铁骑。当然.在城头争锋,他们是不骑马的,反正他们是弓箭手,有没有马无所谓!

    这些家伙行动非常迅速,一身轻皮甲丝毫不妨碍他们的动作,人人都手持大弓,身材三大筒箭。腰上还挂了两筒,每筒都是百只箭。他们快速蹬上城头以后,立刻就开始了射击表演。他们的华丽表观,再次让世人震惊于教廷的实力之强悍,五大军团的主力实在是一个比一个变态!

    魔弓铁骑仅仅一次射击,就整个改变了战场的形势,一大片飞蝗像诸葛连环弩里射出来的一样。覆盖了整个的墙头。仅仅不到一呼吸的时间,狂信者军团前面兽人除了几十个高手外,几乎同时倒下了!而几十个高手随即就被狂信者们砸成了肉酱。这样,整个城墙总算彻底空了出来。

    在刚才的一瞬间里,魔弓铁骑他们每个人最少也射出了十只箭。再看倒下的半兽人,中箭的部位全部是眼晴,心脏,咽喉这几个地方。几乎很少有别的地方中箭,除非是被格挡后误伤的。随后,他们就开始了点射,来上一个兽人,被射下去一个,就是被护体石肤的法术加持,也挡不住人族教廷密制的破甲箭,以及魔弓铁骑的无双箭术。

    有了他们的支援,苦修士们干脆放弃了和兽人的肉搏,专心抵挡巨魔的标枪,好保护魔弓铁骑,使其可以全力发挥!不过,这也绝对不是长久之计,强攻不可久持,魔弓铁骑巨强悍的杀伤力下,也有一个非常大的隐忧,那就是难以持久。

    无论大范围的速射,还是短距离的穿甲一箭,都是要耗费魔力的。魔弓铁绮的“魔”字就是这么来的,他们修行的其实就是从翼人族那里学习到的魔箭术,是一种把魔法和箭术结合起来的特殊技巧。

    为此,每个魔弓手都要同时学习魔法和箭术,可是因为既要习箭,又要习魔法的缘故,使得他们的精力分散,两个都没没精修到一个极至的地步,特别是魔力,非常低氏,即使是这些百里挑一的绝对主力——魔龙铁骑,也仅仅不过是相当于中极魔法师的魔力罢了。

    不过,即使这样,配合翼人族特有的箭技以后,他们恐饰的杀伤力出绝对不比魔导士差多少。可就是持续能力太低了,过不了多少时间就会魔力枯竭,到时候就会再次重演刚才的不利局面。

    兽人是没有那么容易取易放弃,刚才的失利,他们损失不过万余,后面还有十来万半兽人大军,这个损失,他们绝对承受得起。一个个半兽人依旧悍不畏死的向上爬,由于知道了人类弓箭手的厉害,所以他们上来的时候都用兵器或者双臂把头脸和前胸护住,使得魔弓铁骑的杀伤力减低不少,每射下去一个半兽人,都要耗费好几只箭!

    而且,甚至已经有兽人的高手上到城墙上了,他们没有盲目的去攻击被狂信者严密保护的魔弓铁骑,而是站在原地,为后面来上来的同伴进行掩护。这样,他们开始越聚越多,眼就要再次形成规模。

    眼看形势越来越不利,坐镇总部指挥的祖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却没有说话。此时我们几个高层都在铁炉堡内最高的建筑——大教堂的顶上观战!祖母的意思贫道当然是知道的,这个时候想完全解除兽人的威胁,除非是靠大魔导师的十一级法术,把那些讨厌的藤蔓连同后面的兽人后续部队全给灭了才行。

    而六大魔导师中,最合适的只有水系大魔导师卡拉和风系大魔导师米索拉,其他几系的破坏力太强了,控制不好就可能损伤城墙的结构。而风系大魔导师米索拉是教廷元老,祖母为了我父亲的事情曾经反人家的实脸室给砸了,两个人一直有矛盾,所以不到最后关头,祖母才懒得调动他呢!哎,就全当给祖母大人一个面子吧!

    “总指挥官阁下,我看这个时候是该派上一个大魔导师给他们一点颜色看了!”贫道主助请缨道:“就派我们吧!虽然大汉不过来了七个人,却已经连战两场了,可是为了表示对神的信仰,对教廷的忠诚,我们不惜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最后一刻。就让那些手握重兵却在一边袖手旁观的家伙们好好歇着养肥肉吧。”

    贫道一边说着大义凛然的风凉话,一边用极其不屑的目光在堪帕斯帝国大皇子达佳·堪帕斯和美格蓝帝国三皇子卡儿·美格蓝两个人身上扫过来扫过去!把两个气得是满面通红。却是一个字都不敢反驳。谁说话谁就要替我接这个烫手的山芋,谁愿愿啊?

    “龙将军能者多劳吧!我在此代表霍福帝国多谢了。”欧阳若兰也在被我讽刺的人里。却是毫不气恼地笑道:“要不是土系法术容易破坏城墙结构,这个功劳我们可是绝对不让的呢!”好厉害的女人,几句话就把关系扯清了!

    “是啊,要不是我们帝国的大魔导师法术不合适的话,这个为神出力的机会,我们是绝对不会落人于后的!”大皇子和三皇子也纷纷附和道!

    “好。别闹了,既然你愿意劳动卡拉大师,我也不吝啬!”祖毋听我发话以后,大喜,急忙高兴地吩咐手下道:“来人,从魔导团调集所有水系法师,听候卡拉大师调遣。守护军团全体出动。务必保护好大师的安全,如有意外,按战时特别军法处置!”

    所谓战时特别军法,就是指在战斗时负责保护主师,大法师的部队,要是没有保护好,叫被保护者死了。全体活着的守卫全部要处斩,而且所有荣誉一捋到底。是一种极其严厉的军法。祖母这么说,就是为了要安我的心。尽管如此,我还是把石原小犬派去保护卡拉,他接受的也是战时特别军法,嘎嘎,贫道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对他发号施令。当然要找机会玩玩他啦!

    一听说出事要受战时特别军法制载,石原小犬的脸气得都快没人型了。尽管卡拉在重重护卫下,被杀身亡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可是王八好当气难受啊?堂堂暗之剑圣竟然沦落到给人做死亡保镖的地步,够他郁闷至死的了!

    在里三重外三重的严密保护下,卡拉带着教廷支援的百多名水系法师,开始在城墙后面的高大建筑顶上施展法术,能有这么多高级的法师指挥,还能才如此多的高手护卫,卡拉的出场仪式绝对是够的上华丽了,而且他要面对的还是战斗的危机时时刻,所有的一切,都叫这位心境比较平和的大魔导师感到了巨大的荣誉感。

    这样的出场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大魔导师一辈子都未必碰上一次,非常满足的卡拉在其他大魔导师羡慕的眼光下,拿出了他的最强绝招——怒浪滔天。在百位高级法师以上的法师支援下,卡拉仅仅用了十分钟就准备完毕,随着老人的魔杖威风凛凛的指扎,这个强大的十一级法术就这么展现在人们面前。

    只见无数的水滴凭空在城外的护城河上空形成,它们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托着一很,悬浮在空中,越积越大,开始还是水滴,后来就有拳头大小,再就一米的直径,相互之间都挤不下了,就相互融合,并且和护城河的河水相互融合,最后形成了一道高达几百米的水墙。

    水墙就恰好建筑在护城河上,长约几里,宽有二三十米,高度还在不停地增加,正在护城河中的兽人被彻底淹没在里面,外面的兽人可以轻松地把兵器和手伸进去,而且也能拿出来,惟独人却不能自由进去,仿佛是被一道看不见的墙壁阻隔了一样!

    望着高度不断增加的巨大水墙,无论是人类和兽人都被这魔法制造的奇迹惊住了。不过,兽人的总脂挥官三皇子烈烙·比蒙总算还没有彻底傻掉:“快撤!”他用最强的斗气喊出的命令几乎在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战场,可惜还是晚了!这水墙成型的实在是太快了。

    兽人战士们刚要掉头向回跑,水墙的兽人一面彻底崩塌了,得到解放的大水,化成了一道巨大的浪涛,在一瞬间就吞噬了眼前的兽人,然后滚滚洪流就向着兽人大军的腹地一涌而去。几十米高的巨浪把沿途的兽人大军直接淹没了。

    事情还远远没有桔束,卡拉在释放了水流之后。依旧没有停止法术的意思,不停地将他和百位法师的魔力转化为纯净的水。使得这场洪水可以特续得更久。等他们都累得快虚脱了以后,才纷纷停下来。而此时,洪水已经特续了将近才一分钟之久!

    等洪水基本平息了以后,护城河外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了,干干净净,别说兽人了。连人类投石车投掷的巨石都没见一块,全部被冲走了。护城河里面的水已经完全满了,城墙上的绿色藤蔓夫去了兽身祭祀魔力的支特,开始恢复本原面目,变得脸脆弱异常。被满墙的兽人体重拉得纷纷断裂,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城下落满了半兽人。这些家伙倒也不傻。一见到后续部队完全没影了。城墙又爬不上去,在城墙上指挥官的命令下,他们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祖母能叫他们跑了吗?立刻打开城门,派出骑兵追杀。而最倒霉的还是已轻上了城墙的几百兽人.后援一下子不见了,面对一万狂信者,一万魔弓手,还有几万普通人类士兵,他们立刻就全部傻住了。

    狂信者部队的战斗力是高,可这些都是建立在极端的信仰上面,所以对兽人这些邪恶的异教徒,他们只有一个宇.那就是——杀!狂信者首领罗纳多首先冲了上去。随后就是百位苦修士和大堆的狂信者,魔弓铁骑的魔力都耗得差不多了,而且他们的箭都非常宝贵,没有必要浪费在必死的敌人身上,所以他们都没动手。

    几百兽人高手很快就被疯枉涌上的狂信者们砸成肉酱了!为了战士的尊严.这些兽族高手没有一个跳下城墙逃走的,全部战死。实际上,他们也知道.有魔弓铁骑在,他们也绝对不可能跑得了,与其屈辱地被追杀.还不如现在就战死了痛快!

    城头上的战斗在强悍的狂信者手上结束得非常快。可是城外的兽人就不那么好对付了。剩余的两三千兽人都是生力军,奔跑速度相当快,人类追击部队是瓦纳的精锐轻骑兵,追上兽人的时候人家都跑出老远了,两方面就在积水的泥地中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湿滑的地面对兽人步兵来说影响不是太大,可是对骑兵可就太不利了。不时有骑士滑倒在地.速度不能发挥到极点的他们对上兽人步卒吃亏很大,所以,一时间倒是人类的伤亡更惨重一些!

    见到这个情况,恼怒的七公主坚决不要别人的支援,亲自带着亲卫队出发。在她到达战场的那一刻,所有的瓦纲战士都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爆发出了无穷的斗志。万余大军高呼着公主万岁的口号,一涌而上,先用的战巴把兽人撞倒,要是被闪开的话,马上的骑士会跃起来用身体把他拉倒,然后后面的战士硬是踩着同伴和兽人的身体向都冲,最后,愣是把这些兽人给活活用人命堆死了。

    这就是瓦纳在长年和兽人战斗中发明的换人战术,一个换一个,一个不行就两个,反正哪怕就是三个换一个,人类也有得赚,要是正常的战斗,人类骑兵要四五个才能拼死一个兽人,使用这个战术以后,大约不到两个人类士兵就能换到一个兽人的性命!

    “真是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斗啊!”站在大教堂顶上观战的贫道由衷地感慨道,“七公主的魅力难道真就这么无敌么?让无数铁血男儿为她舍生忘死?”

    “切,不过是一群没脑子的笨蛋罢了!”大皇子不屑地道,“要是我,会用把他们先包围住,然后在外围用远程攻击,慢慢地消耗掉他们,这才是爱惜士卒的战斗方式!”

    “不错,要是我的话,就先放一条路让他们跑,然后追着杀,伤亡会更少!”三皇子得意地道。

    “两位真是高见!”欧阳若兰称赞道。可为什么她说话的口气和眼神,都这么让贫道感觉讽刺的意味更浓厚呢?

    “高么?没有看出来!“贫道不屑地道:“一个是没脑子,一个是智商低,总之全是笨蛋一对!要是真有本事,拉上来试试,光知道吹,不知道练,还有脸在这里批评女武神?”

    “难道我们说得的不对吗?”三皇子不服气地道。

    “就是,有本事你说说哪不对啊?不然你也是光说不练!”大皇附和道。

    “我也很想知道将军的高见呢?”欧阳若兰也笑咪咪地道。

    哎,这两个白痴既然找骂,贫道也不好太多推脱,就成全了他们吧?嘎嘎,先爽一回再说!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