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二百八十节 鬼魅剑圣
    随着我们底下频频发动的小动作,正式决斗时间终于到了!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我们两边都最多出动五百人,其余部队,一律不得跨入十里禁区以内。我们出去以后,我却在城门后面安排了一支万人的骑兵待命,以防万一,并且在我们没回来以前,都不关城门!

    决斗的时间是早上九点钟开始,贫道这边带的都是精锐,我的百人黄金战士近卫,剩下的就是父亲的亲兵。主要人物就是贫道、叔祖、卡罗、父亲和两个死活都要来的师团长!第一师团师团长卡巴特和第四师团师团长福特曼,他们都是战斗狂人,这样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为了能来观战,整整磨了我好几天。

    因为怕西思尔亲王耍阴谋,万一他再叫大魔导师托克坛偷偷准备一记更狠的法术,把我们连锅端了,城里总得有个能主持大局的吧!所以我尽量不叫手下的高级军官来,可是这两个家伙竟然对我说,就是要辞职给我当近卫也肯定要来,没办法,不看他们的面子也要看父亲的面子啊?好在其他军团长此时还算清醒,没有跟着闹事,不然我非把他们都揍一顿不可。我出来以后,交代他们,万一没人回来,全部要听第二师团师团长文华指挥,并立刻向爷爷请示下一步动作!贫道也是防个万一吗?

    都准备好以后,我们一行人才浩浩荡荡赶赴决斗场。这里早就有我们两边的人马看守,以防对手做手脚。我们来了以后,他们就要撤走了。现在这个所谓的决斗场,其实就是一个很简易的看台,台子有五米高,都是土垒成的,上面搭了一个架子遮挡阳光,台子上则是一些桌椅板凳!台子底下的地皮都被人用重物夯实了。大概有一里方圆,足够两个剑圣折腾了!

    太阳了!贫道一上到台子去就看见猫腻了。怎么卡特那边的桌椅都是上等货,一看就是贵族行军的时候配备的,还铺着地毯。摆着吃食,怎么看都像是来看戏的样子。可是我们这边,空空如也。连个凳子都没有,我晕,他们这是故意给我找难堪啊?

    “哈哈!”卡特那边的军官一见我们都看愣了,纷纷放肆的大笑起来!

    “哎呀,贤侄!”西思尔亲王坐在椅子上,端着酒杯对我调笑道:“非是我小气啊?实在是我见你处处小心,总是疑神疑鬼的怕我算计你,所以才这样失礼的,我怕就是给你安排了。你也不吃,你八成要怀疑我在里面下了毒,这样的话岂不是白白浪费么?”

    “呵呵!无妨,西思尔亲王殿下考虑的就是周到啊!我又怎么会怪您呢?”贫道不以为然的道:“我命人去取就是了!”

    “慢!”西思尔亲王却阻止道:“好像我们没有规定可以随意退场吧?既然来了,还是打完再走比较好。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简直就是放屁!剑圣之间的决斗,快了也要小半天时间,而父亲这个级数的人要想分出胜负,或许打上一天也说不定。我们能就这么傻站一天吗?开玩笑!

    “好像也没有规定不许派人回去吧?没有说不许就是允许!”贫道不在意的道:“西思尔亲王殿下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我认为,我们这边什么事情,要是没有事先商议好的话,就要临时商议了以后才能办,不然岂不是要乱套了?”西思尔亲王冷笑道。

    “那我现在和您商议!”贫道狞笑道:“要么,叫我回去拿东西。要么。你我现在回去整军备战!”

    “你!”西思尔亲王恼怒的道:“啸天,你就任他这么对我无理?”

    “唉!西思尔啊,我也没办法啊?”父亲假装无奈的道:“我现在都要听他的,你叫我怎么管?”

    “哼!”西思尔亲王无奈的对我道:“去吧!去吧!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就是仆役送东西,总人数也不能超过五百!不然就是你们龙家说话不算了!”

    “好吧!”贫道也不好做的太绝,只好让跟来的手下亲自跑一趟。

    等我们折腾完,坐下以后,时间都快十点了!

    “现在可以开始了吧?”西思尔亲王好不容易等我们折腾完以后,才恼怒的道!嘎嘎,叫他个亲王等了我们一个小时,也真够他郁闷的!除了国王,他等过谁啊?

    “可以了!”贫道坐到椅子上,笑呵呵的道:“请问你们出场的是哪位高人啊?”

    “我能先知道你们指派的人选吗?”西思尔亲王却反问道!

    “就是我啦!”父亲不耐烦的站了出来!

    要坏!贫道预感到西思尔亲王似乎是在设计一个圈套,可是父亲太急了,一下就钻了进去!

    “呵呵!”西思尔亲王笑道:“很好,我们的人选是桥卡什大剑师!”

    桥卡什大剑师?什么东西?贫道都没有听说过啊?我看父亲,他也是一脸茫然,唯独叔祖,听见以后觉得耳熟,略微思索了一下以后,大惊失色道:“是他?这场决斗我来!”

    “哈哈!”西思尔亲王却大笑道:“难道你们忘了规矩?出战人选指定以后不得更换!啸天你不是怕了吧?”

    “放屁!”父亲怒道:“什么狗屁大剑师,叫他出来吧!”说完就自顾走到了场地中央!

    “叔祖,说!桥卡什大剑师是谁?”贫道小声的问道!现在都到这份上了,要是不叫父亲出战,显然是不行的,不然,怯战的名声将跟随父亲的一生,他以后可就没脸见人了!

    “唉!”叔祖羞愧的道:“是我们龙家的一个仇人,当年被你爷爷打落剑圣宝座的上一任剑圣!唉,都是我惹得祸啊!”

    原来这个桥卡什大剑师就是曾经败在爷爷手下的一位剑圣,他的称号是鬼魅剑圣,身法迅捷如电,如鬼似魅,因而得名。当时他才五十来岁。就已经成为剑圣数年了。他还有一个心爱的妹妹,由于两人出身寒微,从小就相依为命。所以两人感情非同一般好。

    后来,叔祖这个浪荡公子出现了,三言两语,就把人家妹妹给骗了,随后就顺理成章的给办了。办了以后,才知道人家的哥哥,就是他这个大舅哥是个剑圣,吓得叔祖连夜逃窜。却被人家哥哥给堵住了,挨了一顿狠拍。然后逼迫他迎娶人家妹妹,叔祖无奈,假装答应,在新婚之夜找个机会逃之夭夭。人家姑娘又急又气,结果难产。一命呜呼了。

    桥卡什怒火冲天,杀气腾腾的找上龙家,被爷爷碰上了。而爷爷早就知道事情的经过,那其实是桥卡什兄妹设下的圈套。因为桥卡什的妹妹行为不检,结果身怀六甲了,于是他们就想找个人家赶紧出货,于是就看上了叔祖这个放荡的家伙,龙家有钱有势,怎么看都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说来叔祖也很冤枉。他毕竟是龙家的子弟,不会干勾引良家妇女的勾当,所以找的都是荡货,却不料这次找了个设套等他的,正是中了人家的圈套。叔祖发觉真相的时候已经晚了。打又不是人家的对手,于是只好逃跑,跑回来就和爷爷诉苦!爷爷知道兄弟受了这么大的冤枉,当然要出头了,于是和桥卡什展开了一场激战,并且把他打得重伤而跑。从此缈无音讯,直到现在才出现。

    可是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这场大战,爷爷登上了剑圣的宝座,可是同时,也叫这件丑事闹得满城风雨,终于被爷爷的父亲,当时龙家的族长知道了。龙家人出了个始乱终弃的不肖子,还造成了一尸两命的恶果,那在当时是震动朝野啊!几乎所有人都在看龙家的笑话,叔祖于是被当时的族长一怒之下逐出了家门,而作为帮凶的爷爷也被痛打了一顿,至少半个月下不了床!

    后来,叔祖被他的狐朋狗友陷害,几乎惨死狱中。被爷爷拼命救了出来,再然后,他发奋努力终于成了一位剑神级的高手,并且为了复仇而成为大陆第一杀手。

    而桥卡什则一直没有了消息,据说,他被爷爷击败后潜心修炼,发誓一定会击败爷爷夺回剑圣的宝座。可是直到现在,他才从新出现在我们面前。

    桥卡什走上擂台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他,此人论年纪比爷爷还大不少,可是相貌却很年轻,仅仅在中年左右,他身材高大苗条,像个廋竹竿,可是却能叫人感到他体内隐藏着的强大的力量。他身穿一身漆黑的皮甲,魔法的光芒不时闪烁着,手中的宝剑最是叫我重视,因为那原本是水之剑圣麦哈特的配剑——秋水神剑!

    叔祖神色愤怒的望着这个昔日的仇敌,本想过去说话,却被狠狠拉了一把,小声道:“您现在要注意隐蔽自己,这里有熟人,可能会得知您的身份,那我们以后可就麻烦了!”

    叔祖立刻反应过来了,他是天杀的消息要是叫人家知道了,那龙家的麻烦可就大啦,所以急忙道:“那我先走吧?”

    “笨蛋!”贫道小声恼怒道:“现在走不是摆明了告诉人家你有问题吗?”

    “是是!我糊涂了!”叔祖急忙道:“我会注意隐藏自己的!”

    我们这边小声商议的时候,那边也开始了彼此的介绍!

    “在下龙青天,敢问阁下是?”父亲一见到对手就看出人家的不一般来了,知道这是个劲敌,而且凭感觉知道,人家的年纪不轻了,所以很有礼貌的向对手问候着!

    “我叫桥卡什!”桥卡什快意的笑道:“你可能没有听过我的名字,对吗?”在他眼里,收拾一个后辈实在是太简单了,虽然我父亲是后辈里比较出色的人物,可是年纪修为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好弥补的!他为即将能手刃仇人之子而感到无比的兴奋!

    “是的!阁下!”父亲老实的回答道:“可是我看得出,阁下是位高手!”

    “呵呵!”桥卡什笑道:“你过奖了,我是你父亲的手下败将。为此我丢掉了剑圣的头衔,不过,看来今天要从你的身上找回来了!”

    “哈哈!”父亲被他的来历很是吃了一惊,可是他是个就怕对手弱的战斗狂人。所以对桥卡什是一点不在乎的道:“原来是我父亲的手下败将啊?我看你现在也不过还是剑圣的实力,这么多年都没有进步。既然你能败在我父亲手上,那就一定也会败在我的手上!废话少说。来战吧!”

    “很好!”桥卡什恶狠狠的道:“但愿你的身手能和你的口气一样大,那么作为后辈的你先来吧!”

    “接招!”父亲是真的很痛快,直接就迅速突进,然后一剑斩向桥卡什的头顶!和以前比起来,父亲的剑术少了几分火气,多了几分沉稳,出手知道留有余地了。看来,被叔祖揍的那一顿没有白挨,他已经开始磨去那层虚华的棱角。而走上了实用主义的道路。

    “哼,雕虫小技!”桥卡什不屑的话语刚落,他就一个神奇的闪身避开了父亲的攻势。他的身法果然迅速到了有如鬼魅的地步,这下闪身干净利落,动作亨氏流畅至极。实在是高手风范!

    一击不中,父亲也吃了一惊,他虽然知道对手厉害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身法能快捷到这个地步,不过父亲是越锉越强的人,他毫不气馁再次抡剑横扫。

    桥卡什又是一记滑步闪过,不过,他却趁机在父亲身上刺了一下!就是以龙鳞甲变态的防御力,也没能阻挡神剑秋水的刺击。父亲的右臂上被桥卡什深深的刺了一剑!这真是神奇的一剑,无论是出剑的闪电速度,还是对时机的把握,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地步,父亲根本就不及反应就被刺中了!

    然而。叫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父亲的伤口除了在桥卡什拔剑的时候流了一点血以外,几乎是在几个呼吸的工夫,那个伤口就愈合了,要知道,父亲可是还没给自己加持任何法术呢?完全凭借本身的恢复力就可以做到这样的程度,实在是太叫人吃惊了!

    “果然是个可以和魔兽比拟的人呢?”桥卡什皱着眉头道!显然,他从西思尔亲王那里得到了一些亲王对父亲的评价!

    “阁下果然厉害!”父亲并不气馁,而是急忙把身上装备附加的法术都加持好,一时间,父亲身上光明大放,尤其是十级法术‘光明礼赞’的单人版,简直帅呆了。父亲的铠甲外面又多了一件带有金属光泽的银白铠甲,这铠甲不仅面积大,而且蕴含的能量更是巨大,要我看,现在父亲根本就是个打不死的魔兽了!

    “哼!就不信你有多能挨!”桥卡什冷笑一声后,抢先发动攻势!

    桥卡什身体突然急速移动起来,速度快得叫人看不清影子,秋水神剑也在他手上化做一道道流星,直向父亲攻去。父亲怡然不惧,将龙角剑舞成一道道光幕进行防御。两个人就这么激烈的战在一起。

    因为他们的级数都很高了,连父亲也从叔祖那里知道了如何节约斗气的技巧,所以他们的争斗仅仅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在这个范围以外风平浪静,连小草都不会被吹动,可是一旦进入范围之内,哪怕是一段钢铁,也会被他们凌厉的斗气震碎!

    在他们争斗的圈子里所发生的一切都瞒不了贫道的慧眼,我清楚的看到父亲被桥卡什接连刺中好几下,每次都是轻易的就把龙鳞甲给刺穿了。看得贫道心中一阵内疚,怎么当初就不给他造个更出色的捏?要是给他配上一件仙甲,哪怕是最低档的了,也绝对叫桥卡什是老虎咬龟,无处下嘴!恩!汗!貌似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啊?父亲要是龟,那贫道算什么?王八蛋?呸!贫道郁闷中!

    完全处在下风的父亲不是没有想过反击的方式,他也曾经试着用肌肉的力量夹住刺进肉里的秋水神剑,可是根本不管用,秋水神剑剑身太细了,而且很光滑,一点不受力啊?

    父亲还试过范围攻击,可是大家斗气浑厚度都近似,父亲分散斗气的话,怎么能把人家集中斗气的防御怎么样啊?所以,他一时间还真是没有好的办法!

    其实父亲急,桥卡什更急,强攻不可久持,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桥卡什闪电一样的身法是要以消耗大量斗气为代价的,他已经接连刺中了父亲十几记了。有几下还是小腹的要害,可父亲就是不倒,依然那样生龙活虎的。要是这样继续下去,桥卡什明白,先耗尽斗气累趴下的,一定是他,因为父亲仅仅用来防御的斗气消耗要比他小许多。

    这可叫桥卡什有些抓狂了,正常情况下,他早就刺倒好几个人了,可是这个对手异乎寻常的顽强抵抗,让他有些无所适从。最后,他决定行险一搏,直接刺中父亲的绝对要害!

    所谓绝对要害就是指心脏和脑袋这两个一击致命的部位,可是这两个地方因为太重要了,所以也是重点的防御部位,即使是他,也很难命中。而且,最重要的是,命中以后,恐怕也会把招数使老。使得敌人有机会进行临死的反击。

    可是桥卡什已经顾不得这些了,败给老子已经叫他痛苦了几十年了,要是再败给儿子的话,他绝对会失去活着的勇气了!想到这里,他就开始展开了更加凶猛的进攻,务必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要父亲露出要害,争取一击致命!终于,他等的机会来了!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