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节 谁算计谁(3)
    眼看他们就要全面崩盘的时候,贫道心中却突然有所感,一股强大的魔法波动再次传来!电系大魔导师托克坛你这老小子终于忍不住了吗?贫道心中暗自冷笑,随后用神识飞速锁定了他的位置,那是个隐藏在虎煌军团深处,全身连头在内都被黑袍密闭包裹的男子。强大的电系魔法波动正在他的袍子里隐隐传来,按魔力强度推算,他正在准备一个七级的法术,奇怪,七级法术也要准备么?不过,看他那副马上就要施展出来的样子,也让我来不及再怀疑什么。

    他这个法术要是放出来,可是要死几百人的。当下再不迟疑,怒龙之咆哮立刻来到手上,随手一箭就射了出来,因为他早就被我的神识锁定了,所以虽然和我相隔八百多米的距离,还是被我准确命中眉心。作为弓弩类排名第一的神器,怒龙之咆哮的威力实在是太巨大了!尽管相隔八百米几乎一点不影响弩箭近乎笔直的飞行轨迹,而且不仅挡在那家伙身前许多身材高大的护卫被射死,而且在射死目标以后,余势不竭的弩箭又把目标身后的人射倒了一大串!

    而目标正在准备的法术,因为突然失去施法者的控制而就在原地爆发出来,一道银色的连环闪电在目标周围肆虐了好几秒钟,负责保护他的战士当场就倒了一片!

    然而,随后让贫道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在另一个方向,一股更加强悍十倍的魔法波动突然出现!上当了!我几乎立刻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刚才的那个家伙是假目标,用的仅仅是七级的魔法卷轴而已!卷轴法术可以打开就用,也可以在手上持续一阵,瞄准以后再放,刚才的家伙就是引而不发,逗我上当!真狡猾!

    就在贫道懊悔的时候,电系大魔导师托克坛蓄谋已久的法术终于放了出来,天空中突然聚集起极其浓厚的电系魔法元素,那种巨大的能量让我感到一阵不安,随后,天空开始降下无数道巨大的闪电,足足笼罩了直径达五百多米的一个圆形区域。闪电的威力之强大简直无法形容,被击中的士兵连同战马和装备几乎立刻就被砸成了灰烬,耀眼的白光和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我们这些在攻击范围以外的人,都吓得目瞪口呆!

    面对如此巨大的威力,任谁都要不禁感慨自己的渺小。这一计法术的威力就是在贫道全盛时期,也要多少动动小指头呢?按这个世界的标准,怎么说也是十一级的法术,可是从我射杀替身,到托克坛释放法术才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工夫,他就是法神也放不出来啊?正常情况下,这样巨大威力的法术,要是没有人从旁协助,仅仅靠他一个大魔导师自己施展,最少也要准备三十分钟!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他早就在准备这个法术了,只是被别的法师想办法掩饰了魔力的波动,就在快要施展的时候,再请替身出手,吸引我射出怒龙之咆哮。当我射出这能够威胁托克坛的一箭以后,他才立刻发动了法术!这一连串精准的设计,巧妙异常,环环相扣,绝对是出自高人手笔啊!贫道这个哑巴亏算是吃得不冤!而设计者无疑就是西思尔亲王这个老狐狸!

    只有西思尔亲王这个命硬的家伙,怎么还不死啊!那么重的伤还能趴起来指挥战斗,真是郁闷死我了!贫道敢打包票,这是他临时起意想出的主意,因为那个替身并不太完美,我要是小心点就好了!而且,伪装小兵偷袭铁甲兽这样的事情,要不是他的主意,以水之剑圣麦哈特的人品来说,是无论如何不可能主动去干的!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计法术的笼罩范围实在太广大了,而且重点的照顾目标是叔祖,父亲和铁甲兽三人。因为他们的战场仅仅相隔两三百米,为了消灭他们,不仅这个法术几乎是砸在了两军的交战面,造成了两边士兵几乎一样的伤亡,而且连火之剑圣的烈炎怒击蓝克斯也因为正在和父亲战斗,而被砸了个正着!没有西思尔亲王的授意,被请来的托克坛敢这么不分敌我地狠砸一通吗?怕是刚砸到一半,就要被周围的卡特人活活砍死了!

    这个法术持续了不过二十几秒钟,可是我们都感觉和几十年一样漫长,等到闪电过后,再往被肆虐的地方一看,就三件活物了!虽然铁甲兽的防御号称可以和巨龙媲美,可是这个法术是连龙也受不了的啊?可怜的它被砸得浑身是伤,鳞甲都被巨大的冲击力砸碎了,全身焦黑,一道道裂口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血,无力地趴在地上,轻轻地哀号着,连叫的力气都没了,可见伤势有多严重!

    可是,和他一起的叔祖呢?就在贫道纳闷的时候,他却自己从铁甲兽的肚子底下钻了出来,除了身上有点灰,头发有些乱,人家竟然一点事没有?狂晕!这家伙真不愧是老油条出身,在最危机的时候,还能冷静地找到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躲藏,不容易啊!就是可惜了被他当盾牌的铁甲兽了!

    再就是我那可怜的父亲,他和蓝克斯分别倒在相距不远的路上,两只焦糊的烧鸡模样,看得我一阵心急!贫道当机立断,自己带着盖次抢先向父亲扑了过去,同时连放了两个九级的“陨石术”卷轴,都砸在同一个地方,就是托克坛所在的位置,我就不信了,这老混帐放了这么大的一个法术以后,还能有多少魔力?就是他身边那些法师,也肯定会因为要为他隐藏魔力波动而消耗不少的魔力,我这两个九级的法术,就是砸不死他们,也能叫他们再也无力进行下一步的攻击!

    在我赶到父亲身边以前,两边的人也都发了疯似的向那里冲,就是人不到,几十上百件兵器也狠狠地向地上的两个人扔了过去。叔祖一个闪身,最先护在了父亲身前,然后抱着父亲又退到了铁甲兽旁边。他身行很快,几乎是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做完了!当然,他还不忘顺手赏给昏迷不醒的蓝克斯一记凶狠的斗气刃,把他劈成了两片,可怜大陆十大剑圣之一的一代宗师,就这这么被叔祖分了尸!

    有了叔祖的保护,和我远程卷轴的协助,我们总算是在卡特之前把父亲和铁甲兽都保护住了!顾不得别的,我先给父亲检查了一下伤势,发现他不过就是被闪电烧焦了外部的皮肤。然后被巨大的震荡震晕了而已!幸好他当时和蓝克斯相距很近。他手上的龙角剑和身上的龙鳞甲都是绝缘的,而和他临近的蓝克斯则是一身的钢铁铠甲,尤其是他手上高举的巨剑,都是上等的导体。你说在打雷的时候,一个拿木棍的人和一个拿铁棍的人站在一起,谁更倒霉些?再加上龙鳞甲的超级防御和父亲的斗气护体,他才逃过这一劫!

    发现父亲他不过是暂时晕了以后,我就把他交给身后的护卫照顾。再检查铁甲兽的伤势,它可是父亲的宝贝,有失不得啊!相比父亲的轻微伤势而言,铁甲兽绝对属于危重型的,它现在皮开肉绽,血流不止,已经完全陷入昏迷状态了!它体内的火系能量就在不停地外流,要是能量流空,它也就完了,贫道接连几个治疗术扔上去,一点不管用,它像个小山一样的巨大身体哪是几个治疗术就能管用的呀?

    迫不得已之下,我只好拿出珍藏的“火灵丹”来,死马当活马医吧!好在空间戒指里就有存货,取用方便,给它喂下以后,果然管用了,伤口开始缓慢愈合,血也不了,而且它也清醒过来了。这就好,要是它还是不醒的话,我还真头疼怎么把它十几吨的身体弄回去呢?

    安置好它以后,贫道举目四望,两军现在都杀出了火气,拼得相当凶狠,尤其是叔祖,怒气冲天,也不说话,只是闷着头宰人啊!没有了顾忌的剑神发威,可实在是可怕啊!他周围十米内就是真空地带,进来的卡特战士,无论多少一概被叔祖的斗气刃分了尸!在叔祖如此强大的战力引领下,我们队伍还是在不停地向前艰难移动着的!可是距离脱困,还是很有一段距离!

    而托克坛那里的情况也一样的糟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九级法术袭击,而且一来就是两个。刚才的十一级法术已经把他的魔力耗用得差不多了,现在,他仅仅只能依靠卷轴和装备附加的防护法术来抵挡我的攻击!至于另外几个帮助他的法师,更是不堪,他们是卡特国现在仅有的四个魔导师,为了掩饰高达十一级的魔法波动,他们联手布置了一道很强劲的魔法结界,并且一直坚持到托克坛的法术释放,耗费了大量的魔力。

    现在被我用九级法术一砸,他们立刻就撑不住了,身上装备的附带的防御法术不过五级,怎么可能挡住高达九级的两个法术,在一阵徒劳的抵抗以后,就被损石活活砸死了!

    托克坛自己也不好受,不仅用光了身上所有的高级防护卷轴,还把多年收藏的,镶嵌在装备上的魔晶石都震碎了,释放出里面最强的防护法术,直到差不多全部用尽之后,才算熬过我两个法术的攻击!即使如此,托克坛自己也还是被强大的魔法反噬力给震出了内伤,接过吐出好几口血来!完全失去了再战的能力,赶紧在别的接应搀扶下,狼狈而逃了!这小子这次可是大出血了,怕是能把他心疼死!

    现在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妙,我这边除了一个叔祖还能奋战以外,高手全部失去了战斗力,而卡特的高手虽然一个都没剩下,全部被打废了,可是人家的人数多啊!几乎是我们的三倍!而且虎煌军团的士兵一个个都和疯子似的。尽管伤亡比我们大了许多,可就是死战不退!

    最叫我闹心的是,后面追兵的马蹄声已经隐隐传来了,通过雷达的眼睛,我发现他们是银狐军团的部队,人数也在十多万以上!而我的援军现在还没有动静,怕是还要等上一阵呢!

    说不得,只好再动点歪心眼了,召唤法牌是支不上了,那东西最少要半年以后才能再次使用,盖次还行,要是真没有办法,也只好叫它华丽出场了,可惜现在暴露它,还是太早了!真后悔不该一直不把克里召来,要是他在,我早跑了。失算了!贫道实在太小看天下英雄了。没成想一个西思尔亲王,竟然可以把我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郁闷!

    但是,在这之前,我还是要耍耍小聪明的!等到银狐军团接近以后,我趁他们还没有进入射程的时候,首先用尽全力开始喊话!

    “我素闻草原上的男儿,恩怨分明,却不料青天今日剿来一批杀戳五千无辜草原人的卡特败类,却反而又要被草原部落袭击,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恩人的吗?你们就是这样对无辜死难的几千同胞做的交代吗?但愿你们以后有脸面去面对那些死难的同族!不过,在此之前,你们可要被我大汉国龙青天小看了!”贫道的声音在我灵气的全力催发下,盖住了整个战场的厮杀声,至少能传出十多里地!

    而来的银狐军团,原本是杀气汹汹,气势如洪,可是一听完我的话以后,就立刻焉了!

    “龙青天!我们敬你是个汉子,但是你可不要以为这样就能骗得了我们!”银狐军中跑出一队人来,领头的首领就是我曾经放走的银狐少帅古尔提!

    “我以光明骑士的身份,用光明神的名义起誓,我说得都是真的!”贫道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大声道:“我就是因为看不下去,卡特大军肆意屠戳草原上无辜的百姓妇孺,才深夜来袭击他们,你要是不信,那五千人头还在卡特第一师团的大营里放着呢!那总不是我砍来栽赃他们的吧?”

    “你说的都是真吗?”古尔提的眼睛当时就红了,要是他们给卡特卖命,而卡特人却还在杀戳他们的妇孺的话,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反正我也跑不了,你大可派人去看看啊?”我对古尔提道:“一来一回也不过四十里,以你们的快马,还一会就到?”

    “好,我马上去验证,要是你说的都真,我立刻放你走,如若不然的话!”古尔提没有说不然如何,仅仅是哼了一声,随后就要派人去验证!

    “不用去了!”西思尔亲王的声音却远远地传了过来!听声音,他现在很受伤!

    “为什么?”古尔提吼道。

    “他说的是真的!”西思尔亲王的声音里充满了遗憾,他道:“我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可以向你保证,第一师团百夫长以上的军官会全部处决!我希望你不要中了他挑拨离间的诡计,他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援军!”

    “我承认我在等待援军,可是我却坚决否认我在挑拨离间!我龙青天是个什么样的人大陆上谁不知道?古尔提,我抓住你们兄妹的时候可曾要挟过你什么?可曾见色而起意,威逼过你妹妹?我连那样一个威逼你父亲的机会都轻易放弃了,难道我还用得着来挑拨离间么?”贫道嘿嘿笑道,“倒是西思尔亲王,我可绝对不相信以您这样一位精明的统帅竟然会不知道手下十万人都在干什么?五千多条人命就在你眼皮底下消失了,你敢说你不知情?”

    “西思尔亲王,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古尔提大吼道。嘎嘎!热血青年就是好蒙啊!

    “我确实不知情,而且我也向你们做出了交代!”西思尔亲王又怒又急,却又不得不口气缓和地对古尔提慢慢说道:“古尔提,我的好侄子,你要相信我,这都是龙青天耍的诡计,我千万不要相信他。你现在应该立刻进攻,等剿灭了龙青天,我亲自给你记大功!”

    “对啊!来吧古尔提,只要你杀了我,和这些帮你族人报仇的战士们,你就是卡特最大功臣了!”贫道笑道:“不过,与此同时,你们草原部落忘恩负义的名声也将传遍大陆!”

    古尔提现在满脸的悲愤,手里紧紧握着刀把就是没有勇气挥向我,他在经过一番天人交战以后,毅然吼道:“西思尔亲王殿下,请恕古尔提无法挥刀屠戳草原的恩人!今日您已大占上风,想必没有我们也能旗开得胜,小侄告退!”

    “唉!”西思尔亲王一声长叹,也再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深深地明白,这些草原上的汉子说话从来都是掷地有声,今天他既然已经说不参与了,就是自己再劝也没有用,更何况,自己的部下首先杀戳了人家五千族人,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西思尔亲王自己也是心中有亏的,以他的精明,怎么可能没有发觉丝毫的一点呢?难道行军这么多天,一个草原牧民都没有见到的事实他不清楚,不奇怪么?只是他一心放在算计大汉军上,没有用心查探罢了!

    “龙将军,今日我不再围攻于你,就算我清还了你所有的恩义,要是你能逃过此劫,下次见面,我决不容情!”古尔提对我大声说完以后,转身就走。切!贫道对他这种狡猾的推脱之言实在不屑一顾,明明我这里才几万人,而人家是二十万,在我几乎必死的时候才装大方的放过我,真是连死人都要蒙骗的混帐啊!不过,他不参战,怎么说也是让我轻松了许多。

    “哈哈!”贫道仅靠只言片语,就说走了一路大军,心中卓是畅快,仰天笑罢,对着西思尔亲王调侃道:“西思尔亲王殿下,很高兴听到您的声音,知道您没有被我父亲一剑劈死,您不知道我是多么的惊喜呢?”嘎嘎!你要死了,道爷我玩谁去啊?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