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节 谁算计谁(2)
    望着如猛虎一般冲上来的父亲,西思尔亲王没有选择逃避,而是同样怒吼一声,迎头而上,两个人,两把剑,一银白,一水蓝,两种斗气裹胁着他们的身体,犹如两颗流星一样,就在半空中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这两个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终于刀剑相向了!唉!英雄的悲哀啊!贫道一声长叹。

    一声巨大的金铁交鸣声响过以后,西思尔亲王带着满脸不可思义的表情被父亲华丽的斩击直接打飞了出去。看他吃惊的样子,贫道认为,很可能会被活活郁闷死!

    西思尔亲王之所以这样郁闷,是因为他可是和父亲交手不知多少回的,从来都是在打上一阵以后才落败的,这次他又早就得知父亲身中万毒血咒的事情,以为父亲就是不死,实力必然也要下降,所以他这次才以身犯险和父亲正面对决,却不想结果却是如此痛快地败退。

    西思尔亲王要亲自与我父亲对战,当然不是为为成全朋友义气,在民族大义面前,那些都是笑话。原本在他想来,即使他不不是父亲的对手,可是消耗一些父亲的斗气还是可以的,等他不支的时候,再叫请来的高手将父亲击杀!这样即可以彻底消灭一个卡特的强敌,又可以免去自己亲手击杀朋友的尴尬和痛楚!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以他在黄金高级战士里都顶尖的身手会不堪父亲的全力一击!这实在叫他太震惊了。他甚至都在想,难道以前是龙啸天装傻,故意让着自己?为的就是今天好收拾我么?可他有这么聪明吗?

    毕竟西思尔亲王的实力也是不错的,父亲完成一击以后,身体也因为力尽而落在铁甲兽的背上,眼看着西思尔亲王在半空吐血抛飞,却失去了追击的机会!

    唉!贫道真的不是故意的呀?我只是不小心地抖了抖手而已,却见一道大腿粗细的闪电,从天而降,精准凶狠地砸在飞行中的西思尔亲王脑袋上!虽然这下貌似是属于很不光彩的偷袭,但是没人看见我干的吧?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不会承认的!

    “啊!”西思尔亲王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下正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过后,全身发黑的他终于落到了地上!那样子真是惨不忍睹啊!跟一只烧糊了的烤鸭一样!还冒着焦糊的味道呢!他的手下赶忙七手八脚地把他抬走了!

    这个变化太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了,西思尔亲王从交手到受伤倒地仅仅不过两三秒种的时间!普通的法师连反应的时间都不够,可是谁叫他却偏偏碰上了贫道这么个怪胎呢?不仅反应过来了,而且还能准确命中过去中的目标。而且还是正中要害,一记精准漂亮的爆头,让西思尔亲王差点玩完!

    有许多人甚至都怀疑我和父亲是事先串通好了的!可他们也不想想,以我父亲的梗直脾气,能干这样的事情吗?要怪就怪西思尔亲王自己命不好吧?谁叫他长得那么帅,真是欠踹!

    其实贫道比他们还郁闷,因为这个反应的时间也太短了,我几乎是下意识的用一法术——小五行神雷!可是西思尔亲王被人家救走以后,我就后悔了,我他妈的要是用“怒龙之咆哮”给他一下,不是什么都完事了吗?多好的机会啊!愣是没抓着!可悔死我了!

    因为我现在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仅仅一半威力的小五行神雷还是没能把已经受伤的西思尔亲王给劈死了!打蛇不死,后患无穷啊!

    贫道郁闷噢!

    更郁闷的事情还在后面的,先是在西思尔亲王后面突然蹦出来一个红色的人影,也不打招呼就直扑正在铁甲兽上回气的父亲;后是卡特虎煌军团的战士,见到西思尔亲王被我偷袭而伤以后,全都怒发冲冠地向我扑过来,随后就和护卫我的青龙骑战到一处。他们都和疯了一样,拼命的架势一览无余,给予我的手下很大的压力!

    而偷袭的家伙则是和我打的一个主意,我偷袭人家主帅,这小子也来趁机偷袭我父亲了!可惜他是个不长眼的笨蛋,父亲的确是回气中,力气不支,可不代表的他胯下的铁甲兽也要回气啊?这身价过千万的八级魔兽,能是白给的么?

    铁甲兽想也不想,抬头对着来人就是一口烈炎,和火焰喷射器射出来的一样,又快又准,那个扑过来的家伙被这突如袭来的变化,吓得是魂不附体啊!他虽然知道父亲有铁甲兽,可是从来没见过是怎么个厉害法,再加上刚才一高兴光想着偷袭呢,就把这茬给忘了!现在身在空中闪避不及,只好催动全身的斗气进行防御。

    这个老小子就是号称火之剑圣的烈炎怒击蓝克斯,他见父亲正在回气中以为有便宜可占,就全然不顾风度风险了,一心就想着击败父亲,好得到西思尔亲王许下的美女金钱和宝物装备!却不料,一脚踢在铁板上了,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好在他毕竟是老一辈的剑圣,斗气修为极其浑厚,仅比卡罗稍逊一筹,再加上他本身就是火系,所以对火焰的抗性特别大。他在空中就像是一个红气球,被一道水注狠狠地撞击了一下,虽然护体斗气没有完全破开,可是已经非常稀薄了,而且还被那巨大的冲击力给原路撞飞回去!蓝克斯当时就被烧得浑身冒烟,毕竟斗气不是万能的,还是要漏下一点攻击的,所以他才这么狼狈。当初卡罗也被铁甲兽这么收拾过,比他还狼狈呢!

    嘎嘎!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贫道当时正在后悔没赏西思尔亲王一记更好的礼物呢,这老小子就再次给了我一个机会,那我还客气什么?怒龙之咆哮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拿到了手上,瞄准那个家伙就准备射出这一箭!

    什么叫高手?高手就是在危险发生以前就迅速作出反应的人!蓝克斯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他在我杀气四溢的那一瞬间就感应到了,二话没说,立刻将身体的要害全部保护在他那把有将近一尺宽的双手大剑之下了!他的那把剑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火系的魔法波动的剧烈,而且在他的斗气催发下整把剑冒起熊熊烈火!

    就是勉强射出这一箭,我也有八成的把握,避开他的防护的位置给他一下狠的,叫他不死也残废。可是就在贫道要射的时候,远处一阵剧烈的魔法波动传来,叫我不得不停了下来,眼睁睁地看着蓝克斯无恙落地!

    是电系大魔导师托克坛,他刚才在我要射出那致命一箭的时候,忍不住开始聚集魔力了。这让我一下冷静了下来,贫道要是把怒龙这之咆哮使用了,那他最少就应该有二十多秒时间毫无顾忌地出手了!因为怒龙这咆哮要是装填的话最少也要三十多秒,其实以我现在的状态,能在一分名内装上就不错了!

    可是要被大魔导师狂轰烂炸三十秒,我都不敢想象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了。尤其是托克坛这样的电系大魔导师,电系的法术在群伤的法术威力中尤胜火系,三十秒,够他用出几个十级的法术了。我手下精锐的伤亡绝对要有好几千,甚至过万!我可不能为了一个蓝克斯就白白葬送这么多部下的性命!所以,贫道才迫不得已放过了该死的蓝克斯!

    而在我收起怒龙之咆哮以后,托克坛的魔法波动也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老狐狸,贫道暗骂一声,却也拿他毫无办法。他再怎么说也是大魔导师啊?隐蔽自身魔法波动的本来还是有的,几十万人在黑夜里厮杀,我哪找他去啊?

    我虽然很遗憾地放过了蓝克斯,可是父亲却不干了,回气以后的他,立刻就催动铁甲兽向蓝克斯冲了过去,他明白,不尽快打倒他的话,自己的部下很难冲得出去!

    蓝克斯也不示弱,利用父亲到达的时间,稍稍回气之后,就和赶来的父亲战到了一处!两个人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战了个不相上下。一个是上一辈的剑圣,技巧高深斗气浑厚,一个是新进的剑圣屡有奇遇。在斗气上大家差不多,在则在武器装备上,父亲则大占上风,可惜他技巧还是不足。在铁甲兽没参战的情况下,两人斗得异常凶狠,斗气刃四处横飞,伤了许多靠近他们的两国士兵!于是,很快他们周围就没有人了!

    又不是决斗,犯得着单挑吗?贫道对父亲不用铁甲兽的行为十分不满,可是没有办法啊?好在铁甲兽也没有闲着,它自己就扑进了虎煌军团的人群里,又是厮杀又是抓,仗着浑身刀枪不入,身体也庞大异常,愣是杀出一个切口来,比父亲的效率都不差。利用它打开缺口,青龙骑在我的指挥下,疯狂突进。他们只要护住两边就行,前面自然有铁甲兽开路,所以进攻很顺利,伤亡也很少。

    虎煌军团的人再猛,对上这个剑圣都头疼的铁甲兽也是白瞎,黄金以下的身手,砸到它身上和搔痒一样,黄金心目的战士砸它,不过就是能叫它觉察出有人打他而已,要说伤它,实在费劲!卡特这边倒是曾经有个师团长级别的高手,亲自带了一批人,妄图把铁甲兽干掉,可是他们的亡命攻击,却仅仅激起了它的怒火,一道几十米长的火舌就扫发过去!

    铁甲兽那高浓度的魔法火焰能熔金化铁,当先的师团长直接就被火化了,连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连同铠甲一起都化成了灰烬。和他一起倒霉的还有好几十个人,不过他们中,有的还没有立刻就死,浑身燃烧着如同火人一样,声声绝望地嘶喊,让谁听了都要不寒而立!

    像铁甲兽这样的玩意,要么出动个剑圣和他纠缠,要么出个大魔导师级别的法师直接灭了他,想靠小兵把它堆死,实在是异想天开,不切实际!

    这铁甲兽的出色表现,勇猛顽强的虎煌军团也不得不节节败退,就在这个危机的时候,一道水蓝色的斗气却突然闪现。在铁甲兽侧面,一个普通小兵装束的老家伙露出了他那狰狞面目。水之剑圣麦哈特终于出手了,他知道就是自己全力的一剑也肯定不能重伤了铁甲兽,所以他选择了魔兽通有的弱点下手,那就是眼睛。麦哈特手里是一窄窄的细剑,色做淡蓝,剑脊如同一泓秋水,光可鉴人。

    此剑一入贫道法眼,就被我认出了来历,神剑秋水!是不是神器没人知道,到现在还在争论,可是这一点不妨碍它的出名。它实在是太犀利了,即使矮人打造的最好的魔法铠甲挡不住它轻轻的一刺,不过可惜的是,它却没有任何的魔法属性,完全是靠它的奇异材料和打造技巧才作到这样的!

    铁甲兽的鳞甲的防护力虽然堪比矮人战甲,可是我却认定它绝对挡不住神剑秋水的一刺。要不是秋水实在太窄了。根本不合适斩击,麦哈特肯定是要把铁甲兽斩道的!现在麦哈特仅仅取铁甲兽的一只眼睛,以他剑圣的身手来说,在这种偷袭的情况下,应该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真的就没有问题么?就在麦哈特的剑尖距离铁甲兽的眼睛还不足一尺的时候,一道辉煌到极点的金色斗气突然完全展开。那种铺天盖地的强大气势直冲去霄,将周围所有人都震住了,而这股气势的最顶点就锁定在麦哈特的身上!我埋伏已久的暗棋终于发挥了作用,叔祖在一个最震撼的时刻,以一个最华丽的仪式出场了!

    作为大陆最顶级的杀手,叔祖隐藏的本事举世无双。我在铁甲兽积极表现的时候,就猜到敌人的首要目标将会是它,而不是我。再说,是我又如何,我屁股底下可是骑的盖次啊?九级上位魔兽大地之熊还能护不了我的安全吗?所以,贫道才指派叔祖跟在铁甲兽身后保护!

    叔祖对我要他保护一头畜生的命令极为不满,我几乎是拿出了爷爷的金龙令出来,才叫他不情不愿地去了。堂堂一个剑神级的高手,被指派来保护自己的一辈就够委屈了,现在可好,竟然还要保护一个畜生!你说他恼不恼?怒不怒?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他,总算是找到出气的倒霉蛋了!可怜一个水之剑圣麦哈特,还在想着怎么伤铁甲兽的一只眼睛呢?就被突然出现的叔祖用气势锁定了。随后,他连一个反应的过程都没有,就被叔祖铺天盖地的剑影笼罩了!

    幸好他怎么说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危机时刻,把自己的所有本事全部拿了出来,神剑秋水被他舞成一团护住了身型。总算挡住了叔祖的大部分攻势,最后,用胸口一块护心镜挡下了叔祖的致命一击,并接着这股巨大的冲力逃进了乱军之中!

    可是毕竟是被高他一层次的人袭击了,还是偷袭,哪能让他完整地回去啊!水之剑圣麦哈特浑身是血,大小伤口不计其数,最严重的是瞎了一只眼睛。要不是叔祖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没有用上趁手的兵器,而是换了把破剑的话,麦哈特绝对不可能活着跑了!

    叔祖出现以后,我军的士气立刻更加高涨,他和铁甲兽的紧密配合下,虎煌军团也开始不支了!但是,他们毕竟人多势众,而且斗志昂扬,加上大部分在身手都很老炼,配合也默契,还是死死地缠住我们不放,一个倒下,一个接上,愣是凭借视死如归的气势和对西思尔亲王遭遇不测的悲愤心情,把我们拖到了这里,无论叔祖他们怎样冲杀,前面的拦截就像是无穷无尽一般,就是冲不出去!哀兵必胜,现在他们就是如此!

    可是贫道后面的追兵随进都可能赶到,我们要是不能打破前面的拦截,即使我的后队来援,怕也要是陷入一场苦战。这个结果可不是我要的,我一向认为,在战争中,以强凌弱可以干,偷鸡摸狗可以干,惟独强强相碰不能干!现在就是这样,我有好好的城池不守,来和他们硬拼那是白痴才干的事!

    现在我是鸡也偷了,狗也摸了,那剩下的最重要的事情就该是脚底抹油——溜了!所以,贫道需要赶紧在短时间内打破拦截,逃之夭夭。要是顺利的话,还可以靠着伏兵的存在,再阴他们一把!嘎嘎!如此才是王道啊!

    主意打定的我,不再犹豫,抖手就是一道七级卷轴法术连环闪电放了出去,虎煌军团人最密集的地方立刻就惨叫着倒下了好几百,贫道却在心里苦笑着道:“十万没了!”

    就这样,在我强大的金币攻势下,虎煌军团的防御体系开始全面崩溃了,瞬发七级法术可是大魔导师才有的能力,我这边等于是多了一个大魔导师助阵,再加上那边厮杀的剑神和铁甲兽,焉有不胜之理!就是代价太昂贵了些,都砸下去十几个七级的卷轴了,贫道实在是心疼啊!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