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张三丰异界游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节 谁算计谁(1)
    当天下午,天还没有黑的时候,我就把大军带了出来。此次行动利在速战,我出动了三个全骑师团,总计十八万部队,外加父亲的一万近卫军!

    十八万部队也不是要全部动用,我仅仅要用其中一个师团的六万人用于偷袭,加上父亲的一万,就足够把卡特王家近卫军第一师团砸个稀烂了!因为是偷袭,地行龙的踢声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就没有带!叫他们和另两个师团将会在我们回来的半路上接应,要是万一我们被纠缠耽误了返回时间,而被敌人的援军咬尾巴不放的时候,嘎嘎!我就正好打个伏击!这招就叫连环炮,谁来打不死他?

    在雷达的监视下,我们一直接近到离他们二十里的距离还没有被他们发现,沿途遇到的两个侦察小队,也在我派出的高手猎杀团的伏击下,全军覆灭了!再往前走,我就需要更加小心。在这样的大草原上,一些高人能趴在地上,听出二十里外的大军移动来。我可不能大意。

    在贫道的命令下,战士们纷纷下马,用事先准备好的厚厚毛皮把马蹄子裹上。除了重甲骑兵以外,其余的轻骑都下马步行,悄悄地向里摸。一直摸到距离不过两三里的时候,才集体上马。轻轻地小跑接近。虽然是小跑,可是几万骑兵的突袭,地面都发颤了,能不叫人家察觉么?厚皮也不可能完全抹消掉震动和声音啊?

    卡特的军营开始出现了嘈杂的声音,显得十分慌乱,很多人都跑了出来。现在暴露目标也无所谓了,因为这个距离正合适冲锋呢?几万大军,立刻就不约而同地开始加速!

    “兄弟们,跟我冲,灭了这些狗娘养的杂碎!”父亲一声大喝的同时,首先不忘把他招牌式的光明法术“光明礼赞”给用了出来!随后一兽当先,冲入了卡特大军的营地!他身后的近卫军也不甘落后,纷纷怒吼着冲向还在懵懂之中的敌人!

    而跟在后面的我敏锐地发现,父亲这次的法术效果竟然比他往常所用的还要好许多,被加持者身上那层白光组成的战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厚重得多,显然里面蕴涵的能量要强上不少。而且父亲这次加持的面积更是惊人的达到了五百多米。将近六百米的巨大半径让他手下好几千人同时受益。狂晕!原来光明体质还有大副增加光明系法术威力的作用啊!可是连装备上附带的法术也增辐的话,是不是变态了一点的说?

    总之,不管如何,这次的偷袭完全可以用完美两个字来形容。贫道的大军从前到后,把人家的前大营踩了一下七零八落,很多人都没来得及走出帐篷,就被拉倒的帐篷压在下面了,随后就是后面的无数战马飞驰而过,留下一滩肉酱。一些精明的家伙早就被蹄声震醒了,没有睡懒觉。而是跑出来上马备战,这些老练的家伙还算幸运,他们见事不妙,拨马就跑,贫道当然不可能全部追上了!

    在贫道蹂躏前营地的时候,中军营帐里沉睡的师团长堤堤亚已经连滚带爬地起来了。因为女人的缘故,他把战甲等等东西,都脱了一个干净,等他慌慌张张穿戴好出去的时候,前面的大营已经化为一片火海,而我们正再向他的中军逼近,他一看就知道自己完了!这茫茫草原上,无遮无拦的,自己的营地连个栅栏都没有,就这么被几万虎狼之师蹂躏,能不完蛋吗!

    不过,让他心中稍定的是,现在的局势却是不同,毕竟自己屁股后面还有过百万的援军,而对手好象就这么几万人的样子,要是他孤军奋战,他现在铁定撒腿就跑,可是现在,他却还有一战的勇气!

    而且他的部队也非是全部草包,怎么说也是卡特第一师团,至少他的中军的精锐都还可以。在我军刚开始袭击的时候,他们就清醒了,并开始自动地集结待命。这些战士在进草原以后,几乎就是衣不解甲,马不离鞍,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今天总算用上了!堤堤亚上马提枪,望着手下这跟随多年的三万精锐,不由得豪气顿生。他大吼道:“援军离我们不过二十里,只要我们坚持三十分钟,那么来犯之敌将会全军尽没,到时候我将十倍封赏大家,加官进爵,功名利禄就在眼前!以我家族的名誉发誓,我决不失言!”

    “愿誓死追随将军!”底下的人都被他的话触动了,红着眼睛答应道。

    “突击阵型!随我来!挡路者,杀无赦!”堤堤亚兴奋地一声大吼,带人就向前营反冲了过去!首先把挡他路的自己人砍杀掉好些,踏着自己部下的鲜血,他很快带人冲了前营,见主将如此勇猛,前营溃退下来的战士也纷纷拨转马头,跟着他杀了回去!

    说实话,贫道在雷达眼时到堤堤亚这么快就把军队集结好了,还真是让他治军的本事吓了一跳,我原本以为,他要么掉头就跑,那我就只能望之兴叹了。要么我认识他或许会死守中军,可是就没想到他有勇气进行反冲锋。

    正常情况下,这绝对是最明智,最合适的选择。骑兵不是防守的兵种,而中军大营连个栅栏都没有,怎么守啊?至于逃跑,那就意味着放弃了整个大营,任人追杀,他大概就能带回去他身边的那点人了,剩下的绝对就要完蛋!

    这种情况下只有反冲锋最合适,不仅能充分发挥骑兵冲击力的优势,而且还能带动其余众人的士气,要是他能顶一下的话,后营的部队就能赢得安全宝贵的集结时间。等后营也集结好了来援,他们几乎就算立于不败之地了!

    可惜的是,他碰上的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堤堤亚率领着部队刚冲到前营,就和父亲迎头撞到了一处,他当时一瞧见父亲那威风的金色战甲,尤其是胯下的铁甲兽,就立刻知道大事不好了,可是人都到这了,能就这么退回去么?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只好硬着头皮向父亲冲了上去!

    “呀~~~哦!”堤堤亚大吼着给自己打气,可是仅仅在和父亲照面一的瞬间之后,这声音就成了临死前的悲呛了!身为黄金中级战士的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息,总算彻底明白一件事,原来自己和人家的差距有这么大啊?

    父亲杀了一路,手下无一合之将,正没劲呢!突然见到堤堤亚率军进行反冲锋,立刻兴奋起来。更叫他高兴的是,敌方的将领竟然有勇气向他冲过来!把他乐得不得了,为了向这位勇士表示敬意,他立刻把他的斗气催发到极至,狠狠地一剑劈了过去!

    那白金一样犹如实体的斗气一现,堤堤亚吓得差点没尿裤子,赶紧转攻为守,用枪头去挡架父亲的斗气的重砍,只听一声巨响之后,堤堤亚的枪头,人头加马头一起被父亲劈掉了!

    一剑削三首!这样震撼的效果一出来,当场就把卡特第一师团的战士们吓坏了,这还是人吗?父亲这边的战士却是士气大振,此消彼长之下,卡特反冲锋的部队当即就溃不成军,被杀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呸!”父亲恼怒地啐了一口,骂道:“还以为能好好打一场呢,却原来是个白痴!”说完,自顾着向中军杀去!就这点本事还敢来挑战,不是白痴是什么?

    可是父亲这一下,却看得贫道是了阵郁闷,心中暗自埋怨道:“败家子一个,下回不到困难时候,一定不能叫他出战!一剑就给我劈没了一百万!谁受得了啊?要是被爷爷看见他那一剑,非抡鞭子抽他不可!”

    要知道那堤堤亚怎么说也是立有大功的王族,一身都是宝贝。枪是魔法寒铁点晶枪,光材料的花费就不下十万,加上矮人大师的手艺,最少卖上几十万不成问题,却叫他一下就给毁了。而师团长级另的魔法铠甲也是高级货色,至少十万金币绝对是买不来的。叫父亲把头盔,胸甲全劈碎了!他丫手上要不是龙角剑,再加上他比人家浑厚了几倍的斗气,他怎么可能把这样的宝物轻易摧毁啊?贫道头一次后悔,当初真不该把龙角剑也给了他!

    最可惜的还是那匹战马,那是卡特王室独有的一种纯血马,叫梦幻蓝骑,因为它独有的蓝色眼睛和四蹄而得名的。这马无论速度耐力都是超一流的,不然怎么敢靠近铁甲兽啊?卡特王室总共也不过几十匹,而且只有立大功的王室子弟才有资格骑!有市无价,要是被爱马的爷爷瞧见,这么个宝贝叫他儿子直接断首了,老爷子非抓狂不可!

    就在贫道胡思乱想的时候,卡特大军最后的一丝反抗意识,也在堤堤亚阵亡的同时消失了,他们除了拼命地逃跑以外,兴不起一丝一毫别的念头,很快后营也被我们突破了,而后营的卡特部队,却早一步提前跑了。父亲二话不说,带人就要追!

    “去!叫他们加快速度,践踏后营以后不许追,赶紧撤!”贫道觉得今天的战斗貌似顺利了一些,好像有点过头了!怕夜长梦多,不也再耽误时间,急忙下令打了就走,连战利品也就是随意牵一些无主的战马而已,其他的都不要了!

    “小子,怎么不追啦?还有不少都跑了呢?只要再加把劲保证全完!”父亲追得正高兴呢,却被我紧急叫停,他当然不太愿意了!闷头跑来问我。

    “我觉得风头不对,事情太顺利了!”贫道一脸严肃地对父亲道:“西思尔亲王我和斗了一个月了,可从来没有吃过亏,哪次被我算计了都能很快找回来,我怕这次可能就是他的一个阴谋!”

    “嗯!那个小子的确很狡猾!”父亲就这点好,他知道自己不懂的事情,一概都听别人的意见,从来都不会为了自己那无聊的面子而坚持自己的主张!这也是为什么他这个战术白痴,却能把个军团长的位子坐得十分稳固的原因!

    贫道一边命令部队后撤,一边把雷达放出去,雷达的侦察范围虽然在百里之内,可是它毕竟还要飞过去才能看到,所以,并不是百里内任何风吹草动它都能立刻报告我知道的!就是二十里的距离,它也要侦察十几分钟才行!而且它下午飞了不少时候,已经疲倦不堪,所以在偷袭的时候,我就没有放它出去!

    现在贫道心中有一警示,就顾不得它了,急忙催促它扩大范围搜索!果然,在我们两侧二十里外,发现了卡特两只大军的行踪。竟是要切断我们的后路,把我们合围的架势。而且他们已经提前超出我们很多,就是我们现在想回家,也肯定是要被人堵在路上了!这个结果让贫道无比惊讶,这个西思尔亲王未免也太厉害了吧?

    他怎么知道我今天偷袭的,我可是临时起意啊?而且从他们现在的位置判断,以他们的出动速度来说。我还没有开始偷袭的时候,他们就出动了。晕了,他们是怎么知道我来了?又怎么判断我的位置呢?对了,该死的大魔导师,贫道突然想起来,电系大魔导师托克坛也被西思尔亲王请到军中了,只有他,才有能力发现几十里外的大军变化。

    即便如此,除非西思尔亲王提前有所准备,不然决不可能出动这么快。这么说来,应该是人家早有预谋,准备好一个香饵就等着我上钓呢?可怜的堤堤亚,这孩子到死都不知道被人家给卖了!

    嘿嘿!可惜贫道却一点都不急,真亏我一向小心谨慎了。在离我四十多里外,我还有两个师团的伏兵没用呢!要不然的话,我们今夜能回去的人能有两三成就不错了!

    果然,不仅在我们回去的路上,突然杀出了两只各十万人的大军,就是我们屁股后面,也有一只十几万的队伍追了上来,准备前后夹击我们!不过,因为卡特第一师团败退得实在是太快太突然了,合围部队和追击部队没有配合好,虽然前面的队伍把我们堵住了,可是后面的部队却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把我们彻底包围住!

    “虎煌!虎煌!”堵在前面的二十万骑兵都兴奋地高喊着自己军团的名字,在他们眼时在,胜利已经属于卡特了!被二十万卡特骑堵住去路的几万青龙铁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跑得掉了!在他们英明的统帅西思尔亲王率领下,他们重建军团后的第一仗就会是一次漂亮的围歼战,他们能不高兴吗?

    相比之下,青龙军团的战士们虽然没有他们那样兴奋,可是却一点不露怯像,反而都在用不屑的眼光看着对手。卡特的二十万大军像一堵墙一样挡在我们面前,现在这墙的正面正有一群人骑在马上,领头的就是西思尔亲王!

    西思尔亲王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绅士,要不是一身甲胄在身,他怎么看都该更像是一位有着浓厚书卷气的文人,单以气质外貌而言,铁三角中,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此时的他脸上并没有多少兴奋之色,而更多则是惋惜之情,往日可以性命交托的好友,今天却不得不站在战场上争雄,实在让他高兴不起来!

    “啸天!没想到我们却是在这样一个情形下见了面!”西思尔亲王的话语里充满了枯涩!

    “是啊!”父亲也是一脸郁闷地道:“你就不能不来吗?”

    我晕!有他这么说话的么?

    “呵呵!”西思尔亲王一脸的苦笑,道:“又说傻话,你都占了我们卡特一半领土了,我能不来吗?”

    虽然他的口气就像是在教训小弟一样,可是父亲却没有任何不耐!

    “唉!”父亲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不想啊?可是谁叫冯·修斯害我睡了一觉以后,醒过来就是这样了?早知道我就晚醒一会了吧?”

    “呵呵!看你说的,难道你要是晚醒来几天,我们卡特王国就还能整个被你们占了不成!”西思尔亲王笑道。

    “废话别说了!你是要和我打,还是放我过去!给个痛快话!”父亲脸色一整,对西思尔亲王道。这是我提醒他说的。

    “难道我们老朋友见面就不能叙叙旧吗?”西思尔亲王一脸失落地道。

    “可我儿子说,你在拖延时间,好叫后面的人追上来,一起围攻我们啊?”父亲却懵懂地问道。我晕,他可真是个老实人啊!这都说了!

    “哈哈!”西思尔亲王大笑道:“没想到你还真有个如此聪明的儿子!他说得不错,我是在等你后面的追兵!”

    “那我要开打了!”父亲问道:“你让不让开?”

    “我欺骗了你,你不生气吗?”西思尔亲王却奇怪地问道。

    父亲摇摇头道:“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我可以性命相托的大哥。再说,我跑来偷袭你,不也没和你打招称呼么?现在是两国交战,你我谁说实话都是对国家不忠!我又怎么能怪你!你还是准备吧,我要突击了!”

    “很好!你成熟稳重多了!”西思尔亲王欣慰地笑道。随后,他也是一脸严肃地道:“来吧,叫我看看,你这些年都有什么长进!”

    “如你所愿!全军空袭!”父亲一举手中龙角剑,释放出“光明礼赞”之后,大吼一声,就径直对着西思尔亲王冲了上去!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