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脸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七卷 坚定的攀登 第209章 夜寒
    玉手护瓶,法国路易,红酒掩杯底,二嫂素手拢开夜风吹乱的头发,挂在耳背,举杯示意,朱自强喝了一口,不如茅台好。

    “自强,我想去台湾。”

    朱自强心里无比哀伤地叹息,大哥猪脑壳在台湾找了个豪门千金,如今己经安家定业,有女方的支持,正式当选区议员,在那里再次展现他的政治能力。前几天打来电话,新大嫂己经怀孕。猪肝在海军陆战队,两人虽在台湾,一年难得见上一次,而且猪肝的情况特殊,军队管制,想跟大陆通讯,更是天方夜谭,所以猪肝的消息都是通过猪脑壳转给枪长,再由枪长转过来。

    但是二嫂这个人,生性娴静,兰心慧质,不多言多语,就像一株空谷幽兰,静静守护自己的爱情,男人走了,她就将心思倾注在儿子身上,如今儿子也走了。她不喜欢政治,也不想去接触。女人图什么?踉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相夫教子,平淡一生而己。

    朱自强能拒绝吗?夜空中几丝云彩飘过,起风了,枝头摇曳,月儿躲进云丛。

    “二嫂,你想什么时候去?”朱自强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二嫂拿捏得很准,经过玉烟和碧叶的事件后,提出这样的要求,让朱自强毫无回转的余地。

    红唇沾酒,一丝淡笑:“你安排吧。”说完,放下酒杯,举举手中的书:“有空看看这本书,永乐那里,尽量照顾,其实我不说你也会做。还有,你应该放松点,学会宁静致远。我先去休息,你也早点睡。”

    望着二嫂消失的背影,朱自强拿起《穆斯林的葬礼》,没有阅读的兴趣,他现在的心情不适合,夜太深,喝完一杯抵寒气,不知不觉间,一瓶见底。转过头,却看见阳台的玻璃窗后,玉烟泪眼迷离。

    朱自强快步走过去,将玉烟紧紧拥入怀中。

    “自强,你不在,没人抱着我,老是噩梦。”玉烟将泪脸蹭在朱自强的胸膛上:“对不起,我只是只是不想让你为难。我们想好了,到年底凑点钱,我和碧叶的工资奖金,再加上帮外企做点事,应该差不太多。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朱自强摇摇头,沉声道:“都是我的错,太自以为是了,一直以来我都没能照顾好你们,先是二哥,然后是永乐,还有八斤跟碧叶,还有你,这些年我一直忙,陪你们的时间太少。唉刚刚二嫂跟我说,她想去台湾。”

    玉烟抬起头来,惊问道:“二嫂要去台湾?那那怎么行?”

    朱自强扶着玉烟的长发,好多年了,玉烟也学会化妆打扮,护肤保养,可就是这头长发一直没有动,垂直、黑亮,披在背后,淑静的少妇,美丽的妻。

    “不行也得行,我亏欠得太多。”

    杨玉烟想想不可能,之前猪肝他们过去,有国家的强大支撑,再加上绝好的运气,这才能侥幸成功打入台湾,但是现在,仅凭朱自强的个人能力,实在是困难。

    朱自强喝完那瓶酒时就想好了,苏南和李子腾,是他最好的选择,也是迫不得己的选择。如果有人能帮二嫂顺利抵达台湾落脚,在朱自强身边,只有他们能办到。先找李子腾吧,不到万不得己,还是不要招惹苏南。

    “我想求李子腾帮忙,也许他能有办法。”朱自强说完,紧紧手臂,环着玉烟的腰往卧室走去。

    今晚三人同眠,碧叶睡得很香,也许受到的惊惶让她太累,也许这段时间一直担惊受怕,现在终于可以放下心来。朱自强轻轻地刮了几下碧叶娇俏的鼻子,玉烟倦入他的怀中,搂紧倒三角的背肌,悄悄吸口气,挨紧些,恨不得触进这个男人的身体。

    朱自强看看左右两张玉脸,不能长此以往,这次是苏南,下次呢?不能再有下次,这是他的决定,哪怕再不公平,也不能伤及她们。

    从这个晚上后,朱自强跟李碧叶商量好,以后不再去酒店,就在自己家里,每月只有三次相聚。而且他悄悄吩咐吴飞展开调查,那样的照片太可怕。

    李子腾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应承下来,朱自强明白,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在那边的力量太小,能不曝露的情况下,谁也不能冒险。

    2005年春节过后,春江市发起加快城市全面建设,改造一环二环内的旧城区,同时扩展三环,全面规范旅游业,建立亚洲最大的鲜花交易中心,继续加强“节约用水,保护环境”宣传以及治污工程。

    正月初八,春江市委大院,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李亚宁满脸疲惫,接任纪委书记一年,李亚宁看上去憔悴很多,这一年来,在他手里先后双规十七名正处缓干部,两名副厅缓干部,这次又是个烫手山芋。

    李亚宁怕见朱自强,同样的,朱自强也怕见李亚宁。前者虽然频频受到表彰,但也证明春江干部队伍存在严重的腐败问题;而后者则是不忍心,还未到四十岁,李亚宁眼角己经出现了细密的鱼尾纹,老态初现,脸色灰白,哪有半点纪委书记意气风发的感觉?

    不用王志力通报,李亚宁直接进入书记办公室,抬头还是那张字幅,咬咬牙,走上前去,还未开口,朱自强己经苦笑起来:“亚宁哥哥,你别板着脸好不好?你可是中纪委点名表扬的优秀纪委书记,再这样下去,不用五十岁你就可以光荣退休了。”

    朱自强的玩笑只让李亚宁扯扯嘴角:“要怪就怪你自己,把我拉到这个位置上当烤全羊,喏,这次又要你这个大书记批字,政府秘书长林华冰涉嫌职务犯罪、受贿罪,这些是己经落实的情况汇报。”

    接过李亚宁手里的材料,朱自强紧皱眉头,长长的眉尾就像两把利剑,引得李亚宁不断打量:“自强,你这眉毛很特别啊,以前在学校里觉得挺有个性,后来发现蛮帅的,怎么现在看上去有点怎么说呢?慈祥一对,就是慈祥。”

    朱自强翻翻白眼,在副书记中,只有黄海跟李亚宁在他面前显得特别随意,“你的意思是说老朱我看上去,慈眉善目?喂,我说你不用这么直接打击吧,我虽然是一把手,可纪委的工作一向是独立开展,我什么时候主动要求你开刀过?看看,现在连秘书长都逮住了,唉,林华冰,林华真,这两兄妹真不能让人安生。”

    林华真到了人大后,一个方难得见次人影,四处旅游,带着老伴自驾车跑西藏、新疆,要不就蹲在郊县农村,挖鱼塘,种蔬菜,常务副主任成了空名,朱自强只好让人大办主任兼管人大工作,其他副主任都是挂名。

    林华冰是林华真的妹妹,洪良宇正式当选为市长后,_为了保持平衡,也算是私底下弥补林华真,将他妹妹从市政府办副主任提拔为秘书长,然后通过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将她增补为市委常委,主管劳动人事、社保、共青团、民主团体等。

    刚翻了两页,朱自强“咦”地一声,开口问道:“怎么跟赛丁地产拉上关系了?”

    李亚宁摇摇头,脸上十分沉重:“自强,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当初你力主成立穆斯林地产,解决市中心旧城改造,如今,有可能养虎为患啊。这个林华冰真是胆子大,动用社保基金参与房地产,你再看看后边,我觉得,林华冰的后面还有文章。”

    朱自强心里吃紧,有些小心地问道:“什么文章?”

    李亚宁凝重地说:“可能牵涉到洪市长。”

    朱自强不是没经过大风浪,当年苏联和白武的案子震惊全国,可毕竟没跟他们搭过班子。现在洪良宇被纪委盯上,对他来说,就是敏感问题,他是书记,主抓班子建设,一下子牵扯出市长和秘书长,两名常委,这是什么概念?

    李亚宁接着说:“林华冰只是秘书长,还没有权力调动社保资金,社保局长己经被我控制,赛丁地产完成中心城区的改建后,如今把步行街附近九万多平米吃掉,而且只是占地面积,这就相当于春江最繁华的商业区尽落其手,按每平米五万的政府指导价计算,总价超过四十五亿!这里面的问题不小啊!”

    朱自强低下头来,今年到底怎么了?万事不顺。偏偏又捅出如此大的事情,这让他难以接受,之前政府开始进行商业区改扩建的事情,他没有过多干涉,主要是相信同志,相信洪良宇。

    “规划局那边呢?”

    李亚宁道:“就是从规划局那边捅过来的,幸好江少楷落马起到了足够的震慑,现今这个局长不敢接手,把皮球踢到了建委。”

    朱自强两条眉毛挑飞起来,双目圆瞪:“查!往死里查!马上向省纪委、中纪委通报!他妈的,我倒不信制不住!”

    李亚宁见朱自强发怒,反而轻松笑道:“嘿嘿,这才有点杀气!保持这个眉形,我看好你!不过,作为哥们,我不得不提醒你,赛丁地产可是你一手筹建的。”

    朱自强恶声问道:“那又怎么样?当初是我一力主张的,现在竟然嚣张成这样,我能让他们不法横行吗?”

    李亚宁轻声问道:“那李碧叶呢?”

    朱自强愕然,看着李亚宁,好半天才泄下气:“你知道?”

    李亚宁点点头:“我当然知道。自强,如果当初认购的时候是玉烟签名,我也包不住啊,幸好你跟李碧叶没有把柄被人抓到,不然”

    这么一说,朱自强就反应过来了,李碧叶就算认购赛丁地产股份,也属于合法经营,她的身份是香格里拉大酒店总经理,以私人的名义买股很正常。就像李亚宁说的,关键是李碧叶跟他的关系没人知道,就算知道也拿不出证据。

    朱自强取过笔,在材料上签下意见“速报中纪委、监察部、省纪委、省监察厅,尽快展开全面调查取证。”签名。落下时间,然后递还给李亚宁:“让王秘书复印一份留在我这儿存档。”

    一星期后,春江市委副书记、市长洪良宇调中国社科院。中纪委、省纪委、市纪委联合调查小组宣布对春江市政府秘书长林华冰进行双规,由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黄海代理市长,调曲高市长付雷任春江市委副书记、副市长,随后,春江市委召开市委常委会,免去前市长洪良宇市委常委,免去前秘书长林华冰市委常委,增补副市长付雷为春江市委常委。

    接下来召开人大常委会,久不露面的林华真出现在朱自强面前,他知道,这次人大常委会就是讨论免去妹妹的市人大代表资格。

    林华真说:“我老了,该干什么我心里清楚,这次来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有一个请求,能不能让她免去牢狱之苦?”

    朱自强闭上眼睛,黯然说道:“我尽力。”

    林华真点点头,不成不淡地说:“感激之言,我就不再花腔,不过我劝你尽快离开春江,城门失火还会殃及池鱼,何况你这第一责任人?一是避嫌,二嘛保持身体卫生,你这样的干部己经不多了,将来只会越来越少。”

    话说完,朱自强就清醒过来,现在春江成了烂泥潭,此时不走,还留在这儿徒沾一身污臭不成?林华真的话发自内心,朱自强真诚地看着林华真:“谢谢老林!”

    林华真摆摆手,起身告辞,朱自强也没有多留。他把手头的事情放下,准备去找调查组的几个负责人谈谈,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林华冰被双规后,态度较好,非常配合纪委的工作,估计这也是受到林华真的暗示。

    朱自强正准备走,缺接到洛永的电话,洛永在电话里结巴得很厉害,估计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