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佛跳墙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八章
    “竹青……”

    荆劭手里的笔,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你先等一等再忙。”

    竹青爱搭不理地回头,“什么事啊,老板?”

    “你那什么态度,”荆劭不满,“这两天我又没叫你跟思甜来加班。”他顿了顿,终于好不容易开始试探,“你……你也是女人,对吧。”

    竹青翻了一个白眼,难道他忽然发现她是个男人?

    “那么通常,在什么情况下,一个女人,会允许一个男人……”荆劭尴尬地说不出口,“这么说吧,如果换做是你,如果有人在你喝醉酒的时候,占了你的便宜,你会怎么样?”

    竹青愕然,“那还不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喊非礼!报警!哼,是可忍,孰不可忍?”

    荆劭汗下。连竹青这么好的脾气,也说这样的话,那晚潮还不早晚阉了他?!

    “那再如果——”他定了定神,“万一你心里也喜欢他,然后发生了这种事,又怎么样?”

    “那就……有情人终成眷属啦。”竹青一头雾水,“荆,你不是出了什么毛病吧,怎么问这种蠢问题?”

    荆劭讪讪然,支吾了一下,终于还是不屈不挠地问下去:“现在又假设,有一个人,男人,他跟你一向是很好的朋友,忽然有一天,在完全意外的情况下,他占了你的便宜。你既没有给他耳光,也没报警,可是第二天你一声不响失踪了,这又是为什么?”

    可怜的竹青一个头,变成两个大,“你能不能不要拿我打这种比喻?到底是谁跟谁啊?”

    “唉。”荆劭颓然靠近椅子里。这叫他怎么说得出口!那杀千刀的色狼,就是他荆劭,而那个被欺凌的弱女子,就是她的死党,谢晚潮?竹青不撕了他才怪。

    两天了,对面那扇白色格子门被他从早晨盯到晚上,却一直不见人,只有一只“休息中”的牌子,孤零零地挂在那里。

    晚潮到底又跑哪去了?不要再玩了,再找不见她的人,他一定会死于精神崩溃。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都闲着不干活。”思甜从外面进来,看一眼荆劭,“有人好像在郁闷啊。”

    “不知道他这两天都是怎么回事。”竹青收拾着药品盒子,“荆,你打起精神来好不好,下午还有一台手术,对了,你在报纸上打广告找助手跟护士,他们也是下午面试。”

    “就不能推一推吗?”荆劭烦躁地站了起来。

    “人命关天,老大。你到底是不是第一天在这行混,这么草菅人命的话,你也说得出来?”一边的思甜忍不住回头,“你是欠了高利贷还是怎么的,这么心不在焉。”

    “晚潮……不见了。”荆劭又往窗子对面的佛跳墙看了一眼。

    “那有什么稀奇,也许她做得累了,休息个三两天,不行吗?”思甜叹口气,“荆,你是怎么了,这两天就为了这个心神不定?”

    “不是这么简单……”荆劭语塞,他说什么,他哪敢说晚潮失踪的真正原因。

    竹青心里一动,刚才他还问了那么一堆不着边际的问题,该不会是他跟晚潮……正要开口问他,却听见门口“叮——”的一声,有人按铃。

    竹青和思甜一起回过头,“请进!”

    荆劭负着手站在窗前,怎么办,怎么办?这件事到底要怎么挽回?没错,他喜欢晚潮这的确没错,可是也用不着这么暴力吧,一上来就……

    等等,怎么回事,后面这么安静?竹青思甜都不去招呼病人,在干吗?

    他蓦然转过身,是不是——晚潮来了?!

    可刚回头,一团艳光就映入他眼帘,不是晚潮。精致的黑色低领蕾丝小衫,层层叠叠流花瀑彩的沙龙裙子,镶满珍珠的包包……居然是钟采!贵气逼人来的钟采。

    钟采正在对他微笑,恰到好处的笑容,温婉一如当年。

    荆劭一怔,上次晚潮跟她闹了别扭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钟采的面,她这次突然找上诊所,又有什么事?

    “荆劭,我有话想跟你说。”钟采走进来,轻轻关上门,她还是这样的优雅。荆劭不禁分神,晚潮就不同,她关门都是用脚的,因为她手里总是有零食,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零食。

    其实从医生的角度看,这不算一项好习惯,但晚潮屡教不改,她就总有本事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地跟他抬杠。

    “荆劭?”钟采犹疑地看着他,他在想什么?

    “你别在意,”竹青摇头一笑,“这两天他一直就这个样子,症状时轻时重。”

    思甜拉了她一下,使个眼色,“钟采不是说有话跟荆商量吗,咱们出去买盒饭。”竹青会意,跟思甜一起走出去。唉,晚潮到底跑到哪里逍遥去了,人家都找上门踢场子了!

    荆劭在钟采对面坐下来,隔着桌子,抬眼看着她的脸。妆容明丽,无可挑剔,却让他觉得陌生的脸孔。

    “荆劭,我是来跟你解释,上一次的事。”钟采开了口,“那天其实我是喝了一点酒,所以不是很冷静……我误会那位谢小姐是你的女朋友,结果还惹得你们起了冲突,真是抱歉。”

    荆劭没说什么,摸出一根烟,随手点上。

    是钟采的误会吗?真的就只是误会吗?他想起那天,晚潮喝酒的时候说过的话——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呢,荆劭?病人、房客还是家务助理?又或者是搭档?红颜知己?狗头军师?

    他还真的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在他的心里,她是极之重要、重要到不可或缺的一个人,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这么强烈这么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咳!”钟采轻轻咳嗽一声,拉回他的思绪。荆劭看见她的眉头已经蹙了起来,“你是不是在听我说话?”

    “对不起。”荆劭坐直了一点。

    “你知道我以前是从来不碰酒的。”钟采说。

    “哦。”荆劭点点头,那是自然,钟采的礼仪教养一向无可挑剔,没有任何不良恶习,但是晚潮……他再次打断自己的走神,不要再想了,晚潮晚潮,这样下去还了得?

    “你不想知道,现在我怎么会开始喝酒的?”钟采问,神色间渐渐流露一丝落寞。

    “为什么?”荆劭吸了一口烟,弹一弹烟灰。忽然觉得有点滑稽,已经这么久没坐下来跟钟采说话了,忽然之间想不出说什么才好。她的生活,他全然陌生;就算她有心事,他又能帮上什么忙?今时今日,以罗家女主人的身份地位,她还有什么是得不到、做不到的,需要他来解决问题?

    或许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一直隐隐期望,钟采有一天会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但是现在……荆劭忍不住摇头,带出淡淡一丝自嘲的笑,他们已经根本回不到从前。她不能,他也一样。

    钟采静静地凝视着荆劭的脸,终于叹了一口气。他变了。那么漫不经心的一笑。

    “你现在……一个人?”她问,“过得好不好?”

    “还行。”荆劭没说什么,“倒是你,好像有什么问题?”

    “荆劭,如果……”钟采咬了咬嘴唇,“我是说,如果,我们之间还有可能的话,会不会有机会重新开始?”

    荆劭不提防她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话,不禁一怔,她什么意思?重新开始?

    “我知道,当初我那么一走,你心里一直还在怪我吧。”钟采慢慢低下头,“可是你也知道,我去做空姐,也是不得已……当时医院里情形那么乱。接下来的很多事,都身不由己,忽然一下子,看到这个世界上,人和人是这么的不同——有人可以坐在头等舱里颐指气使,有人只买得起打折的机票;有人辛苦存钱好几年就只为了买一只戒指,又有人几十万上百万的首饰只戴一次就扔进抽屉里……”

    荆劭深深地看她一眼。

    这是第一次,她开口向他解释当年那个选择。钱是重要的,他明白,事关生计,甚至人情冷暖。他也从来没有认为,这件事是钟采的错。

    感情有什么对和错?只分聚和散。

    “罗兆佳就是那个时候,在飞机上认识我的。”钟采继续说,声音渐低渐惘,“他很下功夫追我,闹得整个公司都知道,有一阵子,我飞哪里,他就跟去哪里,天天一束花送上来,还有各种各样的礼物。”

    荆劭有两秒钟分神。记忆忽然闪回那日在露台上,跟晚潮一边聊天一边喝着啤酒,她笑着对他说:“泡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现在哪还有人送花送钻石?那都是应景的东西,天天送花太俗气,送钻石又市侩,再说除了暴发户,哪有谁一见面就掏颗钻石出来的?你要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想要什么,然后想尽办法不择手段地满足她!”

    那么晚潮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心里,想要什么?

    荆劭沉默地靠近椅子里。当时不觉得,只当她说着玩,可现在想起她的话,心里头真是滋味纷乱。

    “……然后他就帮我买下那层店面,经营米兰一只牌子的女装,其实也无所谓赔或赚,找点事情做而已。”钟采还在说着她的话题,“可是不知道怎么了,我越来越怀念以前在中心医院里的那段日子……逛街也总会逛腻,买东西也总会买够,钱这东西,真是也没什么用处……其实当初我不过是赌气,想证明自己可以过得比别人都好,只要我想,就可以得到。但是荆劭,我越来越不明白了,到底我想要的是什么?我一天比一天的不快乐。”

    她说到这里,怔怔看着荆劭的脸,神色逐渐迷惘,“荆劭,我真的……很想念你。”

    荆劭按熄了手里的烟头。平静,居然是这样的平静,听见钟采这样的一句话,他居然感觉不到欢喜和震动。

    这一刻,他心里忽然明镜一般的透彻清楚。

    “钟采。”他看着面前钟采的眼睛,“有时候感情也就像一杯水,放久了,就会凉,其实你要的只不过是快乐而已,不是我。”

    “可是——”钟采呆住了,以前的快乐,紫藤架下的初遇,他下雨天用外套包裹她的温暖,他看着她微笑的那种眼神……都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了?不可能,怎么可能,他是她的,就算离开他,那也是因为知道,没有人能代替他心里,她的那个位置。

    错了错了,她忍不住地心慌起来,一定是哪里出了错,荆劭明明一直都是喜欢她的!不是只要回头,就可以回到他身边吗?不是这样吗?

    钟采猝然站了起来,几乎带翻了椅子,“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对不起。”荆劭能说的就只有这三个字。

    “我不会再跟你第二次说这种话,你回答之前,可不可以想清楚?”钟采脸色慢慢变得苍白,“我今天是鼓足了勇气才到这里来的,因为,罗兆佳向我求婚了。要是今天不说,以后都没有机会再说了。”荆劭的语气很淡定:“做罗兆佳夫人,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地位,荣耀,钱,什么都不缺。”他看了一眼钟采,“你不会是想要拒绝他吧?”

    钟采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是,罗兆佳终于求婚了,本来这是她努力的终点,可是,在到达的那一刻,丝毫感觉不到胜利的欢喜。多么可笑,应该怎么形容,她现在的心情?她未来的丈夫,是带着财产公证书向她求婚的。

    财产公证书。公证的内容是:如果有一天,她不贞,或者要离婚,那么自动放弃财产分割权。

    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荆劭说得对,就算是这样的侮辱,她也不能不接受,因为那公证书的背后,还有别人艳羡的财富,地位,荣耀,一切的一切。

    原以为只要回过头,就有退路可走,荆劭总会等在那里的。可是没有。她回了头,才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这个男人。

    “荆劭,你已经爱上了别人?”她凝视他的脸,难以置信。

    荆劭沉默了很久,终于听见自己的回答:“是。”在这之前,他或许还不能确定,不能相信,直到钟采回来的这一刻,才看清楚自己的心意。为什么坐卧不宁?为什么心乱如麻?只不过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人。爱上那个,从来都不听话又凶巴巴,爱吃零食热爱八卦,总是挑剔得他一无是处,抬起杠来天下无敌,却会花费三天工夫,为他炖一盅佛跳墙的谢晚潮。

    钟采退后一步,嘴唇上失去了血色。他承认了。

    失去他,就是她当年那个选择,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明白了。”她点点头,声音幽冷,“既然是这样,我还是安心地做我的罗兆佳夫人就好了。”

    荆劭蹙起眉,“听我一句话,钟采,他只是给你钱的话,你永远不可能快乐。人总是需要被爱被重视,结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你这算是关心我吗?”钟采忽然笑了,“谢谢。”她语气讽刺,怎么能不讽刺?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不嫁罗兆佳,她还有别的选择吗?对,荆劭说得对,她要的已经不是钱,她要的是一个真正的注视,一个温暖的拥抱,一个男人的信任……可是这些东西,在哪里?

    如果失去荆劭,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事情,那么至少,她还可以抓住钱。她总不能傻到放弃一切,一无所有吧!

    夜深了。

    睡不着,荆劭坐在窗台上抽烟。这扇窗子直通露台,晚潮那株很宝贝的龟背竹,正在夜色里孤单地伫立。

    这个城市的浮华,在夜深时分尤其张扬,街灯霓虹闪烁如星河,流光溢彩的街头,偶尔见到三三两两带醉夜归的人影。

    真的很渴望,见到晚潮的脸。

    凉风穿过窗子,一阵阵地吹进来,烟灰掉在他白色衬衫上,他也懒得掸一掸。这日子真不是人过的,诊所天天爆满,新来的助手跟护士还都不大上道,从早到晚,忙得焦头烂额。电话就放在胸口贴身的口袋里,睡觉的时候都不敢关机,只要一响就掏出来看,指望屏幕上出现晚潮的号码。

    可是没有。除了求诊的电话,就是宋英勋死缠烂打地要他合伙。他现在哪有什么心思,跟他谈这种事?每隔一两个钟头,给晚潮拨过去,但是她一直关着机。

    晚上睡一阵,醒一阵,总疑心门外有人按铃,怕是她忽然跑回来了。

    烟越抽越凶了,可是渐渐地又觉得一阵一阵地胃痛,不知道又是哪一顿饭忘了吃,懒得想。晚潮把他的胃口养得太刁了。

    夜色阑珊,远远的灯火通明,他想见的那个人,不知道在这夜空下的哪一个角落。她在做什么?身边可有人陪伴?她知不知道他等得这样心焦。

    这一回,就连思甜和竹青都不知道晚潮的消息,她好像真的打算从他的生活里彻底消失。

    指尖忽然一阵炙痛,荆劭猛地一回神,不知道什么时候,烟都快烧到尽头了,烟头烫到了手指。按熄了烟头,荆劭顺手去摸旁边的烟盒,点着了打火机,才发现烟盒是空的。没了?怎么这么快,明明下午刚买的。

    胃里的抽痛一阵压过一阵,烦。

    楼下有24小时便利店,荆劭拿过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摸摸兜里还有零钱,下去买盒烟。

    下了楼,刚一出电梯,物业处值夜班的丁叔跟他打招呼:“这么晚了还没睡?”

    “买烟。”荆劭随口答。

    “对了,最近怎么不见晚潮?”丁叔追问一句,“我老婆整天地念叨她做的芝麻串烧。”

    荆劭心里好像揉进一把沙子。最近怎么不见晚潮?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小两口吵架啦?”丁叔看出他脸色不对。

    “我们不是……”荆劭不得不澄清一下,“晚潮就是在我这里借住几天。”

    “还不好意思承认,我人老眼不老,这点事还看不出来?晚潮那丫头,瞎子也看得出来她喜欢你,不然人家一个小姑娘,干吗费那么多精神,每天变着花样给你做好吃的?人家又不是你雇来的保姆。”

    荆劭哑然。晚潮喜欢她?晚潮居然喜欢他?!连丁叔出来了,而他居然不知道!

    这样等下去,实在不是办法。明天就关了诊所去找她。她的佛跳墙要休息,挂个牌子就休息了,他为什么不可以?一直都觉得做男人,工作第一,可是男人也一样是人,忍耐也总有个限度!

    走到便利店门口,一个年轻的女店员正在里面打瞌睡。

    荆劭敲了敲柜台玻璃,“买烟。”

    那店员抬起头,揉了揉眼睛,看见荆劭,咦,这个人下午才刚刚来买过一盒烟的。她记得他,白色衬衫跟灯芯绒西装外套,短平头,看上去虽说有点落拓,不过长得真是好看……这种男人不会没人照顾他吧?看他一手还按着胃,胃痛啊?

    “先生,对面有药店。”她好心地建议,“你看起来好像不大舒服。”

    “谢谢。”荆劭拿过烟,付了钱,一边拆着烟盒外面的包装纸,一边出了门。

    那店员看着他背影,出门就左拐,回大厦那边去了,那药店明明就在对面!这么几步路都懒得走?真是……不会是失恋了吧。

    大厦下面有个音乐喷泉,因为是晚上,音乐都关了,喷泉的水柱兀自在那里缓缓转动,荆劭低着头没留神,水柱刚好朝他这边转过来,躲闪不及,沾了一身的水珠。怎么回事,大半夜了还不关掉?算了,哪有人这时候不睡觉,还在这里看喷泉的?

    但是……眼神忽然有片刻凝住,喷泉下的台阶,真有人坐在那里,对着喷泉发呆。虽然只是隔着水柱的一个侧影,但是有说不出的眼熟,晚潮就爱这样双手抱着膝,窝在沙发上。

    “晚潮!”他竟然不由自主地叫出了口。

    那坐在台阶上的人影回过头,隔着纷扬的水珠,灯柱的光若隐若现,映着她错愕的脸……真的是晚潮?!

    荆劭刚刚点着的烟一个失手,掉在地上,不是他神经错乱眼花了吧?三更半夜的,晚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晚潮从台阶上跳了起来,手足失措,脸一下子烧红到耳根。早知道就不该来,万一碰到多尴尬!可是已经这么晚了,他应该是睡了才对,一向荆劭的生活就好像闹钟那么准时。本来是发了誓,痛下决心要远离这只猪,就让这白痴自生自灭去好了!可是……不知道怎么了,管不住自己的脚,想念他,想到睡不着。莫名的烦躁,什么事情都做不下去,只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烙煎饼。原本是打算出来走一走,谁知道,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

    发了誓、又不遵守誓言,果然是有报应的,才刚坐下就被他逮到了!

    “我……我经过而已!”她狼狈地解释。啊,真是没面子透了,发花痴,躲在这里偷窥人家私生活,还好死不死地被堵个正着。他怎么会从她身后出现?!

    荆劭走近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涨红的脸。晚潮居然在这里!喷泉的水雾飘散在空中,沾湿了她的头发,她就像个小孩一样拙劣地说着谎;“真的、真的,就只是路过,看到这边的喷泉很漂亮,所以……”

    “你……”荆劭真是败给她了,三更半夜,她说她大老远跑来看喷泉!虽然以前她一直肆无忌惮地叫他白痴,还常常说他智商低下,但无论如何也低不到这种程度吧?

    晚潮低下头,他看什么看?“我要回去了,再见——”她急着想逃。

    “你给我回来!”荆劭一把拉住她手臂,拖回自己面前。

    “什么?”晚潮心虚地不敢抬头。

    “今天你没喝酒吧?”荆劭问。

    喝酒?他干吗问这种不相干的话?晚潮下意识地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哪有一点酒味,他发什么神经,“没啊?”她抬起头,“你以为我这是跑来发酒疯?”

    “那就好。”荆劭说,如释重负。

    晚潮还没明白过来,他已经轻轻用力,把她拥进了怀里。怦!晚潮的心蓦然蹦上喉咙口。

    “你干吗?!”她脱口而出,却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越来越低,越来越近,终于慢慢吻上她的唇。

    唔……晚潮的大脑短暂地停了电。

    他一手揽着她的肩,一手环抱她的腰,逐渐逐渐,拥抱越来越紧。可是他的吻,却是那么的那么的温柔,从来不能想象,这样轻轻的一吻,会有这样的温柔缠绵。

    唇舌辗转地交缠,他什么都没说,顾不得说,可是,再多的话也比不上他的吻,叫人心醉。晚潮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一颗心,都好像化成了水。

    远远地,便利店的店员正从门口探出头来张望——喷泉的水雾飞花般飘散,流离的光映着水雾下面两个深深相拥的人影。

    那么温存那么美。

    进电梯,出电梯,跌跌撞撞到了门口,这一路上,他牢牢地把她锁在自己怀里,一路热吻,沉醉忘我,晚潮几乎是挂在荆劭身上被他拎进来的。

    趁他掏钥匙开门的空隙,她总算找到机会喘口气,可是呼吸太紊乱,她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等一等……我们这样,不、不好吧……”他都没征求她的原谅,都还没跟她表白,怎么可以就这样……

    回答她的是“砰”一声!荆劭重重地踢上了门。刚才在楼下,沾了水雾的半湿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阴冷潮湿,可是他的怀抱火一般炙烫,她简直就快要嵌进他怀里,只听见他在耳边温热急促的呼吸,自她颈后沿着背脊,一路酥麻下去。啊,怎么回事,就快爆炸,他的吻或轻或重辗转绵长,陌生的热流涨了又落翻涌不休。

    如果没有背后紧紧锁住她的那条手臂,牢牢圈住她的腰,晚潮几乎怀疑自己站不稳,她的腿没出息不听使唤地发着抖。荆劭捧住她后脑,强迫她的额贴上他额前,晚潮触到他的汗,模糊间,听见他喑哑地低语:“不准再离开我。”

    他的声音低哑,几近颤抖,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渴望,烧痛了她的心。她无力回答,只是深深地、深深地抱紧了他。

    离开他,怎么会离开他?费尽了心思,百折不挠,为的不过是教会他来爱上她。她熟悉他每个动作每个眼神,半夜里只要朦胧醒来就会想起他的脸,在她的眼里,还有谁的笑容比他更珍贵?

    荆劭的外套不知什么时候滑下地,隔着他的衬衫,晚潮触到他坚实的胸肌,正紧绷着炽热的力道,她的衬衫已经被褪落到肩膀,他猝然低下头,吻上她纤细的锁骨。晚潮惊喘,在他背后的一只手,情不自禁地紧紧抓住门把手。不行了,她的身体就要背叛她,一寸寸地化在他的掌心里,意识一阵一阵渐渐地模糊,算了吧,就随他,反正她心里想要的那个男人就是他……

    “晚潮……”荆劭低声叫她名字,“你到底有没有……喜欢我?”

    “没……”晚潮浅促的呼吸在他耳边,听得他心里猛一紧,差点松了手。蓦然抬起头,却看见她嫣红的脸上,正慢慢晕开一个小小的酒窝,轻声接了下一句:“不是喜欢,是迷恋。”

    “你——你耍我?!”荆劭的脸色,从震惊到错愕再到喜悦,最后只剩下忿怒,短短两秒钟,神情不知道变了多少回。

    真被她修理到快出毛病了!

    晚潮从他身上滑下来,想跑,却腿一软,差点扑跌到地板上,幸好荆劭眼疾手快一把揽住她,再不跟她废话,打横一抱,就往床上扔了过去。

    “救命啊——”晚潮惊慌地笑嚷,手忙脚乱地扯过被子往身上围,眼看就要上演香艳火辣的春宫戏,门铃声却突然没命地响了起来,“嘟——”

    寂静的夜里,刺耳的铃声急促地一下响过一下,一时间荆劭停了手,晚潮停了叫,两个人怔在那里面面相觑。

    晚潮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被子里探出头,“谁会来?”深更半夜的,还有谁吃饱了撑着没事做,跑来打扰人家春宵一刻值千金?

    荆劭脸都绿了,握紧了双手,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赶在这种时候骚扰他?是不是疯了,门铃按得这么响,再不开门,上下十几层的邻居恐怕都要吵醒了。

    他气急败坏地冲到门口,一把拉开门,“哪个——”

    话没说完,就停了口,他的一脸恼怒登时僵在脸上。一时之间,有点回不过神,“钟采?”

    晚潮正从卧室探头出来看,门半开,她一眼看见钟采站在门口。这么冷的天,她只穿着一袭极薄的白色礼服裙子,发丝凌乱,脸色惨白,裙子上一大团一大团暗紫的印渍,十分触目。

    她出了什么事?这么狼狈,甚至还簌簌地发着抖。

    “荆劭……”她一把抓住荆劭的手,像抓到一棵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不放,“帮帮我……”

    荆劭把她拉进来,“怎么了?”

    “我、我……”钟采牙齿打战,不知道是冷还是怕,语不成声,“今天晚上我跟罗兆佳的订婚酒会,他、他喝了一点酒……自己还非要开车……”

    荆劭看了看她身上大片凌乱的血渍,失声问:“出事了?!“

    “嗯。”钟采的眼泪掉了下来,“立交桥下边,车子撞得很厉害,整个车头都毁了,我在后面司机的车上,看见满地都是血……满身都是血,顺着他的耳朵鼻子嘴巴往外涌……我很怕!荆劭,我怕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抱着他的时候,觉得他根本已经死在我怀里了……你知不知道抱着个死人是什么感觉?”

    晚潮背后一阵凉。汗毛都差点竖起来,难怪钟采惊慌失措,还满身的血。

    钟采整个人抖成一团,如果不是荆劭扶着,只怕就瘫到地板上去了。

    “我们急送他去中心医院,请了所有能请到的专家来会诊,说是……颅骨骨折,脑出血,合并肋骨断裂刺破了肝脏,怕是……没办法了。”

    她颤栗着一把抱住荆劭,“可是,我知道还有一个人可以救他,荆劭,就连院长也是这么说的……如果眼下还能找到一个人可以救他的话,那就是你。”

    荆劭?!晚潮错愕地看着他,真是病急乱投医,钟采急糊涂了,人家中心医院那么多一等一的高手都说不行了,荆劭能怎么样?他又不是神仙。

    “我看……我帮不了你。”荆劭果然拒绝了。

    “为什么?”钟采一震,“你……你还在怪我?因为当初……”

    “不是!”荆劭打断了她,“这根本就是两回事。我现在早就不是中心医院的人,莫名其妙跑去掺一脚,算怎么一回事?更何况,难度这么大,谁又敢说有把握?一旦手术失败,又多添一桩笑话。”

    钟采慌乱地从手袋里翻出一张支票,在上面签了一个数字,“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征求过院长的同意了,只要你肯去,他们可以出借最好的手术室,最好的助手给你。还有,不管结果怎么样,只要你来主刀,这笔钱,就是手术费!”

    晚潮看了一眼那支票,乖乖隆的冬,好多个零啊。至少七位数!果然不愧是准罗兆佳夫人,出手就是这么大一笔,可荆劭……他行吗?听上去那手术很复杂的样子。

    话说回来,只这一张支票,就够别人一辈子赚的了,晚潮简直连口水都快滴下来了,真替他眼红啊……

    “不是钱的问题。”荆劭这只猪,他居然还在拒绝,他有病啊,人家都说了,只要他肯去,不管结果怎样,钱都是他的,这种好事,换了是她,早就踩上风火轮飞身抢上去!反正那个罗兆佳,现在也是死马一只,说不定死马当活马医,运气好的话就真的活回来了呢?

    就算救不了他,至少也得略尽人道嘛,他到底是不是人,怎么可以见死不救,看着人家死在那里!她知道,荆劭就是一根筋,那次手术失败,救不了那个生脑瘤的小姑娘,他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简直快成了心理阴影。思甜说得一点都没错,他就是那种责任感泛滥的人,什么事都爱往自己身上揽,做人这样怎么行?会早衰。

    “荆劭,你不会是嫌少吧?我现在就只能签这么多,不然……明天,明天一早我再补给你……”钟采几近绝望地看着他,“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万一他真的死了,我也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知道吧?”

    荆劭心里忍不住一寒。钟采啊钟采,都到了这个时候,她心里想的,都还是她自己。

    “咳!咳!”晚潮假装咳嗽,拼命朝荆劭使眼色,但他眉头微蹙不理会。

    晚潮实在忍不住了。不是她要帮钟采,对,她其实也很讨厌这个女人没错,但现在是一条人命搁在那里啊!更别提还附送七位数的支票一张。最最重要的是,荆劭这一次是非去不可,他当初就是在那间手术室里,遭遇到那次失败,这件事他虽然不提,但是她十分的明白,在他心里,那间手术室,分量不一样。只有在那里,他才能真正找回他失去的信心,只有在那里,他才能真正地一洗前耻,做回原来的那个荆劭。他怎么可以不去?!

    “荆劭——”她溜过去,拉拉他衣角,非常时期就得用非常办法,荆劭这个人,固执起来就是九条牛也拉不回来,一定要讲究策略!

    光是苦口婆心地劝他,要劝到什么时候?等他回心转意,只怕人家早就挂了。

    荆劭回过头,“什么?”

    晚潮咳嗽了一声,清清嗓子,要开始煽动他了,神情一定要严肃,“荆劭,你该不会是心里记恨钟采,才这样对人家报复人家吧。”

    “我哪有?”荆劭被冤枉了。

    “我记得有人天天自己夸自己医德高尚,原来到了某些时候,还是会见死不救的。”

    “什么叫‘某些时候’?”

    “比如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时候。”晚潮的声音冷冰冰,“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啊荆劭,你自然不肯救他,对不对?”

    “你……你说我……”荆劭额上的青筋一跳,“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谢晚潮,我跟你都……”他果然急了。

    “是你现在这种做法叫人不得不这么想嘛。”晚潮摇了摇头,荆劭还是这样没长进,一着急舌头就打结,真没办法,“不然,我想不出什么理由,你这么坚持不肯去。开刀而已,这辈子你开了几百几千刀了,又不差这一次。除非……你是希望,他干脆死了算了?”

    “谢晚潮!”荆劭喷火地咆哮。

    “叫什么叫,早跟你说了,做男人是不能使这种手段的,这应该叫做趁人之危、落井下石吧荆医生?”晚潮继续不愠不火地使着激将法。

    真是……真是不可理喻……荆劭气结地怔在那里,半晌才迸出一句话:“不过是一个手术吗,你就睁大眼给我好好看着!”

    他掉头就往门外冲,连外套都忘了穿,砰!门板反弹回来,一声巨响。

    晚潮叹口气,明天要找维修工人来修门了,这么响,那扇门恐怕快要掉下来了。

    钟采傻眼地站在一边,苍白着脸,连眼泪都忘了掉,“怎么回事,他——他跑去哪里了?”

    “当然是去救你的准老公。”晚潮对她笑了一笑。

    钟采如梦初醒,匆忙跟了出去,难怪她看呆了,从来不知道荆劭会气成那个样子!他一向都那么理性……这位谢晚潮到底跟他犯什么冲啊?

    “唉,赚钱,原来就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晚潮拿起桌上那张支票,翻来覆去看个清楚,小心收好,又捡起地板上那件荆劭的外套,也跟着走出门。

    “就说嘛,男人这种东西,不逼他是不行的。”

    中心医院,脑外科。

    第一手术室里,无影灯亮如白昼,各种仪器正忙碌地运行,指示灯和屏幕上的信号不停地跳跃。

    旁边无菌隔离室的玻璃屏外,站满了黑压压的一片人,钟采紧握着双手站在最右边的角落里。气氛十分的安静,没有人说话,大家的眼睛都在投影屏上,盯着手术的进行。

    “太快了,我看不清。”有人压低了声音,向旁边的人抱怨。

    “那自然,荆劭主刀。”旁边的人轻声答,“不过没关系,做完之后可以再看一遍录影。”

    “我真想象不出那种程度的颅骨骨折,要怎么处理?那些碎片……都快碎成渣了。”先前的人再度低叹一声。

    “我倒觉得最难的是颅内止血。”有人小声接口,“只要碰到一条神经,就完了。”

    钟采的手脚冰凉。他们说什么,好像一场声量非常低微的医学辩论,不知道哪一边对哪一边,无数个专用术语在她耳边滑过,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心乱如麻。

    蓦然之间,时光仿佛忽然倒流回去,三年前,就在这里,一模一样的情形,一模一样的气氛,她忐忑地等待手术的结果,因为那手术的成败,就是她跟荆劭的成败。结果是,他输了。

    上一次,她放弃了荆劭。这一次,如果他再输,那么她就要失去所有。

    “喂。”有人挤过来,拍拍她肩膀。钟采恍惚地回过头,看见一张灿烂的笑脸。谢晚潮?

    “你那什么脸色?放心吧,一定没问题。”晚潮小声地拍着胸口打包票。她怀里抱着一个大号的保温杯,另一手递过来一把糖酥小核桃,“吃点东西,定定神。”

    钟采哑然,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气氛?真亏她像个茶水小贩似的在这里分发零食。看她的样子,不像是站在生死攸关的手术室外面,倒像是周末进戏院去看电影。

    “早就想看看荆劭在中心医院的手术台上,是个什么样子了。”晚潮喃喃自语,踮起脚尖张望,呵,看到他了。虽然那围在手术台边的一圈人,都穿着绿色的手术袍,帽子口罩加上头镜,包得密不透风,但是荆劭的背影还是一眼就认得出来。身边的助手飞快地给他更换着手里的工具,手术刀、止血钳、微波钻……有人读仪器,有人换血浆,他是众人的中心和焦点。

    有部仪器的指示器忽然亮起了警灯,手术台两侧一阵小小的骚乱,荆劭抬起头说了一句什么,旁边立刻有人递给他一只透明管子,晚潮看见他把那根管子插下去不知哪里,有血浆被抽了起来,几秒钟的工夫,警示灯灭了下去。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手术如旧进行,荆劭的背影还是那么稳。

    晚潮听见四周一片屏住了呼吸的寂静,接着又是一阵嗡嗡的低语。钟采快要晕倒一样靠在她身上,她忍不住摇了摇钟采的肩膀,“手术还没完,振作一点嘛。”

    “我撑不下去了……太紧张。”钟采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真是的……晚潮叹口气,本来是没什么的,可是看钟采这样,搞得她也跟着紧张起来了。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输赢倒是没所谓的事,反正大不了,荆劭还是回去开诊所,她只不过希望他明白,做医生是为了尽力救人,不是为了创造所谓的神话。

    可是想不到场面居然搞得这么大……这么多人目不转睛,而且投影屏上那一片血淋淋不敢目睹的场面……原来这手术真的很有难度!

    滴答,滴答,时针不紧不慢地走着,晚潮不知道站了多久,腿酸得快断掉,医生这种工作简直就不是人做的,动辄一站十多个钟头,难道他们的腿都是铁打的?里面的荆劭,已经是汗湿重衣。晚潮不禁内疚,都是她多事,就算再炖多少盅佛跳墙给他,只怕也弥补不了她的罪过……

    很久之后,久到晚潮从头到脚都麻木了,总算听到“叮”的一声,红色的指示灯忽然灭了,钟采一把抓住晚潮的手,“结束了?!”

    她手心冰凉。

    “好像是。”晚潮的心也吊在半空里,看见荆劭走出手术室,靠在墙上,助手们开始忙碌地进行收尾工作。

    钟采喃喃自语:“上一次,也是这样,他一个人走出来,这样靠在那里……”

    “不要这么乌鸦嘴。”晚潮紧张地打断了她,又失败了?!罗兆佳是死了,残了,还是变成植物人?“我们过去看一看。”

    钟采摇摇头,“我害怕。”她再也没勇气去面对死亡的消息。

    “那么,你等我消息。”晚潮勉强朝她微笑,比出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不知道是为了给钟采打气,还是给自己。

    她轻轻走出隔离室,走到荆劭身边,脚步轻得不能再轻,就算练过凌波微步踏雪无痕,也不过如此。没敢说话,连他的脸色也看不清,只觉得好像十分苍白。

    隔了半晌,荆劭总算侧过脸,看了她一眼。

    他的脸色,真的很差!晚潮心里“咯噔”一沉。忍不住伸手摸一摸他的额头,触手都是一层冰冷的汗。

    荆劭拉下她的手,“这回又中了你的套。你说那些话,都是激我的吧。”

    “呵呵。”晚潮干笑了两声,他怎么忽然聪明起来了,“其实,我是好意才这样,罗兆佳能救得了当然是好,救不了也没关系,反正已经尽力了。”

    荆劭没吭声,他看上去十分的疲惫。

    “我就说嘛,医生治病归治病,可是生死这种事,还是老天说了算。”晚潮担心地嗫嚅,“这种事根本没必要放在心上……大不了,支票退还钟采就是了。”

    不应该拿的钱还是不要拿的好。

    “晚潮。”荆劭听不清她在旁边自说自话地念叨着什么东西,只好打断她,“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完了。”

    “啊?”晚潮一时反应不过来。她要他做的事?她没有要他做什么啊!不过就是叫他来救罗兆佳嘛……

    荆劭伸手摸向口袋,习惯性地想要找烟,却摸到身上的手术袍,这才想起,这里是禁烟区。

    “你是说——”晚潮突然一把揪起他的领口,整个小脸焕发着激动的光彩,“你是说手术根本没问题吗?”

    荆劭吓得赶紧看周围有没有人。

    隔离室里,隔着透明玻璃,黑压压一群人正在傻眼地看着这边。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手术有问题?”他尴尬地拉下晚潮的手,“商量一下,下回可不可以给点面子,不要在公众场合揪着我的领口问话!”

    “那你一脸垂头丧气的死样子!”晚潮开心地一掌拍下来,“你吓得我差点心脏病……”

    “罗兆佳死活关你什么事?”荆劭想不出她跟着紧张个什么劲?

    晚潮翻了一个白眼。荆劭这白痴,居然问出这种蠢话,罗兆佳当然不关她的事,什么输赢成败都不关她的事,她在乎的,只不过是他的感觉而已!

    “我不过是担心那张七位数的支票!”晚潮嘴硬地分辩,“如果没有我的鼓励,你根本没可能来做这个手术,也根本没可能赚到这笔钱是不是?所以我们至少应该二一添作五,平均分配……”说着说着,忽然有点扯不下去,因为荆劭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温柔。

    她还真是能说啊……荆劭看着她忙碌地唠叨。

    其实他知道她为了什么而担心。晚潮根本不在乎输赢,她担心的只是,万一失败,他输不起。

    可是晚潮还不懂,他已经不是三年前的那个荆劭。他还记得当初,她指着他的鼻子,气势汹汹地对他说:“你体会过一个当病人的感觉吗?他们对你来说就是一个又一个标本吗?别人说什么根本不重要,问题是你到底有没有尽你所有的力量,去帮助你的病人!你尽力了吗荆劭,你没有!要是每个当医生的都跟你一样,死个人就洗手不干,这天底下生了病的人还去指望谁?”

    输赢无所谓,尽力最重要。

    晚潮推推他,“你看什么看?我脸上开出花来了?我警告你荆劭,下次不准再摆出这种脸色出来了,还以为你手术刀底下又出一条人命。”

    “我哪敢摆脸色给你看?”荆劭被冤枉了,摆脸色?他哪敢?!这阵子已经被她修理得不成人形了。自从晚潮开那什么佛跳墙,他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没好好吃过一顿饭,现在只要听见谢晚潮这三个字,他就条件反射立正站好,还哪来的包天狗胆,跟她摆脸色!

    他不过就是累,而且实在胃痛。换她一整天没吃饭,再站上一整夜试试!

    晚潮上辈子一定就是他的克星。

    “你的脸色真的不太好……”晚潮伸手扳过他的脸,仔细审视,“印堂发黑,唉,都不帅了。好在我带了好东西给你。”她得意地笑了笑,把怀里抱着的大号保温杯塞给他,“包你一喝下去,神清气爽,百病全消!”

    “什么?”荆劭怀疑地打开盖子,“十全大补汤?”她没去卖狗皮膏药真是可惜了。

    盖子一揭开,温暖的香气立刻扑面而来,佛跳墙!这居然是一盅佛跳墙!

    “上次专门炖的那罐佛跳墙,你都没尝过,好在材料都还有剩,扔掉太可惜了。”晚潮叹口气,十分遗憾,“时间又那么赶,根本来不及炖够火候,味道一定差很多……”

    荆劭看着她,说不出话。

    从开始,到现在,从那盘深夜里的火腿蛋炒饭,到她塞进他口袋的凤梨酥,从露台上她煮的鸡汤银丝面,到现在保温杯里的佛跳墙,每一刻的温暖,每一刻的感触,都突然兜上心头来。

    他爱上的是她千变的美味,还是她倾注在其中的一点一滴的心意?

    “晚潮。”他叹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忍不住就要对着她的额头吻下去,却听见身后有人咳嗽,“咳咳!”

    他回头,却吓了一跳,后面这么一群人!几乎没把走廊都塞满了。他们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为什么他居然半点都没察觉?

    “荆劭,辛苦你了。”最前面是中心医院的院长陈教授,正笑容可掬地看着他,“没打扰你们吧?”

    荆劭尴尬地一笑,没关系,每一次他对晚潮行为不轨的时候,总会有人适时出来打扰的,他都习惯了。

    “这次手术真是太精彩了,等报告整理出来,一定很轰动。”陈院长拍着他肩膀,“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是你们这几个年轻人的天下了。”

    “今天是运气好。”荆劭一笑。

    “别人怎么没这种运气?”陈院长感喟,“荆劭,我真是希望你回来,只要你点头,主刀的位置就还是你的,想要什么条件,我们可以商量。要不要考虑一下?”

    晚潮心里一跳。终于到了这一天。荆劭终于要回到中心医院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应该高兴,心里却莫名地惆怅。他回来,诊所就要关闭。可是那间诊所,她最初认识荆劭的地方,在她心里,是不可代替的温暖和熟悉。

    尽管早知道荆劭迟早要回中心医院去,可真的到了这一天,还是舍不得。

    “不用考虑了。”她听见荆劭的回答,“我那间小诊所,刚刚开始招兵买马,扩充门面,暂时只怕还不能停业。”

    什么?他说什么,不想回来?晚潮不禁一呆。

    “可是像你这种人才,在诊所里难免浪费,设备毕竟有限,发挥不出你的实力。”陈院长有点意外。荆劭一笑,“其实我也是临时决定的,刚找到一个合伙人,我们打算合股购进设备,增加人手,慢慢做起来的话,就成立一家私立专科医院。”他语气从容,“就算做不好也没什么关系,我还是开我的外科诊所。”

    “你要做自己的医院?”陈院长一呆,随即微笑起来,“也对,年轻人是要有点创业精神。这样也好,自己的医院,做事更加得心应手一些。不过话先说回来,万一有一天,你想回中心医院来,我还是随时欢迎你。”

    晚潮在旁边一头雾水。荆劭什么时候决定要建立一家自己的医院?又哪来的合伙人?

    他居然还有这样的打算?!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