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寻欢记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十一章
    三天后。

    繁忙的机场,穿梭的人流,程欢提着行李箱沿着电扶梯上去。

    深深呼吸了一下,这个城市的空气,充满了留恋的味道。

    「小姐,要不要买一份旅游指南?」有人凑上来搭讪。

    「不用了。」程欢摇摇头,她这个样子,像是出去玩的吗?会有人一个人出去旅游?

    「小姐,要不然,买份这个,『万事不求人,姻缘一手测』,很灵的啊。」

    「对不起,我赶时间,要登机了。」程欢蹙起眉,把他甩在身后。

    换了登机牌,入了闸,在笑容可掬的空姐帮助下放妥随身的提包,程欢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来。座位正好靠着窗,有点无聊,抽出一本杂志来翻翻。

    财经周刊。

    地产圈再次洗牌,星河广场又易主。

    斗大的黑体字大标题,在封面上占据着最显眼的位置。程欢放下杂志,又是那段新闻,傅宪明收购宏基地产,荣泰放弃星河广场,真的有那么轰动吗?所有报纸杂志都注销消息,而且,一个比一个写得传奇。

    其实内幕也根本没有那么复杂,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

    「小姐,妳需不需要喝点什么,饮料还是酒?」有空姐过来问。

    「红酒。」程欢说,喝杯酒,睡一觉,飞机就落了地,什么都不用想。

    「好的。」空姐转过身,刚要走,却被人拦了回来,「请等一下。」

    「好的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空姐脸上出现了一流甜美的微笑。

    「麻烦妳,给这位小姐换杯热牛奶。」

    程欢抬起头,眼睛瞪圆了,「你怎么跟来了?」

    傅宪明一笑,在她身边的空位坐下来,「来看看妳有没有偷偷摸摸地喝酒。」

    「我记得怎么喝红酒,还是你教的。」

    「跟我在一起,可以喝一点。」他板起脸,「一个人出门,要记得滴酒不沾。看,说妳粗心还不承认,搭飞机也不系安全带。」

    程欢眨眨眼,「要是我自己系上的话,你就没有批评我的机会了。」

    傅宪明叹口气,还是帮她把安全带拉过来,扣好。「女人啊,真是不能宠。」

    「刚才你还没说,怎么会突然跑来了?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嗯,会开到一半就偷溜出来了。」

    「那怎么行?星河广场的工程已经耽误了这么久,再停就要违约了。」程欢急了。

    「没事,有锦唐替我盯着,进度不会放慢。」傅宪明一脸悠游。

    「什么?!」程欢失声叫出来,「锦唐?周锦唐、周总监?他不是在大信吗?」

    「刚跳槽过来。」傅宪明一笑,「连他的秘书叶敏一起。」

    「真的!」程欢又惊又喜,「那,那真是太好了。」

    「有什么好,妳设计总监的位子就要换人做了。」

    「无所谓,大家各凭本事,公平竞争。」程欢秀气的眉梢一扬,「就算给他当属下,也没什么丢脸的,那是周锦唐啊,设计这一行,头一号人物。」

    「说来也是,妳还是做我的私人助理更合适。」傅宪明拿过她手上的杂志,「又写了什么?」

    「我不要。」程欢拒绝,「我喜欢做设计。再说,你也不想有这么一个私人助理,天天黏在你身上吧,白天见,晚上又见,偶尔有别的女人想认识一下,都不方便。」

    「什么别的女人?」傅宪明合起杂志。虽然是开玩笑,可是程欢的语气里怎么有淡淡酸味,不像是装出来的啊。

    「那天,就是我打电话给你,说正东实业跟荣泰串通的那一次,都半夜了,在你身边的是谁?」程欢终于沉不住气了,问了出来。

    「呵,妳还记得?」傅宪明受不了了,「连乔瑞的声音,妳都听不出来?当时我是跟她在一起,不过旁边还有裴桐。」

    「喔?」程欢的脸红了一下。三个人啊,那是她误会了?

    「裴桐为什么对美罗的股权感兴趣,你还不知道吧。」傅宪明握住了她的手。

    「是啊,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他做地产出身,会突然对美罗百货这么在意?」

    「美罗另外百分之四十的股权,是乔瑞的。」傅宪明解开谜底,「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看上乔瑞了,而且是志在必得。」

    「是吗?」程欢呆了呆,乔瑞和--裴桐?一个那么骄傲难伺候,一个义那么桀骜不羁,他们两个,怎么会搅到一起去?

    「大信指望乔瑄是不成的,有乔瑞看着他,加上裴桐当后台,也就不至于捅出什么大漏子。」傅宪明说到一半,空姐送牛奶过来了,果然是热的。

    「很烫,请慢用。」航空公司的服务很周到,还一并送上干净的湿毛巾。

    「喝过牛奶,就睡一觉。」傅宪明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文件,「我看完数据,到了就叫妳。」

    「你到底是陪我出差,还是工作来的?」程欢不满地嘟哝,工作狂,改不了了。

    「我正在看一份提案,建议在星河广场中心建一座自己的大厦,名字都有了,叫明基大厦。」傅宪明侧过脸,在她额上轻轻一吻,「妳乖乖睡觉。」

    「明基大厦?」程欢眼睛一亮--好「啊,我来设计。」

    「我根本就没考虑第二个人选。」傅宪明笑了。

    「要收钱,我很贵。」程欢打蛇随棍上,「订金先预付百分之四十。」

    「有这么要挟自己老板的吗?」

    「出了公司,我说了才算。」程欢嫣然一笑,「没商量。」

    傅宪明看着她的脸,半笑半嗔,笑颜如花,那个圆圆酒窝又若隐若现。

    算了算了,就由得她胡闹好了,谁叫他鬼迷心窍,偏偏就喜欢这一个。

    「哎,小姐。」隔壁的中年太太突然探过头来,跟程欢打招呼,「你们是一对吧,真是恩爱。」

    「我们……」程欢脸红了,是吗?她已经这么张扬了吗?连陌生人都看得出来她的幸福?

    「这本书上说,你们两个这种面型,很相配啊。」那位太太指着手上的书,「还有鼻梁,小姐,妳有旺夫运哦。」

    程欢跟傅宪明面面相觑,什么啊,在飞机上摆摊算命?

    「这本什么书说得这么准?」傅宪明还没开口,程欢已经眉开眼笑地翻开人家手上的书,一行标题跳出来,《万事不求人,姻缘一手测》?!这不就是刚才机场那个书贩竭力推荐的那一本?

    「早,知道说得这么好,就买一本了。」程欢有点遗憾。

    「没关系,送给妳好了。」那位太太很大方,「做人啊,什么都是身外物,难得有个人疼惜妳,要好好对他啊。」

    「谢谢。」程欢接过书,姻缘一手测?

    不,不够,她要的是姻缘一手握,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许下心愿,人海茫茫里,只要遇见身边这个人。

    有一句话,他说对了,做人有的时候,要闭上眼,才能看得见幸福。因为只有这样,才听得见自己心里的声音。

    【全书完】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