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新锦绣缘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十六章 昔我往矣
    她的手轻轻放在他胸口,带着羽毛一般的温柔,她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心酸,“二爷,若你真的想要忘了我,那我今天来,就当是告别。”

    锦绣终于站在长三码头前。

    沁凉的夜风扑面而来,带着码头上江潮湿润的气息。隔着岸,对面远远的江火连天,那是成片成片的货仓和货船;回过头,身后是上海滩相映生辉的璀璨霓虹。

    沿着江岸,慢慢走上码头的台阶,一直走进去,地方越来越熟悉,这里她曾经来过,那一晚就如同现在,沿着那盏风灯的亮光,走近那扇黑色的铁门,一直走到左震的身边。

    可是今天晚上,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

    石浩走到她身边,“等一等,锦绣,我去跟二爷说一声。”

    “不要。”锦绣拉住了他。

    如果改变不了就要失去他的事实,那至少,在面对结局之前,让她能够好好地静静地再看他一眼。

    石浩不禁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咬了咬牙,算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也得豁出去了;待会儿二爷要是罚下来,他担着就是!

    “那你进去吧,二爷就在里面。”

    锦绣看着面前那扇门。石浩说,左震就在这扇门里面。可是站在门前侧耳细听了很久,里面一丝声响都没有,沉寂得仿佛是空的。

    屏住了呼吸,锦绣伸手轻轻地推开那扇门,淡淡的灯光迎面而来。

    屋子里并不算凌乱,桌子上成堆的账册和单据也都井井有条,看样子,左震仍然维持着正常的工作。只是现在这一刻,他正枕着椅背仰靠在椅子里,双脚架在桌面上,闭着眼,叼着根烟——烟雾缭绕,呛得人眼睛都发涩,地上满地的烟头。

    静静站在门口,锦绣不敢呼吸,不敢眨眼,仿佛生怕惊动了他。

    终于看见了左震。到底多少日子没见了?想不起来,只觉得好像在做梦,恍若隔世。

    就算上次在百乐门,她也不曾有这样的机会,这样安静不为人知地看着他。忽然就想起,第一次跟他在一起的那个晚上,也是在这间屋子里,他也是这样闭着眼坐在这张椅子里,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心事。她也曾经这样,偷偷看着他的侧脸,却一不小心,被他逮了一个正着。

    这中间的时光,不知道都流到哪里去了。

    那时情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细微的甜蜜,淡淡的慌乱,心底深处一阵一阵深深的悸动……当时滋味,还点点滴滴都在心头,可是那一天已经再也回不来了。看着这一样的地方,一样的人,一样英俊而略带着疲惫的侧脸,她却再也没有勇气走过去。

    如果从今以后再也看不见,她还会不会记得他的样子?锦绣的目光,一分一分、一寸一寸地掠过左震的眉毛和眼睛,那么小心那么慢,像是生怕自己记不住。

    “咳咳。”好像被烟呛着了,左震咳嗽了几声,略欠起身子,把烟头按熄。大概是咳嗽震动了还未痊愈的伤口,他抬手压了一压。

    锦绣的心猛地提到了喉咙口。

    左震一抬眼,却不经意对上了一双美丽而担忧的眼睛——他怔住了。像是怀疑自己看见的,他一时失神,“锦绣?”

    声音很沙哑,沙哑得已经不像是左震的声音,可是这轻轻两个字,仿佛带着灵魂深处的渴望。

    锦绣不敢回答。再听见他叫一声“锦绣”,忽然整个胸口都酸了,那刺骨的酸楚一直沿着鼻梁袭上来。可是不能哭,只怕视线一模糊,就再也看不清他的脸。

    “是我。”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可是,不知怎么了,也是一样的沙哑。喉头仿佛被什么哽住了。

    左震这才反应过来。不是他看错,不是在做梦,真的是锦绣,她就站在他面前。他沉重地吸了一口气,觉得整个胸口都震痛——伤口初愈,禁不起刚才的呛咳,可是真正震动了他的,不是伤,而是站在门口,远远望过来的那个荣锦绣。

    锦绣轻轻反手关上背后那扇门。

    “我知道,你不一定想见我。”她静静地道,“可我还是来了。左震,我有话想问你。”

    回答她的就只有沉默。

    锦绣接着问:“你是真的相信,我会串通麻子六,来陷害你?”

    左震眉头一蹙,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冷,仿佛是层冰霜,叫人看得心都凉了。

    锦绣没有移开视线,就那么看着他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冷下来。

    “是啊,麻子六已经死了,这件事,从此死无对证,当日到底是什么情形,再也没人可以证明。可是,我知道你心里,从来没有相信过麻子六的话。”

    左震的脸上,慢慢掠过一个淡淡的笑,三分苦涩,七分自嘲。

    “我知道,麻子六骗了你。他连我都能瞒得过,骗你又有什么难?”他停了停,才道:“这件事你不用解释。”

    真正让他放弃的理由,不是她的上当被骗,而是她的“心有所属”。

    是什么,叫她如此急切跟着麻子六踏出宁园的大门?是什么,叫她隐瞒着左震偷偷取出他的信物?

    忽然之间,她明白过来,当日左震的心灰,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爱的是她,可是她心里想的是别人。他那么相信她,可是她相信的是别人。那一天,一念之差,无可弥补。

    “不用说了。”他的声音有着说不出的疲倦,“你走吧。”

    够了锦绣,他已经实在不想再纠缠下去。

    在这段伤重的日子里,分不清是身上的还是心里的痛,刀割一般,在他清醒和模糊的边缘,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地煎熬。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好好地睡过,四周越安静,仿佛心里越清醒;可就算是彻夜地失眠,第二天还是要一如往常地站在人前。

    他是左震。是青帮的龙头,无数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就算伤得再重,他也要若无其事地站起来,他就算心再乱也半分不能动声色。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平静沉默的背后,是一天比一天的不堪重负,那一点一滴绵绵不绝的刺痛,仿佛能把人心蚀穿,时刻缠着他从来就没有消散过。

    时时刻刻都要跟自己的感情作较量,时时刻刻都得压抑自己对她的渴望——他实在已经精疲力尽。

    这一切到底是从哪里开始,他怎么能不知不觉陷落到这种地步?她不算得最好,不算得最美,甚至她心里眼里只有别人,从来不曾把他放在心上过……可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荣锦绣,却能在他的世界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麻子六说得好,青帮龙头左二爷,真是好胆色,带着一把没上子弹的枪,就敢单枪匹马地自投罗网!到此为止吧锦绣,不要再逼他继续闹着这种荒唐的笑话。

    可是他听见锦绣的声音,固执地响起:“我不走,除非你听完我要说的话。”

    左震握紧了椅子的扶手。那一天的事情,他已经一个字也不想再提起。

    她已经亲眼看着,那个上海滩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青帮左震,那个再凶险再艰难也没皱过一下眉头的左震,却为了一个女人乱了方寸,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就算这样还不够?只要他放手,从此她就可以如愿以偿得到向英东,难道她还有什么不满意?

    “石浩!”左震蓦然一声断喝,震得窗玻璃都仿佛簌簌一阵乱响。

    门“砰”的一声开了,石浩慌张地冲了进来,“怎么了,二爷?”

    “我有没有说过,谁也不准进来打扰?”左震厉声道,“叫你带人守着外面,你那些人都是干什么吃的?!”

    石浩涨红了脸,“不是,二爷……其实,荣姑娘是我找来的。我看二爷这些日子也惦记着她……”

    “连我惦记谁,你也都知道?!我吩咐什么,你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这长三码头,我看也该轮到你石浩当家作主了,行,这龙头的椅子我也早就坐腻了,过来,换你坐!”

    石浩脸色“刷”的一下白了,他几时见过左震这么失控地震怒?

    “二爷,我……我哪敢啊……”

    “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从今天开始,就别再叫我二爷!”左震的脸色也铁青,“我没你这种兄弟。”

    “二爷!”他这几句话说得太重,石浩忍不住跳了起来,一把拉起锦绣,失声道:“锦绣姑娘立刻就走,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一边说,一边就把锦绣往外拖,“锦绣,算了吧,二爷禁不起再激了……”

    锦绣却奋力挣脱他的手。

    “我不走!今天出了这个门,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她推开石浩,“只要我离开,我跟二爷,从此就完了,你到底明不明白?”

    她的激动也吓了石浩一跳,今天这是怎么了!就连锦绣也快疯了。她的声音那么绝望:“那天,在街边遇见我被人打伤,带我回狮子林的,是你跟二爷吧?”

    锦绣看着他,浑身都在簌簌地发着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从头到尾,我就像个傻子一样要去报答英少!对,你们都地位显赫,应有尽有,用不着稀罕我所谓的报答,可是换了是你,你会怎么做?英少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吗?我曾经发过誓,要尽我所能报答他,我说过只要他需要我做什么,我就一定会去做,没错,我是喜欢过英少,但那不过是因为——”她一口气说到这里,却忽然停了下来,像是忽然之间被什么哽住了。她慢慢掉转了头,“那不过是因为,我一直觉得,我应该喜欢他而已。”

    满室静寂,只听着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可是我,不知道在哪一天,爱上了别人。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远远站在英少的身后,一句话都没说过……我就连做梦也想不到,原来有一天,我会爱上他!”

    石浩已经听得呆了。

    锦绣抬起头,慢慢道:“如果早知道有今天,我真的很希望,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能好好对待他,为他而跳舞,为他而欢喜,为他流眼泪……我现在只后悔,从开始,到最后,我从来没有好好地听懂他说话,从来没有好好地握住他,抱紧他,从来没有分担过他的心事,在他最辛苦的时候,我却像傻瓜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她一边说,一边一步步地朝左震走了过去,一直走到他身边,才停下。

    左震胸口的衣襟上,隐约正有一丝殷红慢慢渗出来,那是刚才伤口迸裂的缘故。锦绣伸出手,轻轻地、轻轻地放在他胸口的伤处,低声道:“你的伤,我就跟你一样的疼,它若是一辈子在这里,那我这里也一样。二爷,我在你园子后头种的那片花,今年是来不及等它开了。天气这么冷,种得太晚了……”

    左震说不出话来,只看见,她满眼都是泪。

    她的手轻轻放在他胸口,带着羽毛一般的温柔,她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心酸,“二爷,若你真的想要忘了我,那我今天来,就当是告别。”

    这一夜,又是风急雨疏。

    百乐门的包厢里,却是气氛沉闷。屋子里人倒是不少,向寒川、向英东、殷明珠,一齐围着茶炉坐在沙发上。

    明珠手上正拿着一封信,雪白簪花的信纸,娟秀的一笔小楷,是锦绣的字。

    明珠: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上海了。你说得对,如果要忘记,应该放弃过去的一切,重新站起来,站在属于我的舞台上。可是在这座城市,每一分空气里,每一条街道上,都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所以离开这里,或许是我唯一的选择。

    对大上海来说,我不过是一个过客,时过境迁,很快就没有人记得我的存在。但是对上海,我却有着无法言喻的感激,在这里,我有了一段值得铭记一生的回忆。

    深深祝福你,亲爱的姐姐,希望你有一天得到你真正想要的幸福。也祝福每一个曾经给我帮助、给我关心的人,我深信,再过几十年,当我真的老去了,这些熟悉的面孔,还依然在我的记忆里音容如旧。

    锦绣字

    “她留下这么一封信,就走了?”

    向英东不敢置信地看着明珠手里那薄薄的一页信纸,“她是不是疯了,这天寒地冻的,她能去哪里?当初不就是因为走投无路,所以才被迫到上海来投奔你的吗?”

    明珠的脸色只能用无奈来形容。

    “昨天还好好的,把屋子收拾得整整齐齐,衣服都收进了柜子里,就连厨子煮的粥,都比平常多喝了一碗。谁知道今天一直等到中午都不见她下来吃饭,跑到她房里一看,早就连人影都没了,就只留下这封信。”

    明珠越说越着急了,“她在外地没什么亲戚朋友,而且眼看就到年关了,她能去投奔谁啊?就说上一次,要不是二爷在路边救了她,这会儿她早就没命了。”

    “你不用这么担心。”向寒川沉吟着道,“锦绣已经不是刚到上海,那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丫头了。要是她现在还能让自己流落街头,那这么长时间在百乐门,她就实在是白待了——我倒是觉得,她离开上海,其实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做人。”

    “是啊,上海对锦绣来说,不过是个伤心地。”明珠怅然道,“我不过是替她觉得心酸而已。就算是个瞎子也看得出来,锦绣对二爷是真心的。”

    向寒川叹口气,点上一只烟斗,“但现在说这个,未免太晚了。有些事情,是不能有假如的,就好像当时左震单枪匹马地闯去芦河口救人,那天他如果没了命,现在结果又如何?我看现在事情还有救。”

    “可是我总得想法子把锦绣找回来。”明珠有点焦躁起来,“你也知道现在外头到处打仗,抢匪小偷到处都是,世道这么乱,我实在不放心。”

    向寒川拍了拍她的手,“是,现在能把锦绣追回来是最好不过的。可是她写这封信的落款,已经是昨天下午的事了,现在都过了一天一夜,只怕早就离开了上海。外面人海茫茫,天大地大的,你要从哪里找起?而且依我看,她既然要走,就不打算被咱们找到,一定也不会留在附近。”

    明珠情不自禁反手握住了他,“可是寒川,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

    “唉。”向英东在后边受不了地摇着头。听听!真不知道当初是谁铁了心要把锦绣赶出去的。要不是碰上左震,锦绣哪还有命活到现在。不过说起来,左震一向不管闲事的规矩是对的,偶尔伸一次手,就差点毁了他一世英名。唉,女人啊。

    “我看,现在左二爷的问题,不一定比锦绣的轻。”他悻悻地看着大哥和明珠手拉手地十指交缠,“你看看他现在那副冰冻三尺的样子。上次长三码头西货仓建成的庆典,在百乐门开宴,他居然没有到场!那么多名流要员,硬生生都给晾在那里。还不是我跟大哥跑断腿地帮他撑着场面!好在左二爷受伤的事也是人尽皆知,不然这次还真的没法交代了。”

    说起这件事,向寒川也不禁蹙起了眉头。

    “兄弟十多年了,我还真没见过左震像现在这样。英东你说得没错,再这么下去,事情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长三码头,华隆银行,向家纱厂,百乐门,狮子林,还有刚刚开工的跑马场,这些年咱们辛辛苦苦创下来的基业,那一样能少了左震?现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咱们眼红,可他眼下又这么心浮气躁,早晚大伙儿都要一起栽跟头。”

    “那你说,还能怎么办?”向英东苦笑,“这个烂摊子,可怎么收拾?”

    “能收拾这烂摊子的人,就只有一个。”明珠把手里那张信纸放在茶桌上,“荣锦绣。”

    向英东头痛起来,“这个我也知道,可是现在叫我到哪里去把她找回来啊?”

    “这倒不用你操心。”向寒川看着他微微一笑,“咱们几个,忙翻了天也不管用,要说起找人,还有谁比得上手眼通天的青帮龙头左二爷?他要是想找谁,还从没听说有找不到的。”

    明珠愕然抬起头,“你说谁,左震?怎么可能。左震的脾气,咱们不是不知道,他说要放弃,就决不可能再回头。你们没看到,当时锦绣从长三码头回来,那种失魂落魄、万念俱灰的样子。若不是彻底绝望,她怎么会离开上海?”

    “失魂落魄、万念俱灰?”向英东忍不住苦笑了起来,“明珠,我还以为你这两句形容的是左震。你看看他现在,不是烟,就是酒,我倒想看看,他还能堕落到几时。”

    向寒川也道:“不是我看不起自己的兄弟,这次左震真的不行。你随便去长三码头问一圈,谁都知道,左二爷为了荣姑娘,已经破例无数次,就算再多一次又如何?”

    明珠是事不关己,关己则乱。这会儿工夫,也不禁没了主意,“是吗……你真的有把握?”

    “放心吧。”向英东伸了一个懒腰,“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锦绣好歹也曾经是我百乐门的人,我去跟左震摊牌。”

    明珠喃喃道:“要是左震真的肯去找锦绣,我这个殷字倒过来写。”

    “你就是对满世界的男人都有成见。”向寒川淡淡抽了一口烟,“其实男人也不过就这样,就连左二爷这样的人物,在上海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又能怎么样?自己喜欢的那个不吃这一套,还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向英东道:“大哥说这话,听着怎么有点酸?”

    唉,这到底是什么世道,被左震跟锦绣这么一搅,好像连大哥都沉不住气了。难不成,他也想要把“殷宅”的殷字,改成“向”?

    雨到半夜还没停。

    左震靠在七重天的窗前,左边是烟,右边是酒,身后的石浩和唐海面面相觑。

    二爷这是怎么啦?这么多天关在码头上,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到了这里又站着不动。也不见他上赌桌,也不见他找人陪,只是靠着窗子喝闷酒。

    外面不知道有多热闹,偏偏他俩,像对木偶似的肩并肩站在这里一动不敢动。

    唐海登时松了一口气,偷偷拉一下石浩,小声道:“走啊。”

    “把二爷一个人撂在这里?”石浩挠了挠脑门,有点为难。

    “你以为你在后边站着,二爷心里就舒坦了?”唐海把他拉出门,“你还真以为二爷是出来散心的,他不过是不想在码头上呆着而已。”

    “为什么?”石浩莫名其妙。

    石浩不吭声了。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那天跑去找锦绣,到底是对还是错。想起那天晚上锦绣说的话,她满眼的泪光,不知怎么的,他心里也觉得酸酸的不是滋味。

    就连他都这样,更何况是二爷呢?

    唐海和石浩出了门,左震伸手推开了一扇窗。风挟着雨丝,冰冷地迎面扑了过来,三分酒意登时消散了。

    外面夜色如墨,无尽的霓虹在隐约地闪耀。

    那天晚上,锦绣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若你真的想要忘了我,那我今天来,就当是告别。

    她选择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不错,他应该觉得愉快,从此解脱,不必再辛辛苦苦地伪装,不必再千方百计地遗忘,不必再彻夜纵酒买醉,不必再苦苦压抑见她的欲望。只要他愿意,仍然可以过着以前那样热闹的日子,随便招招手,就有女人来到他身边。

    可是——他还缺什么?

    为什么整个胸膛都好像是空的?有什么东西不见了,叫他时时觉得心慌。

    潮湿的夜风里,隐约传来一丝管弦的悠扬,不知道是什么,笛子还是箫。这调子飘忽在风里,若有若无,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好像是雨里,又好像是天上,忽而之间,叫他想起很久之前,在狮子林后园的那片丁香花丛里,他听见的那曲箫声。

    那么悠扬,那么缱绻,一转一折都动人心弦。

    左震不禁闭上了眼睛。锦绣说,若你真的想要忘了我……可是怎么忘?那曲箫声好像刻在他心里。想起它,就有一种万籁俱寂的温柔。

    不知道今后锦绣还会不会吹起那天晚上,他无意间听过的那一曲;听她吹起的人,又有谁。忽然之间,心乱如麻。

    无数杂沓的记忆纷涌而来,想起也是一个下雨天的晚上,锦绣在湘潭酒店的竹帘子底下说:你不过是在路上遇见我,不过是偶然。她说只要过几天,就会忘了今天说的话、跟谁吃过饭……可是他没忘。

    又想起她第一次在百乐门跳舞,那紧张僵硬的模样。她委屈地说:英少叫我不如去会乐里。会乐里是什么地方?

    想起她在宁园门口,等了一夜,穿着那件薄薄的梅子红罩纱的裙子,等他回来,抱起她时,那触手处像冰一样的凉。

    想起她在冬至那天晚上,煮了和合粥,红着脸说:什么添碗添丁,我怎么不知道……

    还有最后一次,在码头,她满眼都是泪:可是我,不知道在哪一天,爱上了别人。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远远站在英少的身后,一句话都没说过……我就连做梦也想不到,原来有一天,我会爱上他!

    锦绣,荣锦绣。

    “笃笃!”门口忽然有人敲门。谁在这个时候,会来这里打扰他?

    左震没回头,却听见门自己被推开了。

    左震没说话,只是倒了一杯酒,“过来喝一杯。”

    向英东不客气地接过酒杯,还没喝,先端起来闻了一下,“到底是左二爷,就连浇愁解闷儿的酒,都是这么贵的。”

    左震道:“你是不是太闲了?”

    “这倒也不是。”向英东靠在沙发上,跷起一条腿,悠闲地晃着,“我是特地来找你的,有个好消息,想要通知你。”

    左震没反应。

    向英东只得讪讪地咳嗽一声,自己说出来:“有一个人,已经离开上海了。终于少了一个心事,你今天晚上可以睡得好点了。”

    左震蓦然回过头,“谁?!”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向英东看着他,“荣——锦——绣。”

    荣锦绣这三个字一出口,他眼看着左震的身子微微一震。说真的,他有点同情左震手里那只酒杯。

    果然,左震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酒,顺手把杯子扔出了窗外。隔两秒,听见那只昂贵的玻璃杯在楼下碎裂的声音。

    “不是我说你,这只杯子是法国委托行进口的,而且还是成套的。”向英东惋惜地道。

    “她去了哪里?”左震问。

    “依我看,这杯子怎么也值一桌最好的鱼翅席……”向英东自顾自地念叨。

    “向英东!”左震终于忍不住,一声断喝。

    “在这里!”向英东终于停了口,算了,做人最重要的是识趣,眼下这气氛,开玩笑很明显不是时候。聪明人一向都比较识时务,“我怎么知道她去哪里?她只是留下一封信,说不会再回来了。”

    左震沉默,牙关又绷紧了。

    原来那天晚上,她真的是来告别的。

    “震,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向英东看着他,逐渐收敛了调侃的神色,“我们是兄弟。既然是兄弟,就不应该有隐瞒。上一次——你跟锦绣,到底为什么一刀两断?”

    左震没有回答。为什么?因为锦绣所爱的人不是他。

    “别怪我们多事,那天的经过,我跟大哥、明珠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其实锦绣不管做过什么,你都不会放在心上;真正叫你放不下的,是我。锦绣曾经喜欢我的事实。”

    向英东喝了一口酒,接着道:“是不是所有的人,一旦遇到自己的所爱,就会失去判断力?就连你左二爷都不能例外?你真的不知道,锦绣心里想的到底是谁?我还以为,就算是个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其实出事之后,我曾经去找过锦绣,我承认,我想带她回百乐门,我也曾经对她动过心。可是锦绣拒绝了。就在那天,她亲口对我说,她爱上了别人;这个人,就是你。”

    “震,多余的废话,我就不用多说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向英东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酒,也顺手扔出了窗外,“反正这套杯子已经少了一只,再少一只,也是照赔。”

    他一边说,一边走到门口,拉开了门,回头搁下一句:“可是左二爷,杯子碎了,也就碎了,反正多少套杯子你也买得起。不过,荣锦绣,这天底下可就只有一个,你打算怎么赔?”

    一带上门,向英东就松了一口气。

    看左震的神色,这件事已经十拿九稳地办妥了。

    唉……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荣锦绣天生就应该是左震的人?难道他向英东就有哪一点不如他?命苦啊。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