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琉璃般若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番外 销魂殿 小白爆笑番外
    半窗幽梦微茫,歌罢钱塘,赋罢高唐。

    风入罗帏,爽入疏棂,月照纱窗。

    缥缈见梨花淡妆,依稀闻兰麝余香。

    唤起思量,待不思量,怎不思量!

    终于有人来让自己玩了,不是,是有人来陪自己玩了,琉璃开心的蹦蹦跳跳的在前面引路。小嘴一直不停得和弱柳叽叽呱呱说着。山路十八弯之后,镜子一样的一面湖水出现在几人眼前,犹若群山翡翠间的一滴清泪。

    湖面几只仙鹤和一些未知名却异常美丽的飞禽悠闲自在的望着水中的倒映,梳理自己的羽毛。靠岸处还停着一叶扁舟,想是琉璃常常荡舟玩耍之处。

    一座别致的竹楼掩映在旁边的树林里,与周围宛若仙境的景观和谐的融为一体。不远处的参天古木上,还建着一间花房,到处爬满的鲜花与绿色植物几乎把整个小屋都包裹住了。秋千一样的软梯从高高的树上垂下来,风一吹,荡啊荡的。

    琉璃引着他们上了楼,弱柳兴奋而好奇的四下张望。不时又偷偷的看着罗玄,不明白这个孩子气的少女居然是他的娘子,脑袋打了一堆结,都快要凝成糨糊。

    小楼环境幽雅,简单别致,只是……

    弱柳和扶风看着扔的满地的书和衣物,还有乱七八糟的凌乱物品忍不住嘴角含笑。

    琉璃尴尬的扑上前去,一面把自己的bra啊,肚兜啊,泳衣啊,超短裙啊慌忙的捡起来,一股脑的打开箱子往里塞。一面望着罗玄嘿嘿的笑着,她怎么知道他会早点回来嘛。

    罗玄无奈的摇头,每次不管是哪个房间,她都有本事弄得一塌糊涂,却又没本事收拾。

    “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罗玄转身进了厨房。知道自己不在这两天,琉璃肯定又没好好吃饭全吃零食了。

    弱柳又一次满头黑线,竟然有娘子坐在这玩,相公下厨做饭的么?

    琉璃一脸无辜的望着她,眼睛里就写了五个字:我不会做啊!

    “来来来,我带你们参观参观!”琉璃兴奋的带着弱柳和扶风到别的房间。丫丫在前面扑腾着小翅膀飞着。

    “弱柳呢以后养伤就先住在这个房间里。这个呢,是玄哥哥的书房,扶风就晚上就住这吧。旁边的这间,是我和玄哥哥的卧室。”

    琉璃推开门,空气里漂浮着淡淡的檀香。窗口上挂着一串珍珠一样透明珠子做成的风铃,声音悦耳动听。窗口外面正对着下面的湖泊,微风习习,叫人心旷神怡。

    只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扶风把弱柳放在外面的长塌上,琉璃小心的给他们端了两杯水过来,笑着高声道:“农夫山泉,有点甜哦!”

    弱柳喝了一口清澈的山泉,凉爽透心了。灵光一闪突然恍然大悟,知道是哪里觉得不对了,卧室里有两张床。

    罗玄的饭菜端上来的时候,弱柳和扶风再次无奈,一面狼吞虎咽的吃着一面感慨,苍天不公啊,人家不光是神医还是妙厨呢!

    “吃掉!”罗玄看着琉璃又准备悄悄的把葱挑出来扔掉。

    琉璃无奈,强咽下肚。却见罗玄一筷子肥肉,一筷子鸡蛋又已夹到,仍不住一声哀嚎。

    “不要挑食,快吃!”

    呜呜呜,她正在减肥啦!玄哥哥做的菜每次都太好吃,害得她肚子上的肉肉都已经肥了两圈了,再这么下去就要变成球了!

    饭后,琉璃十分惨烈的被抓去洗碗。自我安慰着,就当饭后运动吧。

    弱柳和扶风在山上呆了两个月,刚一能走就被琉璃拉着到处去玩,两人年龄相近,很快便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弱柳告诉琉璃他们是因为家产的事被二娘阴谋陷害的,腿也是被她硬生生打断。她和扶风二人逃了出来,却还有一个最小的襁褓中的三弟还在二娘手里。所以一定还得回家救他出来。

    琉璃自告奋勇的教他们俩武功。罗玄看不下去她的纰漏百出偶尔也会对他们指点一二。虽是短短时日,对付普通人已经足够。

    弱柳一次实在忍不住,假装不经意的问了问琉璃和罗玄的感情问题。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一对夫妻。虽然很明显能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关怀和爱护。只是相处的模式很有问题,特别是罗玄。怎么说呢让她,感觉不是夫妻,而是父女。

    琉璃一听脸上始终的笑容凝结成霜,尴尬的摸摸脑袋。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罗玄天生便是那样性格的人,要他突然间一副和谁伉俪情深的模样,他肯定完全的不知所措。从他们一开始相遇,罗玄就一直是站在长者的地位上来关怀她教育她宠她疼她,要他因为两人成亲而改变一直以来的相处模式,的确是十分困难的吧!罗玄那样的态度,或许就是他自以为对的爱她的方式。琉璃能从他的严厉或者苛责里感受到他的爱和呵护,这就够了,比起当初他的冷漠和不接受已经要好了千万倍。只是,唯一让她无法理解的一点……

    她欲哭无泪的大致把和罗玄的那些经历和爱恋说给弱柳听,好久没有一个朋友可以让她这样倾述了啊。天知道她好像每天都过的好幸福好开心,可是心里一直有一个石头堵在她嗓子眼里让她觉得喘不过气来。特别是每天晚上,她都快纠结死了。

    那就是他们至从轩辕战那一役后成亲在一起都一年多了,可是每天晚上都是分床睡,罗玄居然从来都没有碰过她!!

    “啊?”弱柳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果真如此么?一开始就觉得不对。琉璃时常像女儿对父亲那样撒娇,可是二人之间却丝毫没有夫妻间的那种缠绵。

    如果是一般正常人的话,可能心爱的妻子夜夜在身边却从来不跟她亲热?难道罗大侠他……不举了?弱柳两颊通红,天啦,自己在想什么啊,怎么可能!

    “你们,你们从来都没那个啥过么?”

    “呃……有过一次……”琉璃脸红的低下头,想起那时流着口水嘿嘿的笑着,“大概两年前吧,还没在一起。不过那时他是迷糊了,之后还悔恨的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我都快被气吐血了。”

    “那就奇怪了,罗大侠他看起来明明就很爱你啊。你们不会这么久以来一点亲热的举动都没有吧!”

    琉璃要抓狂了,气呼呼的纠头发:“没有!没有!都一年多了!他连亲都没亲过我!就算我主动上去抱他粘他,也被他拎住抛一边去啦!!好几个吻还是我趁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爬上他的床去偷来的!一开始本来他还想要跟我分房睡的!我又哭又闹不答应说害怕,他实在没办法才让我把床和他移到一个房间里的!!呜呜呜……”

    弱柳头痛的怜悯的望着她,这下问题大了。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