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惊魂十四日(1∕14第五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十四天晚上的故事 惊魂十四日 第五章
    南天仍然惶惑地望着纱嘉,似乎想不透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但纱嘉却绷着嘴唇,缄口不语了。这时,克里斯开口道:“纱嘉,如果你不愿回顾这些令人发指的事情,就让我来帮你说明吧——当你承认‘催眠’这一事实后,很多貌似不可思议的事情,就都能解释了。

    “首先尉迟成的故事因为‘暴风雪山庄模式’而犯规,这是你们事先无法预想的——应该是纱嘉临时想到可以以这个理由将他杀死。而接下来,作为第2号的徐文,就是一个重点人物了。

    “如果我没推测错的话,我们之前一直猜测的‘密室’,其实并不是一间独立的暗室,而是可以连通14个房间的一个‘串联型密室’——也就是说,其实通过密室,每个房间都是相通的!”

    克里斯望向纱嘉,见她低头不语,知道自己说对了,继续道:“确定了这一点,再加上纱嘉是一个高级催眠师,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徐文是造成‘犯规’的关键人物!我想,整个过程应该是这样的——

    “尉迟成的故事讲完后,纱嘉应该去找过他一次,提示他犯规了。这次拜访的重点,其实是用某种录音工具录下尉迟成的‘一些话’。所以,我们第二天晚上听徐文讲故事之前,尉迟成没有下来,北斗上楼去叫他,才会听到他说‘有些不舒服,不下来了’——其实,当时房间里的尉迟成已经变成尸体了!而北斗听到的,只是纱嘉用遥控器控制的录音而已!”

    克里斯的分析令在场的人寒毛直竖。停顿了一会儿,克里斯继续说:“徐文的故事讲完后,我们到尉迟成的房间去,发现他竟然以徐文故事中的情节被杀死了!当时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却能解释了——毫无疑问,纱嘉在徐文讲故事的前一天晚上,悄悄通过密室进入徐文的房间,并催眠了他!

    “催眠的细节我不得而知,也许是通过某种暗示,让睡梦中的徐文把自己构思的故事的某些重要内容,以梦话的形式说出来。这样一来,纱嘉等于提前得知了第二天徐文要讲的故事中的一些情节。于是,她在第二天下午,悄悄潜入尉迟成的房间,将他杀死,并把现场布置成跟徐文的故事一样的场景——就这样,令徐文犯规了!

    “然而,对徐文的利用并没有结束。第三天晚上,夏侯申讲《谜梦》这个故事,徐文因为头一天受到了惊吓,所以没有参与,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而夏侯申讲完之后,我们因为争论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而没有在当天晚上给这个故事打分——这就又给纱嘉提供了可乘之机。

    “夏侯申讲完故事的那天晚上,纱嘉以同样的手法潜入徐文的房间。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她不是要从徐文口中套出什么故事情节,而是用催眠术对他施加暗示。这个暗示是——‘从前天起,他就在做同一个噩梦,然后在4点18分被噩梦吓醒!’”

    “啊!”夏侯申惊呼起来,“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当时错怪了徐文,以为他是要故意陷害我。但实际上,他根本没有经历过什么噩梦,只是被纱嘉用催眠术施加了心理暗示而已!”

    “就是这样。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手法让你的故事也‘犯规’了!”

    “那么,接下来犯规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呢?”千秋问道。

    “我挨着往下说吧。莱克的故事没有犯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他巧妙地用了‘那个方法’——不预先想好故事情节——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个聪明的做法。接下来,暗火又成为主办者的目标。”

    克里斯望向暗火:“我记得你说过,在你讲故事的前一天晚上,有一个人和你待在一起——这个人就是纱嘉——对吧?”

    “……是的。”暗火难堪地承认。

    “为什么你当时不直接说出来呢?”

    “纱嘉说,希望我能保守和她暗中接触的秘密。她说如果让主办者察觉的话,恐怕会对我们不利。”

    “你难道没有怀疑过她?认为她接近你是有某种目的?”

    “我想过的,但是,她整夜都跟我待在一起……”

    “我明白了,”克里斯颔首道,“正是这一点,把你迷惑了。现在,我来试着分析你遇到的事吧。

    “纱嘉在你讲故事的头一天晚上来找到你,并在你的房间过夜。至于你们做了些什么,我无意探讨。但可以肯定的是,纱嘉寻找某个机会对你施加催眠。在你睡着后,她故意到楼下大厅走动,或者播放在密室录好的声音——总之是为了让我们听到‘夜半脚步声’。

    “然后,她返回你的房间,向熟睡的你施加暗示,令你做了一个跟‘夜晚跑步’有关的梦,导致你第二天在构思故事剧情的时候,把这个极富悬疑色彩的情节很自然地加了进去。”

    “没错……就是这样。”暗火头上浸出了冷汗,“这个梦中的情节启发了我,令我构思出《新房客》这个故事。”

    “关键是,”克里斯指出,“你一觉睡醒后,发现纱嘉仍然在你的身边,所以认为不可能是她在搞鬼——结果偏偏就是她。”

    暗火望向纱嘉,似乎不敢相信自己会完全陷入这小女人的圈套。

    克里斯继续说道:“至于你讲完故事的那天晚上,会在楼下看到走动的‘活死人’,显然也是纱嘉为了令龙马的故事犯规而上演的好戏——她故意穿上尉迟成的衣服,让你看到背影。目的是为了导致龙马第二天讲的故事‘犯规’!”

    “你的意思是,纱嘉也曾经潜入我的房间,利用催眠术提前获知了我的故事内容?”龙马惊骇地问道。

    “当然,实际上,之后白鲸和荒木舟先生的故事‘犯规’,都是类似的手法。我就没有必要一一分析了。”克里斯说。

    “不,我没有催眠过白鲸。”纱嘉望着克里斯说,“他讲完故事后,你暗指他的故事可能涉嫌抄袭,为了引起大家进一步的怀疑……”

    “你在我讲完故事后,立刻通过暗室进入徐文的房间,并模仿徐文的笔迹写出故事梗概,丢在床下,结果被暗中调查徐文房间的南天发现——制造出我抄袭并犯规的假象——一箭双雕!”白鲸恍然大悟。

    “我冤枉你了吗,白鲸?”纱嘉凌厉地说道,“你在现实中,没有抄袭过别人的创意?”

    白鲸无言以对,神情十分尴尬。

    沉寂了片刻,莱克问道:“纱嘉,如果说你设计尉迟成和徐文犯规,是为了有一个杀死他们的理由,那为什么后面的夏侯申、暗火、龙马、荒木舟等人,你也要处心积虑地令他们犯规呢?这样做意义何在?”

    “当然有意义,”纱嘉昂起头说,“我刚才说了,这场游戏是南天设计的一个迷局。故意制造犯规,就是谜题之一!考验你们能不能在游戏结束前,破解我们的手法!”

    “说到这一点,我确实很佩服。”克里斯望着南天,“说实话,这个迷局确实是天才的创意。我刚才说了,如果不是最后的‘电子密码’环节,令纱嘉无能为力,恐怕这个秘密我们永远都无法解开——哪怕我用《逃出魔窟》这个故事,经试探出了主办者可能就是纱嘉,却无法得知真正的主办者其实是南天!”

    “你的故事到底有何玄机,现在可以说了吧?”荒木舟望着克里斯。

    克里斯笑了一下:“我在讲《逃出魔窟》之前,其实就有些隐隐猜到,真正的主办者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我没有证据,所以才想出了这个故事,用来试探主办者。

    “你们回想一下,我讲的那个故事的结局,其实和现在的结局是非常接近的——最终BOSS并不知道自己是最终BOSS。我想,如果事实果真如此的话,那么主办者的替身(纱嘉)肯定从故事一开始,就能猜到结局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却偏偏要掩饰这一点!

    “就像纱嘉所做的那样,为了让大家不怀疑到她,她故意在每次出现选项的时候,选择错误的路线——不知不觉,7个选项全都‘选择错误’!可是,她忽略了一点,将7个选项全部选错的概率,和全部选对的概率是一样的——非常地低——只有1/128!所有人中,只有她一个人做到了!”

    “这一点,确实是我失算了。”纱嘉承认道,“但是,你设计的这个圈套只能作为‘推测’,而不能当成‘证据’。”

    “我知道,所以我并没有把我的怀疑说出来。”克里斯说。

    “说到‘概率’,抽小球决定顺序这件事的谜底,也该揭晓了吧?”夏侯申说。

    “这个手法我早就破解了——不过,还是让设计者本人掲晓吧。”克里斯望着纱嘉。

    “这不是我设计的,也是南天的智慧。”纱嘉道,“其实说穿了也很简单。那个抽小球的箱子类似一个魔术道具箱,装有隔层——暗格里藏有196个小球,分别是1~14号小球,每号球各14个。我可以用隐藏在身上的微型遥控器,对隔层里的小球进行控制。

    “龙马是第一个摸小球的人,暗格里的14个‘6’号小球就会出现在箱子底部;南天第二个去摸的时候,箱子又会变成13个‘14’号小球;莱克第三个去摸,箱子里就是12个‘4’号小球——以此类推。”

    “原来如此……”千秋汗颜道,“跟可以出老千的‘作弊麻将机’一样的原理嘛!”

    “说出来很简单,但之前你们怎么没发觉其中的奥妙呢?”纱嘉冷笑道。

    “这么说,控制大厅音箱的遥控器,也藏在你的身上?”哥特困惑地说,“可是……你的身上怎么可能藏下这么多遥控器?”

    纱嘉带着几分得意的神色说:“这就是我的智慧了。这些微型遥控器,如果藏在衣服口袋或裤包里,都有可能会被搜出来。但是,你们怎么都想不到——我把这些微型遥控器镶嵌在了我的内衣上!”

    “是这样……”千秋恍然大悟。“难怪……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坐到椅子上,大厅里主办者的声音响起来之前,你就一直用手抚着胸口,原来是在摁下遥控器!”

    “原来如此,”夏侯申长吁一口气,“所有的谜都解开了。”

    北斗挠着头说:“看来以我的能力,还是无法解开这么多的谜呀。我果然不是当侦探的料。”

    “原来你一直在扮演大侦探呀。”千秋揶揄道,“哦,那天晚上我们到你的房间去找你,发现你睡觉还穿着袜子,其实就是因为你之前也在进行秘密调査?”

    北斗难为情地吐了下舌头。

    “等等,还有一个问题,我想不通。”哥特皱着眉头说,“纱嘉为什么要给南天的故事打‘1’分呢?她既然知道南天才是真正的主办者,如果我们所有人都给南天的故事打最高分,让南天胜出,那不是正中下怀吗?为什么她非要让自己获胜不可?”

    “关于这个问题,我能猜到原因。”克里斯若有所思地说,“不过,还是让纱嘉自己说吧。”

    “不……”纱嘉摆着头,“我不想说。”

    “唔,那我就明白了,跟我想的一样。”克里斯说。

    南天茫然地看着纱嘉,然后走过去,抓住她的肩膀:“纱嘉,别再对我有任何隐瞒了,把一切都说出来吧!”

    纱嘉望着南天,眼泪簌簌而下,她只能如实相告:“南天,在做这件事之前,你对我说——虽然你非常想报复陷害你的人,但你也清楚,这是不折不扣的犯罪。所以,不管最后你能不能胜出,也不管最后结局如何,这件事之后……”

    说到这里,纱嘉哽咽了,隔了许久,她才继续道:“你叫我解除对你的催眠,然后由你向所有人宣布——你就是主办者。之后,你会向警方投案自首,并承担所有罪名。而我,则全身而退……”

    “没错……本该如此呀。”南天的眼眶也湿润了,“你没有理由承担这一切,你只是一个被我利用的‘执行者’,我才是这场游戏的‘主办者’。”

    “不!你没有利用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纱嘉扑到南天怀里,“我说过的,为了保护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纱嘉,你真是……太傻了。”南天噙着泪说,“你打算把一切都揽在自己头上,代替我承担‘主办者’的罪名吗?”有一点他还是想不通。“可你为什么要给我的故事打1分,阻止我胜出呢?”

    “因为我不想解除你的催眠,我想让你彻底忘记以前的事……我不希望按照最初设想的那样,你在这场游戏结束后,投案自首这等于是自杀!”

    南天迷茫地晃着脑袋,听不懂纱嘉在说什么:“我胜出这场游戏……跟解除催眠有什么关系?”

    纱嘉咬着嘴唇沉吟良久,抬起头来望着南天的脸,泪眼婆娑地说:“因为……我们当初约好的。我对你实施的催眠,有一个自动解除的条件,那就是——你赢得这场比赛!也就是说,在你胜出的那一瞬间,你的催眠就会解除!”

    这句话像一道电流击中了南天,他突然感到头痛欲裂。脑袋里,仿佛有一个小人儿在翻箱倒柜,将锁在潜意识深处的记忆一一寻回。

    他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纱嘉看着南天的眼睛,知道催眠已经解除了。她含着泪说道:“南天,你都想起来了,是吗?所以,你知道我想要赢得这场比赛的第二个原因了吧——我并不是悬疑小说作家。我讲的《怪胎》那个故事,其实是你创作的!所以我胜出,就等于你赢了!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南天,这场游戏,最后的胜利者——就是你!”

    南天抱住纱嘉,闭上眼睛。他忽然发现,这场游戏的胜负,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了。

    在数字键盘上,南天输入了8位数的密码。

    “啪”的一声,铁门打开了。

    北斗、莱克、夏侯申、龙马、哥特……大家欣喜若狂地冲出这所囚禁了他们14天的监狱,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喜极而泣。跑出去一段距离后,他们回过头来,看着这所矗立在荒郊野岭中的黑暗城堡,一瞬间心绪万千。他们在这里度过了恐怖、漫长的14天,却也是一生中最难忘的14天。

    现在,他们注视着依旧站在监狱门口的南天和纱嘉。白鲸说:“怎么办?报警吗?”

    “由他们吧。”荒木舟叹息道,“我想他们明白该怎么做。”

    “是的,我们走吧。”夏侯申舒展着筋骨说,“我要回家去抱老婆和女儿咯!”

    “这里是山上吗?该死,哪儿有电话亭?”莱克左右四顾,“我得跟我老妈报个平安。”

    “唔,我有半个月没洗过澡了。”千秋捋着头发说,“真让人无法忍受,我要回去好好泡个澡,再去做个SPA……”

    “我得好好休息半年,然后创作新悬疑小说了。”龙马微笑着说。

    哥特泪水涟涟地说:“终于可以回家了,我好想我boyfriend……”突然捂住嘴。

    北斗嗤之以鼻地向后摆了下手,翻了下眼睛:“早想到了!”

    “纱嘉,你也走吧。”南天说。

    纱嘉轻轻摇头,温柔地靠在南天肩膀上。

    “你为什么这么傻呢?是我害了你呀。”

    “不,”纱嘉闭着眼睛说,“认识你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

    “纱嘉,你还是……”

    “南天,你看,天上的星星好美。”纱嘉指着夜空中最亮的一颗星星,开心地说。

    南天不再说话了,他将纱嘉紧紧拥在怀中,和她一起仰望熠熠星空。泪光和星光在他们的脸上闪耀生辉,宛如银色精灵。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