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死者的警告(1∕14第三季)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八天晚上的故事墓穴来客 尾 声
    第二天一早,陆天的父母到医院来,和失散四年的儿子相认。一家人喜极而泣,抱头痛哭,久久不能自持。在场的人无一不感动落泪。

    下午,小西的妈妈开车将他们送到机场。

    分别的时候终于到了。

    “好了,你们就送到这儿吧,飞机就要起飞了。”陆天的妈妈在候机大厅对小西的妈妈说:“这段时间,真是谢谢你们照顾我儿子了。”

    “千万别这么说,我们开车撞到了他,还觉得过意不去呢。”

    “可要不是这样的话,还解救不了他呢。”陆天的爸爸说,“所以,能遇到你们,哪怕是被你们的车子撞,也是幸运的事。”

    小西妈妈笑着摇头道:“您这么说我脸都没地儿搁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陆天的妈妈拍着儿子的肩膀说:“天儿,跟阿姨和小西说再见吧,我们该上飞机了。”

    小西和妈妈都望着他,他也望着她们,许久都没有说话。

    爸爸再一次提醒道:“天儿,该上飞机了,跟阿姨她们说再见吧。”

    “再见,阿姨。还有,小西。”他说道。

    “再见。”妈妈冲他挥着手,“以后常来玩啊。”

    “嗯,我会的。”

    妈妈用手肘碰了下小西:“你不说点什么吗?”

    “你都说了啊,以后来玩。”小西说。

    陆天望着小西,最后说了句:“再见。”然后转过身,和父母朝乘机口走去。

    在他转过背去的那一瞬间,小西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在急速下坠,她从来没这么失落和难受过。

    就这么分别了吗?她望着他的背影,喉头涌起一股咸味,被她强迫压了下去。

    陆天走出去十多步后,忽然停了下来,蓦然回首。

    妈妈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张开了双臂。陆天丢下手里的包,飞跑过来。

    他一下扑到妈妈的怀里,和她紧紧相拥。

    妈妈的眼泪像绝提的潮水般涌了出来:“孩子,记住这里有你另一个家。”

    “我知道,妈妈。”他深情地说。

    他们俩分开后,互相都长吐了一口气。接着,陆天望着小西。

    拥抱。

    “我会告诉所有人,我有个好哥哥。”小西在陆天耳边轻轻说道。

    陆天望着小西,泪水溢满脸颊。

    飞机直冲上蓝天。

    小西和妈妈望着那蓝蓝的天,望了好久好久。

    (《墓穴来客》完)

    白鲸的故事讲完了。回想起他讲之前说的话,大家似乎都有点明白了。纱嘉问道:“白鲸,你说这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悬疑惊悚故事,其实就是——这个故事拥有一个美好而感人的结局,对吗?”

    白鲸笑道:“如果你认为这个故事令你感受到了美好和感动,那我想它就真的是一个特别的悬疑故事了,不是吗?”

    “的确,在悬疑惊悚故事中,拥有这种结尾的故事,是很少见的。”纱嘉微笑道,“你之前说,希望修改后的故事能令我们更喜欢——你做到了——起码我是这样认为。”

    “我只是希望这个故事多少能使大家从阴霾中走出来一些——感到人世间还是有真挚而美好的东西存在——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我就满足了。”

    “我承认你的故事令我的心情好了许多。”千秋说,“我喜欢这个故事。”

    “谢谢。”白鲸向千秋和纱嘉点头致意。

    “哈哈,看来你的故事很受女性喜欢呀。”夏侯申是真正走出阴霾了,居然笑得出来。“我们这种大男人看来就没那么容易被感动了。”

    “谁说的,我也很喜欢这个故事呀。”歌特用小指头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圈。

    “哼,你……算了吧。”夏侯申忍住没把话说出来。

    “唔……我,被深深地感动了!”北斗突然开口道,令众人怔了一下。他大声吸着鼻涕,拿出手帕,用力地擦,好像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自从到这里来之后,我听到的都是些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怖故事,这是唯一一个既吸引我,又令我感到温暖的故事,真是太棒了!”

    “噢,”夏侯申的眼睛向上翻了一下,“真是够了。”

    “好了,大家的评论和感想就发表到这儿吧。这个故事也有够长的,现在时候不早了,打分吧。”荒木舟说。

    北斗将手帕揣回兜里,一边吸着鼻涕一边走到柜子那里去,拿出纸和笔分发给众人。

    同样的统计和算分程序。由于一些人对这个故事的偏爱,白鲸的故事最后得到了一个和千秋相同的高分:9.1分。

    看得出来白鲸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他的脸上浮现出微笑。

    就在大家准备结束今晚的活动之时,克里斯忽然开口道:“嗯……有些题外话,我忍不住想说说。白鲸,我之所以选择在评分完毕之后才把这些话讲出来,就是为了表明,我不是想要针对你,而是就事论事。希望你不要介意。”

    白鲸感觉到克里斯可能要说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他收起脸上的笑意,问道:“你想说什么,克里斯?”

    “是这样——我们都知道,你是最近很火的‘悬疑小天王’,你日趋上升的名气使得我也忍不住去买了你的几本书来看。老实说,写得非常不错,令我大开眼界。”

    “谢谢,可是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你目前出版的书一共有四本,没记错的话,书名分别叫做《瘟疫》、《高窗》、《恶化》和《硬糖》,对吗?”

    “没错。”

    “而你今天讲的这个故事,名字叫做《墓穴来客》。”

    “那又怎么样?”

    克里斯双手比了一下,示意白鲸听他说下去。“现在,我们再来回忆一下你之前所出的那四本书的一些共同点——无一例外的,你那四本书的主人公全部都是三十岁左右的男性;而那四本书的故事风格,基本上都属于冷硬派,情节上没有任何温馨和可爱之处,最后的结局也都是以死亡或悲剧收场。”

    克里斯有意顿了一下。“而你今天讲的这个《墓穴来客》,不仅书名的字数上和以往不同,故事风格也可谓是大相径庭——不但主角是个十多岁的少女,情节上也是走的校园和家庭路线,最后的结局更是感人至深——这实在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

    白鲸眯起眼睛问道:“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克里斯没有说话,一直专心致志聆听他们对话的荒木舟在此刻将话挑明了:“白鲸,这还用得着问吗?小天才是在质疑——这篇《墓穴来客》,真是你自己构思出来的吗?”

    白鲸“哼”了一声。“笑话,不是我自己构思的,难道还是在座的哪位帮我想出来的?”

    “这个,你就得问问小天才,他为什么会怀疑你了。”荒木舟不紧不慢地说,“或者,你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篇故事的风格和以往的如此不同。”

    “我觉得这没什么好解释的。没错,我以往的作品多数都是冷硬派的,但是难道我就应该永远定型下去吗?我就不能试着改变风格?这都要受到质疑,实在是太可笑了!”

    “你当然有权利改变写作风格。”克里斯说,“一个作家尝试改变写作风格,多半是因为想要创新或有所突破,但是却往往不能确定新风格能不能被大家接受和喜欢。所以之前讲故事的人,都是选择自己擅长的风格和题材,以便在这个竟争异常激烈的游戏中拥有最大的把握。比如龙马以前就很喜欢以高中生作为故事主角,他讲的《活死人法案》就正是这样;而徐文以前几乎从没写过以男性为主角的故事,《鬼影疑云》这个故事也就不例外——而你,居然在这种时候想要‘创新’——这就显得有点奇怪了。”

    这番话说得白鲸有点哑口无言,他张着嘴楞了好半晌,说道:“可是……我之前就说了呀,我临时改变了这个故事的某些情节和结尾……所以风格当然就跟以前的不尽相同了。”

    “没错,可是基本设定是没变的,这就够让人生疑了。”荒木舟不知从何时起,竟然跟克里斯站在一边了。

    白鲸紧绷着嘴唇,面露难堪之色。他沉默了许久,说道:“我不想再做多余的解释了,如果你们认为我抄袭或借鉴了谁的作品,就请拿出证据来。否则的话,就不要在这里无端猜疑!”

    克里斯忽然笑起来:“哈哈,白鲸,我只是提出一些有意思的事实而已,并没有说你抄袭呀,你又何必这么认真呢?不过说到抄袭,我还想说几句玩笑话呢,你听了可不要生气呀。”

    白鲸瞪视着克里斯。

    “其实我觉得,你这篇《墓穴来客》真的没有抄袭。但为什么风格和以往的作品区别又这么大呢?”克里斯故意停顿一下。“也许,情况和刚才所说的刚好相反呢。”

    白鲸张口结舌地望着克里斯:“你……什么意思?”

    克里斯直视着白鲸说:“我的意思是,也许你之前那些作品才是抄袭的,只有今天这一个是自己想出来的!”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众人都惊愕地望向白鲸。而白鲸面色苍白,呼吸急促,一只手指颤抖着指向克里斯:“你,你这完全是对我的恶意诽谤!克里斯,你到底有何居心!”

    克里斯连忙摆手道:“别生气,我刚才就说了,这只是玩笑话罢了。你不用当真啦。”

    “有你这种充满恶意的玩笑吗?!克里斯,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怀疑我的话,就把证据拿出来,不然就别在这里胡言乱语!如果你觉得这种‘玩笑’很好玩的话,那你就自己慢慢玩吧,我不奉陪了!”

    说完这番话,白鲸愤然离开座位,怒气冲冲地上到二楼。进入房间后,“砰!”的一声将门关拢。

    大家注视着离开的白鲸,静了一会儿。纱嘉说:“他真的生气了。”

    “我看,倒不如说是真的心虚了吧。”荒木舟冷言道。

    “荒木先生,别再说这种话了。克里斯,你也是,如果拿不出真凭实据来,还是别乱怀疑人的好。”纱嘉皱着眉毛说。

    克里斯笑着说:“我都说了只是开玩笑,他还是这么当真。随便一试,就把他的态度试出来了。白鲸还真是个沉不住气的人啊……算了算了,不说了。”

    夏侯申看了一眼手表:“十二点过了,休息了吧。明天晚上该谁了?”

    “该我了。”北斗吐了口气,捏紧拳头。“终于该我了。”显得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

    “那你好好准备吧。”夏侯申说,大家都要起身离开了。

    这时,一直埋着头没有说话的龙马开口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为什么自我之后,就没有人犯规了呢?”

    千秋瞪着他说:“怎么,你巴不得我们犯规是不是,这样就都跟你一样了。”

    龙马摇着头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有点怪怪的,好像那个主办者,没兴趣再陷害后面的人了。”

    千秋“哼”了一声:“还说不是这个意思呢,我看你就是心理不平衡。懒得跟你说了,你自己在这里慢慢琢磨吧!”说完上楼了。

    其他人也纷纷离开了,龙马垂头丧气地坐在原地,看起来感到困惑不解。克里斯盯着他看了一阵,慢慢走到他身旁,靠近他的耳朵,小声说了一句:

    “他们真的没犯规吗?不要言之过早哦。”

    龙马惊愕地抬起头来,目瞪口呆地望着克里斯。克里斯深不可测地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南天回到房间后,并没有睡下。他把耳朵贴近门,聆听外面的声响,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今晚,他准备设施昨晚想好的那个大胆的计划——悄悄潜入徐文的房间,调查那间可疑的屋子。

    这是一个需要鼓起十二分勇气才能进行的计划。那个房间里,现在停放着一具冰冷的尸体,南天一想到徐文死时那恐怖的表情,就感到遍体生寒。但是,他必须克服恐惧,才有可能接近真相。

    一点钟的时候,南天将房门轻轻打开一条缝,他用眼睛和耳朵捕捉着房子里的动静,直到确定外面一片静谥,才悄悄走出门,将门虚掩,经过走廊上的四个房间后,来到徐文的房前。

    南天握住门把手,用最轻微的力气一丝一丝地推门。门打开了——这里所有的房间都只能从里面锁门,而不能从外面反锁——这一点帮了南天的大忙。

    进入到徐文的房间,南天确定没有弄出一点儿声响。他将门轻轻关拢,使光线不会透露出去,这才打开屋内的灯。

    他的眼睛躲避着地上停放的尸体,但第一眼看到的还是它。不可能看不到的——尸体的样子跟昨晚他们离开时一样——床单的一角盖住了那张可怕的脸。南天在心中感谢自己昨晚做了这个小举动。

    现在已经成功地进入到徐文的房间了。接下来,南天准备在这间屋内仔细搜索一番。但这间小屋实在是简单极了,除了一张床,一座布艺沙发和角落里的抽水马桶之外,别无它物。南天几乎用手贴着墙一寸一寸地摸索,幻想会不会出现电影里的一些情节——当手触碰到墙面某块微微凸起的部分后,房间的一面墙就会挪开,出现一个通往密室的甬道。但可惜的是,他摸了满手墙灰,把这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屋每个地方都摸了个遍,也没能发现什么异常,更别说启动什么机关了。南天甚至把手伸到抽水马桶的边缘里去探索了一阵,仍然一无所获。

    他叹了口气,沮丧地坐到床上,这时眼睛又不由自主地瞥到了床边停着的尸体。南天赶紧将目光移开,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徐文说他在这里睡着之后,会做怪异的噩梦或是出现幻觉……可是,我总不能在这里睡觉吧——一具尸体就停在我的身边!想到这里,南天不禁打了个寒噤。突然,他猛然想起了徐文死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我看到床下有一双眼睛,在瞪着我。

    这句话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徐文在耳边亲口道来一般。南天脸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又连着打了几个冷噤。

    难道,是床下有什么问题?

    南天咽了口唾沫——他实在是不愿意把头或手伸到床下去看和摸索,这表示他必须和徐文的尸体紧挨在一起,这真是太恐怖了。

    但是,除了这样做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

    事已至此,南天只能再次鼓足勇气。他蹲下来,背对尸体,然后慢慢弯下腰去,眼睛仔细搜视床下。

    黑黢黢的一片,什么都没有……突然,南天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一样东西。

    一叠纸,藏在床地的最深处。

    南天迟疑了一下——昨晚我也看了床下的,没有看到有一叠纸呀。也许是我昨天没看清楚?有可能……那么,这叠纸是谁故意藏在床下的,还是从床的缝隙里掉落下来的呢?

    不管怎么说,把它拾起来看看吧。南天把身体贴到地上,伸出手去抓那叠纸。

    抓到了。南天把这一小沓纸拿出来之后,看到了上面用签字笔写着的内容——原来就是徐文用来记录故事大纲的那叠纸——南天想起来,徐文死之前的那天早上,自己来这间屋来找他的时候看到过的。没错,一模一样的笔迹,上面写的是《鬼影疑云》这个故事的大致情节和整体框架。

    南天注意到第一张纸的上面,用括号标注了写下这些内容的日期——4月23日。他想了一下,又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日历——没错,我们是从4月22日起开始讲第一个故事的(尉迟成),而徐文排在第二个。所以,他在4月23日的时候构思出了这个故事……

    南天向后翻了几页——全都是《鬼影疑云》这个故事的一些纲要。突然,他心中一惊——徐文的故事之所以会犯规,难道是因为主办者在他讲故事之前偷看到了这个本子上的内容,所以才提前得知了他的故事情节?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徐文为什么会犯规,就不难解释了!可是……南天的眉头皱拢了——夏侯申、暗火和龙马为什么也会犯规呢?总不会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故事大纲写在纸上,又被主办者偷看到了吧?应该不可能,因为越到后面,大家就越谨慎了,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南天感到疑惑不解,一边思索着,一边继续翻动着这叠纸。突然,一页纸上写着的内容令他顿时瞪大了眼睛,嘴也不自觉地张大了。他感觉浑身的血都在往头上涌,惊愕地几乎停住了呼吸。

    这一页纸的上方——仍旧是徐文的笔迹——清楚地写着:

    4月28日新构思的故事《墓穴来客》

    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南天无比惊诧地推算着时间——今天是到这里的第八天,就应该是4月29日。今天晚上白鲸才讲了这个叫做《墓穴来客》的故事,而徐文的这个本子上,却清楚地写着,这是他在4月28日——也就是昨天,他死之前所构思的一个故事!

    南天全身一阵阵发冷,他所发现的这个惊人的秘密,令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埋下头,又仔细地往下看了两页——没错!故事情节的设计和白鲸今晚讲的故事几乎完全相同!

    南天心中无比骇异,却又感到不可思议。他按住狂跳的心脏,努力保持镇静。仔细思索了片刻,他觉得这件事只能有两种解释:

    第一是,白鲸抄袭了徐文的故事创意!可是,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他怎么可能知道徐文构思出了一个新故事?而他又怎么可能看到徐文的手稿呢?昨天晚上,是夏侯申、北斗和我一起把徐文的尸体抬回来的,白鲸根本就没有进过这间屋!难道他后来悄悄潜入到了这间屋来……不对,南天立刻想到,这是不符合逻辑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白鲸不可能还把这叠纸留在这间屋里!

    那么,会是第二种情况吗?(南天此刻的思维极度混乱,想到了各种诡异的可能性)——白鲸刚好想到了一个和徐文构思出来的故事类似的故事。不对,这更不可能!这种概率太低了!

    南天突然意识到,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徐文的稿子写在白鲸讲述之前!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白鲸都犯规了!

    南天的脑子现在乱极了,他又想起了徐文说自己房间闹鬼的事;也想起了克里斯说的——“徐文几乎从没写过以男性为主角的故事”……如此看来,这篇《墓穴来客》,真是出自徐文之手?那白鲸为什么会知道这个故事呢?是有人故意陷害他,还是……

    南天全神贯注,思索着这起令他感到扑朔迷离的事件。而此时,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一个恐怖的黑色人影正在慢慢升起……

    (第三季完)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