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凶画(刑警罗飞系列之1)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尾 声
    一个星期后。

    罗飞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对于在枯木寺中发生的那起离奇案件,现在还有一些扫尾的工作需要处理。

    在他的面前,放着一份对“死亡谷”中的致命病毒及“无头草”的医学分析报告,这份报告从科学的角度验证了他当初的一些猜测。

    位于南明山北侧的“死亡谷”地势险恶,在某种程度上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小型生态系统。在这样的生态系统中,往往会出现一些外界没有的独特物种,那尚未命名的致命病毒就是其中之一。自然界是奇妙的,“死亡谷”中的动物之所以能不受病毒影响,安然生存,是因为在谷中还生长着一种能克制该病毒的植物———“无头草”,其草叶中的某些化学成分能起到杀灭病毒的作用。人无法像谷中的动物那样食用“无头草”,但通过炙烤的方法,也能够吸收草叶中的有效成分。

    不过这种自然的方法无法根除人体内的病毒,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病魔有可能卷土重来。吴健飞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所以每到这个时刻,他就会从“死亡谷”中采回大量的“无头草”,然后闭门不出,并趁着夜晚每天到小屋中炙烤草叶熏疗,直到病症消失。

    当年那个从“死亡谷”中逃生的樵夫,肯定也知道了这其中的奥秘,所以才会采集“无头草”带回村落,但他受伤太重了,还没来得及说出原委便一命归西。村民们虽然知道这些草是救命的东西,但却无人了解该如何使用,以致造成了全村尽亡的惨剧。

    现代医学提供的抗生素能够完除人体内的病毒,罗飞和空静等人在接受注射之后,都陆续恢复了健康。那些僧人们这几天也都回到了山上的寺庙中,枯木寺在经历了这场劫难之后,想要恢复到以前的正常状况,还需要更长一点的时间。

    罗飞正在考虑什么时候该上山再察看一下情况,派出所的院子里响起了一阵喧哗声,他心中一动,知道是周平等人回来了。

    果然没过片刻,周平便风尘仆仆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他刚刚完成了搜索陈健尸体的任务,显得有些疲惫。

    “怎么样?”罗飞开门见山地询问道。

    “找到了。”周平兴奋地径直走到办公桌前,把手中攥着的一件东西往桌上一拍,“看,在尸体旁还发现了这个。”

    那是一幅卷着的画,很多地方都已经陈旧甚至破损了。

    “凶画?”罗飞站起身,脱口而出。

    周平点点头,然后把那幅画在罗飞面前缓缓展开。他的动作庄重而轻柔,似乎生怕惊动了画里的某种东西。

    这幅充满神秘色彩的画,引发起整个枯木寺案件的导火索,终于一点点地展现出了它的真面目。

    一股愤怒的怨气也随之在屋中弥漫开来,罗飞不安地挪了挪身体,想要躲避着什么。

    可他是无法躲开的,那怨气的散发源,画上那双愤怒的眼睛似乎有种神秘的魔力,你越想躲避,它越是死死地盯着你,仿佛要将你吞噬一般!

    罗飞有些迫不得已地和它对视着,他仿佛又回到了悬挂空忘尸体的那间小屋,如火焰般的愤怒包围着他,令其不寒而栗。

    画的底页有一行小字:“一九七二年五月二日,吴健飞作自画像。得高僧点拨,封怒火于画中,淡世俗于方外。”

    “凶画。”罗飞轻轻地感叹着,“作画者把自己全部的愤怒都浓缩在这张薄薄的画纸上了。看着这幅画,完全能体会到当时吴健飞的那种心境。”

    “现在我知道胡俊凯和陈健为什么看到这幅画会那么害怕了!面对这种愤怒,我们尚且怯然,而他们俩又各自藏着心事,那目光更是能直刺他们的心灵,足以逼出他们心中所有的恐惧。”周平已仔细地看过画上的内容,此时也附和着说道。

    “把画收起来吧!”罗飞似乎有些承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他一边说,一边自己动手卷起了那幅“凶画”,然后他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这画上的内容倒是解释了我心中关于那起案件的最后一个疑惑。”

    “哦,是什么?”

    “陈健坠崖后,张斌告诉胡俊凯,在现场曾出现一个无头黑影。我一直不能十分确定胡俊凯是怎么想到这个黑影就是吴健飞的。现在可以解释了,因为胡俊凯已经从吴健飞的自画像上知道了对方当时的体态。以他的头脑,应该很容易把‘无头黑影’和吴健飞联系在一起。”

    “不错。”周平赞同地点着头,“他也因此向罪恶越滑越深,自己最终也惨死在枯木寺中。”

    “把这幅画拍照留底,然后送到吴燕华手中吧!这是她父亲的遗物。”罗飞把画递给周平,“这个案子也该画上一个句号了。回头你写一份结案报告吧,也算给家属们一个交待。”

    周平迟疑了一下,说道:“罗所,给家属的报告一定要如实写吗?”

    罗飞一愣:“你想怎么写?”

    周平挠了挠头皮:“吴健飞把陈健推下了悬崖,然后自杀身亡。胡俊凯则是意外感染病毒,因山上医疗条件限制,不幸病故。”

    罗飞略一皱眉头,随即明白了周平的用意,对于吴燕华来说,这也许是最容易接受的一个解释吧!

    “好吧。”犹豫了片刻后,他点了点头,吴燕华已经承受了太多的不幸,维持住她对胡俊凯的爱,也许这就是让她勇敢活下去的最后的精神支柱了。

    半个月后,罗飞调离南明山派出所,周平接任了所长的职务。

    (完)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