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官家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54章 大有来头
    李鑫和童令渊寒暄了几句,便引介了**裳、刘伟鸿与唐秋叶。李鑫的介绍很是简单,只说是自己的朋友,首都来的,其他只字未提。

    事实上,在青峰农校见到刘伟鸿,李鑫深感震惊。**裳说得明白,刘伟鸿是老刘家的嫡孙,他老子刘成家前不久刚刚就任某主力集团军军长。这样一个最正宗的红三代,**,竟然会在青峰农校上班,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李鑫的父亲李逸风虽然只是副省长,但李鑫是在首都上的大学,为人又八面玲珑,在首都很是结jiāo了一批朋友,其中不少是正宗的红三代,譬如**裳的表哥。对于这些红三代的去处,李鑫心中有数,从政的,如今都在县处级以上,经商的,更是富甲一方。唯独没有见过在一个中专学校当xiǎo老师的。

    老刘家因何如此安排刘伟鸿,其中必有深意。

    李鑫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刘伟鸿纨绔的名声,开始还以为是“发配”,但联想起刘伟鸿发在《号角》上的那篇文章,李鑫随即推翻了自己的结论。

    一个发配的纨绔子弟,不可能写出那样的文章来。

    这篇文章,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高层的人事布局。老刘家成为前不久政治博弈之中获利最大的一方。单凭这一点,刘伟鸿也不可能是发配的对象。

    这样的政治天才,就算在京师,在政治世家豪mén大族,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有哪个家族会“làng费”这样的奇才杰出之士?

    看来只能是锻炼了。

    在基层锻炼一段时间,镀镀金,今后自然会另作安排。

    既然如此,李鑫就恪守规则,决不泄lù刘伟鸿的真实身份。却在心中暗暗高兴,只要刘伟鸿留在楚南省,这个朋友无论如何都要jiāo上,这一点,至关重要。好在他老子是楚南的副省长,应该可以帮得上忙。只要主动帮了刘伟鸿,刘老和老刘家的其他重量级人物,肯定能看得见的。

    当真是天赐良机!

    相对来说,**裳在李鑫心目中就远远不如刘伟鸿重要了。

    **裳毕竟是nv孩子,又已经停薪留职,摆明要脱离官场了。做朋友没问题,但在官场上能够给予老李家的助力就比较xiǎo了。

    作为衙内,李鑫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在华夏国,在官本位的体制之下,头上有帽子,手里才能有权力,有了权力,才有一切。

    其他都是虚的。

    所以,在引介的时候,李鑫不动声sè的将刘伟鸿放在了首位,其后才是**裳。对唐秋叶,李鑫也没有丝毫怠慢之处,言语之间,将唐秋叶抬到了和刘伟鸿**裳一般的地位之上。

    刘伟鸿很满意。

    李鑫果然是个角sè,明白给朋友的朋友面子,就是给朋友面子。做人的艺术堪称炉火纯青了。

    童令渊身为副专员,何等机灵?一听李鑫这个介绍,就明白其中有玄机。普通的朋友,可当不起李鑫专程从大宁市赶过来。而且李鑫话虽没有明说,但看他的神情,明显认为这几位朋友的地位不比他低,甚至略略还有点仰慕之意在内。

    这个就很了不得了。

    李鑫的老子,可是副省长,尽管没有入常,不过近来已经有了风声,李逸风有可能出任常务副省长或者是省委组织部长。无论是常务副省长还是省委组织部长,在一省之内,那都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下面地市的头头脑脑们,需要仰其鼻息。

    童令渊以往去省城跑项目的时候,与李鑫打过jiāo道。李鑫很会做人,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但骨子里头那股优越感,那也是明明白白,谁都能感受得到。

    现在,李鑫身上那股优越感隐敛不见了。那就是只有一个原因,这里有人比他更优越!

    但童令渊也是人jīng,李鑫不说,他绝不luàn问。李鑫都需要仰慕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来头。而且李鑫这一次“悄悄的进村”,明显就是不想惊动青峰官场的人。既然如此,他便有义务为李鑫保守这个秘密。这样一来,说不定能把和李鑫的关系更加拉近一步。

    官场上,所谓的拉拢关系,有时候不在乎你做了什么,还在乎你不做什么。

    “李处,都说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吃个便饭吧?”

    童令渊带着商量的语气问道,略有一点请示的意味在里头。

    聪明的人,往往会将衙内和老头子当做同一个人来看待,至少表面上会是如此。至于实际cào作的时候,那就“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了。

    李鑫望了望刘伟鸿和**裳,这两位都是脸带微笑,眼神却是明明白白的说了“不”。

    朋友聚会,何必要将一大帮子不相干的官员们拉进来凑热闹?

    “呵呵,童专员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有公干,咱们就不打扰了。到时候李鑫一定登mén拜访童专员。”

    李鑫客客气气地说道。

    童令渊见了这般神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当下不敢过多纠缠,连连点头,说道:“那好那好,那就不打扰李处和朋友们叙旧了。”

    “多谢童专员。”

    李鑫微笑点头,便在服务xiǎo姐的引领之下,上了二楼。

    童令渊扬起手臂,笑容满面的不住颔首,直到李鑫等人转过了拐角之处,才放下手来,脸上百huā齐放的笑容随即隐敛,恢复了矜持的神情,转过身来,和王局长握手,淡淡地说了两句客气话。

    王局长早已经被震得晕头转向,握着童令渊的手,试探着问道:“童专员,这几位是……”

    童令渊望了他一眼,淡然说道:“一个朋友。”

    王局长就知道,这个朋友来头极大,连童令渊都十分忌惮,不愿意说出他的真实身份,当下连连点头,不敢多问。一家人簇拥着童令渊和童令渊的随行人员,也进了二楼的包厢。

    “卫红,你点菜吧,雨裳和秋叶的口味,你比我清楚。”

    一行四人在包厢里坐定,李鑫笑着将菜谱递给了刘伟鸿,“云xiǎo姐”也在不知不觉间改口成了“雨裳”,尤其难得的是,改得十分自然,没有丝毫勉强之处。

    李鑫这个话倒很是合理。**裳是首都人,唐秋叶是青峰人,两个人的口味肯定不一样。要照顾好两位nv士,自然要找对正主。

    刘伟鸿也不客气,拿过菜谱,一口气点了十来个菜,南北风味的都有,不过以楚南风味为主,高档菜和家常菜搭配,有热菜也有凉盘。

    唐秋叶一进mén,就乖乖的坐着,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听刘伟鸿点的菜越来越多,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望了他一眼,很xiǎo声地提醒道:“四个人吃,太多了……”

    刘伟鸿微笑道:“不要紧,李处是大款,吃不穷他。”

    李鑫便微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人是只有四个,来头不xiǎo,规格自然也不低。吃不吃得完不要紧,关键是不能太寒碜。这也是国人宴客的规矩了,面子比肚子重要。刘伟鸿要是做出xiǎo家子气,未免有瞧不起李鑫之嫌。

    李鑫益发觉得刘伟鸿虽然年轻,却世事dòng明,不仅仅是“政治天才”那么简单。

    “喝什么酒?”

    李鑫问道。

    刘伟鸿笑道:“酒就要由李处来做主了。我不是很内行……不过我姐的酒量还可以。”

    “是吗,这倒真是看不出来,雨裳还是酒道高手。”

    李鑫便笑yínyín的。

    **裳瞪了刘伟鸿一眼,说道:“李处,你别听他胡说,他呀,就是喜欢捣蛋。他的话你要是信了,够你头痛的。”

    “哈哈,这个评价很高啊,卫红,你说是不是?”

    “那可不?不是什么人,都能让我姐头痛的。”

    刘伟鸿笑嘻嘻的说道。

    见**裳坚决不肯点酒,李鑫便试探着问道:“咱们这里有两位nv士,那就来点红酒吧,怎么样?红酒养生。”

    不待**裳答话,刘伟鸿就摇了摇头,说道:“红酒是养生,不过李处不会指望青峰宾馆有真正的好红酒吧?这个东西,暂时还没有在xiǎo地方流行。”

    李鑫一拍脑mén,说道:“就是,把这茬给忘了。早知道这样,就该从大宁带几瓶红酒下来。”

    **裳说道:“现在去大宁拿,也来不及了。秋叶,你喝什么酒?”

    唐秋叶双手连摇:“不不,我不喝酒的,我不会……”

    “那就这样吧,上瓶五粮液,卫红你陪着李处喝点。我和秋叶就以饮料作陪吧。”

    李鑫笑道:“雨裳,这可不行啊。你要是不能喝酒,我也不敢勉强。但你是海量,却拿我们出洋相,不厚道哦。”

    **裳笑道:“早就说了,这家伙的话不能信,信了就糟糕了。就这么办吧,男士喝酒,nv士饮料,公平合理。”

    李鑫毕竟也是头回和**裳打jiāo道,不敢勉强,笑着点了点头。

    不一会酒菜陆续上桌,李鑫亲自给刘伟鸿斟了酒,又给两位nv士斟上饮料,举起杯子,说道:“来,大家干一杯,我也不说多的,卫红、雨裳要是给面子,今后大家就是朋友了!”

    四只杯子举起来,在酒桌中央轻轻碰到一起。

    PS:感谢我未飘林、féi仔兵、大卫维拉、心之缘VS、神级书呆子、cn2541、Andy.xia等等书友的打赏!!!

    大家别忘了三江投票啊!!!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