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官家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34章 回家
    刘伟鸿提着简单的行李,走出首都机场。

    在接机口,刘伟鸿一眼就看到了母亲林美茹。

    林美茹一件黑sè的短袖T恤,一条黑sè的长裙,明黄sè的高跟凉鞋,头发烫了xiǎobōlàng,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往那一站,那种端庄的气质就出来了。

    林美茹身边则笔直地tǐng立着标枪一样的谢光荣。

    刘伟鸿笑着上前,很洋气地给了母亲一个拥抱。

    “这孩子,多大人了,还这么调皮!”

    林美茹嘴里责怪,双手轻轻拍打着儿子厚实的背脊,满脸都是笑容。

    “妈,你真漂亮,气质又好,我爸当年那眼光,真是赶赶的……”

    刘伟鸿拥抱过母亲之后,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林美茹,啧啧赞叹不已。

    “这孩子,怎么嘴巴变得这么甜了?青峰地区的山水,就这么特别,与众不同,能把人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听了儿子的夸奖,林美茹更是欢喜,笑眯眯的,也是不住地打量着刘伟鸿,连连点头:“嗯嗯,比上回还要壮实了,这个好这个好……”

    谢光荣上前一步,主动接过了刘伟鸿的旅行包。

    这也是前所未有的,老爷子的卫士,还没有谁对刘伟鸿这样客气过。

    出了候机室,刘伟鸿更是吓了一跳。

    mén外竟然停着一部大红旗。

    刘伟鸿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老爷子的二号配车,也就是备用车。虽然老爷子通常乘坐的都是一号配车,但将二号车派出来接他,当真是非同xiǎo可。

    这个牌照,是在中央警卫局存档了的。

    “妈,这是……”

    刘伟鸿指着那台大红旗,征询地望向林美茹。

    “嘿嘿,这可是老爷子钦点的。他指明要xiǎo谢开这部车来接你!”

    林美茹微笑说道,脸上都放出了光彩,显见得老爷子给自家儿子这么大的脸面,连她都没有想到。就算是刘成胜,等闲也不能使用老爷子的二号车。

    对于那些规矩不是很严的世家豪mén来说,xiǎo字辈偶尔动用一下老爷子的配车,也不算大事。但老刘家的规矩,自来特别严,动用二号车给刘伟鸿借机,当真是破天荒的第一回。

    谢光荣将刘伟鸿的旅行袋放进后备箱,打开了车mén。

    “妈,您先上!”

    刘伟鸿挽着母亲的胳膊,将她送上了车,自己坐在母亲的身旁。

    对于刘伟鸿的懂事,林美茹深感满意,脸上lù出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

    大红旗一路畅通无阻,甚至进入大内之时,卫士都没有检查,就直接放行了。大红旗径直开到了“青松园”,刘伟鸿还没有下车,就看到刘伟东亲自站在mén口迎接。

    大红旗一停稳,刘伟东迅即上前,给林美茹打开了车mén,微笑着叫了一声“婶”,做出了搀扶的样子。林美茹四十几岁,自然无须搀扶,刘伟东这就是一个姿态。

    林美茹脸上lù出了矜持的笑容。

    尽管她是长辈,刘伟东还从未有过这样殷勤的时候。

    这个脸面,都是儿子挣来的。

    林美茹特别开心。

    刘伟东这才扭头向刘伟鸿打招呼,笑哈哈的:“伟鸿,这么急催着你回来,一路辛苦了!”

    “还好,反正年轻,辛苦一点也没什么。”

    刘伟鸿微笑答礼,主动上前握住了刘伟东的手,刘伟东看似很随意的将另一只手也放了上来,刘伟鸿自也照做,兄弟俩四手相握,摇晃了好几秒钟。

    “走吧,老爷子,我爸,还有二叔,xiǎo姑都在等你呢!”

    刘伟东笑容可掬。

    刘伟鸿又吃了一惊,这个阵仗可是摆得有点大,在刘伟鸿的记忆之中,好像就是最高首长亲自登mén,老爷子也没有把出这样齐整的礼节。

    当然,也不是说刘伟鸿的份量就超过了最高首长。关键还在于他是老刘家的人,今儿个,也算是一个家庭聚会吧。不过大姑刘成美和姑父胡奋强没有到,这中间,也折shè出一个信号。今天这个家庭聚会,带有十分明显的政治倾向。

    刘成美和胡奋强都是企业干部,便被排除在外了。

    老刘家的规矩,自来就是这么严格的。

    尽管老爷子已经以实际行动向刘伟鸿表达了“欢迎回家”的意向,刘伟鸿还是不敢lù出半点骄傲的神sè。今天既是表扬,未尝就不是考验。

    看看那个飞扬跳脱的刘家二xiǎo子,是不是真的变了!

    或许只是凑巧为老刘家立了一功?

    刘伟鸿估计,到现在为止,家里的长辈,都不一定完全相信,那篇文章是出自他的手笔。或许只是被什么人利用了,却刚好赶上这场巨大的政治风暴,某几位大人物出局,反倒让老刘家捡了个现成便宜。

    要说刘伟鸿一个xiǎo年轻,有那样的政治远见,也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大家都满腹疑窦。

    刘伟鸿礼让着母亲林美茹在前,与刘伟东并肩而行,略略落后半个身子。在一个规矩很严的大家族之中,要想得到多数长辈的认可,那就必须严守规矩。

    经过上辈子惨痛的教训,刘伟鸿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因为写了一篇“凑巧”的文章,就试图一步登天,与刘伟东相提并论,未免有“xiǎo人得志”的嫌疑。

    官场大忌!

    老刘家,谁说不是一个微缩的官场?

    一走进客厅,老爷子和老太太居中端坐,刘成胜、刘成家和刘成爱下首相陪,甚至于刘成爱的丈夫马国平也不曾在座。

    儿子和nv婿,自然是有区别的。

    见刘伟鸿进来,刘成胜当即起身,刘成家和刘成爱也跟着起身,脸上lù出微笑。

    “伟鸿回来了?好,好!”

    刘成胜微笑着,连连点头,完全不是昔日高高在上的派头,笑容说不出的亲切。

    “是的,大伯,我回来了。”

    刘伟鸿恭谨地答道,又向刘成家和刘成爱问好。随即大步上前,给老爷子和老太太深深鞠了一躬,规规矩矩请安问好。

    老爷子和老太太脸上都难得地lù出了慈祥的笑容。

    “嗯,好!坐,都坐吧,自己家里,不必拘谨。”

    老爷子笑着吩咐道。

    这句话,可不仅仅是说给刘伟鸿听的,就算是刘成家、刘成爱等人,在老爷子面前,平日里也不能完全放开。

    大家依言坐下,刘伟鸿就坐在林美茹的下首。这还是刘伟鸿成年之后,第一次在青松园的客厅里拥有座位,以前都是站着。

    “伟鸿,这段时间,在农业学校做些什么工作?”

    老爷子缓缓问道。

    “爷爷,这几个月,我都在教学,中间参加了一个篮球比赛,地区文教系统组织的,我们农校队得了冠军。六月份提前放了暑假,我就在宿舍里看看书,巡逻一下学校。”

    刘伟鸿规规矩矩地答道,言简意赅,没有丝毫修饰之词。

    任何huā架子,在老爷子面前,都不能摆出来。

    “嗯,好,能静得下心,沉得住气,不错,有进步了!”

    老爷子微微颔首。

    刘伟鸿心中一动。看来老爷子真正看重的,还是这些品质。他虽然是老爷子的嫡孙,上辈子可着实不大清楚,老爷子到底喜欢什么样的xìng格。

    接下来,老爷子又问了一些日常工作之间的事情,问得很细,丝毫也没有涉及到什么“大的层面”,就好像普通人家的两公孙在拉家常。不过刘伟鸿可不敢怠慢,每句话说出口之前,都要在心里转一圈,确定没有什么纰漏才会说出来。

    政治世家的生活,本就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

    刘伟鸿很清楚,这个依旧是老爷子对他的考验。

    两公孙对答之时,刘成胜刘成家等人,都是脸带微笑,绝不开口说半个字,甚至于老太太都不chā口,只是倾听,偶尔会端起茶杯喝口水。

    刘伟鸿注意到,伯母杜于馨并不在场。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杜于馨出现了,老爷子便停止了问话,转向杜于馨。杜于馨忙即说道:“爸,妈,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先吃了饭,再聊?伟鸿大老远的赶回来,肯定也饿了。”

    说着,杜于馨便向刘伟鸿点了点头。

    刘伟鸿忙即欠了欠身子,对伯母的关心表示感谢。

    搁在以前,杜于馨可很少有这样的动作,更不用说当着老爷子的面表示关心了。以往刘伟鸿在这个客厅里,和空气没什么区别。

    “好,那就先吃饭,吃完饭再聊。”

    老爷子一摆手,做了决定。

    刘成胜和杜于馨便分别上前,搀扶老爷子老太太起身。

    刘伟鸿忽然惊异地发现,今天老爷子竟然不怎么需要搀扶,就能自己站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人逢喜事jīng神爽。又或者,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有了好转。

    在刘伟鸿的记忆之中,现在已经进入了老爷子生命之中的最后几个年头,身体状况是比较糟糕了。两年多之后,最高首长正式确定接班人之时,老爷子实际上已经不能下chuáng活动了,不久离世。而那一次,刘成胜又站错了队!

    一连两次站错队,加上老爷子离世,便造成老刘家的“万劫不复”。

    好在,刘伟鸿回来了!

    一切,或许还来得及吧。

    PS:兄弟们,今天是馅饼生日,也是我姐姐乔迁新居之喜,这会儿,馅饼在外边喝乔迁酒呢,这是预发的章节,有打赏的朋友,容馅饼在明天感谢!因为姐姐家和我不在一个城市,如果明天的更新不是那么准时,也要请大家原谅。但两章更新绝不会少的!

    兄弟们,给点推荐票吧!!!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