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全世界为你唱这小情歌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三部分 第73节:全世界为你唱这小情歌(73)
    神啊,原谅我一天之内骂了两次脏话吧……

    “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那年轻男人不再理会苏年华,只是对着夜然说话,并且懒洋洋地在小桌下伸长了腿,甚至伸到了苏年华这边。

    怎么会比陆辰还嚣张?这简直是明显的挑衅,看来冤家就是他。苏年华喝了口茶,告诉自己:先忍了。

    “我专门来这里等你,自然不会惊讶。”夜然扫了一眼他的腿,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夜零,百鸟朝凤的卖主是你吧?”

    夜零?苏年华再次惊讶地看着那男人,原来是姓夜的,哥哥?弟弟?堂哥?堂弟?这一家人怎么长的啊,都这么好看。

    夜零没回答,只是嘲笑的语气:“麻烦你让你女人把眼神从我身上挪开,我热。”

    苏年华脑袋一炸,血一上涌,不经思考对着夜零脱口而出:“对不起,我看到美女就忘形,两位姐姐,喝茶、喝茶。”

    夜零脸色大变,回国以来因为自己的长发不知遭受了多少奇怪的眼神,去酒吧还被当成同志,连对面这不起眼的柴禾妞儿都敢暗讽自己像女人!

    夜然无声微笑,心想苏年华果然有吵架潜质。随即一本正经地对苏年华说:“年华,这位是夜零,我堂弟,不是堂妹。你不能因为别人的长相而怀疑别人的性别。”

    苏年华一本正经地点头:“是的,夜先生。”

    夜零身边的美女完全没进入状况,懵懂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夜零从胸腔里哼笑了一声,聪明地转移了话题:“还以为你这么闲,工作时间带女人出来玩,夜然,是我小瞧你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夜然没理会他的讽刺。

    “比你晚几天而已。”

    “阿妹都要帮你,有本事。”夜然意指摄像头的事情。

    “阿妹是夜氏的管家,不是你这房的管家,别忘了我也是姓夜的。”夜零忽然笑了起来,“即使是被驱逐的,还是姓夜。”

    夜然收了笑,直截了当地说:“即然你把百鸟朝凤拿出来拍卖,那开个价吧。玩那些把戏,很幼稚。”

    “我不觉得幼稚,夜然,这些游戏可是从你的父亲,我敬爱的伯父那里学来的。你如果要怪,源头可是在他那里。”

    “我父亲没想斗什么。”

    “没想斗?那在Christie害我家损失十几个亿的人是谁?你不会告诉我那是幻觉吧?”夜零嘴角向上扬着,笑也不像是笑。

    “在商言商,我不觉得那件事有什么不对。更何况,先设陷井挑衅的是谁?”

    “涉及到你们的利益了就叫做在商言商,涉及到我这房的利益了就叫做幼稚。那是不是个陷井不是你一人说了算,我们两房的恩怨也不是始于那次。夜然,不是只有大房才有权利继承夜园,百鸟朝凤在我这里没错,可我现在不打算卖,今后也不打算,不过我也觉得把它摆在夜园不错,当然,是等我这房名正言顺地回夜园那天。”

    苏年华紧张地听着这两个姓夜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话是中国话没错,可理解起来……好难啊,反观和夜零坐在一起的那个美女,已经无聊地开始望天了……

    苏年华心里有了些许的安慰,看来迷糊的不只她一个就好。

    “这么说来,你不打算把百鸟朝凤还给我?”夜然直视着夜零,没有了惯常的温和,语气中的冰冷让苏年华吓了一跳。

    身旁的夜然,又回复到初识的时候,黑无常。

    “纠正你的错误。”夜零伸手端了茶一饮而尽,“百鸟朝凤本来就不是你的,何谈还一说?”

    “哈哈。”夜然笑了起来,“要不要翻翻族谱,看看它属于谁?”

    “没那个必要,在我手里,就是我的。”夜零不以为然地收回了腿,准备起身,不妨在桌底碰了苏年华一下。

    苏年华没说什么,他反倒皱了眉,摸出手帕仔细擦起裤角上碰到的地方那并不存在的灰尘。

    还真是欠抽啊……苏年华心里鬼火蹭蹭往上冒。

    夜零带来的美女一见谈话终于要散了,面露喜色,撒娇似的绕上夜零的手臂:“去买那个古董表吧,你不是最喜欢收藏?”

    夜零冷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起身。

    “古董……”苏年华下意识接话,朝向夜然,“夜少,中庭那个青瓷缸有年头了哦,很不错。”

    夜然不明白她的意思,没有马上回答。

    着话,夜零和那个美女就已经出了门,朝中庭走去,他们的车停在夜然车的旁边。

    到了中庭,美女果然被那个巨大的青瓷缸所吸引,高跟鞋踩得咔咔响地跑去看。夜零本不想跟着,无奈他还真的对古董收藏一直极感兴趣,想了想,也走了过去。

    正如苏年华所料,美女只顾欣赏青瓷缸的花纹,而夜零则深深地探头,想要看清缸底的圆物。

    不过显然,夜零没有苏年华的幸运,当那个拳击手套蹦出来的时候,没有人会拉他脱险。

    于是乎,水花四溅时,夜零惊呼刻……

    “啧啧。”苏年华站在台阶上赞叹,“多么雪白的衣服,就这么湿了,不知道会不会缩水?哈哈哈哈……”

    还是这样一个夏日的午后,苏年华没心没肺地笑得痛快淋漓,笑声响彻小院中庭,眼底的兴奋无边无际地漫出来,足以感染到所有的人。

    夜然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苏年华,很美。

    与此同时,夜零捂着被水缸里钻出的拳击手套捶了一拳额头,不怒,反而朝着苏年华微笑起来。他带来的美女反而一脸紧张地翻出手帕,手忙脚乱地帮他擦拭被水花溅到的头发和衣服,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顺便还唧唧喳喳骂了一串话。

    夜然扫了一眼那美女,和腹黑的苏年华比起来,她果然差了一大截。

    阿妹婆婆大笑着从正房钻了出来,朝着苏年华嚷嚷了一句:“丫头片子胆不小,我家夜零他记仇,还有洁癖,丫头,你惨了。”

    苏年华愕然,迅速止了笑,缩在夜然身后不做声了,无辜得像从没搞过恶作剧的兔子。夜然回身拍了拍她的肩膀,手上的温度瞬间带给苏年华踏实的感觉。

    不过,阿妹婆婆说的对,夜零记仇的本事是绝对不容小觑的……

    本书精华已为您连载完毕,谢谢阅读。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