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百炼成仙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卷 盗仙草—第三卷 幽州乱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林轩的意气
    箔友是谁,为何拦住妾身尖路。”如嫣仙子秀眉微皱缓开口。

    罗家老祖没有立刻回答什么。脸上满是淡然之色,然而心中却有如惊涛骇浪般翻涌。

    眼前的女子他虽未亲眼见过,但自然识得,罗家矢志复仇,这些年来,对于七派的高层人物。他通过诸多渠道,一直在留意着。

    没想到会在此处与天涯海阁的太上长老狭路相逢,梦如嫣在此处,这么说,刚刚那混乱的天地元气,并非她引起,附近还有一个离合期老怪物,这可有些不妙了。

    眼珠转动,正思量着下一步的行动。好听却带着火气的声音传入耳朵:“道友为何沉默,难道你也是受万佛宗秃驴所托,想要阻止我?”

    罗家老祖一呆,心念电转,已到嘴边的话语缩了回来。

    经过这些年的观察,他发现七派并非几百万年前,铁板一块,也难怪。那时候,他们有天州罗家,这个共同的强大敌人存在。

    如今,罗家化为了灰烟,七大势力连在一起,可以号令十二州修仙界。表面虽然默契,私底下,却免不了争权夺利,自然会有嫌隙。

    天涯海阁偏居海外,虽说与内陆少有往来,但由于性格的缘故,对于假仁假义的万佛宗,如嫣仙子一向看不起。

    双方之冉,本来就有矛盾,现在看来,,虽然不了解事情的始末,但罗家老祖,是何等心狠腹黑的人物,眉头一挑,已想好了应对之策。

    如果能加大七派间的裂痕,甚至挑起他们之间的纷争,对于罗家的好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仙子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不错,慧通道友与在下乃是莫逆之交,友人的这点忙岂能不帮,我劝仙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找死!”

    以梦如嫣火辣的性格,哪有心情听对方在这里慢慢罗嗦。刚刚一道惊人的灵力直射天空,然而她全力放出神识,却再也感觉不到林轩的气息。

    虽不敢肯定林轩就一定陨落。可他面对的是离合期修仙者,慧通的人品暂且不说,法力可是不林轩林轩一安是凶多吉少。

    念及至此,梦如嫣又惊又怒。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动手了。

    这三回,她动了真火,玉手一拂。一柄绿色的仙剑已浮现在了手中。

    附近的天地元气疯狂涌入,幻化出万千步影。急刺像对方的头颅。

    这哪里还是动手,简直与拼命差不多!

    罗家老祖亡魂大冒,情报说,梦如嫣做事不计后果,传言不仅没有夸大之处,似乎还缩小了。

    须知离合期修士之间,即便动手,多少也会留一些余地,以切磋为主。毕竟就人界而言,他们已是最顶尖的存在,对于自己的小命珍惜无比。谁也不会吃饱了撑的,去与一名同阶修士成为生死大敌。

    可这梦如嫣怎么回事,看她的表情。明显没有将自己认出,却一言不合,就这样杀气腾腾的冲过来了。

    疯了!

    我又没抢称老公,弥找我拼命干嘛?

    罗家老祖惊怒交加,但一转念。却又狂喜,梦如嫣如此激烈的反应,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如果自己将她缠住,还怕万佛宗与天涯海阁成了不生死大敌?

    想到这里,他吸了口气,伸出手来,在后脑一拍,一柄折扇从口中飞掠出来。

    仅有寸许长,但在法诀一催之下,却又迅速暴涨。

    “仙子,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既然答应了慧通大师,无论如何不会让称坏他的好事

    罗家老祖满脸正气,伸指一点,同样有极为精纯的天地元气涌入折扇。

    折扇表面,有一栩栩如生的大鹏图案。尖爪利喙,眼睛之处。却是血红色的光点。

    “疾!”

    罗家老祖一道法诀打去,嘹亮的鹰鸣传入耳里,折扇中的大鹏消失,而天空却一下子暗了下来。

    不,并非天色变幻,而是阳光被挡住,一大册浮现在头顶中。

    此鸟的身体,庞大得不可思议。光是翼展就超过了百丈,整个身躯。简直就与一座山的体积相似。

    翅膀轻轻一扇,就有风暴浮现。

    器灵之宝!

    如嫣仙子的美目,闪过一分诧异之色,这大鹏非同小可,元婴修士见了,也会胆寒发抖,不过作为离合修士,她却不会畏惧什么。

    大又如何?

    不过是让妖兽魂魄吸纳天地元气。从而幻化出来的神通。

    如嫣仙子的眼中,隐隐弃戾气闪过,天空中,竟然莫名其妙的飘起雪来了。

    那翠绿色的仙剑与幻化出来的剑影连为一体,方向一转,如绿色的海潮一般,向着大鹏的头颅斩了过来。

    鹰鸣声传入叮孔,大鹏自然不会等着挨打,双爪向着下方纹么抓,刺略雷球浮现在了鹰爪的表面。

    直径足有七八丈,轰隆隆迎像了碧影落雪剑所化的厉芒。

    两名离合期存在,一个想要救人。另外一个心怀鬼胎,在这荒郊野外。动手打了起来。

    风云色变,其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了林轩夏侯兰刚刚与慧通的一战。

    幸好这里地处荒僻,假如是在轩辕城里,还不知道会引起这样的混乱。

    这里的胜负暂且不谈,另一边。林轩从泥土中钻了出来。

    他的表情很难看。最初躲藏起来的,林轩心中忐忑。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林轩却觉得有些不对头了。

    就算自己的敛气术玄妙,慧通发现不了,可至少,他的神识应该在周围扫过,可过了这么久,林轩却并未感觉到的。

    换句话说,他没有来追自己。

    那慧通会到哪儿击?

    以林轩的心机,这个答案并不难猜,小妹有危险。

    林轩的表情很难看。

    虽说修仙界弱肉强食,大家都非常自私,只要能够活下去,出卖亲人朋友并不丢脸,不过那样的事情林轩做不出来。

    面对敌人,林轩可以比其他修士更冷血,更无情,可对亲朋,林轩却向来护短。

    仙道再难,人总要有所坚持。如果连最起码的底线也没有,就算长生成仙又如何,那样与行尸走肉又有何区别了。

    两百年的腥风血雨,让林轩变的狡诈。变得成熟,但这一点良知,他却始终坚持。

    所以当初在本阴山脉,明知道有巨大危险,却依旧义无反顾的去救孔雀,即便面对四凶之祷机,也毫不退缩。

    所以与秦师姐虽百年未见,可她危急的时候,林轩依旧义无反顾的伸出了援手。

    即便是对月儿的那个小徒弟。林轩也很维护,谁说大道就一定要无

    了?

    夏侯兰是为救自己才陷入危险。林轩怎么能不管。

    或许在其他老怪物看来。这样有点傻,林轩却有自己的坚持啊!

    可惜,新月与小妹共用一个身体,否则是那刁蛮公主遇险,林轩还会落井下石。

    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转过。林轩将神识放出,可惜却没有收获。

    他的神念虽然远远胜过同阶修士。但最多感应三百里小妹与慧通秃驴,一定是超过了这个距离。

    怎么办?

    林轩急得团团转,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

    慌没有用,林轩略一思索,已推测出了事情的始末,面对难题,就要多动脑筋。

    小妹一定是故意引开秃驴。

    她想让自己脱险,那就一定会尽量将和尚引远一点。

    自己当初是望东南方向逃,那小妹选择的,应该是西北方。

    当然,以上仅仅是林轩的推测,不过在神识无法感应的情况下这已是他做出的最佳选择。

    但愿不要出错。

    林轩默默祈祷了一句,浑身青芒大起。向着西北方飞掠而去。

    “对不起,月儿,又要弥陪我冒险。”

    “少爷,弥再这么说我可要生气。小丫头的声音传入耳里。

    “为什么?”林轩一呆,大感意外。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月儿说过。不论少爷做什么选择,我都愿意与你生死与共的。”月儿说得很轻,但里面却孕育得有深情:“何况我喜欢这样的少爷,有情有义。对敌人辣手无情,可待自己人却”哎哟。”

    少女话未说完,突然一声惊呼。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月儿,怎么了?”林轩吓了一跳,忙十分关心的道。

    “不知道,我脑海里,又出现了一些记忆碎片,然而很模糊究竟包含了什么,我也不清楚,只是,好像,我前世也与少爷一样。”月儿喃喃自语,说的话却有些颠三倒四。

    “并世与我一样,这是什么意思?”林轩一呆,眉头皱了起来。

    “小婢没有表述清楚,我是说。我前世的性格,与少爷现在很像,为了亲人与朋友,可以不计后果,我前世好像也曾意气用事,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是什么,却又想不起来了。”月儿缓缓的说。

    “哦。”林轩点点头:“想不起来就算了,别勉强自己。”

    “我知道,前世如何小婢并不在意。”月儿乖乖的点点头,在心里加上一句:“只要今生与少爷在一起。”

    见月儿脸上痛苦的表情已消失。林轩吸了口气,浑身青芒一闪。遁光的速度骤然加快,消失在了天边。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