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美人在侧花满堂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四卷 天若有情 第十二章 阴魂不散
    “还不快滚?!是不是要你们大王亲自来收拾你们?!”那人大喝一声。

    那几个契丹士兵连忙将地上的同伙抬起,飞奔回军营。

    美仁从溪水中挣扎着起身,抹净了脸上的溪水,这才看清眼前之人,她惊诧地望着他,嘴微张了张,又合上了,在心中暗忖,怎么会是他?

    “月下美人,我们又见面了。”月下嘴角轻勾,嬉笑着望着美仁,缓缓地走向她,伸出手,意欲拉她上岸。

    瞥了一眼,美仁挥开他的手,从旁边上了岸。此时此刻,她心中唯一一个念头就是她可以借此良机逃离这里了。

    可她才走一步,那个邪气又讨厌的月下挡在了她的面前:“美人姑娘的脾气似乎还和以前一样——很没礼貌。”

    他又笑了笑,笑的很好看,但在美仁的眼里看来却也很讨厌。

    美仁扬了扬唇,嗤笑一声:“对于看不顺眼的人,我素来都是这样。月下公子,劳烦请让开,别人不当当犬。”

    月下轻笑出声,往美仁面前又走近一步,道:“多看看,看多了也便顺眼了。”

    美仁咬了咬唇,这男人怎么这么无赖的。

    一阵山风吹来,“啊嚏——”美仁冷不防打了个喷嚏,可能是溪水太凉了,紧跟着身体没由的一个寒颤。一个恍神,眼前便是一张放大的脸,吓了她一跳,退后了一步,愠道:“你、你想干什么?”

    “啧啧啧,只不过是两年不见,美人你变黑了——可惜了这么好的肌肤。”说着,他的手在美仁的颊上轻佻地刮了一下。

    “你——”美仁气死了,这个邪门的家伙居然敢非礼她,往他的脚上狠狠地踩了一脚,“你去死!”

    “我就喜欢看你生气的样子。”月下哂笑着。

    美仁推开他,往军营的反方向跑去。

    “美人,你走错方向了。”一个轻跃,月下飞身拦在了美仁的身前。

    “你这阴魂不散的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是不是受不了耶律兄了,所以要离开?”月下长臂拦过美仁的腰,在她的红唇之上轻啄了一口,“美人,你的腰似乎有点粗了。”

    愤怒至极,美仁举起手想狠狠地给他一耳光,孰知,月下一把捉过她的手掌,在看见了那上面满是伤痕之后,叹道:“啧,耶律兄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从今往后,有我在,便不一样了,跟着我,没人敢欺负你。”

    美仁另一只手直取他的脉门,气运丹田,可体内那吸人内人的邪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气极败坏之下,她已被月下拦腰抱起。

    “你这个无赖,放我下来。”

    月下抱着美仁方转身,便瞧见向昕立在数步之遥,一脸阴沉盯着他们俩。

    美仁在心中咒这个月下死一千次一万次,碍了她失了这么一个绝好的逃跑机会。

    向昕走近他们,月下依旧笑如桃花,无论美人怎样挣扎,他就是不放手。

    深蹙起眉头,向昕强抑着心中的怒气,对着月下冷道:“阴兄,你似乎很闲,闲到让众多将士们等着你,你却在这里调戏我的女奴。”

    阴兄?美仁一听到这个姓,头皮便是一阵发麻,因为天一族族长一氏便是这个姓。天一族阴氏一族身份高贵,不可能受契丹人指使,或许他姓阴只是一个巧合。姓阴,难道这人叫阴月下?真是好贱的一个名字。

    美仁也不挣扎了,与其浪费力气,倒不如养养精神,应付接下来的困境,反正她是待宰的羔羊,不过是从一个虎口跳到另一个虎口,眼下就看这两只恶虎谁厉害了。

    “耶律兄吃醋了?原本好好的一个美人都让你折磨成这样,似乎耶律兄在乎的方式很特别。”月下挑了挑眉讥道。

    “阴兄,若是你没事,就请你将你的女人看好,若是你再放任她在我眼前乱晃,我不保哪一天会动手杀了她,”向昕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逼近月下,手直向美仁伸来,不费吹会之力将她从月下的怀中抱到自己的身前,“阴兄你该回去好好地琢磨你们该做的事。”

    月下挑了挑眉,扫了美仁一眼,轻勾了勾唇,道:“美人,来日方长。”说完,他笑着一个纵身便消失在眼前。

    月下离开了,向昕强抑了很久的怒气爆发了,松开了抱着美仁的手,若不是美仁反应快,定会摔得很惨。

    “你不是被赶出天一谷了吗?怎么还想意图攀上阴家的人?想逃走吗?”向昕冷道。

    美仁惊诧,向昕怎么会知道她被赶出了天一谷?还指月下是天一谷阴家人?

    她站起身,背对着他,淡淡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只知道他叫月下。”

    向昕一把扯住美仁的皓腕,似要捏断,怒道:“到了今时今日,你还在骗我?你身为怡家人,竟然不认识你们的族长阴豫,还称他为月下,哼,唯恐他人不知道你们俩人是月下美人。”

    月下是阴豫?那个一上任,选圣女娶圣女,闹得全族沸沸扬扬的阴豫?

    但凡她见过的人,只需一面,她便可以记住那人的相貎,年纪,声音,动作,她可以很轻易的易成一个与她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但在认识月下之前,她从未见过阴豫。

    阴豫接受族长之任的大典之上,她因有任务在身,并未回天一谷,而按天一族的族规,除了在那日的大典之上,以及各重要的节日庆典之上,才可以一睹族长的芳容,平日里她们这些女儿几乎是不太可能见到族长的。加上对族人的厌恶,她对他长的是圆是扁,是人是鬼,根本不关心。

    她抬眸对上向昕满是怒气的眸子,为何他会知道她被赶出了天一谷?为何他会和阴豫在一起?为何身为族长的阴豫却要听从他的命令?什么是应该要做的事?难道天一族为契丹人效命了?天族的人与向昕要联手对付宋军?

    这个念头,让她浑身一颤,往后缩了缩。

    “天一族前任族长阴有为,也就是阴豫的爹曾经为我爹所救,同样的,阴有为可以成为天一族的族长,也是我爹助他一臂之力,我娘就是我爹的战利品。阴有为曾经对天起誓,若是我爹或是他的子孙有难,他阴氏的子女都将竭尽全力报答我爹的恩情,就算是有违人伦天理,逆天而行,也再所不惜。阴氏一族素来守信,阴豫身为阴有为之子,便是替阴有为报恩来了。如今我要他阴豫助我攻下大宋,他就必须守这个承诺。”

    原来那些契丹人口中的汉人军师指的就是阴豫,而阴豫会成为契丹人的军师是替父亲报恩。

    向昕再度拉过美仁,厉道:“我再给你一次忠告,别试图再逃走,不然你的下场就是这棵树。”说着,他扬起手中的长鞭,转身便将身后的一棵劈成了两半。

    美仁扬起脸,对着向昕嫣然一笑,却是残忍地道:“昕大哥,你不觉这一个多月你很累吗?你恨我,觉得一刀杀了我,便宜了我,我若死了,你这种将快乐建立在我痛苦之上的乐趣便消失了。你要我活着一天便受尽你的折磨,可你开心吗?你并不开心。你有没有想过,你会这样折磨我,困着我是因为什么?阴豫那句话说的没错,你的在乎方式很特别。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逃了,我很累,日也累晚也累,心也累身也累,无时无刻不累。我会好好的留在这里,直到你折磨够了,想一刀杀了我,我便会主动将我的人头双手奉上。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是我怡符衣欠你的。”

    似乎是被说中了心事,向昕恼羞成怒,“叭”的,他狠狠地给她一记耳光,道:“别自作多情,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男人真心对你,因为你不配!”

    脸色变了变,她吐了口中的鲜血,再抬眸,她笑:“只要折磨我,能让你开心,随便你好了。”

    定州宋军营的cc

    大半个月过去了,终于有了美仁的下落。

    景升捏着手中探子的回报,知道她还活着,激动不已。果真是被契丹人给抓去了,还是让大宋最头痛的契丹南院大王耶律元修所带的人马,那队先行军队,行踪不定,难以捉摸,伤了宋兵不少兵马。

    无论怎样,他一定会救出她的。

    这时,又一名宋兵进来禀报:“启禀将军,主帅请您去他的帐内,有要事找您。”

    景升点了点头,转身对万镖交待了一些事,便去了主帅军帐。

    “不知主帅找末将有何要事?”景升见了王超行了军礼。

    “先锋,快快请起,小心伤口复发。”王超连忙扶起景升。

    “谢主帅,末将的伤已无碍,”景升谢道,“不知主帅召末将前来有何要事?”

    王超示意景升坐下,道:“我军之前收到的探报,耶律元修一直是为耶律隆绪探路,选择最佳进攻路线。你可记得之前,耶律隆绪率军南下,我定州军在唐河力挫契丹大军,逼他们退居瀛州,自那一战之后,他们改变了作战方式,耶律元修给他们探路,让我们各路军损失不少,相应的也给他们增了士气。耶律隆绪不日将会率军抵达澶州,与耶律元修汇合。澶州那里杨家军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据报,此次契丹大军里多了一位宋人军师,此人来历不详,身份不详,只知道姓阴,单名一个豫字,擅长布阵。常听人道,先锋懂得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入军之前也结识了不少各江湖英雄豪杰,不知可识得此人。”

    “元帅过奖了,末将只是略懂皮毛,不曾深究。江湖之中,末将也未曾听过阴豫这个人。”蹙了蹙眉,景升摇了摇头,他没有听过阴豫这个名字,而对五行八卦布阵真的只能算得上是皮毛。

    “这样……”王超拿起桌上的一封信递给景升,“这是圣上给你的手谕。”

    景升接过拆开,看完之后,微微怔愕,抬首问王超:“圣上要调派我去澶州?”

    王超道:“嗯,如今那里战事告急,杨家军人虽多,却闯不过一个小小的五行八卦阵,比不上契丹狗贼的先锋军,已有不少将士被困在阵内无法出来,枉死阵内。澶州那边向朝庭求援,保州、莫州等地都派兵马速去支援。先锋在我定州军内是佼佼者,又懂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圣上犹为器重先锋,乃我定州军的骄傲,我定州将由先锋带军速去支援。”

    “末将明白。”

    王超高声道:“定州军先锋将士明景升听令,即刻带军支援我澶州杨家军。”

    景升单膝下跪,行军礼,高声应道:“末将领命。”

    “快快请起,先锋做好准备,即刻出发,”王超拍了拍景升的背部两下,一脸慈爱,“本帅还真舍不得你,你我合力,将契丹军阻于唐河,让那个不可一世的契丹女人萧燕燕受挫,真是大快人心。先锋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啊,如今澶州告急,本帅对先锋是不得不放手了。”

    “主帅过奖了。”景升浅浅一笑。

    澶州,离她更近了,他一定会想法子救出她的,望苍天疪佑,她没事。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