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KAO,被潜了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番外:为什么是她?
    这里是好梦正酣的凌晨五点多,地球另一端却正在拉开夜生活的序章。有些人按着自己的习惯,就忘了对方的作息。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却足以让一个清晨被扰醒的人消除掉所有睡意。宋子言点了根烟,只吸了几口,就在一边摁灭。烦躁。不仅仅是一早被手机吵醒的阴郁,那些错综杂乱的事情堆积在胸口。说不出的烦躁。干脆穿上衣服,关了门出去。或许是习惯成自然,等到头脑清醒了一些,才发现他无意中开到了学校门前。

    一路的行驶,胸口稍稍平复,打开音响里面是低柔的蓝调。昨天有两节课,晚上又看公司的资料看到凌晨,这时也不由得有些困意。合上眼,俯在方向盘上只想着稍稍歇一下。

    没想到竟然睡着了,直到一阵笃笃的声音把他吵醒。宋子言抬头,车外,一个女孩两根手指不停的敲打着他这边的车窗。已经是清晨,外面太阳已经老高,隔着灰色的车窗,能看到外面那个女孩其貌不扬,一身学生的装扮,气质也很干净,只是带着一副精神奕奕却又惺忪迟钝的表情。典型的睡眠不足,却又熬过头出奇兴奋的精神状态。霎时了然,学校外面就有几个网吧,学生经常有出去通宵上网的,这个应该也是其中之一。虽然是出于被逼无奈才在学校任教,可是看到这样的学生,宋子言本也是厌烦,只朝车窗摆了摆手,并不理会。可是显然那个人的耐性非常好,笃笃笃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个不停。宋子言不耐烦的按下一截车窗,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那个女孩已经拱起了手,眼睛眯出一个讨好的弧度:“这位先生,借我点钱吧~~”宋子言有些楞,难道这个……不是大学生?是那些据说很猖狂的骗子?那女孩看他犹豫,连忙抢白:“不用太多,只要五块就行!”只要五块……?国内的经济条件就这么差?宋子言眯起了眼。那女孩赶紧又降价:“不用五块,其实三块五就可以了,嘿嘿,你开这么好的车,不会这点钱都不借吧?”看着那双虽然下面有挡不住的疲惫灰影,却依然弯得很讨好的双眼。宋子言拿出钱包,掏出一张粉红钞票递过去。无论她是什么都好,别再来烦他。那女孩接了钱,一脸感激:“谢谢啊,好银!”还冲他伸了伸大拇指,才转头走了。

    看着她走开的身影,宋子言不禁摇头,居然真的是骗子,真是浪费她身上干净的气质。

    抬腕看表,已经是七点多,刚巧上午八点多第一节就有课。已经没有回去的必要,干脆再等一会,直接去上课,打定主意,宋子言拿出手机给田经理,交代一下,刚挂断就听到又有人在敲车窗。

    回头看,又是刚刚那个人。她手里拿了几个小袋子冲他招手。车窗再度摇下,还没等他不耐烦的开口,她已经把两个袋子塞了进来。他只能接着。手里热乎乎的感觉让他皱起了眉:“这是什么?”那女孩献宝似的:“一个煎饼果子,一杯豆浆!”又递过来一把钞票:“煎饼果子两块五,豆浆一块,一共是三块五。这里是找的九十三块钱,你要不要数一数?”他不耐烦:“什么意思?”女孩乐呵呵的:“这些东西算是我请你的,我算是一共花了你七块钱。”

    宋子言看了看她手中和自己一样的袋子,很无语:“你大街上借钱买早餐?”

    她听不出他的反讽,一阵小鸡啄米的点头:“昨天忘带钱,今天徒伤悲,幸好有这种好心人拯救我于饥饿之中,社会主义河蟹建设就是好啊!”听到她最后热泪盈眶的感慨,宋子言彻底无语了。幸好这女孩也没打算多聊:“我也要回去了,今天要补眠,大概明天晚上继续通宵,你后天在不?我还你钱。”宋子言不愿跟她多说,就随便点了点头:“好。”事实上他很快就抛诸脑后,直到十来天后又是上午第一节有课,他来得早了,经过那个路口时,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喊,往后视镜里一看,一个女孩正在后面追着。还一边喊一边用力跟他挥手。

    停了车,摇下车窗,那人迫不及待趴上来,气喘吁吁:“终于等到你了!”

    宋子言觉得不可思议:“你每天都在这里等?”她诚实摇头:“没有,那天来了,可是你不在。后来我就隔两天来一次,隔两天来一次,想着如果半个月还遇不到,我就把钱给贪污了。”说完还嘿嘿奸笑两声,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不过很快又苦下了脸:“今天是最后一天,没想到好死不死就遇上你了。”做为被她“好死不死遇上”的那个人,宋子言扯了扯嘴角:“真不巧。”

    她苦哈哈的还跟着点头,又问:“你有十三块钱没?”宋子言想了想,摇头。她脸更苦了,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二十的:“我也没零的,现在煎饼果子都收摊了,也没地方换。”她为难的表情实在太生动,看着她挣扎的模样,宋子言忽然很想笑,不过只是绷着脸没说话。

    她最终一咬牙,眼里放光:“这剩下的十三块钱算利息好了!”然后慢慢的,缓慢的,缓缓的,一寸寸的把手里的钱递了过来。宋子言看着她一点点移过来的手,再看着她不舍的紧盯着那二十块钱的眼睛,有些坏心的想看看自己收下这钱的话,她……会不会当场就流下几滴眼泪?不过他性格向来冷清,更没有跟人开玩笑的习惯,只是淡淡的说:“不用了,你自己拿着吧。”

    只这一句,她脸上瞬间绽放光彩,并且睁大眼睛:“真的?”宋子言点头。她急急地证明:“所以现在是你不要,而不是我不还喽?”既然这么财迷,偏偏刚刚还追着追着还钱。再看她现在睁着眼睛求证的模样,宋子言哑然失笑,又想占便宜,又想心安理得,抿了抿嘴轻笑:“是你要还,而我不要。”她迅速把钱就收回去了,眼睛笑得弯弯的,又朝他伸大拇指:“好银!”

    看着她弯起的眼睛,宋子言才想起来,自己怎么认得她。他绝佳的记忆似乎只在别处,对人对车子对这些社交上的东西,没有一两次的交道他鲜少能记得。可是刚刚一眼就认出了她,大约是她这双笑起来弯弯的眼睛,自以为小聪明式的狡黠的笑。可是看着很笨拙,可是不阻碍让人看得很愉快,愉快的很想欺负欺负……让她明白其实她真的有够笨……这个反常的念头,让宋子言有一瞬间的怔忪,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依旧是淡淡的:“还有事?”

    她摇头:“没事没事,你去忙吧。”从车窗上扯下,站直了身体。宋子言也收回视线,刚升上车窗,却又听到车窗笃笃的敲打声。果不其然,又是她。

    她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小瓶子,递了过来,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我还是觉得不舒服,呃……这个是木糖醇,我前天刚买的,才吃了几颗而已,就当还钱吧!”

    宋子言有轻微的洁癖,在吃这一方面尤为严重,可是看着她手里的熟料瓶子,再看看她坦然而期待的脸,却点了点头:“放下吧。”

    她放下来,这才满身轻松的走了。宋子言却没有立刻启动车子,只是看着静静在那边的温暖的一团黄,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伸手拿过来,打开盖子倒出一颗放在嘴里。

    柠檬淡淡糯软的香甜溢满口中,带着新鲜的薄荷清凉……

    自己也对自己的动作感觉莫名其妙,笑了笑,接着把瓶子放回去。转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在路边走过,宋子言开了车门下车,原本和同学连了一晚CS的苏亚文看到他高兴的走过来:“三哥!”

    宋子言这才想起来他学校也在附近:“通宵上网?”

    苏亚文求饶:“你可千万别告我妈去,对了,我听我妈说你现在被奶奶逼着在学校任教,不打算回美国了?”

    宋子言点头:“没这个打算。”

    苏亚文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刚刚和你说话的是你学生?”

    宋子言哑然:“不是,就是一个借钱买早餐的。”

    苏亚文愣了愣也笑了:“借钱买早餐,估计也就秦卿做得出来吧。”

    秦卿?宋子言略带诧异:“你认识?”苏亚文说:“上次一起爬过山。”

    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一分宠溺和骄傲:“是个很特别的女生吧?”

    想起她那表情多变的脸,想起她的小聪明与小市侩还有弯弯的眼睛,宋子言也不自觉带了笑:“是呢,很特别。”

    人生若只如初见。寻常的路口,偶遇到的人,平淡的相遇,这时他们并不知道彼此在对方人生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同样是这个路口,两年后这个女孩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搂着自己的好朋友嚎啕大哭。

    同样的路口,三年后有人坐在车里看到选修课报名表上秦卿两个字时,勾起了那清凉糯软的香甜回忆。

    柏油的公路,周边的花坛,白色的斑马线,他们无法记忆也无从预测。

    究竟谁来谁往,谁停谁走。可是命运知,它一直知。

    所以三年半后,在宋子言不紧不慢的收拾着东西时,一个女生会磨磨蹭蹭磨磨蹭蹭走到他面前:“老师,我是九班的秦卿!”

    他没说话,可是眼睛里微蕴起了笑意。

    秦卿咽了咽口水,壮士断腕一般咽了咽口水:“老师,我爱你!”

    嘴里似乎浮起了记忆中的清凉糯软,看着那张很想让人欺负的脸,他这次下了欺负的决心,分明看穿了她的小把戏,却仍是恍然大悟一般的回应:“啊,这样啊。”

    啊,这样啊。好像一只猫百无聊赖,找到了一个毛线团,觉着有趣,就两个爪子来来回回的拨弄。

    自己高兴着自己乐和着,一个低头才发现无意间这团毛线已经缠满了你全身,让你挣脱不得,然后就这么纠纠缠缠的一辈子。你拨着她,她缠着你。其实,也就是这样──

    (完结)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