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班花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625章
    “好啦,现在是分组练习时间。”小玉向我们说了一声,并没有让小可拉起裤裤。

    我也得以又贪婪地在她屁+股上多看了几眼。

    “你们两个区那张床上练习。”小玉把我和胡筝向另一个墙边推去。

    “呵呵。”胡筝笑了起来,脸蛋儿一直有些红红的。

    看来不止我心里有不良念头……

    比如……小可刚才的反光,还有,胡筝现在的红脸蛋儿。

    真想知道他们此刻是什么心理。

    女孩子暴露那个地方给男生看到了,心里到底是什么体验?

    以这样一种上课演示训练的方式……

    有些男生有暴露倾向,据说他们在女生面前暴露身体会有某种快+感。

    不知道女生有没有这种倾向。

    应该有,不然小玉班上,那么多女生,心甘情愿地脱了裤裤让同班那被罚的男生灌+肠。

    被上了一件学习科学的外衣,有些事情,有些小小的快+感,就可以隐藏在自己心里不为人知了。

    生物本能,在发情期都有暴露自己圣体的倾向,就比如猩猩、猴子之类的就有。

    人是从猴子进化来的,这种生物本能应该没有消失,只是被社会伦理道德给隐藏起来罢了。

    女生随便主动向异性暴露那个地方,肯定会被人认为下+贱+轻浮,会被人看不起,从此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但是像刚才那种情况,小可就把最秘密的地方都暴露了出来,但是没有人会认为她轻浮下+贱,因为是为了医学护理知识。

    但是她那地方的反光,却把她最真实的内心感受给反馈了出来。

    就像男生如果有什么不良的念头的时候,下面撑起来,会让男生觉得很尴尬,而且无法隐藏自己的内心,那些邪恶的想法。

    女生不脱裤裤,是无法看出她们内心到底想什么的,最直观的,可能就是脸蛋儿稍微红了一些。

    但是当她们把裤裤脱了之后,那地方也暴露到别人的视野之中,一切就无所遁形了,因为某种事情的发生,也是她们无法抑制的,就比如反光。

    “你躺上去,我帮你洗洗肠子……”

    我主动和胡筝说了一下,把灌+肠练习说成洗洗肠子,就好像我没什么坏心,只是为胡筝好一样。

    很期待胡筝像小可刚才那样脱了裤裤,让我看让我摸,而且没有那么多人在旁边,我肯定可以尽情地欣喜和摸她。

    “你先躺上去,我帮你洗肠子。”胡筝红红着脸拒绝了我的提议。

    我那高达250智商的脑子立刻转了几圈,想了个坏主意出来:“这样吧,我们玩包剪锤,赢了的先躺床上去,输了的帮赢的洗肠子,一次为定。”

    胡筝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红着脸点了点头同意了。

    看样子,她其实也很想玩这种游戏,只是她比小可在这方面更害羞一些罢了。

    第一下,我和胡筝都出的剪,双方不分胜负。

    第二下,我还是出剪,而且先出,胡筝迟疑了半秒,马上出了个锤子,大概她本能地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就想争胜吧?

    其实我说的是赢了的躺床上去。

    “啊……你赢了,你躺床上去吧,我帮你洗肠子。”我假装很郁闷的样子。

    胡筝瘪了瘪嘴,看着自己出的锤子,似乎有些后悔,不过她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看着她在床边犹犹豫豫的样子,我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很想她能快点躺倒床上去,但又怕她突然害羞到没勇敢练习下去,从检查室里跑出去了。

    显然现在的女孩子没有想象中的你们保守,胡筝在犹豫了片刻之后,一屁+股坐上了诊疗床,然后回头看了看我:“是……这样吗?“

    “你面朝里躺着就行了,把被子盖上。“我脑子里当然很清晰地记得刚才小玉是怎么让小可做的……

    回头看了一下小可和小敏那边,可能因为小可一直没穿裤裤从床上起来,所以小敏已经开始往她身体了灌药水了。

    我和胡筝因为要决定出谁躺下来,结果耽误了一些时间。

    看过去的时候,目光忍不住又远远地在小可的光屁+股上停留了片刻,收回目光的时候,正好发现小玉盯着我,她脸上是那种很有些诡诡的笑意。

    她看到在想,陈威,今天是不是爽呆了啊?

    刚才确实很爽,不过如果能把小玉也摁倒扒光了,让我看看摸摸,那肯定更爽。

    我还真够贪心的,床上的胡筝还没开始脱裤裤呢,我心里就已经念叨上站在那里的小玉了。

    回过头来,发现胡筝已经在床上躺好了,还把被子盖在了身上,正红着脸偷偷地看我。

    看到我回过头来的时候,胡筝很羞涩地向我一笑,然后好像有点想避开我的目光,但最后还是重新看向了我。

    看着床上的她,我有种美食在前,想要大大享受一番的强烈欲+望……

    虽然只是看看摸摸,而且假借着医学的名义。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很让人兴奋的事情。

    每次到小玉这里来的时候,我都会产生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做总经理多没意思啊……

    做医生最好,特别是每天面对女病人的医生,可以用检查身体的借口,让她们脱衣脱裤,甚至下面脱得一丝不挂……

    然后可以用手在她们身上合法地到处乱摸,而不是被认为是违法犯罪行为。

    占了她们便宜,但最后帮她们治好了病,她们还会千恩万谢。

    越想越远了,先把眼前的‘美食’给欣赏了吧……

    胡筝外面的袄子脱了之后,里面只有一件很贴身的羊毛衫,软软地躺在那里,身体终端,特别是屁+股附近,形成了一道很翘很美的弧线。

    现在就想伸手上去摸了。

    不过现在上手摸,感觉有点儿出师无名,很容易被胡筝认为是我故意骚扰她。

    我真骚扰她,她估计也不太会反抗,但是……

    不太好。

    还是用医学的名义最好,即使做了什么,也不用负什么责任,让自己多一些心理负担。

    “躺好,把裤裤解开。“我轻轻地提醒了一下胡筝,真想扑上去亲手扒掉她的裤裤,不过这种上去,肯定只能忍着。

    胡筝又看了我一眼,然后面朝里侧过了身去,手伸到她自己的腰间前面动了一下,然后低低地回了我一句:“好了。“

    好了?

    怎么不脱裤裤啊?是不是让我动手?

    其实我很想动手。

    扒女生的裤裤,这种事情,我想每个男生都会很喜欢、很向往。

    当然要合法地扒才行,强扒,那是猥+亵妇女,是违法行为,要被判刑的。

    我再次使劲咽了口口水,一句记不清自己今天是第几次咽口水了。

    胡筝没有自己脱裤裤,明显是想让我帮她扒下去了。

    刚才小可的裤裤,好像就是小玉扒下去的。

    这是其中的一道程序吧?应该由护士完成?

    “我……要开始演练啦……“我向胡筝说了一声,如果她再不自己脱裤裤的话,我就要动手了。

    “嗯。“胡筝应了我一声,现在她整个人的身体,除了臀部在外面,基本上都缩进了被子里。

    看样子,她确实是准备让我扒她的裤裤了。

    我的双手又开始颤抖起来,明显是因为兴奋过度。

    强迫自己要冷静,但是看到床上躺着的身体凸凹有致的胡筝,想着马上就要伸手扒她的裤裤了,我整个人愣是冷静不下来。

    我把双手放在了胡筝裤沿边,稍稍用力往下扒了扒。

    裤裤确实扒下去了一些,但胡筝身体并没有什么部位露出来。

    原来是被她上身的长内+衣给挡住了。

    冬天,女孩子贴身的长内+衣,一半都扎进了裤裤里,这样才不会冷。

    我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再次把胡筝的裤裤往下扒去。

    感觉有些扒不动……

    胡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把身体稍稍向上抬了抬。

    我立刻抓住这机会,双手一起用力……

    随着胡筝低低的一声轻叫,我把胡筝的裤裤扒了下来。

    外裤基本扒到了她大腿的中部,但是小内+裤仍然倒翻着夹在两腿中间,护住了她小半个屁+股。

    不知道胡筝现在心里是什么感受,兴奋到我整个人的身体都有些发抖。

    “开始了吗、“小玉走了过来,说话声吓了我一跳。

    “啊……“我下意识地应了小玉一声,感觉自己现在脸肯定都红到了脖子根上。

    “把裤子再往下拉一些,别把药洒到了衣裤上去了。”小玉似乎发现了胡筝的小内+裤仍然挡住了她自己小半个屁+股,所以向我指导了一下。

    “嗯。”我点了点头,本来差点儿没勇气再拉胡筝的小内+裤了,被小玉一提醒,又重新鼓起了勇气。

    这是医学,是神圣的科学,嗯,我不是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尽管自己下面撑得很高很高,但我还是很虚伪地给自己打上了医学科学的旗号。

    我把手再次向胡筝的身体伸了过去。

    我先把她的长内+衣像上面掀了一些,主要是这样可以让她把整个屁+股都露出来让我慢慢欣赏。

    然后我捏住了她的小内+裤,往下面扯了扯,灯光的照耀下,她底+裤上明显有一些我比较熟悉的痕迹。

    嘿嘿她会不会也像小可那样反光?

    待会一定要扒开仔细看看。

    胡筝长得比小可秀气一些,她的屁+股看起来也比小可要秀气许多。

    小可虽然看起来不胖,但是她屁+股比较大,看起来傻傻的,刚才小玉扒她的时候,可以看到一颤一颤的。

    当然,我摸上去的手感也比较丰满。

    而胡筝的相对就比较小一些,相比小可的,就没有那么傻大傻大的,就像两个女孩子中,相对比较内敛一些那个。

    “出来一些,我要开始演练啦……,”我用手把胡筝的腰稍稍往外扒了扒。

    胡筝很听话地把屁+股向后挺了挺,基本上都从被子里露出来。

    先开始躺在床上的时候,胡筝还会回头看我,自从裤裤扒下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看我了,可能是因为害羞。

    女孩子光着屁+股,在一个男生面前,多多少少都是会害羞的吧?

    嘿嘿。

    既然裤裤一句扒了,那我也不要再客气了。

    我把两只手分别放在胡筝的两边屁+股上,待会儿要学着小玉,帮她清洗肠道。

    先观察一下她那里周围的情况,是合乎操作规范的,所以我不必要这么心虚。

    但我手摸上胡筝的屁+股之后,还是很心虚。

    两只手感觉着手掌心的温软,我稍稍平静了一下自己,然后双手用力,把胡筝向两边分开了。

    因为有了刚才扒开小可的经验,我基本上已经知道,女孩子以这种姿势躺着的时候,我主要扒得足够开,就可以把她们前面也一览无遗。

    我当然也这么做了。

    当胡筝的一切,完整清晰地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眼前有些发花,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只有她的……

    太邪恶了。

    我忍不住又把胡筝和小可进行了一番比较。

    胡筝那美丽的花朵,相比小可的,也要小巧娇嫩许多,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个人感觉。

    我再次被眼前的美丽所震撼,无与伦比的自然界,早出了这么多美女,还给她们赋予了一个神圣而美丽的东东。

    我今天太有眼福了,居然欣赏了小可之后,又欣赏胡筝的……

    我这样一种动作,持续了有好一会儿,我知道再这样看下去,胡筝肯定会觉得我居心不良。

    她或许一句觉得我居心不良了,但是她只是躺在那里一动也没动,当然也没有回头看我。

    唯一的变化,是她和先前的小可一样,反光的程度在这段短短的时间里,变得严重了许多。

    因为我离得比较近,再加上双手分得比较开,所以几乎所有的一切都一览无遗。

    就像田野中一朵迎风绽放的花儿,已经不再是含苞待放的状态,而是把所有的花叶花蕊都伸展开了一样。

    虽然我没有什么经验,但是经过这样的仔细观察之后,我隐隐觉得,胡筝肯定还是个处。

    我忍住强烈的心跳,又对着胡筝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

    真后悔没有找高手咨询怎么才是处,怎么才不是,不然我现在肯定可以对胡筝做出准确的判断了。

    “耶,还是个处…”小玉走了过来,低低地在我旁边轻笑了一声。

    我被小玉吓了一跳,脸上顿时又是一阵发热,估计现在的我已经红到脖子根了,至少都红到肚皮上去了。

    “小威哥哥你在看什么啊……”胡筝听到了小玉的话之后,没回头,低低地嗔了我一句,然后伸手从前面掩住了她那个地方,明显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做清洁的时候,别太用力,把你的小筝妹妹给弄坏了。”小玉笑嘻嘻地和我说了一句。

    不知道她是打趣还是真的交待我。

    “好的。”我假装她是在交待我注意事项,很严肃地向小玉点了点头。

    “不打扰你们了,继续吧。”小玉又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向小可她们那边走了过去。

    我也回头向小可她们那边张望了一下。

    因为只是模拟操作,所以并没有真的灌太多药水进去,所以那边的小敏已经操作完毕,小可正坐起身系裤裤,看样子小敏要脱裤裤了。

    晕了,我这里还躺着一个光屁+股的,居然就想看那边的小敏脱裤裤。

    我也太花心了吧?

    这叫花心吗?

    明明只是为了医学研究……

    小敏做到了床上,正伸手到腰间脱裤裤,正好看到我向那边看了过去,她连忙把手又拿开了。

    小敏和小可嘀咕了几句之后,小可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连忙收回了目光到胡筝身上。

    过了几秒钟,我在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小可刚好站在了床边挡住了小敏,可能是小敏对小可说了什么,让她帮她挡着我……那有点邪恶的目光。

    唉,毕竟小敏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女孩子,我就不要对她起什么歪心思了。

    目光收回了胡筝这边,很意外地发现,小玉离开之后,胡筝又把身在那里的手收了回去。

    我如果再次扒开她,她肯定会知道我在干嘛。

    但是我真的很想再仔细欣赏一下。

    刚才小玉过来,说胡筝还是个处,那胡筝肯定是的,要知道小玉是妇科医生,肯定对这东西了如指掌。

    小玉过来说话,惊动了胡筝,胡筝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胡筝都不怕被我看,难道还怕被小玉看?

    她刚才说……小威哥哥,你在看什么啊?

    这话肯定不是在质问我,而是说给小玉听的,表明她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孩子,不然让小玉发现,她那样被我看都无动于衷,肯定会对她有不好的看法。

    现在小玉走了,胡筝又把手拿开了,说明……

    她对我看她,并没有太大的抵触情绪。

    再看看吧,那东东,实在让人百看不厌。

    我再次向小可她们那边看了看,发现小玉正在知道小可,两人刚好一起挡住了小敏,让我彻底断绝了偷看到小敏光屁+股的念头。

    不过她们既然这么专心,现在也不会再看向我们这边了,我倒是可以……

    嘿嘿。

    我再次把胡筝分开了,确信小玉和小可她们不会回头看我之后,我压低了身体,让自己向胡筝凑近了一些……

    再凑近一些……

    反正小玉和小可没看我,胡筝自己躺在那里脸朝里一动也不动,我干嘛不凑近些看啊?

    这样才可以看得更仔细。

    我再次稍稍用力扒开了胡筝,不过这次有些小心翼翼的,虽然知道刚才胡筝那句是说给小玉听的,但是她再给我来一句,我就有些尴尬了。

    还好,一直到重新扒开胡筝,她都没有什么反应。

    这次因为我凑近了一些,不止是看得更清楚了,还隐隐嗅到了种特殊的气息。

    这……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处+女幽香?

    我不知道。

    越看下去,我身体里就越有一种强烈的渴望……

    不行啊,不行啊,快打住……

    不行了。

    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想吃人。

    把这房间里的几个女生全生吃了。

    晕了晕了,脑子里越来越乱。

    “小威哥哥,该……灌药水了吧?”胡筝低低地提醒了我一声。

    “哦……”我连忙收起了心神,有些心慌意乱地向旁边的手术车上看了看。

    对了,还有一个步骤,要做一下周围的清洁。

    我扯出了一张纸巾,在胡筝那里擦了一下,当然是按照操作规范,从前面到后面。

    胡筝的身体剧烈抖动了一下,比刚才小可的反应强烈多了。

    我屏住了弧线,半天没有再动,心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我帮小芳解决问题,我已经再动女孩子什么地方不能碰,一碰就会……

    一个很邪恶的念头涌上我的脑海,我下意识地又伸手拿了张纸巾,假装无意识地向胡筝某个地方擦了过去,并且停留了片刻,还稍稍用了些力。

    胡筝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似乎有些情不自禁。

    我很邪恶地没有按操作要求从前到后了,而是从前到前,再到前,就在那附近晃悠……

    一圈,两圈,三圈……不敢再停留了,在停留就显得像是故意的了。

    我顺手往下一带。这一次的清洁才算最终完成了。

    可是……

    反光的情况……比我清洁之前,却显得更加严重了……

    这可如何是好?

    还要继续清洁才行。

    我把手上的纸巾扔掉,重新扯了张纸巾在手上,正犹豫着这一次的清洁工作怎么做呢……

    胡筝突然把身体向后方挺了挺……

    这是她一个很隐蔽的小动作,然后又往回收了收。

    我怎么感觉……她这动作,是因为我第二次清洁工作和第三次清洁工作之间间隔的时间太长,让她有些……

    我赶紧把第三张纸伸了过去,刚刚触上那里,我那只一直放在胡筝身体上的手,明显感觉到胡筝的身体优势一阵颤动。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