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终极保安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五卷:落花有情】 【Part.524 幸福的生活(大结局)】
    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昨天古风带着一众市政领导议室商谈的时候,杨华接到了慕容悲鸿的电话。他也来到了上海,而且这次过来是为了带杨华去见一个人,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杨华不知道自己要去见谁,慕容悲鸿只是不断的嘱咐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了,他也是接到上级的命令,只是负责来接杨华,至于其他的事情也只有到了中南海才能知道。

    北京与上海距离很近,而且有军方飞机,在慕容悲鸿的陪同下,杨华踏入了国内最神秘的一块国土—中南海。

    从站到门前的那一刻,杨华就知道他这次来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回去了,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在一间会客室内,一位老者接待了他。

    老者看起来接近七十,虽已到晚年,可是气度非凡。一看到此人就有一种居高临下的霸者之气,然而这种气势却很随和,尽管如此给人的无形压力却很大,让人不得不对他肃然起敬。

    看到老者进来,杨华立刻站起身行了一礼,这一礼是真诚的,完全是发自内心。

    “坐吧!”老者很随和的压压手,示意杨华坐到他的对面。“想必,我把你找来,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事情吧?”老者的语速很慢,但其中透露出无尚的威严。

    杨华稳了稳心神,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坐到了任何事情都可以波澜不惊,眼下看来自己的道行还差得远,眼下来看,老者给他的五行压力还是蛮大的。这个时候自己要是失态了,会对这次会话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长喘了两口气,杨华回答道:“我知道。而且我也知道早晚就会有这么一天。”

    “年轻人聪明是好事,可是用在了不正当的地方,家长会很担心地。看到你们后一代有所作为,作为长辈我还是非常开心的。国家的未来都寄托在你们身上,这是个不争的事实,你说呢?”老者自始至终表情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如果所有地青年人都能听您地一番教诲。相信我们国家一定会繁荣昌盛地。”杨华无形中拍起了马屁。虽然他知道肯定一点效用都没有。但他还是说了。

    “哦。呵呵。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恭维我吗?年轻人。在这里不需要这些东西。”老者淡笑了一下。很淡。几乎是不留痕迹。“我们国家地繁荣昌盛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地。对于那些想要破坏地人。相信华夏儿女没有人会同意地。成为人民敌人地人。必将不给这个社会所接受。希望你能明白这点。”

    老者地语气话锋一转而变。让人听了不寒而栗。没有人怀这个面善地老者要是真地动怒了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地事情。

    “作为华夏儿女。每个人都以我们地国家为荣。就算是一个黑社会成员。我相信也是保留一颗爱国之心地。就好像最近地一些社会上地动荡。那只是表面地。相信很快就会平息地。”既然来了。还是主动表一下态比较好。如果本人逼着说到那里。自己再说什么就没有价值了。

    老者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了一句。“你错了。我们国家并没有黑社会。所以。你刚刚所说地话并不成立。”

    杨华吓了一身地冷汗。老者虽没有变现出什么。但他地心却随之一颤。说错一句话。都可能导致有惊天骇浪地事情发生。

    “您说的是,我只是做个比喻。”

    “最近地事情的确比较多,让我这个老人家睡得都不踏实了,这可是一件非常头痛地事情。”老者用手指了指挂在墙上的时间。“我后天回去做全面地身体检查。”

    “相信一切都会在那之前好的。”杨华知道对方还没有打算走最后一步棋,留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只不过这个机会能保持多长时间就不好说了。计划远没有计划变得快,让杨华感叹留给自己地时间真是太少了。

    事情有了一点点发展,老者的表情舒缓了许多,这时一名侍者送进来两杯茶水。

    老者端起了茶杯,品了一口茶,说道:“这次我找你过来,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给我个意见。”

    “您请说。”

    “我的一个老朋友的儿子不幸去世了。不巧的是这件事情却是我的家人所为。你觉得我是大义灭亲的好呢,还是要袒护自己的家人。我老了,有些事情想不明白。年轻人脑袋灵活,考虑事情的方法不一样。”

    杨华脑袋嗡的一下,要说潮州帮和嗜血门的事情好解决,可是这件事情就难办了。老者的含义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指阿布拉。虽然表面上这事好像跟自己没多大关系,可是伊拉克方面只要认真的调查一下,不难查处事情的真相。看来伊拉克方面已经开始向国内施压了。

    杨华并没有急着回答,这已经不仅仅是关系到自己,已经把杨阳以及家人都牵扯进来了。老者也并没有急于知道答案,品着茶慢慢等待

    杨华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对自己十分的不利。这次真的不好解决了。过了许久,他有了一些想法,眼下也只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希望可以让老者心情舒畅。

    “据我所知,您的那位另据好像跟您的另一位邻居在打架,而且已经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就算是老虎现在恐怕也是一只纸老虎,只不过,您是心善之人自然不能对邻居的指责视而不见。但毕竟出事的是您的家人,总不能让一个不懂事的孩童来承受这些吧?”

    杨阳在老者的面前说是孩童一点都不为过。杨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想看看老者是什么反应。

    果然,老者说话了。“这事非同小可,处理不好,邻居们总是要说闲话的。我总该有一个理由这么做才好。”

    老者有要求就好,杨华心底也算有些底了,刚刚他已经想清楚了,成败也就在此一举了。“2009年刚刚经历了经济危机,股市都跌倒了3000点。全国的人民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据我所知,您的这位家人有些能力,相信恢复到的力量还是有的。为了全国人民地幸福,不知道这算不算一条理由?”杨华说话的时候,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老者的眼睛。

    虽然这种对视让他感觉很别扭,但是他想让老者看到自己眼中的真诚。

    老者没有回答,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杨华就这么静静的等着。过了十分钟,老者睁开眼睛。“就算是这样,邻居方面还是需要有个交代。等你想好了主意再来告诉我吧!时候不早了,我就不留你在这了。”

    杨华长叹了一口气,几乎是瘫坐到了沙发上。与老者的谈话也就在五分钟左右,却感觉好像打了一场仗的时间,真是太辛苦了。不过事情总算有些眉目,只要眼下算是挺过去了。留给自己地时间更加紧迫,处理不好,刚刚那番话就等于白说了。

    两个小时,杨华再次站到了上海。这一次中南海之行让他改变了许多计划。所以才会出现了楼顶杨阳被射杀了一幕。只不过,那一枪只不过是做给众人看的,杨阳虽被打中,但还不至于丧命。此刻,已经被古风派人送往回家的路上。

    …………

    古风听完杨华的讲述也是后背直冒冷汗,没有想到昨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这么说,你是打算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就自己承担这件事情?难道你就没有考虑到家中的几个女人吗?别人不说,我妹子怎么办,你想让她还没过门就当寡妇。这事,我第一个就不同意。”古风拳头握得仅仅的,看得出他十分的激动。

    “事情总归是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承担的。在我和杨阳之间,我只能选择我自己。希望你能明白,其他地事情我做不来。其他人,我只能说声抱歉了。”杨华笑了,只不过笑容有些苦。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并不是能随着人的意志所改变。不能陪伴在自己的女人身边是人生最大的一件憾事。可是用自己地力量保护住她们的安全了,也是最让自己欣慰地事情。就算离去,他也无憾了。

    古风知道他说什么都不能改变杨华的想法,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说呢?”杨华微微一笑,拍了拍古风的肩膀。“这事不要告诉大家。好了,你该代替我下去跟大家喝庆功酒了。”

    古风咬了咬牙,没有再说话,转身快速的离去。走到天台的地门口处,停住了脚步。此刻他背着杨华,脸上尽是眼泪。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下辈子,我们还是兄弟,走好!”

    整个天台只剩下杨华一人,迎着清凉的夜风,杨华点燃了一根香烟,冲着美丽地夜上海吐了一口烟雾,淡淡一笑:“下辈子,我们还是兄弟。”

    …………

    凌晨,杨华回到了海城市,站在了兄弟保镖公司的门口。在走之前,他本想再见见丁晓龙等人。可是,他又不想体验离别地悲痛。在楼下站了足足有半个小时,这才转身离开。一切就让古风来告诉他们吧!

    不仅仅是兄弟保镖公司,杨华还去了牛庄度假村转了一圈。在这段时间,这两个地方带给了他做平凡人时的快乐,是他这辈子也不能忘记地。

    等到杨华站到家门前时,他却没有勇气去打开房门,而是坐到了家门口,点燃了香烟闷闷的抽了起来。难道也不告诉她们吗?对她们来说有些太残忍了,杨华的心都在滴血。他也很想去改变一下现状,可是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抽完了一根香烟,杨华还是决定不进去了。不然真的担心自己会改变主意。要怪,要狠就狠我吧!踩灭了烟头,杨华起身走下了楼,很快得消失在夜色之中。

    两天后,电视新闻中播报了这样一条新闻。一辆挂有海城市车牌照的悍马在去往北京的高速公路上与一辆货车相

    车发生了爆炸,司机当场死亡。经过尸检,死者为籍男子杨华。据公安部官方声称,此人正是国内通缉的刺杀伊拉克王子的逃犯………………

    …………

    ……………………

    …………………………

    两年后,经济危机过去了,人民的生活好了起来。杨华原来居住地小区内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就连房子里面居住的人都丝毫没有变化。当然,要是有变化的话,那就是多了三个人。慕容清舞两姐妹住了进来,还有一个就是杨华的儿子,杨颐轩。

    今天是周末,所有人待在家中,围绕在刚刚学会走路的杨颐轩身边。他现在可是家中的宝贝,跟杨华几乎是一个模子。

    杨华离开两年了,这两年大家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她们内心中一直在承受着痛苦。同时,她们一直不愿意接受杨华离开她们地现实,相信总有一天杨华会回到她们身边的。

    自从杨华走了之后,她们似乎一夜间就成了生死与共的姐妹,没有出现过一次吵嘴的事情。而且每到周末,每个人都会待在家中聚在一起。

    “铃……铃……铃……”响起了门铃声。

    “我去开门。”东方紫薇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跑到门前。打开房门,一下就呆了,使劲的揉了揉眼睛。

    “紫薇,是谁来了?是不是欣怡小姨来了?”厨房内传出龚雅丽的声音。

    “不……不……不是,是……爸……爸爸!”东方紫薇吓得有些磕巴了,不是说爸爸死了吗?那么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谁啊!

    “你这孩子,要是再拿这个开玩笑,我就打你屁股了。”房间里传出古古凶巴巴的声音。

    “真的……是……爸爸!”东方紫薇急得要哭出来了,怎么大家不相信了呢?平时她总是喜欢在门口喊一声爸爸,她非常期待有一天可以再看到爸爸。

    古古走了过来,一看到门口的场景,也吓得嘴巴张得大大地,随口也喊了一句:“爸爸!”

    杨华一阵无语,这妮子怎么该不会是疯了吧,怎么跟着东方紫薇一起叫了。“看到老公难道不该投怀送抱吗?”杨华笑着张开双臂迎了过去。不但没有得到拥抱,反而吓得古古不断的往后退。

    “你们快出来啊!”

    古古叫得有些太吓人,所有人都跑了出来,看到门口的景象全部呆了。任何人此刻看到杨华脑袋肯定短路。十几秒过后,房间内出现了嚎嚎大哭的景象,一堆女人把杨华围在其中,哭得实在是太委屈了。

    两年积攒地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得到释放,她们这两年承受得太多了,没有把楼房哭倒就不错了。其实,杨华这两年过得又何尝好受。当初,老者最终还是默认了杨华提出的办法。不过,也要求杨华要彻彻底底地消失两年,而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而在这两年的时间内,杨华也完成了当初对老者所有的承诺。所有的事情都平息了,杨华自然也可以重新回到大家的身边。这两年他的身在外面,心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这里。这里有最牵挂地东西,是他这辈子永远都割舍不掉的。

    “老婆们,两年了,两年了,你们知道我有多想你们吗?”

    “是吗,那就用行动告诉我们吧!紫薇,好好照顾弟弟,妈妈们要进房间跟爸爸好好谈谈。”古古掐起了腰,好像一个老大一般指挥众女道:“姐妹们,把这个淫棍押到房间内,我们要重型审问他。”

    众女还真是其心协力,把杨华给抬了起来冲进了卧室。

    “大人门,饶命啊!”

    所有人都进了卧室,可是有一人没有进去,正是慕容雨燕。人家都是老婆,而她只是一个小姨子。两年了,她成熟很多。已经没有了两年前地轻狂,此刻倒有了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能看到杨华回来,她就感到很幸福了,她也不再奢求什么。

    卧室门打开了,衣衫不整地杨华探出脑袋。“雨燕,床上好像还有一个位置,要一起来吗?”

    “流氓,我才不要。”慕容雨燕嘴上说不要,可是身子已经冲到了门边,拽住了杨华的衣领。“赶紧给我进房去,老娘可是正经人。”

    从此,杨华真正地“性”福生活开始了……

    …………

    ……………………

    …………………………

    ………………………………

    (全书完)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