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都市艳医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尾声):返回仙界
    中途市双棍党总部聚仙楼,我把所有的事都推给金标后自己回到了老窝,准备随时返回仙界。

    这里的事总算告一个段落了,不过,有些事还是很令我心痛,就是三大家族损失的事,这个死齐天,妈的,真想狠狠踩他两脚,攻击的时候根本不顾别人的死活,结果,三大家族现在加起来,具备飞行能力的也就只千多人了,人才凋零到了极点。

    可是没办法,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心痛也没有用,只能把他们好好的安葬了。

    接下来的事更麻烦,那就是几个女人的问题,还好,听齐天说那个水儿来帮忙后回去找我去了,结果这一去就没再回来,真是谢天谢地,最好别回来。

    “小寒,你告诉我,那个女人到底是谁?”紫衣到了现在,还在质问我这件事。而且还是在会议厅里,当着齐天等人的面质问出来,真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双手一摊,“这个,说真的,我也不太清楚。”

    紫衣气愤,“你不清楚,那天她都告诉我们了,她说她是你爱人才来帮我们的,你……,你这个混蛋,出去一趟不但没死,反倒弄一个女人出来,你,你简直太混蛋了。”

    这什么话啊,好象我没死她很失望似的。

    “紫衣,现在咱们是在商量回仙界的事,这事就等下谈吧。”三大家族的下辈人都在呢,在这些人面前说这事实在是太那个了。

    “嘿嘿,那个,老弟,这事你还真得给大伙说说。”齐天这老小子站出来了,坐到我旁边,小声道:“呃,兄弟,那女人真不是你的新女人吗?”

    “肯定不是。”我大声道。

    “不是,那她怎么说是你张小寒的女人?”紫衣大声插进了话。

    我摊手,“别人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再说,现在天下叫张小寒的人那么多,说的不一定是我,是吧,呵呵。”

    “是的是的,呵呵,紫衣啊,我看你是误解小寒老弟了。”

    齐天啊,你老小子够兄弟,难得这么替我说话。

    齐天说完这话后,又低声道:“兄弟,那个,能不能介绍认识认识啊。”

    “什么意思?”我一翻白眼道。

    “既然不是你的女人,那么,老哥哥我现在不还是老光棍吗?那个,那个,我告诉你,我第一眼见到她,就深深地爱上她了。”

    我日。

    我差点没把眼珠给瞪掉下来,半天后我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会给你制造机会的。”

    “多谢多谢,对了,冷面罗煞呢?你还活着,那她,不会她……。”齐天突然问起了这事。这话不是秘密,所以他的声音稍微提高,紫衣自然是听到了,这下她似才想起她师父似的,“对啊,小寒,我师父呢,你没事,那么她,她是不是……。你,你快告诉我。”瞧那样子,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我皱起眉,很勉强地道:“这个,我也不大好说,她好象有事,好象又没事的样子。”

    众人大瞪眼睛,似乎不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其实说真的,对这事我也还在迷糊中。连当事人自己都解释不清楚,老子不迷糊才怪。

    “到底有没有事?”紫衣逼了过来。

    “算是没有事吧。”出于安慰紫衣的善意出发,我只能这么说了。

    紫衣再一愣,虽然我这话依然很迷糊,不过听到没事,她的表情缓和多了。

    “那,那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这个,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说着说着,感觉他妈的这事……,自己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我话刚说完呢,外面就传来了厉喝声,“张小寒,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出来。”

    “喂,你不能进去。”

    “滚开!”一声愤怒的咆哮过后,接着是恐怖的爆响,“轰轰轰。”再

    接着是一

    阵惨叫,“啊,啊——。”

    我的头发“呼啦”一下倒竖起来,血压更是“噌噌噌”直往上飙。真正的麻

    烦来了,我滴那个娘哩。

    “张小寒,你这个混蛋,你果然回来了,害得我还以为你被别人虏去了,找得我……,我……,我,你,你我杀了你!”愤怒的咆哮声中,那一个愤怒的少女,带着愤怒的光芒轰然而至。

    “不要——。”一帮人大叫,都想上来拦住她,可惜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因为没谁能比得了她的速度,连我都不能,这些人自然就只能靠边站。

    粉嫩的拳头距离我的鼻子只有零点零一公分,再过来一点,我的鼻子就报销了。

    我被吓得浑身直冒冷汗,毛孔扩张了好几倍,半天后,我才缓和过来,不过人还是不敢动,只是使劲把眼皮抬起来望着她,那娇艳的容颜上,那嘟起的愤怒肉唇。

    “我说,你你,你不用这么夸张吧?”

    “夸张,你还说夸张。”她突然咬起了牙齿,手狠狠地捏住了我的鼻子,愤怒地捏着。

    “喂喂。”我被捏得龇牙咧嘴,眼泪都要奔出来了。

    “你干什么?滚开!”紫衣见这形式,愤怒了,不知是对我愤怒还是对这女人愤怒,反正她就是很愤怒,冲上来一掌就朝水儿的后背拍起。这女人发起疯来还真得会玩命。

    “啊。”的一声惊叫,水儿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也没有躲闪,紫衣那一掌自然重重地拍在了她的背上,结果有事的不是她,反而是紫衣被狠狠地弹飞了出去,“砰”地落在了地上。

    “紫衣。”我大惊,再也不顾及其他,冲上去赶紧去扶紫衣。

    “你给我滚,你别碰我,你这个混蛋。”紫衣朝我厉声咆哮,我想,她又是在吃醋了。

    “紫衣,你别这样,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事,这事……。”我操他娘,这事到底他妈的怎么回事啊?

    “这位姑娘,请问……。”齐天这个时候站出来,想对水儿说什么,水儿眼睛一横,“你干什么,想上来打架?”

    “不不,我只是想问,你到底跟小寒老弟,那个,那个……?”

    “我先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吗,我和他是情人。”

    “不是的。”我大叫,猛地站了起来冲到她面前,大声道:“别玩了好不好?”

    她美丽的眸子一怔,狠狠地瞪着我,很严肃地道:“你认为我是在玩吗?”

    “你……,你到底想怎样?”我无奈地道。

    “我想怎样你该清楚。”声音竟然有些冰冷,带着一种非常强悍的威严。

    我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那你也该清楚,我和你没任何关系。”

    “是吗?”她冷笑,“那么我问你几句话,你都要如实地回答,如果说一句假话,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后果。”说着话,她的目光望向了里面的一干人。我知道,她是拿里面这些人的生命来威胁我。

    “如果话问完后,大家都说你和我没关系的话,我立即就走,否则,你想甩掉我,门都没有。”

    我沉默了片刻,点头道:“好吧,你问吧。”

    老子坐得正,行得端,心里坦荡荡,我怕你问什么啊。

    听到这样的话后,所有的人,包括已经站起来的紫衣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望着我,似乎每个人心里最后都还有一丝希望,那就是,我真的跟这个女人没任何的关系,我是清白的,我的天啊,请还我清白吧。

    “第一,你是不是把我全身都看光了?”

    “啥?”我大叫,头皮猛地一怔,冷汗来了。不用这么开放吧,这种事当着这么多人问出来,让我颜面何存啊。

    “回答我,而且要实话实说。”她的眼睛逼视着我。

    另一边,紫衣的目光逼视

    得更厉害。

    我是想说假话,可是这个时候我不敢,这些人的命可都捏在这个恐怖女人的手上呢。

    “是,不过……。”

    “第二个问题。”她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你我是不是脱光衣服同床共枕了?是不是,你摸了我,我也摸了你?”

    日,这她娘的你还知不知道羞耻啊,这种话别说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也不好意思当众说出来啊,她竟然敢这样说。

    “你……,你……。”

    “说,到底是不是,不用你你你的。”她逼近一步,狠狠地瞪着我。

    而紫衣那里更恐怖,那表情,那样子,似乎只要我一点头,她立马要悬梁自尽。

    “你怎么不敢回答了,是不是心虚了?”

    这话还真让一帮人都怪怪地望向了我,似乎都觉得我是心虚似的。其实不是我心虚,是我一旦说出来,这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可是,可是这个时候我能不说吗,我要不说,其他人肯定会认为我是默认了。

    “那,那又怎样,我那是被逼的。再说,我又没有跟你发生进一步的关系,只是摸而已,那只是……。喂喂,紫衣你干什么!”我大叫着猛冲上去,一把将欲用头撞墙的紫衣抱住。

    “哎,紫衣,你冷静,冷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事情其实是,就是,我和她是清白的。”

    “你闭嘴。”这一声愤怒的吼叫吓了我一大跳。“清白,你们那样子还清白吗?你放开我,让我去死好了,让我去死。”

    我真的是欲哭无泪了,最后只有望向站在一旁冷眼看着的水儿。

    “我说,你别这样了好不好,再怎么说紫衣也是你的弟子,你这样气她未免太狠心了吧。”

    “你说什么?”

    这话不但是紫衣问出来的,齐天等人也是大惊失色,最后,里面再次陷入了安静,全部的目光由我转向了那一个已经变了样的青春少女。

    其中,齐天的惊讶最大,他慢慢地凑过来,小声朝我道:“老弟,你,你说什么?她,她是紫衣的师父,那么,她就是……。”他显得有些难以接受。

    我扶起惊讶中的紫衣,一边朝他笑笑,“那个老齐,你不是说让我帮你介绍的吗,现在……。”

    “不不不,不用了,我我我,我已经认识了,我觉得还是你和她比较合适。”齐天说着话,撒腿就要跑,我急忙伸出另外一只手抓住他,压低声音道:“老齐,现在她可是比紫衣还青春貌美,你真的不想要?”

    “老弟,我还想多活几年,你就别折腾我了,放开我吧。”齐天扯开我的手,跑到了另一边,不敢再说话了。

    我日,这女人看来在别人心里简直就一魔鬼啊。割肉啊,想起来哪个男人都怕。

    “你,你,你真的是我师父?”紫衣站正身体后,颤抖着声音问。

    对面,那个已经完全不同于往日的青春少女,美丽的容颜一笑,“恩,算是吧?。”

    “不可能,我师父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紫衣有些不相信。

    少女,调皮的翘翘小嘴,“其实,我和你师父是同一体的,但也有区别。”

    这话不但紫衣等人听了迷惑,我都还迷糊着呢。

    “什么意思?”紫衣迷惑地问。

    “没什么意思,有机会我会慢慢给你解释,现在,把你的手伸出来。”说着话,水儿走了过来,站到了紫衣的面前。

    紫衣呆了片刻,最后还是把说伸出来了,在她修长白嫩的中指上,有一枚闪亮的戒指。

    水儿的手指上也有那颗戒指,只见她也把手指伸了出来,戒指挨在了紫衣的戒指之上,只见蓝光一闪过后,紫衣的戒指脱落,到了水儿的手上。

    见此情景,紫衣似乎不得不相信了,砰地一声跪倒在地,“

    师父。”

    “还真是冷面罗煞啊,怎么变成这样了呢?”周围开始有人在议论。

    “这很正常,修炼之人到了某一个境界后,可以返老还童,永远不会变老。”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这也未免变得太漂亮了点。”

    “是啊,不但人漂亮了,人的性格也变了。”

    “恩恩,真是太奇怪了。”

    ……

    “大家都住嘴,听我说。”水儿,不,是冷面罗煞吧,一声威严的喝声响起,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面对这神界中的人,谁也没那胆子跟她抗,“现在我宣布,冷面罗煞这个人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以后大家叫我水儿。”

    “第二见事,那就是,以后紫衣不再是什么冷面门的弟子,她的标志冷面门的戒指已经被我收了,说明,她已经被逐出了师门,今后我们再无师徒缘分,如果谁要是不清楚,那么,就站出来,让我一掌拍死。”

    一帮人面面相觑,最后都将目光望向我。

    我抓了抓头,“那个,那个,我还是不清楚。”

    “你,你想死吗?”水儿冲过来,扬起了手。

    我眼睛一翻,“有种你拍死我。”真她娘的,现在这场面,老子已经够在这一帮下辈人面前颜面扫尽了,现在没拿出点男子汉气概出来,实在是大丢面子。

    “你……,哼,等下收拾你。”还真是小女人啊,嘴巴一翘不理我了,直接转向紫衣,“紫衣妹子,起来吧,以后你我就姐妹相称了。”

    “师父,这怎么可以,你永远都是我的师父啊。”紫衣这会,我想她心里比我还难受。这他妈都什么事嘛。

    水儿听了这话后脸色一沉,“我已经不再是你师父了,请你别再这么叫我,再说了,其实你真正的师父她本就消失了。”

    “什么?”紫衣望望她,接着望向我,“小寒,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苦着脸道:“别问我,我还想问你呢,要问问她去。”

    “什么,我,你……。”紫衣糊涂,我想此刻大家都糊涂。但一个人好象不糊涂,那就是成鑫,他突然冲过来跪在了水儿面前,“冷……。哦,不,水儿大仙,求你帮帮我。”

    一听有一个人叫她水儿了,这水儿还真高兴得笑成了一朵花,“嘻嘻,快起来,什么事,只要你说出来啊,我立即帮你。”

    “谢谢大仙,求你帮我救救我的苛蒽。”

    这家伙厉害,求她救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比我还牛,看来这没我什么事了。

    接着成鑫那里赶紧跟她说了一下苛蒽的情况。话一说完,水儿就一歪头道:“小问题,我可以立即帮你把她救活。”

    “太感谢了,谢水儿大仙。”

    “嘻嘻,不用客气的,再客气人家会不好意思的,是不是啊小寒。”

    不用这么肉麻吧,我听得直起鸡皮疙瘩,但是还不得不使劲点头。

    “哇耶,你认同了耶,好,我这就去救人。呃,你们继续开会啊,我去去就来,成鑫还不带路。”

    “哦哦,是是,大仙请。”

    两个人走出去后,里面的所有人都用一种怪异到了极点的目光望向我,望得我背皮直发麻。

    “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吧,我好象没这么帅的样子。”我头上冒着冷汗一边说着,一边赶紧去扶起紫衣。

    紫衣这个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被我扶起来后,她竟然有些站立不稳,一下子倒在我怀里,半天后才颤抖着声音问:“你,你告诉我,这到底怎回事?”

    “唉,好吧,大家都坐好,我就把这事说一下,至于大家能不能明白,就看自己的理解力了,反正我现在是还不明白这怎么回事?”

    这话一出众人哗然,“老大,你自己都不明白,我们怎么能明白?”罗刹王那里咕噜

    道。

    “你丫的少插嘴吧,能不能明白就看你们的造化了。”说着话,我就把自己和冷面罗煞离开地球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自然,大家听了后,一个个是似乎清楚了一些事,但迷糊的事更多。

    其他的人在一堆一堆的问题问我,而齐天则在一旁感叹,“厉害厉害,这样也能泡到一个美女,我日,老子甘拜下风,这他妈还是人吗?”

    ……

    会议室里折腾了半天后把这一整天就这么给折腾完了,苛蒽也被现在的水儿轻易救活,成鑫兴奋得简直就差跪在水儿面前叫她奶奶。

    关于这个水儿,是这些天我最头疼的问题。

    这些天她倒开心得不得了,四处笑四处跳,似乎真是一刚经世事,初出茅庐的青春少女。

    她玩就玩了,可是还老找我的麻烦,为了躲避他,这些天我尽量让自己变得非常忙碌,一边操心着金标那里的谈判问题,一边则做一些回仙界的准备工作。

    本来,光头这帮人我是不想带去的,可是这群王八蛋竟然无耻到了极点,跑到那所谓的水儿面前大叫大嫂。这一叫,是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我日,我再日。

    几天后,所有的事终于忙完,金标的事全部解决,金氏财团成了世界上最牛的财团,凌驾于世界所国家之上,任何国家对金氏财团的事都得无条件通行,金标差不多成了世界上的土皇帝。他倒是快活了,我可就凄惨了,这一没事,我可就没借口再逃避了,没办法,我只好换另外的办法逃跑。

    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我一个人带着黑猫白鼠爬上屋顶,悄悄地冲上了黑沉沉的夜幕,冲进了宇宙。

    “大哥,咱们这样自己跑了,那其他的人怎么办?”两个家伙在来的时候把整座城市的香肠洗劫一空,这会正抓着大把的香肠一边啃一边在跟我说话。

    我吹着冷风,嘿嘿道:“他们自己有脚,还要我管吗?”

    “是不要你管了,可是我们要到仙界反抗仙帝,需要他们的帮助啊,最好是那个冷面罗煞,呃,是水儿,她要出手,那到时候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我一翻白眼,“想得轻松,按规定神界的人是不许插手仙界的事的,否则,神帝那老家伙铁定会发威,我日,那老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恩,这也倒是,这么说还得靠我们自己了。”

    “是啊,我先到那里去准备吧,好让齐天等人的后续部队到时候有个根基地。”

    “哈哈,大哥想的就是周到。不过,水儿的问题,你还是回避不了的。”

    又来了,我日。

    “哼哼,放心好了,至少现在我可以躲避她,嘿嘿,躲得一时算一时,再说了,到了仙界,老子要躲避她,办法就更多了。”

    “是吗,小寒,你还有什么办法啊?”一个奇怪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谁,谁在我后面说话。”

    我猛地一转身,天哪。

    所有的人,包括光头等人在内,全部坐在一个形状像飞碟,外表是透明的怪东西里面。

    “哇哈哈,老大,我们来了。”

    光头和卷毛等人大笑。

    叫声中,水儿从那里漂浮了出来,“小寒,想甩掉我,可不容易哦,要知道,我可是神界的高手,你那点动静我早听出来了,所以把大家一起带来了。”

    “这么说,刚才这玩意一直隐身跟在我后面?”我问。

    “是啊,小寒,别躲了,想躲避我那是不可能的,过来,乖乖的上我的船吧。”嘻嘻,咱们一起看星星。”

    我没反应,而是苦着脸望着黑猫和白鼠。

    两家伙猛翻着白眼,“大哥,别望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实我知道。”我很郑重地道

    “什么办法?”

    “跑啊。”我一声大叫,撒开腿,屁股冒烟化做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了宇

    宙的茫茫黑暗深处。

    “张小寒,你个混蛋,我抓到你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速度加快,追。”

    “呼”的一声,透明物体一阵白光爆射,在宇宙中划出一道白色的伤痕,也

    迅速地消失在了宇宙中的茫茫黑暗深处。

    PS:艳医系列之三,《都市艳医》到此全部结束。后面,具体是写前面的一部还是写接下去的一部,下个月大家就清楚了,不过,或许出来的结果会让大家大吃一惊,嘿嘿(张小寒邪恶地笑)。

    结束得有些仓促,但是没办法,大家要求的是一百万字,现在已经是一百一十万多一点了,严重超标,抱歉。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