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一路彩虹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卷 历练人生风波起 第206章 大结局
    婚宴上,张胜还在受着不亚于国内繁复婚礼的复杂程序的折磨。

    舞台上,正演奏着一首节奏优美的阿拉伯舞曲,他的投资专家韦恩和安德鲁,很high地随着阿拉伯音乐翩翩起舞,动作时而深情时而奔放,呈断背状,张胜很……

    他的合作伙伴侯塞因先生则和四个老婆手牵着手正在跳着圆圈舞,一副全家和谐、其乐融融的大团结局面。

    一张张圆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食品。酒宴上有三大盘食品是不可缺少的:它们是“布期蒂勒”的千层饼,其实就是带馅的酥饼,做馅的原料丰富,有鸡肉、核桃仁、杏仁、葡萄等;第二道菜是杏脯羊肉配杏仁、面包;另一大盘叫做“卡斯克斯”,一种摩洛哥有名的民间食品。

    钟情已经换了套绿色的阿拉伯民族服装,美人就是美人,穿上什么样的衣服就有什么样的感觉,张胜很是欣赏了一番钟情带给他的各种不同的风韵。

    紧接着,又换一套。这一次,张胜也跟着换衣服,两人暂时退场到更衣室更换服装,客人们依旧在大厅和配殿里吃喝、舞蹈和歌唱。

    按照摩洛哥人的风俗,在整个婚礼过程中新郎和新娘至少要更换五次服装,有钱人家十次左右。女人的衣服比较丰富和讲究,主要有民族装、婚纱装、公主装、非斯装、梅克纳斯装、欧洲装和晚装等。

    新娘的这些服装各有特点,颜色各异。新郎的服装主要是西装和民族服装。一会儿,钟情穿着色彩艳丽、用金银练绣成的长袖长袍,披一件柔软光洁的真丝罩衫、再配上一条价格昂贵、做工精细的金质腰带,外加一双也是用金银练绣成的闪闪发光的鞋,风情万种地走出来向客人敬茶。

    一会儿又换上中式古代喜服,凤冠霞帔,珠帘遮面,妩媚曼妙,千娇百媚。转眼的功夫。她又穿着象牙色长袖宝石领的西式礼服优雅地走来,礼服从腰部向下逐渐展开,象一朵翻涌地浪花,把她窈窕的腰身、丰盈的臀部,衬托得如美人鱼般优雅迷人。此时的她。简直就是一个沉浸在幸福中的时装模特。

    最后,她和张胜换上了隆重地婚纱和燕尾服,钟情穿着一袭由98码薄纱、25码丝绸、300码花边裁成的长裙,披着由成千上万颗鱼卵形珍珠串成的面纱,同她的新郎款款走向一人半高的宝塔式大蛋糕。两人共持一把刀,把蛋糕切好分开,由侍者分别送给客人们享用,每人一块。与此同时,侍者还给每个客人献上一杯摩洛哥的热茶。

    婚礼结束了。女人们喊起了“呼噜噜”的愉快呼声,这是对新婚夫妇的祝福,然后簇拥着新郎新娘。把他们送入洞房。这时,天已经亮了,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

    澄澈碧蓝地湖水,在微风中荡起阵阵鳞波,阳光照射在湖面上,泛起无数颗星星般明灭不断的亮光,湖边,椰树与芦苇交相掩映。风姿婆挲,而湖的对面,却是曲线柔得象丝绸地万里黄沙,美丽无法言喻。

    这是撒哈拉大沙漠里的一片绿洲,象是天的影子。是沙漠的眼,也是星星沐浴的乐园,更是张胜一家人幸福的所在。

    湖边,支着五六顶白色的帐蓬,旁边还停着一辆四轮驱动越野车。帐蓬前铺着华丽柔软的阿拉伯地毯。地上支着大遮阳伞,伞下有个小几案。案上摆着几盘水灵灵的葡萄和其他时令水果。钟情穿着比基尼,戴着墨镜,身上涂着防晒油,小麦色的肌肤健康诱人,柔腴动人地玉体横陈,正在毯上午睡。

    旁边一个美丽的阿拉伯少女正轻轻摇着一个摇蓝,里边睡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宝宝,藕节似的小胖手抱着脑袋,两条白白胖胖的大腿半蜷着,睡地十分可爱。张胜张大老爷穿着肥衫短裤,躺在湖边,翘着二郎腿,一张宽大的树叶盖在脸上,懒洋洋地听着MP3,身旁支着一副钓杆。好一副羡煞旁人的悠哉垂钓图。

    他把在澳门的赌场进行了调整,由侯塞因担任了董事长,他的目地只是赚钱而已,侯塞因经营赌场确实比他在手,那何必不肯放权?多给他一些权力,就会多给他一些赚钱地能力,似乎……如此坐享其成,有点厚颜无耻。所以,张胜担负起了两人开在摩洛哥的赌场管理工作,此外,他地工作重心就放在了他的网上赌场,他相信巴茨王国二王子的话,总有一天,网络博彩将成为全球博彩业的主流。

    此外,他还有许多实业和投资,其余的钱则创建了一支委托投资基金,交给专业人士去打理,他则成了银行之后的银行,放贷赢利。

    尽管已经尽可能地把繁杂事务全推了出去,其实他还是非常忙的≌馀哟蟮牡W泳吐涞搅饲厝裟小⑶厝衾忌砩稀

    此时,两个人正坐在帐蓬里,一人一台手提电脑,算账算的焦头烂额。

    “唉!这家伙,他倒悠闲,说带我们出来散心,累的还不是我们姐俩?”秦若男捶着小蛮腰道。

    秦若兰苦着脸说:“没办法呀,真要不管你放心啊?这可都是咱们家的产业。唉,又是基金、又是债卷、又是房地产、又是珠宝生意,老姐,我只是一个护士好不好?”

    秦若男翻翻白眼,说道:“你不懂,我就懂了么?让我抓贼没问题,我哪会打理这种家务啊?”

    秦若兰若有所思地说:“嗳,姐,你说……咱们要不要把周洛菲那小丫头弄进家里来?她可是世家出身。这些事驾轻就熟啊。”

    秦若男吃惊地道:“什么?喂,你还嫌老公女人不多啊,还要往家领?”

    秦若兰道:“一个也是赶,两个也是放,又不是让他三宫六院没完没了。他想多娶,教规也不允许啊。或许在这里见多了类似的家庭,也能和和睦睦地生活在一起吧。唉!当初我们还不是死活不答应?环境,对人思想的影响真是大的可怕。

    我想过了,洛菲不往家领……,他们就没有联系么?三天两头一个电话,谁知道他们都聊些什么,老公的心啊,得拴在家里才放心。在眼皮子底下,反而踏实一点,你说呢?”

    她掰着手指头给姐姐算起了账:“还有啊。你看,咱们家的产业,如果聘请专业人士代为打理,一年是多少钱?至少要付给他三百万的美金年薪,如果把周洛菲娶回来当管家婆,这一下子全省了。

    而且,请外人管,你放不放心?不请外人,让咱们和情姐三个外行管,赔一次就是让人做梦都心疼的一大笔数目啊。最重要的是。有她在,咱俩就解脱啦,要不然,他还不天天陪着钟情姐?”

    秦若男抿嘴直笑:“谁叫你不如情姐会讨男人喜欢?对了,你地双腿已经痊愈的事。可以告诉老公了吗?”

    秦若兰甜甜一笑:“这几天吧,刚恢复的时候,走路好难看,而且也没力气,还不如不会走呢”。她伸出一条粉光致致、毫无暇疵的修长玉腿屈伸了一下。小脚丫俏皮的扭了扭,咯咯笑道:“姐。你看,全恢复了。唉,真是折磨人啊,要是早知道怀孕生孩子对脊柱地挤压能把那淤血挤散恢复正常,我早就生孩子了,哪会一坐两年。”

    秦若男笑道:“那时老公还没和你联系上吧,你跟谁生?”

    秦若兰哼了一声,翘起下巴道:“人家借种……成不成啊?”

    “好呀你,竟敢不守妇道,大刑侍候!”秦若男格格笑着搔她痒。

    “嗳呀呀,这就扮起大妇的威风啦,我可是你亲妹妹。”

    “那我就大义灭亲!”姐妹俩笑闹成一团。

    “什么,你说……你说若兰的双腿已经恢复成常了?”张胜不敢置信地叫,刚刚钓起的一尾鱼卟嗵一声落回湖里,溅起几颗珍珠,然后在火红的夕阳下摇头摆尾地去了。

    秦若男笑盈盈地说:“嗯,她想完全痊愈后再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去吧,她在帐蓬里等你。”

    张胜立刻丢开钓杆,拔腿向若兰的帐蓬奔去。

    “若兰!”张胜扑进若兰的帐蓬,立即看到了令他惊喜万分的一幕,她穿着件薄如蝉翼的绯色阿拉伯风情内衣,宽松地袍内,娇艳欲滴的胴体妙相隐现。最重要的是,她是站着地。

    张胜心怀激荡,站在那儿半天说不出话来。

    秦若兰站在那儿,让老公放肆的目光任意在她身上留连,然后背起手,向他调皮地歪头一笑:“老公,我的身材……没走样吧?”

    由于背着手,她的胸夸张地向前挺挺,在她踮了脚尖愈发显得修长的身体上呈现出一种妖异的美丽。

    绯色薄纱包裹着一双玉雕似的乳房,若兰轻轻旋转了一圈,柔媚地瞟着张胜娇笑,张胜遏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一下子扑了上去,在她一声娇呼声中,两人一齐倒在了软绵绵的榻上。

    只这一碰,便觉那酥胸分外柔嫩和饱满,而且由于哺乳,更显成熟圆润。她被张胜揽在怀里,那漂亮的乳房便在一呼一吸间微微弹动,还有淡淡地乳香。

    张胜忍不住把脸贴上去温柔地触觉着,爱恋无限地抚摸着妻子的娇躯,柔声道:“若兰,你居然站起来了,居然站起来了,这是上帝……啊不,是真主赐给我最好的礼物,是多少财富都换不来的最珍贵的礼物。”

    秦若兰被丈夫爱抚。脸上红晕顿起,眼睛里却有一抹小妇人地温柔和妩媚。

    “老婆,我想要你了,现在就要,我要你像当初一样。用你的双腿使劲夹着我,拿着要把腰夹断的劲儿来。”

    张胜地下体勃如怒蛙,使劲顶着若兰柔软的小腹。在性上,若兰主动而奔放,和姐姐完全不同,但是自她分娩之后,两人还一直没有亲热过,今天她穿成这样,明显是在暗示从今天开始禁海令解除。可以扬帆远航了嘛。

    可是……,没想到秦若兰一听,先是一呆。即而有点害羞,她抱着张胜亲了一口,悄声说:“不行耶,我也想今天给你啊,可我……忘了算一件事,刚刚……我那个来了……”

    “哪个?”

    “那个啊!”“哦?”张胜恍然大悟:“是真地吗?我摸摸!”

    “摸你个头啊!”秦若兰没好气地打开他地手:“都……那么久了,你以为人家不想啊?真的不……不方便啊。”

    张胜苦着脸道:“不是吧?那你今晚穿这么诱惑?”

    秦若兰干笑道:“我想让你替我高兴啊。”

    张胜用肿胀地下体顶了她一下,苦着脸说:“我是高兴啊,可是它比我还高兴啊,你说怎么办?这几天准备自助旅行的事。我都一直没要过,它起来了,很难受的。”

    秦若兰自知理屈,嘟囔道:“谁知道……你这么没出息,砰地一下就弹起来啦?那……那怎么办?”

    张胜隔着柔滑的丝绸内衣。轻轻揉捏着她翘翘的小屁股,越揉欲火越旺,手上的力道也重了起来,她的臀部喧软而富有弹性,真是爱不释手。可惜……今天却不能畅快淋漓。

    他叹了口气。愈发难忍地道:“要不……我去找情儿或者若男吧,先解决了生理问题再说。”

    “不许去!”若兰嘴唇一嘟。满是醋意地道:“你都陪她们那么久了,人家好久都没陪你睡了,今晚你要陪我。”

    “可是……”

    “别可是了,另想办法啊。”

    “什么办法?”

    秦若兰脸色桃花般一片羞艳,她指指自己的小嘴,又向上拱了拱小屁股,眉梢眼角一片妩媚:“这里,这里,都可以啊,反正今晚你是我的,你要你要,哼!我榨不干你!”

    张胜一听喜出望外,跟若男和钟情提出这种要求时,总要好言哀求几句地,想不到……若兰今天却主动提出来了,事实证明,引入竞争机制就系嚎呃

    德国汉堡的一家造船厂,一个造船码头,工人正在忙碌地建造着一艘名为“星光号”的豪华游艇。这艘游艇地设计规模极为豪华,配备两个直升机停机坪、几个热水浴盆、一个游泳池、三条快艇和一艘私人潜水艇。出于安全因素考虑,游艇还将配备动作感应装置和一个特殊的导弹侦测系统。

    这是华裔摩洛哥赌界大亨张胜订制的一艘趁豪华游轮,游完了撒哈拉大沙漠,他准备带全家人去地中海玩两个月,同时,他还邀请了情同小妹的周洛菲。

    张胜和钟情赶到造船厂,听厂家介绍了游轮的建造进程,并提出了一些新的想法,要求在后期配备设施上予以改造。离开造船厂,两人便赶去一个拍卖会,听说拍卖会上有几件中国珍品,中国古玩在世界上正逐渐受到重视,价格渐渐攀升起来,如果能买到几件真正的珍品,无异是保值的一个好手段。

    在场的,只有张胜和钟情一对东方人。张胜一身西装倒也罢了,倒是钟情,穿了一件湖水蓝的旗袍,简约地线条,把她窈窕的腰身、丰盈的臀部,修长的大腿,勾勒出最完美的曲线。这种东方女性特有地柔美一亮相,便吸引了许多男士欣赏的目光。

    也因此,赶到较晚的两个人得到了一个比较靠前地位置。台上,正在拍卖几副油画。张胜不太感兴趣,趁隙给秦氏姐妹打了个电话,两姐妹已经带着儿子已经去了尼古拉期城堡,她们在那里等着张胜,准备汇合后回国一趟。带孩子去见见秦家长辈。

    打完电话,钟情瞟了张胜一眼,迟疑一下,问道:“胜子,等回国,你要不要去看看小璐。”

    张胜怔了一下,答道:“我上次……去过了,她现在生活的很好。”

    钟情幽幽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过了一阵儿。反倒是张胜忍不住了:“怎么……突然提起她?”

    钟情瞟了他一眼,低声说:“前些天,我母亲生病。我不是回国一趟吗,在省城,我恰好碰到她了。两个人聊了几句……”

    “怎么?”

    “没怎么,就是……你们两个……,毕竟是我当初亲眼看见,你们患难之中是如何互相支持、互相扶助,感情是……如何恩爱。我自己苦过,推已知人……,重见旧人时,有些黯然神伤罢了。”

    张胜深深吸了口气。沉默不语。

    台上,正在拍卖一柄中国古剑拍卖师解说道:“这柄剑经专家鉴定,为越王勾践佩剑。这柄错金剑剑身精美,内嵌金丝,花纹细腻。剑长58厘米。剑身呈暗褐色,铸剑风格是春秋时吴越一带地特点,剑锋锋利,吹毛断发,是一件极锋利地兵器。剑身至今不锈。

    剑体上嵌有两行用错金镶嵌技术用金丝镶成的鸟篆体字。写地是越王勾践,自作用剑。它的收藏价值还在196年中国湖北江陵出土的那柄越王勾践剑之上,这柄剑曾在中国深圳拍卖会上拍出一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后辗转流失出国。此次,本拍卖会有幸得到这件宝物,起拍价格650万美元,加价50万美元。现在开始!”

    张胜举了下手中的牌子,台上拍卖师喊道:“Z-18号客人,700万美元!”

    钟情端庄优雅地坐着,看着台上的越王剑,象耳语似的轻轻又说了一句:“她还一直单身呢,不知还有多少青春可以在等待中供她磋砣……”

    张胜专注地看着台上的越王剑,好象根本没有听到,有人喊价,他又举了下牌子。

    只是不经意的,他颊上地肌肉飞快地抽搐了几下:那个冬夜、那一天的焰火、那冰糖葫芦、那人生初吻……

    他突然觉得眼睛鼻子有些发酸,急忙站起来,一边掏烟,一边快步走向侧面的吸烟室。钟情凝眸前视,不声不语,默默地替他举了一下牌子……

    温州,东湖花园,周家别墅。

    周洛菲坐在椅后,桌前站着她地堂弟,一个精明而朴实、勤快的青年。

    周洛菲十指交叉,笑望着堂弟:“洛云,你不用太紧张,我已经带了你一年,公司中高层也培养了一大批中坚骨干,如果只是守成,你没问题的,再历练几年,想把事业继续做大,我相信你也办得到。”

    她笑盈盈地转身看向一边,当初扮健忘戏弄张胜的周书凯周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周洛菲笑着说:“而且,我三顾茅庐,把堂叔公请出了山,有他帮你,没问题吧?”

    周洛云紧张地舔舔嘴唇:“是,姐,我……我尽力而为,可要有啥解决不了的事儿,我还得找你。”

    周洛菲灵巧地转动指间的钢笔,微微一笑说:“没问题!叔公,洛云,那就这样,今天,我就离开了。”

    周洛云问道:“姐,你要去哪儿呀?”

    洛菲指间转动的笔一下子停住了,她轻咬嘴唇,有些失神地看着窗外的清波碧水,好半晌,才若有所思地笑笑:

    “我想去……北非花园摩洛哥看看,去撒哈拉大沙漠徒步旅行,去地中海爱琴海扬帆破浪。之后,也许浪迹天涯,也许定居彼岸,谁知道呢?”

    (全文完)

    后记

    有朋友问我,是不是准备好下一本写什么了,或者已经开始存稿,为明年努力。

    我说:没有。天天点灯熬油的,很累……

    我写东西,说好听点叫专注,说不好听点叫很笨,我做一件事,就得投入全部的心思,一本没写完,我没有精力考虑下一本,更没有精力放慢更新速度,做不到一边码新书一边发旧稿。

    而且,我性子急,有稿存不住,老毛病了,改不了。

    《狼神》和《一路彩虹》收藏不少,订阅不高,比例相差悬殊,但是有赖于老书友地鼎力支持,无怨无悔的一路支持,月票榜上还能压住不少比我订阅高的人,始终排在前十几名,此情此谊,月关刻骨铭心。

    今天想着要完本,疲惫已久的神经亢奋起来,一天码了这么多。可是,冲刺就是冲刺,现在身心俱疲,动都不想动了。

    年底了,单位事情比较多,而且我也想好好休息几天。所以,新书的事,得过了年再说了。

    成绩惨淡,说实话,心里不好受,不过我没有砍情节,没有消极对待,我写出了我想写地全部,而且是尽我所能写出自己最满意的效果。

    天天上班,没有存稿,但我做到了没有一天断更。我想,我要对得起我的订阅者。沮丧也好,失落也罢,我不能把这种负面情绪带进创作态度,影响我的读者,我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做到我能做到地最好服务,我做到了,问心无愧。

    明天开始,单位工作年终开始准备,要忙了。有空,还是上来看大家书评,聊天打屁^^

    别地,不说了,大家晚安,新书再见!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