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重生之官路商途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二篇 商途迷情 尾声(9)
    严文介有那么一瞬间脑子空白了一下,一股子寒意从背上直窜心脏。在银监会成立之前,央行兼有监管国内银行业的职权,耿善学、黄克斌、黄其云、马山都是信通银行的董事股东,他们四人突然选择在这样的时机去北京、去央行,那还能代表什么事情?

    信通银行作为国内唯有的两家全国性非公有制商业银行,成立的初衷一是国内的银行体制需要突破性的试验田,还有就是为了扶持国内的非公有制经济,创建的时期也考虑主要吸收国内民营资本。当时浙东省民营经济活跃,严宽和在中央财经系统人脉与影响力影响,创建信通银行时,当时的宕信建设与其他七家浙东民营企业就承担了出资的大头,将最终确定将银行的总部设在文舟。从九十年代初,国内一些有卓见的民营企业家逐渐认识到金融机构在大型集团产业发展上所能起到的融资与产业整合作用,耿善学、黄克斌、黄其云、马山等人都是当时国内著名的民营企业家,也积极参与到信通银行的筹建中去,并最终出资成为信通银行的股东。

    对于这些信通银行的股东来说,他们对信通银行的要求,除了信通裉行自身的展,使他们最初的投资增值外,更希望信通银行能吸揽巨量的公众资金解决他们自身产业集团发展的资金饥渴问题。

    资源总是有限的,当严家利用自身第一大股东与其他浙东文舟地区的股东控制信通银行的!$金资源往宏信系以及亲近宕信系的文舟民营企业倾斜,自然引起其他股东的不满跟敌视。然而严家跟宕信系多年来一些处于强势,又联合其他文舟地区的股东,其他股东也是敢怒不敢言,也加上这些年来信通银行的发展还算迅速,矛盾也就没有尖锐化。

    耿学善、黄其云、马山、黄克斌萃人作为国内知名的民营企业家,坡下产业也是称雄地方,在中央部委也绝非没有人脉,对锦潮的背景也有相当的了解,对江敏之欲杀海粟科技立威、董简年欲借海粟科技清除路碍的事情也有所了解,加上这些年来严家跟宕信系的贪婪也得罪了相当多的人,在海粟科技被东海省政府正式立案侦察的消息早一步传到他们耳朵里时,他们就意识到一举扳倒严家的机会来了,才当即立断的相约赴京告状争夺对信通银行的控制权。对,他们就是想要争夺对信通银行的控制权!

    严文介背胛冷汗直冒,他不清楚背后是不是早就有一个巨大的巨网等着严家跳进去,他心里很清楚,一旦严家失去对信通银行的控制上权,信通银行向宕信系各关联企业提供的累积近两百亿元贷款,将是一根勒在宏信脖子上的致命绳索,只要轻轻的一拉,宏信系诺大的!$产很可能就会分崩离析。

    他们太狠了,虽然这些年来并没有正备的冲突,但是严文介相信他们对严家、对宏信的积怨不会小,一旦信通银行的控制落在他们手里,等待严家、等待宏信的命运是什么,严文介用脚趾头也能想到。

    看着父亲堆满皱纹的脸,严文介说道:“爸,这次要你陪我一起去北京,我们马上就是,机场没有飞机,让他们开专机,董行长也随我们一起去……”严宽和与董为文都知道事态的严重性,才在行长办公室里等严文介过来。

    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量为文抓起话筒,片刻过后,一直严峻的脸上又像是加了一层霜:“什么时候开始了,为什么现在才报告过来?”放下电话,跟严宽和、严文介说道:“外面有信通银行极不利的流言,三点钟之后,信通银行在文舟各网点的提款人数急剧增加,起初没有引起注意,现在看来有形成挤兑潮的可能性!”

    坏消息一条接着一条,乍听到各银行网点有形成挤兑风潮的可能,严文介的汗毛都炸立起来。他知道那些明处、暗处的敌人要用尽各种手段使严家手忙脚足不能防备。

    一旦形成挤兑风潮,而信通银行的资金量又不足以应对,信通银行就很可能彻底支撑不住。到时候就算能将信通银行牢牢控制手里又有什么用?他没有想到对手会这么狠,根本没有打算给他们有一丝的机会。

    就算将挤竞风潮应付过去,央行不会对如此严重的事态坐视不管,到时候根本不需要黄其文等人去北京告什么状,央行也会对信通银行进行严格的审查。

    是他吗?严文介想起那张看似无害的年轻的脸,虽然视锦湖为此生劲敌这些年来,他甚至都没有搞明白锦湖到底是如何崛起的。严文介当然不会承认这点,这时候心里却有着比以往更深的挫败感,有一种要给彻底击倒的无力盛。

    董为文看了看墙壁上悬挂的圆钟,离今天歇业时间还不到半个小时,各网点撑过今天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流言的传染是极其可怕的,也许到明天就不仅仅是文舟的网点出现问题了。比起去北京来应付黄其云「喟眼下更重要就是辟谣稳定局面,需要从同业借调足量的资金应付明天一早就可能出现的挤兑风潮,不仅董为文不能离开,严宽和、严文介也要一起留下来共同解决眼前最迫切的问题。

    “文舟分行明天很可能是重灾区,我这就是给各大银行打电话请求支援;严老是不是跟省里、市里联系一下,让省里、市里帮助协调,工作相对容易?”董为文说道。

    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董为文对电话都有些恐惧,这时候也只有硬着头皮将话筒抓起来,严宽和与严文介也紧张的看着董为文。董为文过了片刻将话筒放下,无力的跟严家父子说道:“省人行打来的电话,询问网点挤兑的情况……

    在银监会以及各省银监部门没有成立之前,省人行对各省市银行业有监管的职权,甚至可以根据紧急情况接管商业银行的运营。消息如此迅速的传到省人行,省人行又如此迫不及待的打电话,大概是巴不得现在就让他们将信通银行的控制权交出去,再加上黄其云、黄克斌等人已经在北吝,这背后的阴谋还不够清晰吗?

    严文介很无力的垂头坐在沙发上,眼前的情势还不够清晰吗?不但海粟科技的问题捂不住,信通银行的问题也捂不住,也许有些问题根本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但是这时候墙倒众人推,什么问题都将成为大问题

    浙东省政府协调各银行向信通银行拆借了近百亿的资金,并积极利用媒体辟谣,省人行又站出来替信通银行做信用担任,才使信通银行惊险无比的渡过十一月中旬长达一周的挤兑风潮。

    且不说信通银行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流失存款超过两百六十亿,占到信通银行存款余额的酮,仅仅作为建召-以来国内第二宗大型商业银行遭遇的挤兑风潮事故,性质要远比海粟科技三跌停严重,对严家的打击也比海粟科技更为致命。

    在挤兑风潮过后第三天,浙东省人行正式对信通银行派驻监菩小组监管信通银行的日常运营,董为文辞去信通银行行长一职,严文介也被迫辞去信通银行董事会董事职务,标志着宏信系对信通银行控制权彻底丧失《同时,央行正式成立更高级别的调查小组开进文舟,调查信通银行运营这些年来存在的各种问题……

    十二月一日,浙东省委副书记、省长江晋源给中央一纸调令调到国务院中西部策委担任正部级的副主任,浙东省委副书记赵阳兼代省长一职;作为严家在浙东地区最重要的一个官场保护伞,曾经是严宽和的秘书,文舟市市委书记金立平也于十二月十二日也给免去市委书记一职,暂时调任建设部副部级巡视员;严莉华、严毅等严家在地方党政系统的人相继给调离领导岗位,这些都意味着对信通银行幕后的问题调查将彻底的深入下去。

    没有人,特别是那些已经站出来打击严家、打击宏信系的人,没有人愿意给严家以略息的机会。

    早在十二月六日,东海省、浙东省两地检察院正式做出对严文个林雪等人实施监视居住的决定……

    随着对问题调查的深入,信通银行与宏信系暴露出来的问题越发的严重,初步估计,严家利用对信通银行的控制权,旗下关联企业从信通银行获得贷款余额高达两百四十亿元,其中违规违法贷款部分超过六成,而同期信通银行的贷款总额甚至不足一千亿元。

    严文个林雪利用宏信投资、精典地产从信通银行非法贷取四十亿的巨资从一二级市场违规操纵海粟科技的股价进行多项幕后交易的罪证也得到初步的确认。事实上,这项罪证是最好确认的,关键就在于有关部门想查不查的问题。

    向宏信系催还贷款是信通银行的主要任务,虽然宏信系旗下企业资产总值高达六百亿之巨,但要其一下子拿出两百四十亿的现金来,无疑是要了老命。为了避免宏信系破产对地方经济、就业、社会稳定造成大的冲击,赵阳主持的省政府与省人行及央行调查小组协调后决定,宏信投资相对控股的文舟钢铁由省钢铁集团负责接管重组、宏信建设由省城建集团负责接管重组,这两大企业所失信通银行近一百八十亿贷款分别由省铜铁集团与省城建银行做信用担保。

    至于宏信投资及关联企业所拖欠的其他贷款共六十亿元,信通银行将以债权人的身份全面接管宏信投资及关联企业的各项资产,直至所欠贷款全部还清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