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清雨芙蓉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重生(大结局)
    第68章重生(大结局)

    “逃?怎么逃?”允礼看看门外。屡次逃亡的经验已经让他可以平静的面对现状。对于他们来说,雍正驾崩,新帝并不了解过去和初登基时应有的谨慎都创造了绝好的时机。此时他们面对的情况远远优于雍正登基时的情景。

    只是,外面虽无军队,却明探暗探的来了不少,进出都在人家的控制之内。

    蓉蓉笑道:“你放心,新帝一时半会儿不会拿我如何?你现在只需放出风去,说我旧疾复发便是。”

    允礼蹙眉道:“还是死踲吗?已经用过了。”

    蓉蓉道:“法子是一样的,但是只要能取信于人,就算天天用也未尝不可。”

    “如何取信于人?取信何人?”

    “太医,探子,恒儿,皇上,还有——妞妞。”

    “妞妞?”

    “嗯,你不是想她了吗?只要把消息放出去,她就回来了。”

    蓉蓉的眼睛亮亮的,仿佛压抑多年的光彩突然被释放出来。

    允礼心中一暗:“我呢?你走了,我呢?”

    蓉蓉忽然有些泄气,道:“这才是关键。你一定要比我晚走。这样才能让有些人深信不疑。可是,第一你愿不愿抛下这些荣华富贵,第二你能不能等些日子?”

    允礼深深的看着蓉蓉,忽然两人的眼里同时充满了笑意。一会儿,屋里想起允礼开心的大笑……

    高宗即位后,十月,解宗令,命总理事务、管刑部事。十一月,赐食亲王双俸,免宴见叩拜。容宠一时无量。

    与此同时,蓉蓉诞下一个儿子,却是死婴。更因为生产,耗费了巨大的心力,交迫下,竟然旧疾复发,一病不起。允礼只说自己身子不舒服,留下来陪伴爱妻。疏于职务,屡屡出错。

    乾隆元年三月,以事夺双俸。

    乾隆二年,蓉蓉病危,允礼托病不朝。

    乾隆听了太医院的报告,起驾果亲王府。外人看来却是果亲王的荣耀已臻无上之地。

    蓉蓉躺在床上,露出来的头发干涩枯黄。妞妞面覆寒霜,两眼通红守在一边。允礼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头发也花白了很多。

    乾隆知道她们母女均擅医术,当年皇阿玛亦曾受其欺瞒,不可不防。低声问了问病情。

    “十七叔还请保重身体。朕已经请问过宫中萨满,说那孩子本是天上的童子,跑出来玩儿的。所以菩萨现在要他回去,等到机缘到了,在与十七叔结缘。”

    允礼睁开有些混浊的眼睛,沙哑着嗓子问道:“当真?”

    乾隆点点头

    “蓉蓉?蓉蓉,你听见没,皇上说了,孩子是暂时回天上了。以后还会来的。”

    被子动了动,一张刺黄的面孔露出来。面上擦拭的很干净,允礼伸出手,为她拭净眼角的浊物。乾隆心道:皇阿玛说十七叔颇为看重这妖女,果然不假。都这般模样了,还如此珍爱,却是装不来的。心中已经信了几分。

    只听蓉蓉说道:“谢皇上,谢王爷。想必是蓉蓉作孽太多,养不起此等福泽深厚的娃娃。”声若蚊蚋,气若游丝,只有目中光芒点点,乾隆心中一动,莫非到了最后时刻?蓉蓉继续说道,“王爷后福无穷,请务必珍重。以往经年,蓉蓉受王爷大恩,今生已无以为报,怕只能来世结草衔环,报答王爷。”话未说完,已经泪流满面。允礼更是已经难以自抑的哭了起来。满屋一片哀戚。

    说话间,蓉蓉的眼光逐渐涣散。乾隆心里一急,脱口道:“且慢,东西呢?”

    允礼和妞妞猛的抬头,不解的看着乾隆。

    蓉蓉费力了张张嘴,乾隆已经顾不得许多,赶紧弯腰去听,只听到:“姐……姐……!”

    “额娘!”

    “蓉蓉!”

    乾隆伸手一抓蓉蓉,喝道:“你快说!”

    身子已经变得僵硬,允礼一把推开乾隆,抱着蓉蓉的尸身,痛哭不已。

    乾隆这才明白自己失态了,略整仪容,看着面色青白的蓉蓉,默默想着那两个字——姐姐?

    可是那个前不久来探望蓉蓉的女人?十四叔的小妾?那个女人倒是有些本事,需要仔细对待。何况还有十四叔护着她!

    乾隆突然意识到皇阿玛以前说过的话,这些叔叔们皆非善茬,只不过被人抓住了弱点动弹不得。这一瞬间,乾隆才真正体味到一个帝王的孤独和紧张。和初登基的自豪结合在一起,混成一种麻麻涩涩的快感,浸透了全身……

    蓉蓉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允礼甚至未来得及请旨,乾隆已经把先皇的密诏给他看了,“当时是念着她有叔叔的骨肉,所以宽限些日子。想必先皇在天有灵,所以已经召她去了。”

    乾隆觉得这话别扭,人家的老婆,自己老爹操什么心!当年的龌龊事儿还是早了早好。

    允礼显然知道的很多,喃喃道:“是了,是了。她是他的人,自然是要随他去的。”说时还频频点头,看在乾隆眼里却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未出乾清宫宫门,允礼突然顿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昏迷不醒!

    傅恒在南书房读书的时候,心性最相投的是比他大好多的弘昼。此时的傅恒已经是十五六的少年,弘昼也二十多岁正当时。雍正亦曾命弘昼多多提带傅恒,弘历亦秉持此策。再加上傅恒的姐姐甚得弘历的恩宠,在宫里宫外,傅恒俨然是个小红人!

    允礼吐血的时候,他和弘昼就在外面等候接见,一见这番景象吓了一跳。

    弘历干脆免了事情,让他们把十七叔送回去。并宣太医诊治。

    允礼不提,蓉蓉身份尴尬。妞妞对着昏迷不醒的阿玛,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一跺脚,冲着傅恒吼道:“你告诉他,他不要额娘,我要!”

    傅恒吓得一把捂住她的嘴,“小姑奶奶,您能不能安静点儿。十七爷都那样了,这刚醒过神儿来,这大喊大叫的,再惊着他老人家怎么办?”

    妞妞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扔给傅恒,“这是额娘早就写好的。你交给他,他就明白了!”转身跑开。

    “恒儿,拿来我看看。”允礼在内堂听见,有气无力的吩咐。

    傅恒赶紧送进去。允礼读完,连连苦笑。手一松,信落在地上。傅恒捡起来,扫了两眼,迟疑的问:“十七爷,这……?”

    “既是她的嘱咐,就听她的吧。”

    三天后,在呢喃经诵声中,洛蓉被火化。妞妞收集了骨灰和蓉蓉的遗物,共计三大车,先赴江南安葬。允礼拄杖送出城外,佝偻的身子落在远处弘昼的眼里不胜凄惶。

    “贱妾草莽之人,杀孽深重。蒙君不弃,恩宠经年,尽享荣华。今将离世,自知无颜于君之先人,蒙羞于父母师尊。若君垂怜,祈赐祝融之火,焚我残躯,以消罪孽。余者遍洒妾少年旧地,彼时童稚烂漫,乃妾一生珍重。为此,则妾心愿足矣。”

    妞妞安葬完毕,从江南回来。已是乾隆三年的元月底。年节正浓的时刻,果亲王府里却是一片沉闷。

    王爷不行了。的b1

    乾隆三年二月,果亲王允礼薨。

    妞妞从小是允礼拉扯大的,对阿玛比对额娘还亲,灵堂之上已是几次哭得晕了过去。

    乾隆接受众臣的提议,将自己的弟弟弘瞻过继给允礼。妞妞只是皱了皱眉头,便埋进素素的怀里,继续啼哭。

    甘珠儿本来是奔着妞妞来的,没想到妞妞竟然没有参与,跟着弘瞻跑前跑后,心中郁卒到极点。好不容易瞅着空子,到书房来偷懒,突然听着里面有动静,伸头一看,弘瞻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看他翻书的样子,不像看书,到似在找什么东西。

    甘珠儿转了转眼珠子,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憋到晚上,偷偷的和额娘讲了。十三福晋沉吟了一会儿,才说:“明儿个,你就好好在家歇着。不要去了。”

    “可是,妞妞——”

    “唉,事到如今,你还看不明白?妞妞的娘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你十七叔那么宠她,不也什么都没说!这里面不简单啊!妞妞的事,能帮就帮,帮不了也没有办法啊!”

    弘瞻主持葬礼,妞妞坚持随行。因为伤心过度,靠着素素一路扶持着前行。十四阿哥吊唁之后即回府。素素则伴送着妞妞一直到墓地。

    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偏封宫门时,妞妞死活不让,耽误了时辰。弘瞻心中暗骂妞妞不懂事,却无可奈何。只好吩咐待明日吉时,请阿玛入土为安。

    停好灵,妞妞突然愤愤的扭过头,冲弘瞻说道:“你这个贼,不许你叫他阿玛!你不配!”说罢恨恨而去。

    弘瞻愣了一下,随即冷哼道:“无知妇人!”回自己的营帐休息。

    夜深之时,几道黑影先后窜入地宫。睡梦中的弘瞻一无所知。

    入到地宫深处,最先的黑影取了几样东西,转身就走。却被人截住。几声金铁交鸣的声响,那黑影杀了出去,后面拽出几条尾巴。

    拦截之人兵分两路,一路追那黑影。另一路却径直来到棺椁前,拜了拜,便干净利落的打开棺木。

    吱嘎嘎的声音在墓室里格外瘆人。领头人擦亮手中火绒,就着微光一看,赫然是双目紧闭的果毅亲王爱心觉罗允礼!

    “大人,没错!”

    “大人,也许那人只是盗墓贼。这人死哪能复生?”

    领头的探了探鼻息,点点头,低喝了一声“走”!悄悄退出墓室。守卫的士兵是被人点了穴的,解穴时就感觉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问另一个:“喂,刚才你撞我了吗?”

    “我?我还想问你呢!”

    ……

    两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互相看了一眼——

    “这大黑天的,也不会有人。咱哥俩儿找地儿喝点驱驱邪?”

    话音刚落,两人便飞也似的逃走了。

    前脚走,后脚钻进来一个小小的人影。

    拼命的跑进墓室,用事先准备好的工具,撬开阖上的棺木。向允礼嘴里塞了一粒药丸,使劲拍打他的脸颊:“阿玛,阿玛,醒醒,醒醒!”

    后面踉跄着进来一个人,身后还拖着一个大袋子。

    这两人就是妞妞和赵成。

    允礼假死,素素引开跟踪的人。妞妞唤醒允礼,赵成把事先准备好的死人塞进棺木里,再阖上,一切便算妥当。

    三人翻过黄花山的时候,天色将近微明。妞妞交代赵成照顾好阿玛,约好见面地点,匆匆赶回驻地。白天还有一场哭葬戏要演。

    允礼看着女儿细小的身影消失在丛林里,突然想起从今往后,果亲王这个人就算彻底的结束了,心中感慨万千。虽然多次设想逃出来的生活,真的来到眼前时,却不单单是欣喜,还有些惆怅……

    两人从山路上下来,路边有准备好的马车。赶马的是个精壮的汉子,仔细一看,竟然是乔志轩!脱了儒衫,他也可以粗鲁若斯。允礼忍不住笑起来。乔志轩拉拉半敞的衣服,一边放下脚凳,一边无奈的说:“妞妞说这样才象!唉……”边说边摇头,看来他们带着妞妞的那几年也过的很“精彩”啊!

    允礼深有体会,拱手道了声谢,进了车。车内光线有些暗,一个声音问道:“要开帘子吗?”

    允礼呆了呆,随即喜上眉梢,“不用。不需要……”伸手一揽,软软的身子落入怀中,仿佛两个半圆又合而为一。的30

    赵成含笑坐在车辕旁边,小声问道:“乔老爷,小阿哥可好?”

    乔志轩皱着眉头,说道:“好是好,就是老爱哭……”

    “爱哭好,孩子活泛。”赵成笑呵呵的看着晨曦中的群山绿水,看来自己还可以看见小阿哥,小小格格,耳中仿佛已经听到了孩子们无拘无束的叫喊声……

    (全文完)

    ==================

    18日更新,今日完结!

    如果可能,会加个番外。但是还没想好怎么写。

    接下来一周,我会不动它。虽然这本书已经签约出版,但是编辑没有要求锁文,合同里也没说。所以我就先开着。如果有要求了再锁。

    一周后,我会对这篇文大修。希望大家多提意见,修改的时候会注意的。

    若是对文有兴趣,请加入群里。修订后,我会把第一版做成压缩,收到群里,而jj上的始终是修改后的版本。大家可以选择喜欢的看。

    谢谢各位一路的支持!

    后面开什么文,我还没有想好。最近对西游记里的黄袍怪颇为感兴趣。他从天庭追到地上,从神仙变成妖怪,就为和心上人生死相守。可是,投胎做了宝象国公主的心上人,前缘尽忘,对他又惧又怕,十三年的婚姻,两个儿子,最后只换得老婆跑了,还把儿子摔死了的结局。不知道他心里会怎么想?这也算是痴情神仙了,对他甚为同情!

    另外对北洋时的几位军阀性格颇为好奇,或许会有机会架空一番。

    还有武侠,总是跃跃欲试,又总是心怀敬畏,不敢动笔。

    总之都在想象中,若是想好结局,或许会再次动笔。也许明天,也许明年。不知道啊!

    ==================================

    受刺激了,有兴趣的可以继续追《清秋大梦--别传》。十三那个王八蛋,都快死了,还弄个红颜知己!虐死他!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