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叶飘零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外篇 番外三:是虚是幻是梦
    “要是……有来世……你还愿意见着我么?”他问,嘴角泛起淡淡的笑。

    “不许说什么来世,我要的是今生,我就要有你的今生!”艾小萌急急地说,生怕讲慢了会赶不上告诉他。

    没有顺着艾小萌的回答,紧提一口气,王梓枫自说自话:“要是有来世的话,我们就当两只小松鼠……窝在一个洞里,晴天一起出去找松果……雨天一起依偎着,你拉拉我的尾巴……我……咬……咬……你的……耳朵……”说着,王梓枫的声音渐袅。直至低不可闻!那双半开的无神双眼,也逐渐合上。

    “不……!!”艾小萌嘶吼着,紧紧地抱着王梓枫。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只剩下她绝望而凄厉的声音在山涧中回荡重叠,冲击着周遭的一切!

    斜斜背影外,正挂在山角的残阳,猩红如血。

    “不……!”艾小萌悲呛地呼号着,从梦中醒来。睁开朦胧的泪眼,王梓枫毫无生气地躺在血泊里的一幕仿佛还在眼前!

    “萌萌,萌萌,你醒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响起,焦急而关切地问着眼前忽然从床上惊呼着醒来的女儿。

    醒了?艾小萌一时间有些弄不清楚状况。

    她转过头,站在身边的那个中年女人,那熟悉的憔悴容颜……不是自己的母亲又是谁?

    母亲?她怎么也穿越到异时空来了呢?艾小萌有点迷糊。

    “妈妈,”她开口说话,语气中满是不确定,声音也沙哑得吓人,“你是妈妈?”

    “傻孩子……你不会……连妈妈都不认识了吧。”艾小萌的母亲有些慌乱,一边说话,一边按下床头上的召唤灯,“你等会,护士和医生一会就来了。”

    护士,医生?

    艾小萌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自己不是在北罗国吗?不是在雪山上吗?不是眼看着王梓枫倒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想着,她近乎机械地转动着自己的脖子,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玻璃窗、电视、氧气瓶、病床……

    自己……又回来了吗?还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过去过?过往的一切,包括那血泊中的王梓枫,都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境?

    想着,艾小萌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歇斯底里!

    这一笑可把站在病床边的母亲吓坏了。“萌萌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我的天啊,你好不容易醒过来,你可别吓妈妈。”

    听到母亲的话,艾小萌恍惚了一下。醒过来?吓着母亲?

    醒过来了……是自己回来了还是自己压根就没有离开过?艾小萌迷惘了,一时不能适应,更不知道今昔是何夕。

    不对,自己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可不能再出问题。要不,被吓着的是自己的妈妈。“我没事,妈。只是突然醒了过来,一下子太高兴了。我睡了多久?”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艾小萌收敛了笑容,问她母亲。

    “哦,这样呀……”艾小萌的妈妈明显的松了口气,“你昏迷了整整两天呢!可把妈妈吓坏了。你送到医院的时候外伤并不重,可就是醒不过来,把我吓坏了……你不知道吧,他们好多人给你捐款呢!你的事情电视台都说了,好多人关心你,还有个有钱人说要出钱帮你治腿……是好人好报呀,妈妈真开心,萌萌,你是妈妈的好孩子……”

    母亲后面说的什么艾小萌听不进去了,她只注意到母亲说自己昏迷了两天。

    两天?在那个梦中自己生死挣扎了二十年,却原来只是两天昏迷中的一场糊涂梦。什么秋无尘、什么喀巴图、什么……王梓枫,那个倒在血泊中说愿意来世和自己同做一对小松鼠的王梓枫,根本就只是自己昏厥中的一场迷梦!

    南柯一梦呀!

    是梦如人生,还是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梦?艾小萌无语,只是任由泪水在脸上肆意纵横。

    “萌萌,你怎么哭了?伤口很痛吗?”一旁的母亲对于女儿的奇怪行径有些摸不着头脑。一会笑一会哭……女儿不会这次伤着脑袋伤出问题了吧?

    这个念头把那可怜的妇人吓坏了,她知道自己不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莫非女儿也这样了?不会吧……

    惊慌着,她踉跄地跑到病房外面,冲着走廊高喊着:“医生,医生!快来呀!”

    惹得走廊上其他病人和家属纷纷围观。

    也催着正带着护士往这边走来的主治医生一路小跑地赶了过来。

    “怎么了?”医生微喘着,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面前这个惊慌得有些神经质的女人。他记得她,是那个见义勇为然后昏迷不醒的女孩的母亲。

    “我家萌萌,医生你快去看看我家萌萌……”艾小萌的母亲一慌乱,话都有些说不清楚,只知道催医生快点。

    医生一听大惊,莫非是那个女孩的情况恶化?院里可是再三嘱咐要好好照顾那个女孩,还得争取让她把她的腿骨矫正手术都在他们医院做,说什么是形象工程。这人可不能有什么闪失,想着,医生连忙拉好口罩,带头走进了病房。

    一进病房,就看见那个已经昏迷了两天的清秀女孩正好好地坐在病床上哭得像一个泪人一样。看样子,虽然因为昏迷了两天模样挺憔悴的,但是精神还算饱满。

    医生松了一口气,还好这病人没出什么问题,要不自己的年终奖金可是会少一大截呀。那个家属也真是的,只是醒了,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吓人吗?

    无声的叹气后,医生走到了艾小萌的身边,开始温和的询问一些例行情况。

    发现有人来到身边,艾小萌抬起了头,有些狼狈地胡乱擦了一把脸,一边抽泣着一边回答医生的问话。

    头痛不痛,想不想吐……

    一个个的小问题让艾小萌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悲伤,她也只能打起精神回答那个眼睛长得……很熟悉的医生的问题。

    收拾好了情绪后,艾小萌的反应让医生很满意。

    半晌后,他直起身,对紧张着站在病床旁的病人母亲微笑着说:“你放心吧,你女儿好好的。目前看起来没有什么后遗症。你要相信我们医院,我们一定会尽全力还你一个健康漂亮的女儿的。”说着,他笑着取下口罩,转过头对护士交代一些马上要做的检查。

    他的声音也让艾小萌觉得有点似曾相识。抬起头,艾小萌装着不经意地扫了那侧对着自己的医生一眼。

    只此一眼,却让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刹那间又汹涌而出。

    “王……王……梓枫?”她颤抖着声音,抓住那医生靠近自己这一侧的手臂。眼前这个医生竟然长得和王梓枫一般无异!

    医生吃惊地看着这个死死抓住自己手臂的病人。她怎么又流泪了,而且还是很诡异的带着笑容流泪。而且,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医生有点不相信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上带的胸卡,上面写的是“王景昊”。没错呀,那她怎么知道自己以前的名字?王自奉……好土的名字,自己成年以后就没再用过,眼前这个明显还是学生的女孩子怎么会知道?她不会是自己以前的同学呀。

    要知道,以他的长相,在医院经常被一些女病人或明或暗的追求,但是从来没见过像眼前这位一样,上来就哭的,还真是奇怪。

    想着,王医生有点尴尬地问艾小萌,“那个……你认识我?我们以前见过?”

    却不料那女孩子根本没有回答,只是猛地一把抱住他的腰,埋头嚎啕大哭!

    医生尴尬又无措,特别是当他发现旁边的护士若有所思的奇怪脸色后,更是急出了一头汗。

    “这位……”医生为难极了,手足无措,他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叫小姐好还是叫妹妹好,“你不要哭呀……有什么问题你就说出来。还有,能不能不要这么勒着我……我好像不认识你。”

    “没关系……你不记得我了。”艾小萌抬起头来,满是泪痕的脸上写满了失而复得后的极度狂喜,“你不记得我了没关系,这一次……换我来,我还记得,我不会再跑了。我会努力……”

    啊?这是怎么回事,医生哭笑不得地看着那个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无声地仰天长叹。

    然后眼角的余光正好看见最近和自己关系很暧昧的那个新来的,医院第一“海龟派”美女从门外一闪而过!

    小云,你不要误会!

    王医生心中哀号着,实在很想拉开这个抱着自己哭得一塌糊涂的女孩,再跑出去跟美女解释。但是,当他一低头看着这个哭红了鼻子的女孩时——心却突然一下子软了,像是很久没有被人碰及的那一个点被人轻轻地挨了一下。

    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

    就让她先哭着吧,他想,就这一次!看在她刚醒过来的分上,只有这一次!自己是个好医生,不是吗?

    想着,他也放软了表情,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她的头顶,动作之熟练流畅得像是曾经做过无数次一样……

    一旁看着的护士和艾小萌的母亲,她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两个连成一团的人影。

    窗户外投射进来的阳光正巧照在两人的身上,他们好像凝结在油画中了一样。时间也在这一刹那忘记了呼吸。

    那感觉很美,真的很……美。

    如果……这是梦的话,艾小萌在心里祈祷。这个梦就永远不要醒吧。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