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艳遇传说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六百章 十全十美
    “喂!”站在那里的苏可可觉得莫名其妙,因为临时想起两人还没有正式交往时候的一幕,想要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他看到自己发了一会愣,就摇头离开了!

    可可快步追了过去,拉住了李伟杰的手,“你没有看到我吗?”

    李伟杰停步看着她,感觉了一下拉住自己的力量,然后用力的晃动了几下脑袋,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真的可可?”

    “不是真的,还有假的啊?”可可没好气的说。心里暗道,莫非他知道我躲起来了,所以故意装作这个样子?

    她忍不住气闷,我都放下面子了,你还计较?

    “不是……我的幻觉?”李伟杰扔下行李,搓揉了一下眼睛、太阳穴。

    “幻你个头!”可可娇嗔了一句,伸手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这样清醒了一点没有?”

    看到可可连带薄怒的俏脸就在面前,李伟杰已经能够确定这不是幻觉了,心里激情涌动,嘴里有点结巴的问道。“可可……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只许你在这里啊?又不是你家开的。”已经站在他面前的苏可可抢白了一句,她不自觉的沿用了以前那次的口气说话。

    “当然,当然可以!”本来正愁可可会不会回来,此时在机场就见到了她,当然是非常的开心。不过由于太过于突然,超出了他的预想。李伟杰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满肚子的担心、挂念和相思,只化作放心的欣慰一笑。

    苏可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已经见面,就在眼前、却不知道怎么面对对方,气氛冷场。她不好意思说是来接他的,又不能一直这样站着,只好淡淡的说:“我……刚好路过这里,要不要坐免费车啊?”

    李伟杰岂能听不出这是可可抛出的橄榄枝?这是和解的信号啊!

    想起可可那封信上面说的,得要找到她之后,才有可能重新接受自己。她当然不可能是路过这里,显然是故意把行踪透露给自己啊,这不等于找到她了?

    “坐!当然坐!如果你愿意的话!”李伟杰兴奋的答应。

    可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然的说:“要坐免费车,没有问题。不过你自己想清楚了,我当然不是来接你的,所以我的车上还有别的人呢。你……不怕尴尬?”

    这口气,很容易让人因为她还有男伴。不过李伟杰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相信可可一定是专门来等自己的。“怕什么,怎么会尴尬呢?走吧!”

    可可忍不住又刺激了一句,“真的不怕尴尬?那是我新的情人呢!”

    李伟杰一震,按照一般思维,她会找情人报复自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他相信可可不是这样的人!而且上次的时候,她也说是来接新的男朋友,最后不是说新的男朋友就是自己么?

    “不怕,如果真的是你的情人,我还更加应该要了解一下。”李伟杰平静的看着她。

    他这个态度让可可很是着恼,如果他表现得吃醋、伤心的样子,可可还会心里平衡一点,现在虽然是很相信她,可也让可可觉得自己被他吃得死死的。她恨自己做不到去找情人来报复气他,更恨他居然不让自己口头上气气他。

    “走吧!”李伟杰没有管她在想什么,一手拉着行李,一手抓住可可的手,拉着她往外面走。

    可可冷不防被他拉着,虽然老大不情愿,可在公众场合,也不好挣扎、吵闹。只能气哼哼的跟着他往外面走,心里嘀咕暗骂。

    “可可,对不起啊。你别走了,好不好?”出来外面,人流没有那么集中,李伟杰迫不及待的低声对可可说。“大家都很担心你呢!”

    苏可可心里暗道,我本来就没有走,嘴里则冷哼说:“担心?哼,知情的除了雅妍,还有谁会真的担心我?我看是巴不得吧?”

    李伟杰苦笑了一声,“随便你怎么认为,反正除了我和雅妍之外,蓉姐、若彤、阿离她们也都非常的担心你。你一个人出去,要是遇到什么困难,谁都帮不到你。”

    “谁要你帮了?”可可眼睛乱开,无所谓的说着。不过她的心里听着还是很受用。

    雅妍看到他们出来了,也把车开了过来。

    “上车吧!”看到两个人没有吵架的迹象,雅妍稍微松了一口气。

    看了看开车的雅妍,想起可可刚才说有她的情人,不禁好笑。

    “看什么看?还不上车?要不要坐了?雅妍就是我新的情人,不行啊?”可可微微脸红,低声娇嗔了一句,自己先过去前排坐了。

    李伟杰已然清楚她是想要气一下自己,不过现在已经来不及装作伤心的样子了,只能笑了笑,没作声,跟着上车。

    ***

    三个人的气氛稍微还是有点尴尬,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雅妍默默的开车,可可又坐在她的旁边,让李伟杰一个人坐在后面。

    在车子进入市区之后,雅妍不得不开口了:“我现在要开向哪里?”

    她没有问对象,却是要让李伟杰和苏可可都开口。

    可可理所当然的说:“回家啊,还去哪里?”

    李伟杰犹豫了一下,“既然可可已经回来了,如果什么什么的话,我就什么什么,如果不什么什么的话。那……”

    “你说什么呀?”赖雅妍鄙视了一下,什么叫什么什么啊?

    可可从镜子里面看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显然是想要自己再表态!因为那封信里面自己说过,如果他能找到自己的话,会考虑接受他,现在可以说是自己故意让他找到,不过他也却是费心的找了,需要考验的都已经考验过了。

    可是,要让她在这里当面说出能够接受他,能够接受他还有一群女朋友,可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雅妍也琢磨出来了这一点味道,不过她已经向李伟杰直说了,她是坚决的跟可可一个阵线同盟的,现在可可没有表态,虽然明白她的心思,也不好一个人先说出来。

    “雅妍,我们回去吧!坐免费车的。想要下车就自己下去!别指望还会送你回去!”可可没好气的说。

    李伟杰到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意,知道她能够接受自己了,但是觉得委屈,觉得说出来会很落面子,所以口头上无法承认。

    他并不需要她的承认,只要她能够接受就好了。他脑子里马上转动了起来,如果直接追问她,肯定会让她恼羞成怒,反而不美,不如婉转一点、曲线救国,从事实上让她默认就好了!

    想到这里,他凑前一点,微笑对她们两个说:“雅妍,我买的那个房子,你还没有去过呢,不如一起去看看吧?可可虽然去过一次,不过没有仔细看,我相信她不会拒绝的。再说,那里的房子你们也有份哦,我会一人送你们一间呢!”

    “稀罕啊!”可可不屑的说,头转向外面。

    看到她的反应,李伟杰和赖雅妍都明白她是默默同意一起去李伟杰哪里了,这也等于是默认接受他。

    雅妍没有再说什么了,停在路边。

    “怎么啦?”李伟杰和苏可可同时问了一句。

    雅妍笑着下车,“我们换一个位置,我没有去过,你自己开车。”

    “好啊!”李伟杰下车。

    可可也跟着下车,到后面跟雅妍一起。

    李伟杰没有在意,开车的时候,脑子里想着等会儿跟家里的女人见面后,会不会有什么争端出来。

    因为当时只听雅妍说可可来过一个电话,并不知道详情,不想让许蓉和林若彤她们跟着操心,所以他只说自己要回来,但没有说具体的情况,也没有说什么时候的航班,以免她们来接机。到机场后,很快就遇到了可可,还没有时间打电话告诉她们。现在带着她们两个回去,只怕会有点突然。

    坐在后面的可可和雅妍,因为雅妍不用开车了,所以她们没有估计,不时的用手掌拢在嘴前靠近耳朵说悄悄话,仿佛在合计商量着什么。

    李伟杰估计她们是在商量等会儿去了之后,要好好的挑选一个房间的问题。虽然她们并不稀罕一个房间,就算是一栋别墅,都不稀罕,但这不同一般,这等于是一个地位,她们原本就是最正牌的女朋友,现在才决定加入,已经落后了,当然要在剩余的房间里面挑选一个好的。

    在没有完全融合之前,和睦相处或许可以,亲密友爱就难了。十个人在最初的时候,难免会分成多个小集团。许蓉、林若彤、沈梦离显然是一块儿的;楚灵儿和柳诗涵、唐露、大小双儿虽然可能开始会比较尴尬,但以她们的交情,显然会是另外一个集团;剩下可可和雅妍当然要考虑自己的二人同盟。

    李伟杰考虑到这个问题,又是开心、又是担心,以后会不会难以调和她们之间的矛盾啊?要是一众美女全部不服造反,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哇!

    不过……可可跟蓉姐的关系本来就很好,跟若彤、阿离也不错,雅妍跟飘飘交情很好,如果只是分成三个派系的话,应该还是可以和睦相处的吧?

    他心里暗道,得找一个机会,让她们大家尽快的融合在一起。什么样的时机最好?当然是一起做一次“坏事”了!

    大家原本都互相认识、甚至可以说熟悉,现在因为有了共同的男朋友,难免产生竞争,多少会互相起戒心。要消除戒心。当然不能任由她们按照关系分派系,必须得让她们互相接受、互相坦诚。

    还有什么比在床上的裸裎相对更加坦诚的?她们曾经一起游泳过,现在要是让她们在同一个场合全部跟我Happy一次,肯定会由尴尬到羞涩、到接受对方,最后或许可以慢慢变为好姐妹的!

    李伟杰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机会呢?可惜啊!当初怎么没有想到让若彤弄一个超级大床呢?不过,没关系,在客厅里面,沙发、地毯上什么的也行,还更加宽阔、更加有趣呢。

    十个啊!那得多少精力啊,这段时间都没有机会研究学习一点技术,到时候要是不能全部满足的话,不是显得我偏心?那一定不行的!

    要不,这次事情落定后,找师傅治疗的时候。顺便问他有没有提高能力的药物?不过师傅是高人,怎么会研究这样的药物呢?肯定不会,要研究他也是研究助兴春药啊!

    对了!我不是阴阳失衡吗?如果一次面对十个年龄不同、体质不同的美女。说不定就一下把阴阳给调整过来了呢!想到这里,他又不禁很兴奋,如果这真的可行的话,不仅仅剩下治疗,还是一个怂恿她们一起上的好借口啊……

    “喂!你小心点啊!”

    后面两人同时传来的大叫,让正在YY、咧嘴露出淫荡笑容的李伟杰吃了一惊,才发现差点撞到前面的车上去了。

    他吓了一跳,暗道开车可不能乱YY啊,赶紧集中精神开车。

    “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神?出事看你怎么办!”

    “哼,肯定没有想什么好事情。”

    后面传来两声抱怨。

    ***

    来到家门口,很快有人开门了。进去之后,李伟杰发现许蓉和林若彤都在。

    “蓉姐、彤姐,你们都在啊,没有去上班?”李伟杰领着可可和雅妍进去,跟门口的两人打了一个招呼。

    “知道你要回来,没有去上班。”许蓉说了一声,目光落在可可和雅妍身上。

    可可和她是认识几年的朋友,雅妍、若彤,她们几个这一年多因为李伟杰的关系,也混得很熟悉了。

    可是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朋友见面了,而是抢男朋友的情敌!都说情敌最可恨,好朋友变成情敌,尤其可恨,这个还是她们互相知道内情后的首次见面,之前除了若彤知道之外,她们三个都不知情,现在这情境下,气氛难免有点异样。

    四人尴尬对立,都没有出声,李伟杰觉得不妙,如果激发出怒气,自己无疑会是众人发泄的目标啊!

    他哈哈大笑:“可可和雅妍到机场去接我了,她们要来这里看看,呵呵,蓉姐、彤姐,你们先招呼一下,我去放东西!”

    李伟杰说完,提着行李快步溜走了。他明白,女人会有她们的解决方法,也会达成她们之间的默契、协议,自己留在中间,只会让形势恶化,所以他不管后面群芳的抱怨,溜之大吉。

    “可可,雅妍……”许蓉和林若彤微笑上前,分别拉住她们的手。“唉,事情你们也清楚,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是怪谁的问题了,造化弄人啊……”

    许、林两人因为年纪比她们都要大几岁,又比她们都成熟稳重、冷静机智,所以平时在朋友圈里,都有大姐风范。而可可和雅妍,对她们也很尊敬,现在看到她们主动伸手,又解释了一下。她们两个犹豫了一下,也勉强露出了笑脸。

    许蓉拉着可可,出乎意料之外,竟然把她拉入怀里,然后拍着她的后背,在她耳边说:“可可,我知道你们很委屈,其实大家都一样,都很委屈。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阿杰他对于我们的委屈,都有着深深的愧疚,一个人或许可以承受,他面对的是十个人的压力和内疚,他看似享尽艳福,实际上心里也不轻松……”

    可可和雅妍听了这话,都愣了一下,她们就算现在决定接受李伟杰,还是觉得他是花心鬼,他得到最多好处,从来没有想过他也有难处。

    再想想,他前段时间刚刚为了柳诗涵绝症的事情折腾了很久,现在又因为可可出走的事情折腾了很久,如果十个人每个人都来这么一出,岂不是要把他折磨得一刻不得安宁?

    她们终于开始从李伟杰的角度考虑这件事了。

    “阿杰对你们的在乎,谁都看得出来,”若彤拉着雅妍的手,低声说道:“已经这样了,以后不如,大家好好相处吧!”

    许蓉抚摸着可可的秀发,柔声安慰:“如果有什么委屈,就哭出来吧!哭出来舒服一点……”

    可可靠在许蓉的怀里,忍不住哭了出来。

    雅妍眼圈也红红的,若彤也揽着她,让她哭,同时以严肃口气说:“对,哭出来舒服一点。还不能解决的,我们大家联手一起收拾万恶的李伟杰出气!”

    若彤的话,让雅妍和可可有点想笑,慢慢收起了抽泣,四人携手进入屋里。

    ***

    李伟杰不想立于危墙之下。所以,放了行李之后,又洗了一个澡,这才下来,看到她们四个在客厅沙发上面有说有笑。不禁暗叹,女人之间就是要比男人之间好沟通啊!

    可可看到他过来,虽然对他撇了撇嘴,不过已经没有刻意的冷淡了。

    李伟杰不知道她们到底说到什么样的程度,不过相信可可和雅妍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承认的,还是需要自己点明一下:“若彤,可可和雅妍会在这里选一个房子,你上次已经带可可参观过了,雅妍还没有看过,等会儿好好选择一间。”

    若彤白了他一眼,表示已经明白她们两个的心意,用不着这么明显的说出来。

    许蓉则微笑着说:“今天可可和雅妍要不来挑选,那还真的耽误了呢。”

    “耽误什么?”赖雅妍有点奇怪,不就是一个房间吗?这里看起来很多啊。

    “因为还有人要来挑房间,如果你们不先下手,或许就被人挑掉好的了。”许蓉轻声笑道。她这些天也在这里选了一个房间布置好了,有时候住在这里,有时候回去。

    可可暗暗嘀咕,上次还骗我说什么合买的房子,分明就是早就预谋了,你们三个已经近水楼台先得月了,除了C市几个,还有谁要来挑房子?

    李伟杰也奇怪,“还有谁要来挑房子啊?双儿、灵儿她们都在工作,露露在学校,诗涵在治病……”

    “等下就知道了。”许蓉微笑不答。

    李伟杰把目光看向林若彤,林若彤耸了耸肩膀,“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可可,雅妍,我们上楼去。其实这两天我们已经把所有的房间都布置好了,你们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直接住过来,不喜欢的话,也可以换过。”

    这栋宅子买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基本的装修,林若彤上次装修的时候,也已经把大部分的地方都装修好了,只剩下房间内的布置没有,想要让她们按照各自的喜好布置。

    这两天她们又商量着买了很多东西,把房间里面的必备物品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入住人,只是每个人具体喜好的颜色、摆放、形状之类的就等她们自己住的时候调整了。

    可可和雅妍当然不缺少房间住,苏家那么大的宅子,足够她们一个人占用多间,但这关系到地位问题,以后难免还是要住到这里来,当然不能马虎,所以两人都跟着林若彤上楼去了。

    她们上楼去了,李伟杰马上溜到许蓉的身边,笑眯眯地问:“蓉姐,还有谁要来啊?”

    许蓉看着他,静静地说:“都来。”

    “都来?”李伟杰一怔。

    “没错,楚灵儿、唐露、柳诗涵、两个双儿,她们今天都会过来。”许蓉不想他太突兀,还是先告诉了他。其实她们也商量好了,若彤那边也会把这事告诉苏可可和赖雅妍的。

    李伟杰大汗,小心的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为什么所有人都聚集过来?你们不会是想要谋反篡位吧?”

    许蓉‘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玉指点了他一下,“就你值得谋反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李伟杰拉着她的手问。

    许蓉叹了一口气,“你找了可可那么多的地方。一点线索、一点痕迹都没有,这些日子,她也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我就有点怀疑,如果你去瑞士还是找不到的话,我觉得可可或许没有离开,躲着你而已。”

    李伟杰前后一思索,觉得这种可能是真的。不过他也明白,可可和雅妍这么做,并不是想要折腾自己,而是想要考验自己,现在不是主动出来让我找到了?

    “我和若彤、阿离商量了一下,怕你在瑞士也找不到可可,而可可仍旧不出现的话,那就意味着她是在刻意躲你……失去她们两个会对你打击很大,我们怕你会很消沉、怕你会因此拖着不去医治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已经拖了很久,也不能再拖了……所以……”

    李伟杰知道她们都是关心自己,为自己着想,心里很是感动。他笑了笑,以比较轻松的口吻说:“所以,你就开始发英雄贴。把她们都召集过来安慰我?不对,是英雌贴……”

    “说什么呢?”许蓉美眸白了他一眼,“我是联系了她们,同时和若彤把这里的所有房间都布置了一下,不过没有确定时间。直到你打电话说快要回来了,听你的口气,我们已经知道没有找到可可,也就肯定可可是故意躲你。我以为你没有让我们去接你,是怕我们在外面看到你难过的样子。所以没有去接你,马上让她们今天过来。她们也都做好了准备,所以今天都能过来。”

    李伟杰在瑞士虽然只呆了两天,不过来去过程要转机很麻烦,花费时间久,如果蓉姐是真的已经先联系好了她们,是来得及让她们今天过来,可是,他有个疑问。“诗涵呢?诗涵现在可不在C市啊,她应该是在庐山师傅那个山谷实验基地治病啊。一般的电话应该是联系不上的吧?”

    许蓉微微一笑,“诗涵是巧合。”

    “巧合?!”李伟杰睁大了眼睛,这也太巧了吧。

    “或许也不能完全算是巧合。因为……”许蓉看了他一眼,低声说:“她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体状况,或许是赖师傅、或其他人,见你还不回去治疗,无意中泄露的吧。在她追问之下,已经了解到情况,并知道你师傅给你的药应该吃完了。所以便主动要求出来给你送药、并劝你马上回去。”

    李伟杰想起雅妍已经把她的事情跟师傅说了,有点不好意思见师傅,正有点头痛呢。

    “诗涵说的事情,我们都不敢大意,她也是今天过来。阿离回去接她,可能跟你们错过了。”许蓉说完,欣慰的吐了一口气,“现在好了,没想到你已经找到可可、并让她接受了。那一切都没有问题了,你明天就跟诗涵一起去庐山吧。”

    “我都没想到,可可和雅妍会在机场出现,雅妍只是说有可可的一个电话,或许正如你说的,她没有离开,只是躲着我……”李伟杰把在瑞士的经历,和刚才遇到可可和雅妍的情况,都简单的讲了一遍。

    许蓉安慰了他一句:“无论怎么都好,现在她们能够默认接受,就是最好的结果。你以后要好好对人家。”

    “那当然了,我以后会对你们每个都很好的。”李伟杰说完,忽然笑了起来。

    “笑什么?”

    “今天因为我们的大姐大广发英雄贴,招来所有女英雄,岂不是十个人都可以聚齐了?”

    许蓉眉毛向上扬了扬,“大家迟早都是要会面的,就算现在见面气氛不会很好,但早点会面沟通一下,还是好一点的。有什么好笑?”

    “那岂不是——十七大?”李伟杰笑道。

    “十七大?”

    “十位妻子和我一起召开的家庭大会,简称‘十妻大’。”

    许蓉微笑摇头。

    “你们说什么这么开心?”若彤她们三个已经下来了,可能她已经把刚才许蓉跟李伟杰说的告诉可可和雅妍,她们两个看到李伟杰没有那么委屈和理所当然了,多了一丝羞赧和不好意思。

    “哦,我们研究学习十七大精神呢。”李伟杰笑道。

    “谁信!”三人一起白眼。

    ***

    沈梦离做事效率一向挺高的,今天她原本去接柳诗涵的,柳诗涵先到。等送她回来之后,再去等楚灵儿她们。不过她愣是和诗涵在机场等到了楚灵儿一行,才返回来。虽然节约了油钱和力气,不过,饶是她开的是许蓉的轿车、不是她自己的跑车,六个人也是挤着回来的。

    众人在客厅里面相见,神情各异,不过看到苏可可和赖雅妍在场,六个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就算还不知道他们的问题解决了没有。起码不用担心李伟杰是否会情绪崩溃受不了。

    李伟杰自然是最为高兴也是最为尴尬的一个,他一一给了每个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带着惭愧、尴尬的笑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大家的新身份。

    原本互相认识的朋友,现在个个表现异样。特别是后来的楚灵儿、双儿、露露、诗涵五人,她们本来以前跟李伟杰相处的时间就要少很多,没有太多正大光明在一起的理由,现在又是“客场”,面对主场已经站在一起的许蓉、可可等人,都有点不自然。

    许蓉是出色的筹划者,林若彤则是经验丰富的组织者,她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做好了准备。

    人们在饭桌上,总是比较容易谈得来的,边吃饭、边从菜的话题聊开,容易让人亲近几分。不过她们聚齐的话,将是李伟杰一个男的带着十个美女浩浩荡荡去吃饭,这未免太拉风了,所以,若彤在最近的一个酒楼订了一桌酒菜,算着最后赶到的楚灵儿一行到了之后送来。

    在大家稍微的尴尬唐突之后,若彤和阿离拉上李伟杰去把酒楼外送的酒菜一一弄了进来,招呼大家吃饭。

    她们十个人并不是刚刚认识,大家都在一起吃过饭,最多的一次,有八个到齐,阳光雅杰开业的时候,在苏家,如今十美就只有楚灵儿和柳诗涵没有到。大家互相之间,更是吃过不少次饭。所以现在一起上了饭桌,但是让气氛缓和了不少。[天堂之吻手打]

    平时只有几个人用的饭桌,现在终于迎来了全部的美女!

    这里饭桌是长方形的,李伟杰自然坐了男主人的位置,而众位美女,正好一边五个对面落座。若彤和阿离把菜摆放好,把准备的酒水放在了大家面前,才落座。

    此情此景,让李伟杰又是发出感慨,上次没有聚齐人,而且有的是地下关系、有的是朋友关系,现在终于算是齐全了。他的目光一一看过去,可可、雅妍、蓉姐、若彤、阿离、唐露、小双儿、大双儿、飘飘、诗涵……

    在看到她们的,心里也不禁浮想起跟她们相识相知的所有种种情形,大家能有今天,都经历了不简单的情感历程,从最早的女朋友可可,到最近才确定的蓉姐,她们占据了他全部的情感。

    “太好了!我们这就是一大家了啊,这也坐在一起吃饭,实在太难得了!”李伟杰欣慰的幸福长叹。

    听了李伟杰的感慨,大家也各有各的感触。

    林若彤微微一笑,热情的招呼起来:“来、来,大家吃饭,都饿了,这里没有外人,不要客气了。这是外面酒楼的菜,你们都要保持好身材,已经吩咐清淡一点,如果不合口味,晚上我们再自己动手做好了。”

    在她的热情招呼下,众美女开始放松了,互相说话、聊天、吃菜。

    正所谓,秀色可餐。李伟杰,面对满桌美女,不用吃已经饱了。梦寐以求的幸福生活,已经首次的展露在自己的面前,不用喝酒,他的心都已经醉了!

    用餐过后,李伟杰、楚灵儿、柳诗涵、双儿、露露等旅途劳累的,也休息好了和补充了体力,精神好了很多。大家的相处已经融洽了很多,像雅妍和楚灵儿不知道怎么互相面对的。现在也没有了那份尴尬,互相体谅了一下。

    大家都坐在客厅里面,把几个沙发都坐满了。李伟杰想起那日这里冷清到自己可以裸奔,对比现在的热闹,这才是正常的情况啊!

    李伟杰看着众女友,站在中间,笑呵呵的说:“今天人都齐了,我们这个十妻大也就可以顺利召开了!”

    楚灵儿和双儿、露露她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关十七大什么事?

    “你们十位妻子,既是代表自己的代表,也是‘十妻家庭大会’的委员,老公我就是大会的委员长,有权任命一到多个常委……”

    众美女娇笑,伴随着还有几个靠枕砸在了李伟杰的身上。

    在笑闹了一番之后,李伟杰认真的说:“多谢你们,谢谢你们的宽容。你们每个都是好女孩,我真的亏欠你们太多。只能在以后的岁月里好好的补偿,我也会尽量的活着,长命百岁来好好照顾你们。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同样有意志不坚、犹豫不决的时候,面对你们的感情,我也一直很痛苦,就算在下定决心要争取跟你们所有人一起之后,我也难以真的落实下去,一直是拖着。这次让我有勇气面对你们所有人的感情、而不再拖延,是因为师傅说我身体有问题。”

    他带着真挚情感的话,已经让大家都安静的听着,也都默默地握上旁边姐妹的手,被他的话感染了几分,融洽再进一层。听到他说身体问题,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都认真而紧张的看着他。

    李伟杰把问题大概的说了一遍,让她们都非常的担心。

    “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过几天我就会去师傅那里接受测试治疗。而这些日子,我已经有了一定的治疗的心得。雅妍也从师傅那里知道了一个秘方,并和可可在我身上试过了……我和阿离也试过,效果那是非常的好……”

    李伟杰还没有说完,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可可、雅妍和阿离脸上,弄得她们知道内情的都脸红了起来,尴尬的低头。

    纯洁的赵双儿担心李伟杰的身体,忍不住问了一句:“雅妍姐姐,到底是什么秘方啊?”

    这弄的赖雅妍更是羞涩,轻啐了一口,“你问他好了!”

    李伟杰环视了一眼,郑重的说:“其实这个秘方需要你们的帮忙配合,你们当中,除了若彤暂时不能配合之外,其他人都能帮上。特别是蓉姐!”

    “到底是什么呀?莫非……”唐露隐约已经才到几分,又忍不住看了蓉姐几眼,怀疑李伟杰对着这样的美女竟然没有行动过。

    “那就是男女交合……”

    “啊!”

    “咦!”

    不知道的现在也有点羞涩了,只有知道又有经验的若彤保持微笑。

    “别误会,男女交合乃是人类最基本、最原始的行为,是符合阴阳交合调剂的,阴阳合体才能孕育下一代。连生命都可以弄出来,对付我这阴阳失衡的问题,更是小事一桩了。”李伟杰笑眯眯的说:“我在想,我们不如现在就来一次,我一个人面对挑战你们所有人,说不定一次就可以把身体调整过来……”

    “哇……”楚灵儿和赵双儿、柳诗涵、沈梦离她们几个已经赶紧跳开了。

    林若彤、唐露、乐双儿、苏可可、赖雅妍她们都有过3P或者4P的经验,稍微没有那么震惊,赵双儿虽然也有,但是经验不多,人又特纯,所以羞得跑开了。许蓉则脸通红,低头勉强保持镇定,她也明白了李伟杰为什么说特别是她更能帮上忙了。

    ***

    虽然李伟杰说了很多大道理、很多好话,但是也没有人支持他的十人群P计划,不过知道这对他调整身体有利,倒是都默许了他可以一个一个来。

    当晚,十多个房间全部住满了人,各自沐浴后等着配合“调节阴阳”的重任。

    李伟杰虽然知道自己能力很强,但二个、三个跟十个,还是有很大难度差距。连续十个、就算除了怀孕的若彤,也还有九个。实在不是简单的事情。为了不至于中途溃败、落下偏心的大帽子,他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分三部分,先是几个没有多少经验的小妮子,她们会比较好收拾,包括飘飘、阿离、诗涵、还有大双儿,然后是配合默契、合作经验丰富、体质也比较好的可可、雅妍、露露、小双儿;最后是蓉姐,蓉姐还是初次,虽然身体够成熟,不过太过折腾也不好,最后去可以达到双方都满意的状态。

    阿离、诗涵、飘飘,都各自含羞跟李伟杰折腾大战了一番,让他似乎感受习‘吸收’到了一点阴气。

    可是李伟杰没想到的是,再摸入大双儿房间的时候,大小双儿习惯了睡在一起,面对两具几乎一模一样的青春玉体、面对一个清纯甜美、一个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姐妹,一起出现,他难以控制得那么好了,搞定她们两个的时候,他也爆发了一次。

    接着可可、雅妍、露露,都是配合熟悉的伴侣,难免又逼他释放了两次,最后跟露露要释放的时候,强行忍住,来到了蓉姐的房里。

    他最为期待的蓉姐也在等待着她,看到他进来,许蓉还是很不好意思的,她把屋内的灯关了,留下床头小灯。

    李伟杰为了方便和节约时间,有一次裸奔了。他冲露露那边过来,只是冲洗了一下身子,没有穿衣服,就来到了许蓉的房间里面。

    看到他光着身子进来,许蓉,更是不好意思,躺在床上把头转到一边。

    李伟杰看着蓉姐美妙地曲线,看着玉人就睡在身前,不禁呆了。过了一会儿,才轻轻上床,从后面搂住了许蓉的娇躯。

    “你还行不行啊……”许蓉低吟了一声,“这样……就算对调和阴阳有用,过多的话,也可能会伤身的……”

    她已经早就做好了准备,他在其他房间忙活的时间里,足够她做好心理、生理准备了,开始若彤还过来跟她传授了一下经验。不过她到底还是关心李伟杰的身体,就算今晚跟别人都有了、没有跟她那个,她也不会觉得受到冷遇。

    李伟杰搂紧她的身体,凑近她耳边轻笑:“能够跟心爱的蓉姐一起,就算伤身体我也心甘情愿,何况我还没有问题。”

    许蓉感觉到他的手沿着腰间摸了过来,轻哼了一声,“急什么……我已经是你的人,那是迟早的事情……”

    “可我等不及了,我也想要让蓉姐早点享受女人的快乐……李伟杰没有再说什么,从后面吻着她的玉颈,双手开始跟着睡衣抚摸她那好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的成熟美体。

    许蓉是成熟的大美女,只要心理上能够接受了,也就没有太多的忸忸捏捏,只是带着一丝羞涩,闭目承受他的爱抚。

    当睡衣褪去,看到这很久以前就看过的美妙娇躯(穿着泳衣的时候),李伟杰咽了咽口水,翻身在上面,垂头用双手、唇舌一起去爱抚那绝美的身躯,用不着多余的赞美,他用最大的热情,吻遍她的全身,以行动表示了自己的赞美。

    比之若彤、露露尤甚的高耸巨乳,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的完美腰身,还有那匀称修成的美腿……在许蓉一贯端庄干练的形象衬托下,在她优雅雍容气质的融合中,给李伟杰绝对是非常的震撼!

    经过一番亲密爱抚,两个人终于完成堡垒的冲破!

    ***

    李伟杰前往庐山接受治疗已经两个月了,虽然他男女交合确实可以调节他身体的阴阳失调,不过并不安稳,效果是有效果,但不能遂人意的调整,没有一点保障性。所以他还是留在庐山的那个山谷里面接受治疗。

    因为雅妍的事情,李伟杰自然被师傅臭骂了一顿。不过因为柳诗涵也是在山谷里治病,让他不会觉得闷。只是怕影响师傅配药的效果,也怕因此被人发现,他们两个再去山顶看日落的时候,只能随便的过过瘾,不能“调剂阴阳”了。

    在山谷里面没有更多的事情做,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连和诗涵卿卿我我都要小心时机,自然会很无聊,李伟杰也只好按照师傅的要求,加紧打坐、进行呼吸锻炼。

    经过两个月的治疗,他的毛病基本上完全解决了,伟大的老赖也借此研究出了另外几种药品。

    赖长义果然不是盖的,柳诗涵的绝症,在法国的时候已经确诊只剩下三到五个月的命了。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她不但没有到危险的时刻,也没有继续加深病情,而且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控制,发病的周期已经比以前少了很多。

    如今柳诗涵的病情已经渡过了封闭观察治疗的阶段,也就是说,可以不用住院治疗了,接下来三个月还是要小心静养、不能劳累,等完全稳定后,就可以慢慢开始工作,要完全治疗好,还需要长时间的调养。

    ***

    这个山谷无异于世外桃源,住着人非常的舒服,不过李伟杰和柳诗涵到底都还年轻,难免会惦记城市的热闹,李伟杰更不用说了,还有九个女朋友等着自己疼爱呢!

    完成了住院阶段,两个人都迫不及待的要离开。

    山中无日月,只是一天一天的过日子,到了外面,才发现一年快要过去了,今天已经是二十四日,还有不到一周,就是新的一年了。

    两人心情非常的兴奋,买了最快一个航班的飞机飞A市。在机场,两人只是各自给家里父母打了电话,报了平安。至于其他的女朋友们,想要给她们一个惊喜,所以暂时没有告诉谁要回来的事情,不过楚灵儿、双儿、露露她们肯定是在C市,这让他们有点遗憾,只能商量着在A市住一晚,明天去C市看她们。

    两人在机场一个咖啡厅里面等飞机,李伟杰笑着跟诗涵讲述那次和雅妍在这里的情形。他们两个丝毫没有留意,有一个瘦子在不远的地方对他们偷拍。

    几个小时之后,李伟杰带着柳诗涵从A市机场出来,找了一个车回家。

    再次来到这里,柳诗涵心情非常感慨,三个月前,她来这里的时候,还是被判了死刑的命运,没想到现在自己的绝症真的已经得到控制了。

    来到家门口,李伟杰还没有来得及按门铃,铁栅门就已经缓缓打开,然后有几个人从里面出来了。

    “你们终于回来了!”

    李伟杰和柳诗涵面面相觑,可可、雅妍、阿离,若彤、蓉姐,她们怎么都在啊?

    “你们怎么都在家啊?”李伟杰笑着过去,一个一个拥抱了一番。只是多了两个月的时候,若彤的肚子已经明显可以看到隆起了,他不能热情拥抱,改为小心的抚摸腹部。

    “你们呀,为什么回来都不说一声?”可可微微噘嘴。

    “就是,我们还估计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单独行动计划呢!还好是老实的回来了。”雅妍笑了笑。

    “你们都没事吧?”许蓉微笑问道。

    “没事,我们是想要给你们一个惊喜,只是……你们好像都知道似的……”李伟杰说着,抓住雅妍的隔壁:“雅妍,是不是又是师傅出卖我?”

    雅妍笑骂了一声:“你这种过河拆桥的人,敢这么说干爹!干爹是什么样的人?哪里会去理会你这点破事。”

    “那你们……”李伟杰和柳诗涵都不解。

    “进去再说吧。”

    来到客厅,诗涵坐在若彤的身边问长问短,好奇的感受她的腹部。

    沈梦离跟李伟杰解释了一下他的谜团:“你不知道吧?你现在很红呢。”

    “我?我一向很红啊,”李伟杰笑道:“自从你老公我出山之后,你这个首席设计师就一直被我压着……”

    说着有凑近阿离的耳边低声说:“以后更是会一直被我压着,最多偶尔让你在上面……”

    “去你的!”沈梦离粉脸通红。“你想不想听了?”

    “想、想。继续,我们晚上再来聊压着你的问题……”李伟杰笑道。

    在沈梦离的口述下,李伟杰和柳诗涵才知道,原来前些天他主演的电影《轮回》已经上映。这年头,叫大片都不行了,得叫巨片,在发行商的大肆炒作下,已经全国皆知的热门话题。

    但是众多明星大腕加盟、客串的巨片,昨晚男主角的新星李伟杰却没有出现在任何宣传活动上。让所有媒体非常纳闷,楚岳给制片方的解释,李伟杰身体有病,正接受封闭治疗,不能惊动,被人爆了出来,让媒体炒作了一番。有的觉得是真的,有的觉得是故意炒作,有的觉得是新人耍大牌,有的说李伟杰有钱、拍电影是玩票,不在乎……

    制片方虽然很不满意,不过鉴于李伟杰的影响力有限,能多这么一个炒作话题,也没有说什么了。

    但是今天上午,某门户网站登出了几张图片,是有记者在庐山机场排到李伟杰和有一段时间没有露面的新晋名模柳诗涵在一起说笑。

    为什么据说身体有病封闭治疗的李伟杰会在庐山?为什么会和据说去国外工作了的柳诗涵一起?

    网站媒体以此为话题,又找出前些天制片方正规渠道说明李伟杰因为是发行商,到国外工作去了的消息。开始给李伟杰和柳诗涵炒绯闻。

    她们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发现这个新闻,但是有人会关注——楚灵儿!

    楚灵儿担纲女主角的大片上映,她刚刚结束了紧张的宣传活动,在家里休息。当然懒得出门,就经常上网,浏览门户网站娱乐新闻对《轮回》的评价、对她个人演技的评价。在网站刚等出不久,楚灵儿就发现了,然后马上一一联系其他人。一传十,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她们担心你的身体,说她们也过来呢!这会儿应该也快到了。”阿离最后说。

    李伟杰又是感慨又是感激,感慨自己居然有被炒作、又闹真实的绯闻,感激的是她们对自己的关心。

    正说着,门铃响了。

    “她们来了!你去开门!”阿离推了李伟杰一下。

    李伟杰快速出来,果然看到遮遮掩掩乔装的四个美女,他跑过去开门。

    “杰哥!”露露扔了东西一下跳他身上抱住了他,开心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李伟杰被她双峰顶住,一阵激动,在她翘臀上面捏了捏,放她下来。低声说:“想死你们了!”

    “双儿、飘飘……”他过去把比露露腼腆的楚灵儿和大小双儿一一拥抱了一下。

    这些日子她们似乎融洽了不少,进去之后大家都热情寒暄,这让李伟杰看着暗笑,熟悉了好啊,或许今晚,就可以在客厅来一场大混战!好期待啊!

    ***

    尾声

    数月后。

    “哇!好可爱哦……”

    “好漂亮哦!”

    “笑一笑。”

    “皮肤好嫩啊!”

    “啊,笑了、笑了!”

    “不是,是哭了耶!怎么办?”

    “是不是该吃奶了啊?”

    ……

    若彤诞下的第一爱的结晶,仰躺在摇篮里面的胖小子。看到上面不知道多少张美丽的面孔在对自己笑、在逗自己玩,找不到妈妈,呱呱大哭起来。

    ***

    好多好多年后。

    “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

    可可笑了笑,没有说。然后随同李伟杰来到一辆轿车旁边。

    “今天我来开车。”可可抢先说道。

    李伟杰无奈,只好给她打开车门,扶她上去之后,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座位。

    “小心一点,别开那么快啊。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因为你开快车,差点撞到我,还把我身上溅了一身水呢,要不然还不会认识你……”

    可可不耐烦的说道:“又是叫我别开那么快,真啰嗦。你第一次这样说我的时候,我很感动,第二次也勉强接受。第三次就烦了呢!说上无数次,泥人都被你烦死了,也就我脾气好忍得了你。”

    李伟杰无奈的摇头,“好了,说不过你。你别把我甩出车外就可以了。”

    可可微微一笑,虽然她嘴上那样抢白,不过对于这样生活中的细微关心。她心里还是非常受用的。不过要夺得话语控制权,当然要装出不耐的样子喽!

    现在,她当然是心安理得的开慢车,脸上还一副“给你面子、迁就你”的样子。

    车子走得不是很快,两人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后来李伟杰忍不住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啊?今天是圣诞节,别让大家找了。”

    “去了你就知道。”可可还是坚持没有说出来。

    听着一张老唱片,两人时不时说上几句不重要的话,倒也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轿车离开街道,驶入了一片住宅楼群之中。在里面缓缓穿梭,可可的眼睛的盯着外面不停的看。

    李伟杰奇怪地问道:“你要找人吗?你什么时候有朋友搬来了这里呀?”

    可可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还是缓缓开车寻找着。

    十三分钟之后,可可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这里好像没有人住呢?”李伟杰皱起了眉头。

    “你记不记得这里?”可可看着外面,轻声问道。

    李伟杰仔细看了看外面,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然后摇了摇头。

    “你得老年痴呆症了啊?真是气死我了。”可可没好气的瞪着他,“你刚才不是还在叨念着吗?怎么现在一点都不记得了?”

    “叨念什么?”

    “你就光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开车很快差点撞到你是不是?”可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只是这仿佛是掩饰极度不满的笑容。

    “哦,你是说……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可是不像啊!”李伟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很多年了,都改建了,当然不像啦。哼,只是有点改变,你就认不出来了。”

    “只是有点……?呵呵,都可以算是翻天覆地了。当时……我好像站在……咳,都不一样了,想象不出来了。”

    “呵呵,你当时刚刚从乡下来,提着行李,贼头鼠脑的,溅水你身上赔钱给你还不情愿呢。”

    “我那时候不是刚刚失恋嘛,女朋友嫌我没钱,看到你们有钱人,我就讨厌呢,呵呵,你还用钱来侮辱我……”

    “你呀,被人甩了还好意思说呢。我那时候可是气炸了呢,幸好以后你落入了我的手掌心。”

    “我是落入魔掌了啊。”

    “唉,时间过得真快啊。”可可轻声感叹,眼前仿佛出现了当时的情景,只是已经有点模糊了,自己也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

    “哎,我说,今天圣诞节,有没有给我准备什么礼物啊?”两人看着外面沉缅了一阵,可可转头看着杰。

    李伟杰嘀咕了一声:“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要什么礼物啊。”

    “就知道你没有。呵呵,算了,你看看后面,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可可宽容的笑了笑,没有介意。

    李伟杰回头,看到后座上面放着一个长条形盒子,他努力探身够着盒子,拿了起来。“什么东西啊?这么长……高尔夫球杆?”

    “打开看看。”

    李伟杰慢慢拆开了盒子,见到里面躺着一根雕饰古朴的拐杖。他忍不住好笑:“当我是旧社会地主啊?还给我一个拐杖呢!哈哈哈……”

    “死老头子,你都七老八十了,真以为自己还年轻啊?收下带着!”可可忍不住笑骂了起来。

    李伟杰轻抚着手中拐杖,看着外面叹息。“唉,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还记得你当时的模样,青春漂亮的跑车少女,呵呵。第一次见面,我就把你的钱扔你身上,算起来你还是被我欺负了呢。”

    可可看着外面,她的目光悠远,仿佛那里真的有两个年轻人在争吵一样,只是面容已经有点模糊不清。“可不是呢,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被你欺负了一辈子了……”

    “以后的日子是我被你们欺负好不好?”

    “你欺负我们!”

    李伟杰笑了笑,“好、好,算我欺负你一辈子好了。来,给你几块钱买糖吃补偿。”他从身上掏了起来。

    可可笑呵呵地回头过来拍了他的手背一下,“死老头子,还买糖呢……”

    忽然她的声音停了下来,因为她看到杰另外一只手套出一样东西。

    “这是干什么?”

    “唉,欺负了你五十年,再送你一个金刚圈,套着你剩下的日子。”李伟杰抓起可可的手,把金戒指套上,“据说是金婚,那就买个金的好了,咱也老套一回。”

    可可眼中泛起了阵阵光彩,“阿杰,你还记得啊,我都以为你不记得呢,没好意思提醒你……”

    “当然记得,一直都记得,只是这些年老夫老妻了,没有特别纪念而已,照顾你们这些老太婆花去了我所有的精力啊!”李伟杰笑叹了一声。

    “嗬!你敢说我们都是老太婆?是不是想要去找小姑娘了?回去召开十妻大,批斗你这个老头子!”可可笑了起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两人双手握住,心里同时泛起了这句古诗。

    几十年的岁月,一晃就过去了,大家之间有过恩爱、有过甜蜜、有过争吵、有过口角、有过热恋、有过冷战……

    不知不觉见,他高大的身躯开始有点伛偻;不知不觉间,她的满头秀发变成了银丝。

    一次次触电地心跳,逐渐变成了平淡的温馨,一句句甜蜜的爱语,也变成了普通的叮咛……

    “回去吧,十年后钻石婚再来缅怀吧。今天圣诞节,大家可能在找我们了。一把年纪,别忸怩了。”李伟杰拍了拍可可的手背。

    “还是我来开车吧。呵呵,怎么我也比你年轻几岁啊。”

    “小心一点,别开那么快……”

    “知道了,我会的。”

    轿车远去,消失不见……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