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武林高手在校园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六卷 京华烟云 大结局 春回大地
    “大牛呢?你们的保安队长呢?”翠花双手掐腰,盛气凌人,好像她的老公就是这里的总裁一样。

    “你说牛哥吧?”高大洁新的冰雪大厦前,一个保安有点敬畏的看着翠花,“牛哥在办公室,我去给嫂子你叫。”

    保安跑的比兔子还要快,不一会的功夫,大牛就如野牛一样冲了过来,“太太,什么事?”

    “没事不能找你?”翠花横眉立目,“出来的这么慢,是不是在调戏公司的女秘书?”

    男人就是要管的,翠花一直认为自己的政策,婚前一样,婚后也是一样,两年过去了,大牛毕业后,就能找到这个工作,实在算是走运,当然这个走动,还是靠关系的,想到这个关系,翠花叹息了一声。

    “当然能。”大牛皮笑肉也笑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翠花瞪起了眼睛,“当然能调笑女秘书?”

    “不是,不是,我是说你有事没事都可以过来找我。”大牛变了脸色。“我这样的,除了你,还有谁能看得上呢?”

    “算你有良心。”翠花伸手戳了一下大牛的额头。“大牛,你……”

    “大牛,又在工作的时候聊天?总这样不行的。”

    身后一个淡淡的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翠花听了,头一回没有吃醋,反倒赔上了笑脸。“冰儿,你来啦。”

    百里冰两年来并没有改变什么。但是看起来却又改变了很多,她变得更加的干练沉着,眼中有种善解人意的智慧的光芒,嘴角一丝淡淡的笑容。

    “百里总裁。”大牛打了敬礼,脸色严肃,“我,我,我。”

    “冰儿,你别怪他,是我找他有些急事。”翠花无疑是那种能惹事,却又不能摆平的那种,这种女人,无疑很让男人头痛。

    “注意一下,有什么甜蜜的话,下班的时候再说吧。”百里冰笑笑,并不如别的总裁一样,大声的训斥,“不然我请来的人,岂不让我很难做?”

    “我就知道冰儿你够朋友。当上了总裁,还是平易近人。”翠花跟着她身后,向大厦外走了过去,回头望了一眼大牛,“你还不回去工作,在这里,木桩一样的,扣你奖金!”

    大牛吐了下舌头,不敢多话,打了个OK的手势。转身离去,翠花回过头来,他这样的男人,真的要拿鞭子赶。不过自己这样的,也就找个这种男人,林逸飞虽然好,可惜,唉,她心中叹口气,却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冰儿,你去哪里?”

    “随便走走。”百里冰笑笑,“最近空气不错。”

    “是呀,是呀,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不过冰儿,我还是要谢谢你,我家大牛那样,如果不是你的帮忙,他现在肯定还是一事无成呢。”虽然大牛现在还是没有什么成就,不过能在百里集团的冰雪大厦,做一个保安队长,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两年了,大学生很多毕业就失业,大牛这样的工作,可把他的同学们都羡慕死了呢。

    “他有做这个工作的能力。”百里冰笑着摇头,“你不用说是谢我,他要是没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用他。”

    “那是,那是。”翠花连连点头,觉察到百里冰笑容中的忧郁,转身就要离开,却觉得自己有尽尽朋友关怀的义务,“冰儿,逸飞去了非洲,还没有回来吗?”

    “哦,还没有。”百里冰笑笑,“他回来了,我肯定会通知你们。”

    “那好,你保重。”翠花觉得这里面肯定有古怪,却是不好询问,一个疑问憋在胸中实在难受,林逸飞自从两年前过年后,就再也没有出现,百里冰对别人说,他因为医术好,非洲那面土著聘请他过去治病,到了现在,消息都没有一下,百里冰总是说和他有联系,可是,唉,有一个不祥的念头充斥了她的身心,却是不好当百里冰的面说出来,只能烂在肚子里面发酵。

    百里冰处理完公司的事情,第一件事不是回家陪伴父亲,而是向林家走去,今天应该说些什么呢?百里冰有些凝眉,嘴角的笑容还是淡淡的,她不能让林父林母看到她不开心,只有她能和逸飞进行联系,想起了非洲土著的谎言,百里冰笑容终于有些发咸,咸咸的,有如两年前嘴角的那一缕鲜血,淡淡的,淡淡的有如眉宇之间的那丝忧虑。

    相思没有写在脸上,谁看到百里冰的笑容,都会觉得百里冰很幸福,她现在身价过百亿,贵为百里集团最年轻美貌的总裁,掌控百草数十亿慈善基金,有个女善人的称号,她的男朋友是百家会的五大赛区种子选手,却自动放弃了决赛资格,让候补的齐洛名绝地反击,夺得了冠军,可是齐洛名得到冠军的第一句话不是感谢CCTV,而是说,林逸飞如果参赛,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我这个冠军实在受之有愧,林逸飞虽然没有取得百家会的冠军,可是已经成为江湖中最神秘的人物,只不过听说去了土著,挑战那里的生存环境,众人一阵唏嘘,对于百里冰这样的人物,有这样的男朋友,崇拜了十分。

    听到传言,想起了这里,百里冰就是笑,笑的很幸福的样子,只要别人看到她,会觉得她很幸福。

    但是只不过幸福在脸上,相思已入骨!

    百里冰好像很幸福的,很幸福的听着店面旁放的一首歌曲。

    那是一首,比我幸福。

    望着广场的时钟。

    你还在我的怀里躲风。

    不习惯言不由衷,沉默如果能让你都懂!

    百里冰凝立在那里,咬着嘴唇,嘴角还是在微笑,笑中带着苦,我一定要笑,百里冰心中只是说着,逸飞希望我笑,他说过了,让我等他回来。

    逸飞没有骗过我,永远的不会。

    音乐不由你分辨的钻到你的耳朵,请记得你要比我幸福,才值得我对自己残酷!

    百里冰听到这里的时候,再也忍不住的奔了出去,不想再听下去,无视街道两边的行人诧异的目光。直到跑到一个街道的拐角,百里冰这才伸手抹了一把脸,湿湿的,凉凉的,抬头看了天空一眼,阳光不见,天空阴郁,但是并没有雨。

    来到了林家门口的时候,百里冰脸上又是浮出了笑容,伸手敲了敲房门,开门的人是肖月蓉。

    百里冰没有一丝诧异,反倒笑了起来,“我今天就在想,我和月蓉姐谁会来的更早,没有想到,我还是输了。”

    肖月蓉望着百里冰,眼神和笑声完全的不符合,“你早了一个月,我就是早了几天,难倒还不行?冰儿,我今天是和干妈告辞的。”

    “告辞,什么告辞?”百里冰多少有些诧异。

    “我要出国一趟,可能要有一段时间才回来。”肖月蓉拉着百里冰的手,“冰儿,我干妈身体不好,你可要每天过来看。”

    “当然每天都会过来,”百里冰很不满意,“我是她儿媳妇,还你是?怎么我感觉你比我还要孝顺?”

    “儿媳妇孝顺,干女儿也孝顺。”林母胖了很多,林父却是只有更沉默,只是望着屋内的三个女子幸福的笑,咧咧嘴,也有些笑容。

    “可是月蓉,我知道,你做大事的,但是非洲那么远,你去了,人生地不熟的,可让土著人煮了吃了。”林母有些不舍的拉着两个女孩子的手,“照我说,还是留在国内看病吧。”

    “我会武功。”肖月蓉比划了两下,“逸飞教的。”感觉到空气中有一丝凝结,慌忙笑道:“你们放心,我这次去非洲,就是去找逸飞,他实在太不像话,一去就是两年,电话都不来一个。”

    “他那不方便,你以为和大城市一样,通讯这么发达呀,”百里冰夸张的笑,“我听说,他如果要买菜,最近也要跑了几百里,他又笨,不会那里的语言,到了现在,可能还不能让别人眼白他自己想要说什么。”

    屋内的人都是笑,笑的很开心,为了千里之外的那个人。

    众人谈了一阵,等到百里冰和肖月蓉都走出房门的时候,林母眼泪落了下来,“孩子他爹,冰儿和月蓉好辛苦的,逸飞是不是出了意外,他一定是出了意外,不然他是个乖孩子,不会这么久电话都不打一个。”

    “瞎说什么,她们骗你干什么?”林父好像不满,握住老伴的手,“逸飞肯定会回来,就算不回来的话,”林父叹息了一口气,“我们也要她们两个觉得我们是相信的,不是吗?”

    林母泪水掉了下来,只是点头。

    “我们还要隐瞒多久?”肖月蓉走出了房门,并不扭头,问了一句。

    “有什么隐瞒的?”百里冰倒是很轻松,“月蓉姐,相信我,逸飞一定会回来。”

    “那我去非洲找找,”肖月蓉眼角晶莹,握住了百里冰的手,“冰儿,说不定我能在那里,碰到逸飞。”

    “月蓉姐,你小心。”百里冰倒是真的关心,“非洲人生地不熟的。”

    “你怕他们把我煮了吃了?”肖月蓉笑了起来,“那里没有你想像的那么恐怖,这次活动是亚非拉国际中医联盟发起的活动,人很多,钱医生也会去,你不用担心的。我走了,你自己照顾自己。”

    “一定。”百里冰握住肖月蓉的手,只是笑。

    “对了,”肖月蓉走了几步。“宇申的订婚你参加了没有?”

    “他的?我不参加。”百里冰摇摇头。

    “为什么,你还在,还在恨……”肖月蓉有些犹豫。

    “我不恨他,只不过他两年订婚了三次,逃婚了三次。”百里冰有些苦笑,“请问,我光送礼金,就送了三次,这种人只顾得黑我们的钱,我是打死也不会去的。”

    “说的也是。”肖月蓉吃吃的笑,“我就送了一次,不算太吃亏。”

    “快看。快看。”路边的一对男女指着远方的一处大屏幕,高声叫了起来。“才女苏嫣然的演奏会直播。”

    “真的,真的。”一堆少男少女好像发现了彗星一样的兴奋,纷纷围了过去。

    百里冰和肖月蓉都抬起头来,看着大屏幕上,苏嫣然正在凝神净气,全身贯注的弹奏古琴。有如一尊女神,只不过多少有些遗憾,只能看到画面,那种天上仙乐却被广告声音代替。

    “对了,嫣然去了维也纳,听说开了几场演唱会,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最近要开全球巡回音乐会,被西方人称作东方维纳斯,过几天就会回到江源母校,听说这里的门票,一个月前就卖光了,买一张门票都要打破了头。”百里冰望了一眼画面上的苏嫣然,扭过头来,“月蓉姐,你最近忙于中医发扬光大,可能不知道这些。”

    “哦。”肖月蓉应了一声,“阿水呢?我也好久没见了。”

    “你当然见他不到,现在他除了帮我打理百草慈善基金,剩下的时间,就是跟在嫣然的身边,对了,嫣然已经彻底的忘记了过去的事情,对她的健康,不会有什么坏处吧?”百里冰问道。

    “不会,克觉得对她只有好处,对阿水,可能也是好处。”肖月蓉看了下时间,“冰儿,我要赶飞机,再见,你自己保重。”

    “你也一样。”百里冰有些不舍的挥挥手,看着肖月蓉逐渐远去,抿抿嘴唇,回到了家里,床上已经整理出了行李,父亲坐在椅子上,有一些苍老疲惫,望着女儿。

    看着行李,百里冰忍了一天的泪水,终于再次夺眶而出,扑到爸的怀中,“爸,谢谢你。”

    “去吧。去吧。”百里雄飞慈爱的拍着女儿的头顶“去草原看看,散散心也好,每年你过一段时间都要去看看,我都知道了,过错是他们的,他们现在知道错了,但是老人年纪大了,没脸见你,你原谅他们,好吗?”

    百里冰咬着嘴唇,把行李背到了肩上,扭头说了一句,“爸,逸飞不回来,我永远不能原谅他们!”

    飞机穿梭在白云间,世事飘渺!

    百里冰凝望着那渐渐的接近的绿色,心潮起伏。

    下了飞机,刘明理早已等候多时,接过了她的行李,丢到车里,一言不发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百里冰突然问了一句。

    刘明理愣了一下,动作有些僵硬。

    “我每年都要几次来到这里,你除了接我,没有别的事情。”百里冰到了草原,终于收敛了笑容,却也没有愁容满面,“你如果做的不开心,我和爸爸说一声,把你调回到大城市吧!”

    刘明理听到这里,笑了起来,戴上酷酷的墨镜,麻利的上了车子,“烦,这里空气不知道多好,我老婆喜欢这里,我儿子也喜欢这里,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事,大小姐,你知道是什么?”

    “天天看着老婆孩子笑?”百里冰也笑了起来,对刘明理不无愧疚,自从两年前,刘明理就被抽掉到这里,发展百里集团在这里的事业之外,就是等着接自己去当年陵寝的位置。

    刘明理笑了一下,“天天看着老婆孩子笑,当然是开心的事情,只不过就算大小姐你不来,我三两天的也要过去看一下,希望能看到林逸飞那小子,和他喝两杯,让他糗我两句。”

    百里冰黯然良久。才说道:“谢谢你。”

    刘明理随手拧开了收音机,淡淡道:“听听歌吧。”

    收音机传来悠扬的音乐,百里冰听了前奏,就已经笑了一下,“还是那首。”

    “这首最好听,我天天听。”刘明理笑笑,跟着歌曲哼了起来。

    悠悠的云清清的草。

    春的波涛秋的心跳,迎面风的温度正好……

    梦的眼睛爱的花苞,幸福燃烧快乐狂飚,这片土地万马奔跑……

    百里冰望着不断后退,转瞬又扑面而来的绿色,只是喃喃念道,草原升起不落的太阳,叫人充满无限希望,奔向快乐天堂!

    她的眼睛又有些湿润,知道刘明理知道她喜欢这首歌,总是放这首歌,总是希望还有鼓励她,关心她的人,实在很多很多。她的心中已经没有了仇恨,其实只有的就是,感谢!

    草原日落壮阔落寞,余辉四射下,可以温暖世间万物,只不过日起日落的一如往昔,百里冰几乎找不到当初的入口,只是,就算找到又能如何?

    她呆在那里三天三夜,等到太阳再次升起,光辉撒到身上的时候,这才望着远方的刘明理,淡淡道:“走吧,下次再来。”

    刘明理只是望着她消瘦的背影,薄弱的双肩,突然很想哭,却只是笑道:“好,大小姐,你的生日就是今天,坐飞机赶回去,要是过的话,还来得及。”

    “我想一个人静静,刘司机,你也回去吧,替我陪陪我父亲。”百里冰有些犹豫。

    夜深人静,繁星闪烁。

    百里冰觉得说不出的疲惫,她的生日,她已经淡忘了,都说生日愿望是准的,她已经再也不信,听着‘哒哒哒’的脚步声,百里冰一直走上了冰雪大厦的楼顶,她只记得,那次生日,是逸飞陪她渡过。

    只不过,繁星依旧,天空依旧,就算冰雪大厦的楼顶,都是洁净依旧,但是以往的恋人呢?百里冰一阵心酸的时候,突然一怔。

    她望到了楼顶上还有一个东西依旧,那是一个盒子模样的东西,还是依旧放在那里,只不过,那显然不是两年前的那个。

    盒子旁竟然还放着一盒火柴,一如既往的两年前林逸飞划着的那盒,上面留着一张纸,上面的字体苍劲有力,“女儿,生日快乐!”

    百里冰四下望了一眼,没有发现父亲的身影,缓缓的顿了下来,她知道,父亲只会尊重她的意见,她想他很想给这个任性的女儿,一次生日的祝福。

    拿出了一根火柴,百里冰泪水再次滑落,她只有在无人的地方,才会肆虐的流淌自己的泪水,“逸飞,”百里冰喃喃自语,仿佛那个烟花好像就是林逸飞,“我会等你,你许诺的,不能赖皮,只不过,这一次,你让我等的实在久了一些!”

    两滴泪水滑落了下来,并没有浇灭划燃的那根火柴,火柴闪着微弱的光芒,仿佛闪着心中的希望。

    手一松,火柴掉了下来,点燃了礼花的引线,‘通’的一声响,一如既往!

    百里冰叹息一声,站了起来,随后的礼花接踵而至,照的暗夜变的七彩闪耀,百里冰转过身来,只是在想,陪父亲说说话吧,他心中不见得比自己好受。

    只是转身的下一刻,她的身形突然凝注,好像八百年的一次回眸!

    远方的天空已经嫣红姹紫,不断跳动的烟火好像一个个暗夜的精灵,进行渲染这阴沉沉的天际。

    百里冰望着不是远方的天空,而是近处烟火下,照耀的一个人。

    那人很瘦,瘦的好像皮包骨头一样,那人很脏,脏的好像才从泥土中钻出来一样。

    只是那人,还是那张刚毅的脸,执着依旧,那双深邃的眼眸,明亮多情!

    林逸飞摊了摊手,嘴边的笑容比起烟火还要让人觉得灿烂,“冰儿,我虽然赶不及陪你去看流星雨,好像还能在你生日赶了回来,冰儿,生日快乐!”

    汉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双眸中竟然也现出了两点晶莹,烟火一耀,多彩滚动。

    百里冰低呼了一声,已经飞身到了林逸飞的怀抱,双眸一闭,转瞬睁开,只是两颗泪珠钻石一样的滑落。

    “逸飞,我等你这么久,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久久读书人独家发布结局)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