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武林高手在校园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六卷 京华烟云 第九十五节 等我回来
    四周一片静寂,只能听到几人的呼吸,颜飞花目光复杂,隐有赞赏,心中却是叹息一声。

    “好让人感动的爱情!”君忆突然又是大声笑了起来,打破了这个沉寂,“百里冰,你大错特错,你若是真的以为我会感动,会放了人,那是痴心妄想!”

    百里冰转头望着君忆,嘴唇蠕动两下,想要说些什么,话到了嘴喧,只是说道:“君忆,你真让人觉得可恨,可是又觉得可怜。”

    “林逸飞,其实你忘记了一点,我本来不想和你说,”颜飞花突然笑了起来,“你可记得,你当初雨夜搏杀,中毒后,昏迷了很久?只不过你命好,被你杀的那伙人并没有再来杀你。”

    她说的很奇怪,林逸飞却是叹息一口气,“你说错了,合肥五联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白利民,我从来没有忘记,可是我从严也没有碰过这么滑稽可笑的事情。”

    “哦?有什么可笑的?”颜飞花故意发问。

    “我头一次看到奶奶拿着孙女的性命,过来威胁一个外人,你和百里冰有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也不用故意遮掩低头的。”林逸飞看到君忆不自觉的低下头,脸色变冷,“君忆,你实在太让我失望,百里冰是你的孙女,你这样的让她伤心,难道不觉得良心有愧?”

    君忆陡然身形一震,变了脸色,再也说不出话来,她虽然没有反驳,众人只是看到她的脸色,就已经明白所有的一切,绝非林逸飞杜撰出来的。

    “原来这样。”完颜烈好象听着别人的故事一样,不但没有愤怒,反倒有了一丝释然,“那君忆你还找我做什么?大家两清了。”

    君忆蓦然伸手握住百里冰的脖子,手上青筋暴露,嘶声喝道:“你还不出手?”

    林逸飞不动,完颜烈却已经动手,抓住一个刺来的匕首,神色有了一比讶然,“孔尚任?你要杀我?”

    他抓住孔尚任的一只手,仿佛抓住一个苍蝇一般,孔尚任头上大汗淋漓,望了一眼,脸上的苦意更浓,“不错,我就是要杀你。”

    “为什么?”完颜烈松开手来,那把匕首“当”的一声落在坡上,孔尚任却还是一动不动,维持着那个姿势。别人不解,林逸飞和颜飞花却已经知道,完颜烈内功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看似只是握信了孔尚任的手腕,内力却已经透过他的手臂,封信了孔尚任的全身穴道。

    “道理当然简单,”林逸飞再次叹息,“因为他就是百里冰的爷爷,百里守业。我说的对不对?”

    孔尚任脸上抽搐个不停,牙齿几乎史裂。

    “原来这样。”完颜烈问都不问一句,一掌拍了出来,孔尚任凌空飞起,落下的时候吐了一口鲜血,软软的倒在地止,“你们既然有了孩子,有了财产,还过来杀我,岂不可笑?君忆,我们现在两清了,你莫要再用什么痴情来说我。”

    “事情其实还是有点复杂,”颜飞花笑道,“君忆因为你对她的冷淡,悲愤欲绝,伤心之下,不知道怎么的,才被百里守业得手,生下个儿子,恼羞成怒,打伤了百里守业,后来把孩子抛给百里守来,一走了之,只不过君忆虽然生下了百里雄飞,但是却对你还念念不忘,想必又开出个条件,一定要亲手杀死大哥你,才能嫁给百里守业,百里守业虽然为人多少有些卑鄙,趁人之危,对君忆倒还是一往情深,这才假死隐藏了身份,方震霆因为对君忆也是一片痴情,自然对她的要求言听计从,从坟墓中挖出了假死的百里守业,百里守业来到草原,因为君忆知道你住的地方,他也自然找你容易,拜你为师,一过就是几十年,只是可惜,他们还是杀你不了。”

    君忆脸色大变,伸手指道,“颜飞花,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我就算是个魔鬼,我也是比你强了很多,”颜飞花冷冷笑道,“我最少还没卑鄙利用自己的孙妇,要挟别人的地步。”

    “我孙女又是如何?”君忆冷冷笑道,“我自己的性命都不要,又管得了许多?林逸飞,现在我数三,你若是再不杀完颜烈,我就杀了百里冰,我知道你们武功都是不错,可是这样的距离,你不要以为能够救得了她。”

    林逸飞长舒一口气,却不动身,完颜烈只是冷冷地望着石壁,一言不发。

    “一……二……三!”君忆冷笑一声,就要用劲,突然“嘭”的一声大响,只觉得头脑眩晕,全身无力,缓缓的倒了下去,只看到服部玉子一张有些木然的脸,若有深意。

    服部玉子伸掌拍开百里冰的穴道,百里冰惊喜地呼叫一声,飞奔到林逸飞的怀中,一把抱住,再也不舍得分开,她虽然觉得这半年已经是天赐的福气,可是谁又都会觉得,只有半年的幸福,实在是太短太短。

    服部玉子击倒了君忆,垂手来到了颜飞花的身边,“宗主,杀青行动已经结束,藤村正部阴谋叛乱,已经被宗主格杀,接下来的事情,但请宗主吩咐。”

    颜飞花望了林逸飞一眼,淡淡的笑,“林逸飞,你莫要忘记,又欠我一次。”

    孔尚任软倒在地上,看到了一切的变化,不由脸灰若死,他阴谋几十年,竟然完全惨败在颜飞花的手中,就算最后一步棋,也是落在颜飞花的算计之内。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颜飞花竟然能够以身犯险,拿自己性命作为赌注,这个,他做得出来,做不了这么狠!

    “很好笑吗?”完颜烈冷冷望着妹子的笑容,“你玩够了没有,玩够了,就请走吧,我的大业今天……”

    “你的大业今天就到了尽头,”颜飞花突然一声冷笑,怒喝了一声,“还不动手!”

    完颜烈一怔,转瞬大凛,霍然回头,只见一道火光扑面而来,紧接着一声巨响,浓烟四起。

    “你!”完颜烈一声怒喝,不退反进,竟然冲入了浓烟滚滚的石室,林逸飞也是骇然变色,“颜飞花,里面十几个科学家……”

    “当然都转移了出来,你以为马特利真的是白给?”颜飞花淡淡的笑,“只是不知道我大哥看到他苦心经营的大业毁于一旦,会有什么表情?”

    “你何苦这样!”林逸飞突然顿足。

    “不是这样,又能如何?”颜飞花有些奇怪。

    “他总是说大业即将完成,他一个百岁的老人,你给他留一丝幻想又有何妨?”林逸飞神色有些改变,“他失败了,岂不是更能断绝他的念头,这样一来,以他的武功,以他偏激的个性,这里的人,恐怕没有一人能活。”

    颜飞花冷冷道,“你只想着这里的人,却不知道,我大哥再这样下去,也不能活,他的大业每天都是能成,你知道,我在三年前就已经听他说了几百遍,萧大侠,你菩萨心肠,难道不觉得对我大哥欺骗的太过残忍一些!”

    林逸飞不等说话,就已经听到了一声惨叫,骇然望过去,只看到一外忍者已经倒飞了出去,筋骨齐断,完颜烈双目红赤,喝了一声,“颜飞花,我和你势不两立。”

    他话一出口,死在他手下的人又多了两个,完颜飞望见君忆倒在地上,并不放过,人一闪身,已经到了她的近前,提掌拍去,毫不犹豫。

    只听到“嘭”的一声大响,完颜烈身形一凝,林逸飞却已经倒飞了出去,只不过身形轻盈,燕子般的折回,刹那间劈出三掌,踢出了两脚。

    “萧别离,你不自量力。”完颜烈怒吼一声,全身好象涨大了三分,只是一掌劈了出,并无任何变化。

    高手之争,绝顶之际,招工的变化已不重要,林逸飞精妙的一招,碰到完颜烈无上的内力,只是徒劳无功!

    身形奇异般的一折,林逸飞不可能的情况下已经冲天而起,大喝一声,一掌拍下,有如沉雷,只不过一掌拍下去的同时,却已经大喝了一声,“颜飞花,还不快走,难道你真的要死在这里不成?”

    百里冰突然醒悟,林逸飞喊的虽然是颜飞花,深意却是让自己躲闪,才走了两步,突然看到君忆软倒在地上,犹豫了一下,只听到身旁“嘭”的一声巨响,转瞬尘土飞扬,她被那股劲浪冲退了两步,不不转头,已经觉得脖子一紧,被子人提了起来,心中一寒,只听到完颜烈的放声大笑,“萧别离,我杀了她,让你八百年后,也是伤心如我一样!”

    完颜烈手掌才要缩紧,林逸飞已经大叫一声,“且慢!”

    “且慢什么?”完颜烈斜了林逸飞一眼,冷声道,“萧别离,今天就算你口吐莲花,佛主在世,也难以阻挡我杀她!我不会杀你,我要你和我一样,一辈子的内疚,永远的无法弥补!清照就说了,如果我真的不嫌弃她的话,可以放弃大业,二个乱世隐居,岂不更好,我错就错在没有听她一言,只是想取得天下,堂堂正正的迎娶她过门,可是你虽然是大侠,有种感情,你永远不明白!萧别离,我让你痛苦一……”

    “等等。”林逸飞突然神色一动,“我有办法回去!回到八百年前!”

    “你放屁!”完颜烈怒不可遏,“萧别离,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孩童,听你的哄骗,我费尽心思数十年,都知道绝无可能回去,你虽然比我聪明一些,不过也是有限,你有什么本领能让我回去?”

    “你莫要忘记,是我带你们来到这里!”林逸飞沉声道。

    完颜烈神色一动,手掌松开了一些,“那又如何。”

    “逸飞,不要告诉他那个秘密!”百里冰神志清醒,喉咙稍松,已经猜到林逸飞要做什么,急声阻止,转瞬喉咙一紧,已经再度窒息。

    完颜烈看到百里冰焦虑十分,本来不信的表情半信半疑起来,“萧别离,你不要骗我,你现在没有骗我的资本,刚才你已经用了全办,我的功夫只是发挥半数,我全力之下,就算百里冰重回到你身边罗也能够易如反掌的抢回来。”

    “我如何敢骗你。”林逸飞缓缓道,“好在现在你神志清醒,又是个科学家,博士,很多东西,只要看看,就知道真假。”

    他伸手入怀,缓缓的掏出一块玉来,不再废话,只是用力一注入,一道白光陡然展现,颜飞花脸色大变,失声惊呼,“林逸飞,时光机器?”

    她不相信,却是不能不信,林逸飞没有看到那个光环,她当时却是看的清清楚楚,主块玉发出的光晕,竟然和她当年身不由主地投入到的那个光圈,极主类似。

    林逸飞内力不停,只是望着完颜烈,“完颜烈,我想就算完颜飞花不说,以你的眼光,肯定也能认出来,这就是带着我们来到这里的关键所在!”

    “东西给我!”完颜烈如灰般的表情突然透出了喜意,伸出手来,迫不及待。

    “你先把百里冰放了。”林逸飞头顶大汗淋淋,刚才几招出手,看似快捷,实际上他已经竭尽所能的拖延,只不过他是实力相差太远,那是半分勉强不来,“我虽然打你不过,毁了它,还是轻而易举,大不了你我一拍两散,二个伤心一辈子好了。”

    “我要她性命何用?”完颜烈冷声道,“你这东西从何而来。”

    “当然是渡劫迷宫。”林逸飞不动声色,“试问天下间,除了渡劫迷宫,又有哪个能够产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东西亚。”

    “萧别离,我不杀你,你自封经脉。”完颜烈冷冷道,“我信得你说的,却是信不得你的为人,你这人做事,其实也只能用不择手段来形容。”

    他松开百里冰的喉咙,“你也明白,我对她,没有什么杀意。”

    “这有何难。”林逸飞看到他把百里冰入下,放声长笑,“完颜烈,原来你还是对我有所畏惧,萧某人实在虽败犹荣!”

    “你说的不错,我对你一直都是敬畏有加。”完颜烈笑了笑,好象石头裂缝,“你说了这么多废话,还不动手,想要拖延时间吗?”

    林逸飞一笑,回指用力一戳,已经吐了一口鲜血,咬着牙,展颜笑道,“完颜烈,我自损经脉,武功这下已经废的七七八八,我想以你的眼光,绝对看出来不是作假,难道对于我这样一个人,你还放心不下?”

    林逸飞一指戳了下去,鲜血吐出来后,不但完颜烈悚然动容,就算完颜飞花都是骇然变色,失声惊呼道,“萧别离,你武功本要大成,这一下,不是前功尽弃?”

    “在这世上,有用的不见得一定是武功。”林逸飞又是“咯”了一口鲜血,竟然笑的很开心,“我早就想的明白,难道你们这么久了,还是想不明白。”

    他一口口鲜血吐了出来,百里冰再也按捺不住,飞身扑了过去,一把抱住林逸飞,泪流满面,“逸飞,对不起,我没用,我不该来到这里。”

    “傻孩子,这怎么能怨你,又求是你根亚的。”林逸飞伸手抚摸百里冰的头发,柔声劝道,“你放心,我性命无忧,武功没了可能再练,你为了我,性命都可以不要,我为你,舍弃了武功,又算得了什么。”

    “走吧,走吧。”完颜烈看着手中的玉,运足内力一股,只见到光环暴涨,心中大喜,忍住心中的震憾,“谁都滚出去,我放了你们这些鼠辈,莫要再回来,不然就算我亲妹子,也不会放过。”

    颜飞花冷冷笑道,“你这种人,绝情寡意,好坏不分,不用这么说,你的亲妹子也再也不会来看你!”

    她转身要走,百里冰感觉到林逸飞的虚弱,搀扶他就要走出这里,完颜烈却已经冷冷的说疲说道,“百里冰,你可以走,萧别离要留下。”

    百里冰霍然转身,泪流满面,嘶声问道,“为什么,你现在得到了你想要的,难道施舍别人一分幸福都不行?!”

    完颜烈淡淡道,“那是你想的,我却觉得,我现在一无所获,萧别离,我想你聪明绝顶,还会最后做这种无谓的挣扎。”

    林逸飞笑笑,“当然,冰儿,你出去。”

    “我不走,我死也不走。”百里冰拼命摇头,“逸飞,我一直都是听你的,这次你难道不能听我一次……”

    她话未说完,突然顿身,林逸飞已经用嘴堵住了她的口,紧紧的拥住她的身子,头一回的,如此炙热,有如八百年的沉积!

    是一刻,还是永久,百里冰已经失去了意识,只是睁开眼,紧紧的凝望着林逸飞的双眸,不想闭上双眼。

    吻是甜的,吻也是咸的,吻是让人心醉的,吻也是让人心碎的……

    百里冰只觉得自己好象就要窒息了过去,心中冲涨的不是甜蜜的幸福,只是无边的酸苦!

    突然百里冰的表情有些异样,她发现林逸飞向她挤了下眼睛,含意非常复杂,复杂的难以让她马上理解,然后,她听到了林逸飞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等我回来!”

    然后,百里冰觉得无边的黑暗涌了过来,再也没有了知觉。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