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郭敬明最新作品:悲伤逆流成河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悲伤逆流成河29
    天花板上像是蒙着一层什么东西。看不清楚。窗户关着,但没拉上窗帘,窗外的光线照进来,冷冰冰地投射到周围的那些白色床单和挂帘上。

    耳朵里是从旁边传过来的金属器具撞击的声音。易遥想起电视剧里那些会用的钳子,手术刀,甚至还有夹碎肉用的镊子之类的东西。不知道真实是不是也这样夸张。尽管医生已经对自己说过胎儿还没有成形,几乎不会用到镊子去夹。

    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易遥闻到一股发霉的味道。冰冷的白色床单从身体下面发出潮湿的冰冷感。

    “要逃走吗?”

    侧过头去看到医生在往针筒里吸进一管针药。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不是麻醉剂。如果用麻醉,需要再加两百块。没那么多钱。用医生的话来说,是“不过忍一忍就过了。”

    “裤子脱了啊,还等什么啊你。”医生拿着一个托盘过来,易遥微微抬起头,看到一点点托盘里那些不锈刚的剪刀镊子之类的东西反射出的白光。

    易遥觉得身体里某根神经突然绷紧了。

    医生转过头去,对护士说,你帮她把裤子脱了。

    易遥几乎是发疯一样地往下跑,书包提在手上,在楼梯的扶手上撞来撞去。

    身后是护士追出来的大声喊叫的声音,唯一听清楚的一句是“你这样跑了钱我们不退的啊!”

    昏暗的楼梯里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易遥本能地往下跳着,恨不得就像是白烂的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摔一交,然后流产。

    冲出楼道口的时候,剧烈的日光突然从头笼罩下来。

    几乎要失明一样的刺痛感。拉扯着视网膜,投下纷繁复杂的各种白色的影子。

    站立在喧嚣里。渐渐渐渐恢复了心跳。

    眼泪长长地挂在脸上。被风一吹就变得冰凉。

    渐渐看清楚了周围的格局。三层的老旧阁楼。面前是一条汹涌人潮的大马路。头顶上是纷繁错乱的梧桐树的枝桠,零星一两片秋天没有掉下的叶子,在枝桠间停留着,被冬天的冷气流风干成标本。弄堂口一个卖煮玉米的老太太抬起眼半眯着看向自己。凹陷的眼眶里看不出神色,一点光也没有,像是黑洞般咝咝地吸纳着自己的生命力。

    而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视网膜上清晰投影出的三个穿着崭新校服的女生。

    唐小米头发上的蝴蝶结在周围灰仆仆的建筑中发出耀眼的红。像红灯一样,伴随着尖锐的警鸣。

    唐小米望着从阁楼里冲下来的易遥,眼泪还挂在她脸上,一只手提着沉重的书包,另一只手死死地抓紧皮带,肥大的校服裤子被风吹得空空荡荡的。

    她抬起头看看被无数电线交错着的那块“私人妇科诊所”的牌子,再看看面前像是失去魂魄的易遥,脸上渐渐浮现出灿烂的笑容来。

    易遥抬起头,和唐小米对看着。

    目光绷紧,像弦一样纠缠拉扯,从一团乱麻到绷成直线。

    谁都没有把目光收回去。

    熟悉的场景和对手戏。只是剧本上颠倒了角色。

    直到易遥眼中的光亮突然暗下去。唐小米轻轻上扬起嘴角。

    没有说出来但是却一定可以听到的声音——

    “我赢了。”

    唐小米转过头,和身边两个女生对看着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对易遥挥挥手,说了一句含义复杂的“保重”。

    唐小米转过身,突然觉得自己的衣服下摆被人拉住了。

    低下头回过去看,易遥的手死死地拉住自己的衣服下摆,苍白的手指太用力已经有点发抖了。

    “求求你了。”易遥把头低下去,唐小米只能看到她头顶露出来的一小块苍白的头皮。

    “你说什么?”唐小米转过身来,饶有兴趣地看着在自己面前低着头的易遥。

    易遥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用力地抓住了唐小米的衣服。

    被手抓紧的褶皱,顺着衣服材质往上沿出两三条更小的纹路,指向唐小米灿烂的笑脸。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