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读书人->书库首页->香薰恋人2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正文 Chapter 12 (尾声) 极光之恋
    “你什么都不要告诉我,至少我还能以为……”

    “他现在坐在轮椅上,”枫心中一阵暗痛,握紧她的肩膀,喊出声来:“他的护士说他的双腿已经不能动了——”

    “不要说了——”凌拼命的捂住自己的耳朵,逃避的不想再听,可是殷琉枫的声音却残忍的在她的耳边响起。

    “他的手臂也已经不能动弹了!还有——”

    “够了!”

    啪——

    空气在刹那间震颤。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是凝固了,时间停滞在那一刻,不再向前——

    殷琉枫的面颊边火辣辣的一片,他的手缓缓的离开了东方凌颤抖的肩头,眼眸中,一片痛苦的哀伤。

    “什么时候……”

    “……”

    “东方凌……是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怯懦了……”

    凌朝后退了几步,她的手在冰凉的桌面上无意识的划过,直到触碰到一个冰冷的东西,她忽然转过头——

    一瓶精致的香水静静的停留在她的手边,香水瓶里,透明的液体在灿烂的阳光中缓缓的流动着……

    耳边的十字架在刹那间发出炫目耀眼的光彩来,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纷乱的眼泪从她的眼中流下来,仿佛是一场肆意的雨一般打湿她的面孔,她忽然握紧了那瓶香水,紧紧地捧在自己的怀中……

    那种温暖熟悉的气息,就好像……

    他被她抱在怀中一样……

    我以为我不去见你,你就会一直牵挂我,会一直想念我,这样,你就可以因为没有看到我而等待着,我以为你会一直等待着……

    你会一直等待着见到我……

    可是……

    如果是送来了香水……就是……不在等待的意思吗?

    凌紧紧地握着那瓶香水,身体的所有力气似乎都在刹那间逝去了,她顺着办公桌无力的瘫倒下去,眼眸中带着迷茫颤抖的光芒。

    枫的嘴唇轻轻的翕动着,凝望着凌,哀伤地说道:“东方凌,你去找他吧!”

    ***************

    香草园,

    薄薄的晨雾笼罩在一片花田之上,淡淡的风吹过美丽的玻璃花房,阿藜走进花房的时候,却看到薰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

    阿藜心中一颤,慌忙跑上去,低声叫着:“薰少爷……”

    薰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看到了紧张的阿藜,却淡淡的一笑:“不用害怕,我很累了,想要睡一会。”

    “……”

    “现在,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那瓶香水……”薰看着玻璃窗外的薄雾,轻轻的笑道:“她会不会喜欢呢?会不会……”

    “薰少爷……”阿藜哽咽着说着。

    薰微微侧头,看着阿藜,乌黑的发间,十字架耳饰闪烁着一片璀璨的银光,他微微的笑了。

    “我差点忘了,因为你照顾了我这么久,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样礼物……”

    他伸出自己的右手,从自己的衣兜里缓缓的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来,递到了阿藜的手里,阿藜疑惑的接过来,却发现是一瓶茉莉香薰。

    她惊讶的看薰。

    薰的笑容单纯犹如飘落的纯白花瓣:“你的名字……莫藜不就是茉莉的意思吗?”

    那一刻。

    莫藜整个人都僵住了,她只告诉他自己是阿藜,从未告诉他自己叫做莫藜,可是他认出了她,他认出了那个曾经在帝华高中嚣张跋扈、不允许任何人接近他的红发少女——莫藜。

    他还记得她。

    莫藜握住小瓶的香薰,心中满盈的委屈好像是突然之间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她难过的哭出声来。

    薰孩子般单纯的笑着:“你不要哭了,我是要感谢你的,最受不了女孩子哭了,我要出去了。”

    他转动着轮椅走出了玻璃花房。

    莫藜没有跟上去,她握着那瓶香水很伤心的哭着,心中曾有的痛苦的思念全部化成了泪水……

    她捧着香薰哭的稀里哗啦……

    原来,人生还可以这样的美好,这样的让人感动……

    谢谢你还记得我,我以为那时候的我不值得你看一眼,我以为你的脑海里从未有过莫藜这个人,尽管我那时候真的很喜欢你,因为太喜欢你,而自卑的只敢用那种方法接近你……

    可是—

    你还记得我……

    谢谢你……

    *************

    上午的阳光灿烂而又温暖。

    薰宁静的坐在轮椅上,白色的衬衫随着风轻轻的颤动,他的眼前,是一片紫色的花海,灿烂的阳光缀上一片片紫蓝色的薰衣草、迷迭香……

    这是凌曾经种花的地方,东方凌,你种下的花种子,现在已经开花了。

    薰默默地回想着,透明的眼底出现微微的笑意,抬起头来,看着那成片的花田。

    倏地。

    他的眼眸中有着一道惊讶的光芒闪过,右手指微微的一颤,努力的支撑起自己僵硬的身体,凝看着眼前东方凌种下的花田。

    这是——

    一个“薰”字。

    薰睁大眼眸怔然的看着——

    ……

    ……

    “在看什么?”

    “好可惜,过了这么久都还没有发芽,我还以为可以很快的长出小花苗来呢。”

    “你在这里种了花吗?”

    “是啊!我把我的爱种下去了!”

    “什么……”

    “说了你也不会懂得,不过等到这里长出花苗的时候,你就明白了,我真的把我的爱种下去了呢!”

    ……

    ……

    一片紫色花海……

    一个由无数的薰衣草、迷迭香组成的“薰”字……

    薰眼眸中出现湿润的光芒,耳边的十字架耳饰无声的晃动着,他突然很想站起来,很想站起来走到那片花田之中去。

    他那样做了。

    用右手的力量拚命的从轮椅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他缓缓得让自己站立起来,只是全身唯一能动的右手死命的抓住了轮椅的边沿……

    右手开始颤抖,力量从他的身体里一点点的流逝……身体忽然一个踉跄……

    他痛苦的闭上眼睛,直直的向下栽倒下去……

    一双温暖的手……

    一片熟悉的香气……

    就在他栽倒的一瞬间,将他紧紧的抱住,仿佛他是她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一样,她紧紧的抱住了他……

    ……

    ……

    “凌,如果我哪一天不能像现在这样抱着你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要怎么办才好呢?如果……”

    “殷琉薰,你又在说傻话了!”

    “凌,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该怎么办?”

    “很好办啊!如果薰不能抱我了,那我可以抱薰啊!到时候就由我来抱薰好了!我会抱着薰,到天荒地老……”

    ……

    ……

    那一刻。

    香草园,美的就仿佛是童话世界一样。

    东方凌抱着殷琉薰,置身于一片花海之中。

    在灿烂夺目的阳光之中,紫色的薰衣草花瓣闪烁着缤纷的光辉,风悄无声息的吹过,吹的花枝摇曳颤动,远处,有教堂的钟声接连响起……

    半个月后。

    灿烂的阳光将树叶染成金色的,阳光从叶缝间照下来,洒遍这一片美丽浪漫的广场,因为是周末,所以在这里停留的人也比往常多一些,喷泉越加欢快的飞溅着水花。

    美丽的广场上,有着七彩的泡泡如梦似幻的飘飞着……

    广场的电子屏幕前,有行人驻足,大家都在仰头看着些什么……

    电子屏幕上,正在转播着在纽约的哈默斯坦金色大厅里举办的“香水奥斯卡”FIFI奖评选活动。

    谁也没有想到,能够蝉联“香水奥斯卡”三次FIFI首奖的拉裴尔惊世之作“天堂之露”竟被由殷琉枫所率领的香薰天堂推出的系列香水“极光恋人”所颠覆。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瓶“极光恋人”所吸引,无论是从香水本身的精华、香阶、还是瓶身本身的设计,都足以震撼每一个看到它的人。

    这是一瓶璀璨夺目的香水,瓶身光滑透明没有一点修饰,如同雪山一般宁静自然,而在精致的香水瓶中,晶莹剔透的香水散发出高贵永恒的气息来……

    就在大赛的评选组委会准备把首奖颁布的时候,殷琉枫却说出了这瓶香水的调香师是殷琉薰——

    评委们面面相觑,连玛雅夫人都愣住了——殷琉薰已经因为剽窃被禁止参加“香水奥斯卡大赛”三年,他的香水怎么可以拿首奖?!

    就在全场怔愣之际,一位老人走到了台上,从透明的水晶架上,拿下了上届的FIFI首奖“天堂之露”。

    这位老人,是曾在香草园和殷琉薰谈天的老伯,他就是国际上最杰出的调香师——拉裴尔先生。

    电子屏幕上,拉裴尔微微的笑了:“‘天堂之露’已经没有资格在这个位置上停留了,那个孩子才是真正的调香师——”

    全场震惊。

    评选组委会被迫暂时停止评选十分钟,十分钟之后再给大家一个答案,明确地告诉大家“极光恋人”是否能够拿到首奖。

    就在那一刻——

    凌推着薰,在广场上矗立着的电子屏幕前缓缓地停下来,她低下头,看着宁静脆弱如初生婴儿的殷琉薰,轻声的说道:

    “看到了吗?薰,是你的香水……”

    薰乌黑的眼珠无声的转动着,这已经是他全身唯一能够动的地方了,他虽然无法说话,无法动弹,可是他的眼眸中依然有着温和的笑意,就像是春日里温暖和煦的阳光一样。

    七彩的泡泡在薰的眼前飞舞着,阳光明亮耀眼,在薰的十字架耳饰上无声流转……他的身体仿佛是一点点的透明了,一点点地……被万千道光芒穿透了……

    凌心痛如绞,她在他的耳边轻声地说着:“在等一下好吗?只要等一下,你就可以看到你的香水拿到水晶奖杯了,你一定可以的……”

    薰的目光静静的停留在凌的脸上,他的眸底有着透明的笑意。

    阳光突然之间变的璀璨耀眼……

    光芒似乎已经穿透了他的身体,他的微笑就像是一朵绝美的花朵,晶莹美丽的面孔上带着宁静的光芒……

    广场上,七彩的泡泡在空中闪动着脆弱的光芒,然后,无声的破碎了……

    光芒就在一刹那突然强烈起来,强烈的让凌睁不开眼睛,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心却突然抽搐成一团……

    她惊慌失措的睁开眼睛……

    ……

    就在同一时刻。

    站在纽约的哈默斯坦金色大厅里的殷琉枫身体忽然猛烈的一颤,他的手捂住了自己心口的位置,眼眸中出现极度痛楚的光芒。

    好像有一根像藤蔓一样的东西一直都在狠狠的揪扯着他的心,然而,就在刚刚的一瞬,蔓断了……

    枫深邃的眼眸中,有晶莹的泪水无声的涌出……

    原来……

    这就是所谓的蔓……血缘的藤蔓……

    ……

    美丽的喷泉广场上。

    喷泉不停的喷溅着透明冰凉的水花,泉池的水底,折射出通透无瑕的光芒。

    凌站在喷泉池旁,她的手中握着一瓶精致的香水,就好像握住了一团晶莹剔透的光芒一样,她打开了香水的水晶钻,然后,放开了手……

    水晶香水瓶无声无息的沉入水底……透明的香水如同透明的油质在清亮的水底一点点的扩散着……升腾着……

    香气在广场上弥漫开来,就好像美丽的香雾在每一个行人的鼻息间蔓延着……

    于是。

    广场上的行人惊异的站住了,他们震撼的寻找着香气的来源……

    这是怎么一种美好的香气,就好像世界在一刹那变的灿烂美好起来,没有痛苦的回忆、没有泪水……独特、永恒、纯粹、自然而温暖的香气……

    大屏幕上,经过十分钟的商讨之后,香水奥斯卡的组委会开始宣布新一届奥斯卡FIFI首奖的得主,玛雅夫人打开了写着获胜者的名单……

    香风缓缓的吹过……

    银色的十字架静静的停留在乌黑的发间……

    殷琉薰无声的侧头在轮椅的一旁,好像是睡着了一样,绝美的面孔上出现了孩子般的宁静与柔和……

    ……

    ……

    “凌,这一世,好像都是我在诉说着自己的爱,如果下一世,我们再相遇,你一定要先说我爱你,一定要记得爱我,要很努力很努力的来爱我。”

    ……

    ……

    凌静静的蹲在轮椅的旁边,乌黑的眼珠就像是凝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她的世界再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耳边的十字架轻轻的晃动着……

    绝世的香气在广场的上空弥漫着,世界,就在那一瞬,变得如同一个充满香薰爱恋的童话一般纯真哀伤……

    风很轻很轻的从她的身边吹过,好像过了很久,她缓缓的低下头,仿佛是怕吵醒了他一样,轻柔的吻了薰透明的面颊……

    姻缘就是人与人之间很奇妙的缘分,命中注定的人一定会在一起,任何人都无法阻挡,她可以错过很多的人,但绝对不会与自己命中注定的人错过,这就是姻缘——

    薰,我向你保证……

    下一世……当我们再一次相遇的时候……

    我一定会先说……

    我爱你……

    ——完——


本站文学作品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